《青门十四侠》

第一九回 并辔驶遥天 迢递关山求道诀 奇香生绝壑 溟漾烟水觅灵葩

作者:还珠楼主

  天已离明不远,云章、文琇、芳霞三人梦中闻得龙犀啸声,连忙穿衣,相继迎出。

四人一犀已在楼前降落,一问经过,得知二婢因祸得福,被一女仙救去,俱都代她们欣

慰,同往楼中落座之后,共商行止。云章算计众人当日必回,早命下人备好酒筵,商谈

结果,决计狄武、倚剑同留三日,第四日一早起身,连文嫣一齐带去。行前,狄武见云

鸾闷闷不乐,知她虽听倚剑之言,仍不放心,便和芳霞商量,令代引进到乃师崔黑女门

下。芳霞来时,早有仙人预示,知道云鸾另有遇合,笑对狄武道:“我也知道鸾姊愁闷,

无如恩师性情古怪,非人所堪,鸾姊另有遇合,也许不久就要应验,你不会和剑弟一样,

将她带往青门峡试上一试么?”狄武早听出师父口气,青门峡不愿女子前往,所以不曾

想到,闻言方自有些作难,云鸾却认了真,忙接口道:“你说得对,二表姊不是也随武

弟往见师父么?你怎不能带我前去?四人同往,再好没有,还可与二表姊商量,不论何

人,能蒙收录,便把另一人一同引进,彼此都多一条道路,岂不要稳当些?”狄武见她

一厢情愿,神态天真,眉飞色舞,高兴非常,明知此行无望,甚或连面都见不到,有心

相拒,因云鸾正在高兴头上,又知她素来娇惯任性,见众姊妹均有仙缘遇合,独她一个

尚付阙如,平日好胜心高,本在愁烦,被芳霞一说,觉着有了指望,心正欢喜,如说扫

兴的话,定必伤心难受,实在不忍,心中愁急,背人瞪了芳霞一眼。芳霞朝他把嘴一抿,

不特没有理睬,反对云鸾道:“心坚石也穿,天下无难事,只要至诚虔心,具有毅力,

百折不回,终有成功之日。否则,妹子何等苦命,几时想到能有今日?听恩师的口气,

姊姊根骨福缘甚好,决不向隅。妹子也曾代你求过,恩师虽与你无缘,不久终有奇遇。

此事包在我的身上,你只责成武弟,必能如愿,只看他畏难与否而已。”狄武一听芳霞

越说越厉害,云鸾定必信以为真,照此情势,只稍推倭,以云鸾的性情,直非翻脸不可,

又急又气,以为芳霞有意作难,恨得牙痒痒,偏是无计可施,芳霞却是笑语从容,和没

事人一般,心正愁思。云鸾回脸笑道:“武哥,你不是答应了么?怎不开口?说定之后

好和二表姊商量。”狄武方一迟疑,云鸾立有不快之容。狄武最爱云鸾,见状慌道:

“去自然是同去,不过青门峡十四位师长,只一位是女剑仙,已关山门,既然同去,事

在必成,我想到时如何说法。”云鸾方始转了喜容,答道:“呆子!不是还有剑弟和二

姊这一对么?你师父如若固执不允,不会再求葛真人想法么?”狄武见她看事太易,情

知不容分说,强笑答道:“反正我必为你设法引进,事前却须想好,以免落空。先不要

和二姊商量,等我打好主意再说。”

  这时,室中七人同在楼厅之内,多是少年情侣,心热头上,地方又大,无形中分成

三起。倚剑、文嫣作了一对,正在并肩凭栏,喁喁情话,忽听云鸳连提二表姊,不知何

事,便走了过来。文嫣笑问云鸾:“唤我作什?”云鸾方要开口,狄武抢前说道:“等

我和剑弟商量之后,回来再定。”随拉倚剑去至一旁。云鸾又想开口,芳霞拦道:“鸾

姊先不要忙,等我和二表姊商量了来。包你成功,否则妹子认罚。”云鸾早看出芳霞对

她亲热情厚,事事关切,一听口气始终肯定,越发放心,笑说:“全仗你了。”文嫣连

日早看出云鸾心事,也颇代她难过,无如这类仙缘遇合,千载一时,全仗夙世修积,本

生缘福,非可勉强,便自己此行,丈夫能否拿稳也不一定,自己尚在未定之天,如何为

人援引?如非爱莫能助,早已开口,一见狄氏夫妻三人说话神情,料与拜师之事有关、

骨肉之亲,彼此情分又厚,不容推谢,心中为难,想起云鸾小性,又没法说。芳霞见她

吞吐,知道疑虑,一把拖向一旁,暗中告以机宜。文嫣闻言大喜,笑道:“原来如此,

真乃求之不得的事。你恐剑弟为难拒绝,使鸾妹多心,令我前往招呼,这倒不必。剑弟

为人忠厚,对他哥哥感恩刺骨,宁肯自己受过,也必应诺,此举正可显他义气。”正说

之间,狄武忽同倚剑由外屋走回,一进门便朝云鸾笑道,“事情已有几分指望,只是剑

弟为难罢了。”云鸾大喜。云章、文琇闻声赶过,笑问:“何事?”原来狄武因觉云鸾

此行十九无望,但又不能拒绝,没奈何,只得拉了倚剑去向一旁商量,初意倚剑也必作

难,不过爱妻面前无法交代,好在弟兄情厚,无话不可说,也许想出搪塞之法,本心没

有想到倚剑能够答应,谁知刚一开口,倚剑便慨然应诺,并说:“我无大哥,决无今日。

休说恩师最重孝义,便是兄弟受恩深重,看着众人皆有遇合,只大嫂一人向隅,也实问

心不过。此事交与兄弟,哪怕此次回山跪上多少天,受上许多严罚,也必苦求恩师允诺,

至少也与弟妹同其进退,不使大嫂一人回来。”狄武知其强求,定必为难万分,再三盘

问,劝其如见事真无望,不可勉强,免得平白受责,无济于事。倚剑力言:“无妨。我

知恩师为人,又对兄弟恩怜,十九有望。大哥放心。”狄武闻言若释重负,喜出望外。

依了倚剑,四人日内起身,径直往见葛真人,求其援引二女。狄武想起师恩甚重,即便

所求不允,明知无望,也应先见师父,等到坚拒,再求葛真人,才是道理,当下议定,

第三日同飞青门峡,见师之后,看其允否再作计较,以免失礼忘本。云章已听文琇说起

二女前途不久均有仙缘遇合,只是事前不宜泄露。文嫣更因芳霞密告乃师崔黑女行时之

言,乐得表示丈夫义气,闻言连声赞好,和云章夫妻一样,更无他话。经此一来,云鸾

也有了着落,高兴非常,便不再以愁颜相对。

  大家欢聚了两日。云章夫妻仍留好春坪侍奉杨母,芳霞虽经云鸾强拉同行,为了飞

剑法术尚未练成,又知二女此去俱都有事,便推说:“必须回山复命。等到领了本门心

法,快到崆峒派约期斗法以前,始能再见。”不等四人起身,先自别去。狄武、倚剑同

了二女跟着起身,本定往青门峡飞去,七百里山路飞行神速,本不须多少时候,因是二

女不会法术,狄氏兄弟带人同飞长路比较吃力,倚剑未带灵符更是艰难,龙犀必须留在

田家,不曾同行,又是少年情侣,一起身便分成两对。狄武仗着灵符之力飞得较快,不

时途中等候,飞了一阵,望见左侧云雾开处现出一片山林,水碧山青,花光如绣,景甚

清丽,尚是初见,心疑来时为云雾所遮,致未发现,便把遁光按住。等倚剑追上,先将

遁光往上一合,狄武笑道:“剑弟,你看下面景致多好,你先前来时可曾见到?”倚剑

方答“没有”,鼻端忽然闻到一股清香。因那地方乃秦岭最高之处,乃半山之上一片高

原,两面山势均低,四人冲云平飞不曾留意,等到飞近当地,云雾忽开,上下相隔才十

数丈。四人闻出香气甚奇,心神为之一爽。

  狄武还未十分在意,倚剑忽想起前月有一女仙来访恩师,带有一个葯篮,内贮灵葯

数种,中有一种并蒂同开,道家名为红寿草,又名美颜仙草、同芳花,说是海外采来,

曾费不少心力,有返老还童、驻颜益寿灵效,修道人服了,至少也抵百年功力,那香味

正与此相同,暗忖:“爱妻此时美艳如花,多么好看,平日曾见男女仙人好几位俱都中

年以上,不是得道较晚,便是神仙驻景仍须灵葯,此山会有这类花香,莫非灵葯在此?

那服法曾听师父和女仙说过,极为容易,如能就便采得,四人同服,将来成道,永为神

仙美眷,常是少年容华不再老丑,和水师兄一样,岂不格外美满?”心念一动,因防灵

葯有主或有恶物精怪盘踞守护,无心惊动,花采不成,还要生出波折,难得弟兄二人均

有隐形符法,意慾假作飞过,到了前面云层之中,再将身形隐去,暗中下降,将灵葯采

来一同服用。主意打定先和三人打一手势,更不停留,加急前飞,到了前面密云之中,

低声告以心事,传了服食之法,然后转身隐形下降。

  落地一看,当地乃半山凹中一片平地,泉瀑甚多,注成好几条溪涧,内中一条水势

最洪,由山后上流头奔腾而来,声若雷轰,玉龙也似,随着地势,绕越大片花林,蜿蜒

往侧流去,到了尽头崖口,汇同左近几条溪涧的水,化为一条匹练往下飞坠。溪涧中怪

石林立,急流经过,激溅起一蓬水花,烟飞雾涌,映”日流辉,与四外花光相映,分外

美观。危崖幽谷之间,各色繁花缤纷满目,时闻异香。更奇是,花林处处,松杉修竹俱

都高大繁茂,干云蔽日。地上浅草蒙茸,不论石土地面,点尘不染,不似寻常山中景物,

只管灵秀雄奇,仍有荒芜之处,直似人家园林,常有园丁工役打扫修治情景,上来忙着

采葯,又急于回山见师,为二女引见,只觉灵秀整洁得奇怪,并未十分留意。及至四下

搜索,所见香花香草甚多,先闻花香,和倚剑以前所见那类灵葯却未见到。

  倚剑因觉这类仙缘百年难遇,尤其那花香非兰非桂,清馨隽永,与别的花草决不相

同,方才空中所闻非是此花不可,决不至于闻错。因见下面地域广大,如不仔细搜寻,

难于发现,为了爱妻驻颜,又与修为有益,立意非将那花找到不可,好在恩师未限归期,

这类灵葯已然发现,如何失之交臂?见狄武忙着回山,二女也因事未定局,巴不得能够

早到,同催起身,悄告三人,说:“寻到灵葯便可脱胎换骨,增益灵智,仙人便是本来

不收,也肯收了,当面错过,岂不可惜?”三人方被说动,一同寻找。谁知那花香就方

才空中经过云雾开时随风吹到,闻了一股之后,下来认真搜寻,均无影迹。先还疑是香

花太多,被别的花香混过,后经四人把当地踏遍,终寻不见,一察地势,只有泉瀑来路

上流头不曾去过,虽与先前风向相反,偏在山后,十九不会在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