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十四侠》

第三回 巧得宝珠 飞丸诛毒蟒 穷穿螺径 游子困荒山

作者:还珠楼主

  二人觉出声响不像秋虫,偏头一看,又吓了一大跳。原来斜对面一株老树干上,盘

着一条三丈来长的锦鳞大蟒,头有菜碗般大,目射金光,口中红信远射尺许,吞吐若焰,

看神气似往二人头前蹿来。相隔不过丈许,忽又掣了回去,嘘的一声,倏地身子似转风

车一般,弩箭脱弦,昂着蟒头,朝昨晚来处猛蹿出去。惊魂乍定,同时又瞥见前面风沙

滚滚,飞也似跑来一个怪物,比水牛还要粗大得多,一双怪眼宛如电炬,也未看清形象。

相隔还有半箭多地忽然停住,不等怪蟒蹿到,轰的一声怒吼,拨转身回头就跑。这一蟒

一兽,跑起来俱都神速异常,尘沙高涌中,晃眼便不见影迹。二人心想,前行有怪,后

退无路,两边虽是悬崖峭壁,藤树颇多,可以攀援,便避开蟒盘那面,援上崖去,步步

留心。且喜平安到顶,只是峡谷中横,到处都是断崖绝涧阻隔,不能飞渡。后来看见崖

下似乎有路,只得援了下去,顺着谷径乱蹿,始终也未找见道路。绕了一阵又回原处,

知已困入螺丝峡内,几次按照日影查探,留下标记,好容易走上生路,以为可以出险,

哪知再往前走,仍须走回,不过不是原发脚处。似这样,每换一个新地方,必要往返绕

上好几次,才能发现出一点新的形势。由天亮起直到午后,始终未将那谷走完,最后走

到一处,地势忽见宽大,人也饥疲交加,口渴异常,忽闻水声滴沥,循声一看,原来高

崖下面有一崖洞,里面有一泉源,其细如线,自洞顶往下飞坠,水甚甘例。二人用手上

银环试过无毒,正取木瓢痛饮,又将水壶灌满,因嫌洞中阴湿,洞门低厌,不见阳光,

打算同到外面吃完干粮上路。忽听轰轰怒吼之声,震得四山齐起回应,听出是那怪兽吼

声,心方一惊。随听洞外狂风大作,走石飞沙,探头往外一看,原来那地方三面危崖,

面临绝涧,当中一片草地,广约七八亩,两斜角各有一条谷径。

  就这退步探头之间,一条比水牛还大一倍的独角怪兽,周身热气蒸腾,正由斜对面

谷口狂蹿而来,一跃便是十余丈。刚刚到地,一条瀑布也似的彩练也从谷口来路抛起,

直落场中,正是那条毒蟒。双方立时恶斗起来,那斗势的猛恶从来未见。先是怪兽蹲伏

地上,将一双凶睛,电炬也似注定毒蟒,身也缩在一起,口中轰轰怒吼发威,一动不动。

那蟒初来时势本迅急,等到双方对面,怪兽返身踞地发威相待,反倒把势停住,已快要

蹿到怪兽身上,猛然缩退回来,前头依旧昂立,身子和转风车一般略微制动,全身便盘

成一大圈,只剩蟒头昂起四五尺高下,也将一双凶光闪闪的蟒目注定仇敌,口中红信火

焰也似闪烁不停,吞吐之间宽达尺许,看去比怪兽还要猛恶可怖。双方好似剑拔弩张,

各以全力贯注敌人,相机而动,对方稍有空隙立即乘机暴起之状。似这样相持了半盏茶

的光景。怪兽意似不耐,刚把头往前微伸,一声怒吼,那蟒已和电一般急往前蹿去。本

朝怪兽迎面咬到,不料对方灵警,故意诱敌,引使先发,头颈要害已先留意,一见那蟒

猛张血口迎面咬来,兽头往颈里一缩,就势把头一低,便将生在鼻梁上面的独角,朝蟒

六寸要害猛挑上去。那蟒也早防到敌人有此一着杀手,蟒头一偏,待要避开来势。怪兽

身形微起,两只前爪便将蟒头抱住,按在地上。因双方动作俱都快极,时机不容一瞬,

又均具有神力,已然抓到,便不能缓势,所抓不是蟒头要害。蟒被仇敌抓住,越发激怒,

“嘘”的一声急叫,蟒身便和彩练一般盘向怪兽身上,本意将其缠紧勒死。谁知怪兽先

前连吃蟒亏,好容易才得脱身前来,天生异兽,机警非常,早打好了应付方法。只初对

敌时前腿微抬,将蟒抓住,立即按向地上,全身始终紧缩,贴紧地面。那蟒受制情急,

暴怒之间,蟒头又被抓紧按住,不能随意转动,百忙中以为缠住仇敌用力一绞,乘其负

痛缓势,猛然一挣便可脱身,那时仇敌全身受制,便可大肆凶威,置之于死。一味顺势

缠绕过去,虽将怪兽连头带尾一齐缠住,但是成了直圈,未由腹背绕过,一点也奈何不

得。怪兽上来任其缠绕,并不挣逃,只将前爪紧按蟒颈,瞪目缩头,注定敌人,待机而

动。那蟒被按住,头颈仍能伴缩自如,只是怪兽身材高大,前腿更长,这一向前平伸出

去,蟒头露在外面仅只三尺,相隔较远,几次猛张血口想咬,俱因怪兽戒备严密,独角

厉害,刚往前一蹿,怪兽便用独角朝颈猛刺,只得缩退回去,似这样又相持了顿饭光景。

  二人藏身洞内,只管平日胆大,几曾见到这等猛恶之物,如何还敢出来?眼看时光

渐晚,想起庙中所闻,山中又有恶物,如何能够过夜?日落以前不能寻到人家投宿,凶

多吉少。又因不知途径,蟒兽相持之处正当路口,不敢犯险走出。正在惊急,忽听轰的

一声怒吼,震得山呜谷应,两耳齐鸣。眼前一花,一条彩虹先由怪兽身上飞起,紧跟着

一声巨震,山石纷飞中,丈许大一片山崖已被蟒尾打碎震裂,倒坍下来,碎石尘沙激射

如雨,砰旬之声响成一片。原来那蟒时久不耐,越缠越紧。怪兽除用前爪紧按颈部外,

任其缠绕,毫未理会,表面身子又缩小了一些,仿佛被蟒制住,无力与抗,实则暗中早

蓄全力相待。等蟒把全力施出,无可再加,忽然故示空隙,乘着仇敌昂首猛噬之际,冷

不防将紧缩腔中的兽头往下一低,滑脱蟒身缠绕,突然往前一伸,用独角猛朝蟒颈要害

刺去。蟒因怪兽身材高大,由头到尾共只缠不到两圈,前身倾斜地上,兽头紧缩颈中,

不曾缠上,又不敢改变方式授敌以隙。及见怪兽好似气力不济,满拟一下咬中,没想它

会昂首触来,既恐刺中颈间要害,又想就势勒住仇敌头颈,不令头缩回去,两面兼顾,

微一分神。怪兽立时乘机发难,倏地一声怒吼,运足全力,通身暴涨,往外一振。那蟒

骤不及防,如何能当,如非力大身粗,皮鳞坚厚,几被震断身死。就这样,中部骨环仍

被震伤了两三节,当时负痛情急,猛力一挣。怪兽前爪抓时太久,也吃不住劲,微一松

懈,蟒便脱身蹿起,就这一挣之势,仍未忘却伤害仇敌心念,刚脱兽爪,全身跃起,忽

然拨头调尾,一尾鞭朝怪兽打去,势子依旧灵活,迅速已极。怪兽见蟒挣脱,便知不妙,

身子一侧,早往横里蹿去。那蟒痛极心昏,只知恨毒仇敌,用那长尾猛力乱打。不料仇

敌不曾打中,一下横扫崖石之上,势急力猛,打得崖石碎裂纷飞,蟒尾也受了重伤,再

吃那大小碎石打中了好几下。越发愤怒,微一缓势,便拖着那条长尾,不顾命朝怪兽蹿

去。蟒力绝大,怪兽虽然得胜,周身气力也自用尽,如得缓势歇息也还无妨,刚避开蟒

鞭纵向一旁,待要缩头蹲踞,仍用前法二次再斗,未容喘息,蟒已和箭一般迎面蹿来,

急怒攻心之下,来势又猛又快。双方已连斗了两日一夜,怪兽精力交疲,见势不佳,也

横了心,怒吼一声,飞身纵起,一爪回护头颈,一爪紧拳胸前,低着兽头朝前猛蹿,准

备用那独角与敌一拼。蟒已惨啸了一声,由身侧斜蹿过去,吃怪兽就势一爪打中身上,

双方对肩错过,跟着又是叭的一声大震,身后山石被蟒头打穿了一个大坑,洒了满地碎

石,左近两株半抱粗的槐树也被蟒尾打断,连同蟒头撞碎的崖石,四下迸射,尘土扬起

老高,蟒已晕死地上,蟒身仍在抖战不已。

  原来怪兽纵退之处,正是狄武、倚剑藏身洞穴外面,相距只三四尺。狄武生性豪侠,

又最恶蛇蟒毒虫,年幼胆大,稚气未退。先见怪兽雄壮威武,通身皮毛油光水滑,十分

好看,虽知恶兽同是恶物,对蟒却更痛恨害怕,本来就想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怪兽如胜,

还可援崖逃走,蟒行如风,高下一样,如被得胜,自己决难活命。又见蟒腮奇大,明有

奇毒,休说被咬,喷上一口毒气也无生理,几次想用金丸打蟒,暗助怪兽一臂,均被倚

剑拦住。后来时久,觉着逃既不可,留又天黑,势更凶险,与其坐以待毙,何如行此险

招下策打死毒蟒?怪兽如来咬人,兽大洞小,也钻不进,那时再用金丸去打怪兽双目,

立可为民除害,平安上路,本就跃跃慾试。倚剑力劝,说:“这类恶物,皮鳞坚厚异常,

看它们斗了这半天,谁身上都未见血,如打不死,反倒激怒,甚至合力来攻,都说不定,

此事奇险,万做不得。”狄武也未始不想到那蟒可以入洞,一经触怒,弹指即至,招惹

不得。及见怪兽被蟒缠紧,不能转动,看去可怜,激于义惯,竟起童心。暗忖蟒鳞虽坚,

难道蟒目也打不进?师父曾说,这红线金丸只一打中,丸上红线借着这一击一撞之势,

稍见腥血立生感应,发出奇毒,不论多猛恶的东西,中上必死。好在洞小,怪兽不能闯

进,何不试它一试?只惜相隔大远,又不敢轻身出洞,惟恐一击不中,方自盘算如何打

法,怪兽忽脱蟒缠纵来,离洞数尺,兽目凶光已射到二人身上,却似未见,旋转身去。

狄武看出它好似与人无犯,越生同情,方想蟒如追来,一定助它成功,心念才动,蟒已

蹿到。那蟒又粗又长,蹿起时张开血盆大口,口中红信火舌也似映映喷吐,这一对面,

形态格外凶恶,使人胆寒心悸。同时,那一双绿森森的凶睛已与二人目光相对。狄武知

被发现,又急又怕,又因洞小,万一舍兽先来害人,如何是好?愤恨之下,再一情急害

怕,竟将手中金丸,连用两粒朝着蟒目打去。那蟒也是恶满数尽,性又凶毒,自从昨晚

发现二人在危崖旁边雾中待旦,己想吞噬。也是二人命不该绝,蟒在遇见二人以前,和

怪兽斗了一整天,双方饥疲交加,各自退去,途中连吞了两狼一豹,刚在醉饱眠息,二

人又不是要离开神气,想等天明吃这二人。不料对头寻来,又是恶斗了一天,到后,便

发现人在洞内,馋吻早动。只为身被对头抓紧,后又复仇心急,无暇及此。这时猛然瞥

见人还未逃,又见洞小,本想一击不中,先到洞内饱餐一顿,再与仇敌拼命。来势既猛

且急,狄武又是手捷眼快,双丸正将蟒目打瞎,奇痛攻主,知由洞中发出,恨极暴怒,

立时舍兽扑人,身子微偏,想往洞内蹿去。不料双目全瞎,本就没有看真,又当强敌迎

面猛扑,身子蹿得高了一点,本应平行,变为斜飞向上。再吃怪兽就势一抓,身子往侧

一偏,同时金丸毒发,头脑奇麻,渐失知觉,只为性长,去势奇猛,一下蹿去,正撞洞

外崖石之上,一任皮鳞坚厚,这一下硬碰硬也禁不住。况又毒发昏迷之际,头骨先自震

裂,撞倒下来。

  怪兽目光本极敏锐,起时,瞥见两点金光由身后飞向蟒头,落地回顾,仇敌已死,

知人暗助,见蟒身尚在抖战,忙赶过来,用前爪抓住蟒的七寸,低头用角刺将进去,往

上一挑,两爪一分,刷的一声裂帛之音,便将蟒皮由颈到胸撕裂了一大段,再用双爪一

拗,蟒头便断,洒了一身鲜血。怪兽随向洞口跑来,晃尾摇头,欢啸了两声。狄武见它

走来,本持金丸想打,一见这等形势,看出怪兽知恩感德,灵慧异常,心中欢喜,只为

形状猛恶,不敢冒失走出,方在寻思。怪兽已将蟒目抓破,用左爪抓起目珠,走到洞前,

撕了两下,回身走去。倚剑本来捏着一把汗,见状才放了心,瞥见地下亮光滚转,映日

生芒,定睛一看,原来蟒目所中金丸已被撕裂,滚落在地,另外还有两粒明珠,奇亮如

电,在地上放光,忙喊:“大哥快看!”狄武童心未退,越看越爱,正在朝前注视,想

要呼唤,闻声回顾,忽想起金丸不能失落,又知怪兽不会言人,忙即出洞,伸手想拾。

倚剑忙拦道:“怪兽虽似感恩,取此蛇珠为报,但不知有毒没有?等用山泉冲洗一下,

再拾不晚。”随用树枝、连珠带丸夹起,用洞中泉水冲洗干净,拿起一看,那珠竟有龙

眼大小,精芒闪闪,知是宝物,好生欢喜,狄武强令倚剑分带一粒,绕开蟒、兽斗处,

以防中毒。乘着日头未落以前,想赶往前途寻一人家投宿,以防夜来无处栖身,受山中

毒物侵害。刚一上路,忽想起谷径迂回,路还不曾找到,又恐毒蟒不止一条,常听父母

说起,这类毒物多具灵性,复仇心盛,先前冒失成功,事后越想越怕,惟恐撞上,随时

都在留意戒备。正自心慌意乱,猛瞥见前面深草中有红绿光华闪动,心方一惊,那东西

已然出现,正是先前所见怪兽。初遇时,只当别的蛇兽毒物之类,忙把佩刀扬起,大喝

一声,作势前纵。怪兽见状,立时回身逃走。二人先不知怪兽感恩,特来引路,狄武虽

然爱它灵慧好看,终以此兽过于猛恶,倚剑又再三劝阻,不敢招惹,再说也追它不上,

只得罢了。一会走向前面,怪兽又在左侧一条相反的曲径上出现,不住吼啸,二人一追

便跑,经此一来,方始醒悟怪兽是来引路。二人心中惊奇,同声呼喊喝问,怪兽又似不

解人意,并不回顾,可是一走错路,定必现身来引,只不肯与人接近。似这样曲曲弯弯,

随着怪兽时进时退,眼看日影西沉,天已向暮,幸而所行都是生路,二人正在互相谈说,

不知何时可上正路?怪兽忽又现身,跪伏前面,朝着二人将头连点。狄武万没料到这猛

兽天性如此善良,又见它身上血污泥土已经去净,通身油光水滑,越看越爱。知无恶意,

想要近前抚弄,刚刚飞身纵去,还未落地,怪兽倏地回身一跃,向前飞驰,接连几纵,

往侧一闪,便自失踪。

  二人追将出去一看,已是谷门,外面道旁立着一块石碑,上刻“谷径形如旋螺,密

同蛛网,往复交错,最易迷路,自古便是毒蛇猛兽巢穴,为山中最险恶之处,只有一处

山泉,地势险僻,决难找到,此外更无滴水,早晚更有浓雾,人入其中,便带干粮,也

要渴死”等字,令人不可走进,一面指明去往各地的路径。二人看出那碑新立不久,内

中一条道路,正是母亲里程单所载的金凤坡瓦窑庄,偏在西南,相去只三十里,心想照

此路走,连好春坪也无庸去。只顾赶路,忘了天近黄昏,如往好春坪,还可投宿,此去

金凤坡,山路险峻,如何走法?因崖谷多石,道旁溪水甚清,试完无毒,索性吃饱上路,

便将干粮取出,就着溪水饱餐一顿,方始上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