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十四侠》

第四回 斜日照高林 十月丹枫红似焰 回风消野火 千山银瀑雨如泉

作者:还珠楼主

  峰回路转,走不多时,遥望前面一片红光,和着了火一般,连天都映红了半边。过

去一看,原来左侧是片崇冈,下面平地,由上到下长满枫树,通体一片深红,好看已极。

二人生长西北边疆,难得见到这等景致,由不得多停留了一会。这一贪玩,不觉日落云

生,到处白茫茫,哪还辨出一点路径?二人见四面云雾隔断,不知秦岭多云,一日之间

阴晴圆变,那一带地势最高,又是云多之处,遥望左侧高冈上白云如带,浮沉环绕在那

千百株又高又大的丹枫之上,由稀而密,渐渐布满。残阳回光之下,仿佛千顷云海,万

丈银涛,上面浮涌着数千百万绯萼繁英,气象万千,艳丽无俦。天色也渐渐晚了下来,

浮云翳空,明月未上,大地上变成了暗赤颜色,空山无人,寒风萧萧,棒莽载途,投身

何处?狄武望着那片丹枫残影,尚在留恋,倚剑已着急起来,唤道:“大哥,你看日暮

荒山,我们也不认路,还不快走!”狄武笑道:“我们全靠怪兽引路才得出险,此时不

知跑到哪里去了?这东西真可爱,又那么雄壮灵巧,如能擒为坐骑,多险的山路也不害

怕,可惜寻它不见。此去金凤坡,碑上已载明途向,三十里路,照我们的走法,不消多

时便可赶到,怕它作什?”

  二人边说边走,倚剑见前行山路越发险恶,狄武一心惦念着那怪兽,还在东张西望,

全不着急。云雾又多又低,吃山风一吹,不时遇到一片断云掠身而来,便须立定,等它

过去才能再走。遇到云多之时,人便埋入云中,咫尺冥茫,伸手不辨五指,身上湿阴阴

的,仿佛遇上一阵细雨。后来云被风吹,较前稀少,云片也渐高起,一轮明月,有时由

云影中斜射而下,断云满山,仍然如絮如帆,风格阵马,高低错落,因风舒卷,聚散无

常。天色虽较前清明了些,月光由云隙中穿过,射向云圈边上,映得云边齐幻霞辉,好

看已极。但是隐现不定,遇到大片云层游过,下面光景反更昏黑,山路崎岖,到处都是

大小石块荆棒,牵衣绊足,非等云开月现,不能看清前路。狄武读书颇多,性又灵慧,

见白云丽空,银赡吐艳,到处峰岭逶迤,疏林掩映,偶然云破月来,清荫在地,片片碧

云,画意诗情,会心不远,只顾沿途观赏,贪玩月华。

  倚剑见路如此难行,又见西北角上云雾迷茫,时见几线金蛇闪动,照见雾影中的云

头,和山岳一样矗立高空,照着山行经历,前途必有大雨,只奇怪十月天气,怎会还有

这等强烈的雷电?同时又想到深夜荒山,无处投止和昨夜附身危崖,举步深渊,雾中坐

险,幸脱大蟒毒口以及在荒谷中穷奔鼠蹿。如非怪兽领路,便要饿死在内,许多奇危绝

险经过,瞻顾前途,不禁心寒,越想越怕。再又想到,身受义父母恩德如山,便前当书

童,相待也极恩厚,何况此时成了父子之亲,行时恩母再三叮嘱,说:“你大哥虽然聪

明武勇,但他生自富家,初出远门,此去长途数千里,所行又多山野之区,水复山重,

到处险阻,你比他虽小一岁,人却精明能干得多,途中全要靠你照应。”大哥偏是胆大

贪玩,丝毫不知厉害,万一有什失闪,日后回去何颜相见?越想越心忧,便和狄武说了。

狄武也看出形势险恶,笑道:“我们均带有娘特制的千里火筒,何不取用。”倚剑道:

“行时娘说,火筒全仗自炼油蜡,所剩无多,非遇必须,不可妄费。我们路才走出一半,

这火点燃容易,不怕水湿,前途要用,何处找去?”狄武便说:“火筒既不能用,遍地

枯柴,扎上两条大火把照路,还亮得多,不是好么?”

  倚剑闻言,想了一想,便用刀将道旁含有油性的山藤连同枯枝砍下,扎了两枝火把。

点燃一试,火头甚旺,并还不易燃尽。二人恐前途难得寻到这好山藤,又连扎了十来根,

用草索系在身后。倚剑见狄武所扎火把粗如人臂,笑道:“大哥扎得大粗,火光大亮,

恐将虎狼引来。”狄武道:“凭我两个,怕什虎狼!”说时,月光已被云遮,天越黑暗。

二人自从天黑以来,月光只管隐现无常,除被云雾包没不能见路而外,无论四外光景多

么昏黑,离身丈许内外的景物仍能看见,仿佛所行之处比较清明,扎火把时天更昏黑,

远望四外暗影沉沉,什么也看不见,近身一带却是纤微悉睹。因正忙于点火,略微心动

也就放开,并未在意,互相也未提说,火把点成,自更觉不出来。往前走了一阵,倚剑

见道旁草树甚多,夜气越寒,天上见不到一点星月,方说,“大哥留意,现在初冬,草

木干枯,不要引起野烧,闯出祸来。”话未说完,狄武手中火把只剩尺许长一段,因扎

大粗,恐手为火燎伤,刚取新的点上,把所剩火头随手一扔。倚剑见那一带草虽不多,

俱已干枯,不禁大惊。飞身纵上前去,想要用刀扑灭,火才着地,衰草着火,立似无数

火蛇,随着风势往前卷去,当时引燃了一大片,更有两点火星爆散,被狂风卷走,落向

左侧深草之中。狄武不想星火燎原如此厉害,也着了慌,忙同用刀乱扑,手中又各拿着

火把,一不小心,残火坠地,右边刚灭,左边又点燃了一片。总算那地方石多土少,草

均细短,方圆共只亩许,下余便是整片石地,相隔左侧那片野麻丛生的草地尚远,就这

样,手忙脚乱,好容易才全数扑灭。

  倚剑埋怨道:“大哥怎不小心!你不知野烧有多厉害呢。目前天干物燥,一点就燃,

这不比来路一带草树都在两侧。我们专由无草之处绕行,就是防它火星飞溅惹出事来。

天又太黑,不用火不能走,最好留点心,不是遇到有水之处,火头不要乱丢。”说完,

猛想起先前曾见火星随风飞射,落向野麻丛里,喊声“不好”,忙把手中火把交与狄武,

纵身赶去。那野麻已多干枯,地下杂草丛生,密压压一大片,无法走进,细看不见火影,

知未引燃,方始放心回转。两地相隔约三数丈,先前火星本是随风滚去投入麻内,料是

到地熄灭,正自暗幸,回时,狄武发现倚剑腰间似有一团红影,身外也似带着一片微光,

在黑影中随人闪动,近前却又不见。觉着奇怪,便令空手走向远处,竟是越远看得越真,

身上仿佛笼着淡淡一幢光影,腰问更露出酒杯大小一团红光。猛想起先前所得蟒珠,每

人分得一粒,正藏腰间板带之内,立时醒悟,不等近前,忙令取出。这时倚剑已走出十

丈以外,先听狄武说身有红影,越远越亮,早就心动,想起那颗蟒珠,随手取出。腰问

板带本厚,外有一层棉衣,宝珠深藏在内,宝光为其所掩,这一出现,当时便是一团红

光涌起数丈以内,照得通明,连山石林木也映成了红色。狄武取珠一试,也是如此。全

都喜出望外,同声说道:“早知此珠能够照夜,用这火把做什?”随将火把扑灭弃去。

这次狄武却甚仔细,残火全灭,方始上路。觉着有此宝珠可走夜路,俱都兴高采烈,欢

喜非常。

  刚走出五六里,狄武见山风越刮越大,有时遇到劈面飞来的低云,疾如奔马,湿气

甚重,方说:“天要下雨,能找一个宿处才好。”忽听倚剑惊呼之声,身后似有亮光。

回头一看,来路山野中,忽有几点火星在暗影中闪动明灭,此隐彼现,晃眼火星越大,

忽然变作一条火龙,蜿蜒飞舞于林野之间,一会工夫,火势越来越旺,蔓延开来,只见

火蛇乱蹿,由细而粗,渐渐来路草木全被点燃,成了一片火海。耳听狂风呼呼,浓烟四

起,火涛汹涌,火星乱飞,高涌数十百丈,连天都映成了红色,料是先前火星飞入麻林,

将下面衰草点燃,始而只是一线火苗,因当地较为卑湿,麻未干透,上面不曾点燃,却

顺下面衰草延往麻林深处,越引越多,突然爆发,便成燎原之势。火势已成,不可收拾,

风头一转,立有焚身之祸,哪里还敢停留!连忙飞步急奔,向前跑去。那一带林木又多,

正自忧疑,背后一阵风来,风势急转。倚剑忙喊:“大哥快逃!”说时迟,那时快!相

隔火场虽只五六里路,但是当夜风大,风头一转,那被狂风吹起来的火星,立似暴雨一

般随风猛吹过来,落向身后不远的林野之中,当时火起。沿途多是合抱参天的古木,最

易着火,回望来路,那些大树多被引燃,一幢幢火塔也似,身后也成了一片火海,火苗

所到之处,草木全燃,千重火浪正和怒涛一般,带着轰轰发发之声狂涌而来。风助火势,

火趁风威,声势惊人,猛恶已极。同时,火林中更有不少野兽,虎豹豺狼之类,一个个

吼啸连声,冲烟冒火,狂奔骇蹿而出,四散奔逃。有的已为火伤,身上还带着火焰,刚

冲出不远,便被火涛卷去;有的虽幸逃出火场,身上也未烧伤,不料前途草树被风吹来

的火星点燃,忽然四面皆火,转眼便被烈火裹住,略微跳掷,活活烧死;再不,便是跑

着跑着,平空飞坠下一大蓬火雨,将身上皮毛点燃,情急之下连声厉吼,仍想逃命,又

被一株烧断的火树当头打下,当时烧死,厉吼惨嗥之声,狂风中听去分外惨厉,不忍入

耳。

  二人触目惊心,吓得亡魂皆冒,热汗交流,又无法去抢上风。火势虽还不曾掩到身

上,大股浓烟已被狂风卷来,中杂无数热沙,炙得头脸生疼,满生黑灰,焦臭之气,刺

鼻难闻,烟浓风盛,连气都透不转。眼看火势越追越近,风烟热沙中已然带有微细火星,

沿途草木说燃便燃,也和那些被烧死的猛兽一样,困身火中立化劫灰。正在心惊胆寒,

亡命一般朝左前面一片童秃的石坡之上狂奔过去,心想那一带草树最稀,过去便是石地,

只能跑到坡上,便可逃生。忽听狂风呼呼,一条火龙忽自空中飞坠,落在前面不远一片

浅草之内。喊声“不好”,各自飞身往侧面纵去,落地一看,原来是丈许长一段枯树,

火已全燃,断时被风吹来,离身不过数尺,逃时只差两步便被打中,地下石缝中的枯草

着火便燃,宛如数十串火星,火蛇也似满地乱蹿。幸是石地,草又不多,火过便自熄灭。

身后浓烟却墨云也似涌到,热风的人,奇热难耐,烟更焦臭,呛人迷目,口眼难睁,又

不能不逃,只得双双拼命,往坡上蹿去。方想风烟酷热,火必追近,百忙中回头一看,

身后通红,火已烧到坡前,离身不过二三十丈,满天都是烈火红焰,仿佛一座火山,带

着万丈浓烟,就要当头压到。知道火势神速,晃眼便被迫上,万无生理!情急逃命,各

用全力,纵身往坡上飞蹿过去,耳听身后狂风中又是震天价一声爆炸。

  二人亡命急驰,力已用尽,闻声心胆越寒,落地时微一疏神,倚剑给石块一绊,脚

底一滑,首先跌倒。狄武一把未抓住,扑了个空,脚底一滑,跟着扑倒地上,跌在一起,

同时又听天崩地裂一声大震,一股热风夹着浓烟当头压下。二人连惊带急,当时吓晕,

再被热气一逼,双双闭气,昏死过去。隔了一会,觉着身浸水中,热气全退,冷醒过来。

连忙睁眼一看,天上正下大雨,雷电怒呜,遥望前面火场上火势尚未全熄,只比先前要

小得多。整片火海变成零星火堆,避风处已燃树木尚在焚烧,空地上面的已渐熄灭,只

剩无数断木残株挺立山野大雨之中,浓烟随风尚在飞舞,有的上半火灭,下半树腹尚在

燃烧。因那雨势甚大,乍看火树尚多,待不一会逐渐消灭,只剩深藏崖凹山脚风雨不到

的几株古木老树的残光余火在暗影中闪动,余者重又回复先前黑暗景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