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十四侠》

第五回 冷雨凄风 古刹权栖逢野魅 飞霜掣电 惊魂乍定得龙钩

作者:还珠楼主

  二人死里逃生,惊魂乍定,知已脱险,只顾观看雨中余烈,也忘了走,后觉身上冰

凉,大雨瀑布也似顺头下流,一个冷战,忽然警觉,便往坡上跑去。刚到坡顶,发现下

面有一大庙,近前一看,已然残破不堪,到处都是随风吹来的劫灰,庙在半坡,雨水顺

流下泻,绕庙而过,势甚迅急,断瓦颓垣中,望见里面黑洞洞的。倚剑连经奇险,已有

戒心,见雷电光中,照见大殿上神像甚是狰狞高大,虽然年久残毁,无一完整,有的连

头也不见,暗影里看去,好似另有一种阴森景象,不禁心中一动,忙拉狄武止步,悄声

说道:“大哥慢走,你看沿途景物多么荒凉,我们死里逃生,已然吓怕,这庙孤立荒山

之中,如此残破,又当深夜雷雨之际,万一有什精怪蛇兽藏伏在内,猛然蹿出,如何抵

御!陈老师和爹娘常说荒山古庙最是可虑,比投宿在山洞野地还要危险,大意不得!我

看大哥先莫进去,由我入内探看,万一有事,大哥做一接应也好得多,免得又是手忙脚

乱。”狄武始而不肯令其一人孤身涉险,继一想,这里既有大庙,必离村镇不远,方才

一路乱蹿,也不知走到何处,倚剑只是多疑,如有蛇兽,方才那场大火早已吓跑,怕它

作什?倚剑又在坚持不令同行,立处恰是山门,两偏殿多半坍塌,山门里面屋柱尚还无

恙,只两边神像成了泥桩,蟒珠宝光照处,看得逼真,觉着当地正好避雨,便劝倚剑不

必深入,就在当地坐候天明,雨住上路。倚剑原因天气寒冷,周身水湿,又不放心庙中

有无怪异,加以腹饥,心想大哥娇生惯养,如何能受此苦?意慾去往殿内察看,如无他

异,就将破窗取来生火,代狄武把衣服烤干,以便上路,不肯听劝。狄武只得由他,哪

知殿中隐伏危机,差点没有把小命送掉!

  倚剑原经约定,由狄武等在山门下面,自往大殿和殿后察看,就便寻点柴火,万一

有变,便吹口哨。狄武胆大,不信庙中有什鬼怪,又见倚剑入殿以后,珠光明亮,照耀

通明,除佛像东倒西塌,只有当中一座完整外,桌案上似颇干净,地下也似无甚尘土,

与山门内污秽情景不同。一会,倚剑随同珠光转向佛像后面,跟着便见珠光由殿后升起,

隔着殿脊在阴雨中闪动,时强时弱,料知无事,人已转入后殿,便就泥土桩上坐下。

  狄武毕竟生长富家,未吃什苦,先前雨中奔驰还不觉冷,坐定以后便觉周身湿透,

里外冰凉,风头早转,山门风大,冷得身上乱抖,以为包裹虽是两层油布精制,因先前

坡上晕倒,雨势太大,吃暴雨淋了一阵,再被雨中山洪一冲,内里衣服定必水湿,本想

等倚剑回来,将那包在中心未浸透的丝棉袄裤取出更换,忽听轰轰两声,好似兽啸。这

时风狂雨盛,雷鸣电舞,也未听清,冷又难耐,外面暗影沉沉,偶然电闪一过,瞥见一

些草树在风雨中起伏摇摆而外,什么也看不见,也就无心注视。久等倚剑不来,珠光仍

在,有心寻去,又见院中暴雨倾盆也似,平地水深二尺,已然成河,快要淹上庙来,又

自怕冷,后来实忍不住,只得打开包裹一看,里面除丝棉裤袄未湿外,因为油布包扎严

紧,只近边缝两件略微沾湿,中心底层全都干燥,心中欢喜,忙把中衣和棉衣裤取出,

匆匆换上,又取一双新鞋袜,通身换过,觉着温暖异常,想起倚剑尚是通身水湿,连喊

数声未应,遥望珠光已然停住,光也小了一些,刚换衣履,自更不愿淋湿,又喊两声,

仍未答应,估计一殿之隔,就为风雨声所乱,也不会一点不入耳,珠光又似停住未动,

定是在寻柴火,一赌气,便就土桩,靠着神像腿脚坐下。哪知疲冷之后身子一暖,不觉

沉沉睡去,睡梦中仿佛一股冷气迎面扑来,当时一个冷战惊醒,刚一睁眼,猛瞥见面前

立着一个又高又大的白人,不由吓了一跳,还当眼花,再定睛一看,当时吓得汗毛直竖,

心胆皆寒。

  原来这时雷雨已住,面前立着一个人形怪物,身高丈许,骨瘦如柴,周身白毛,下

面独脚,两臂特长,手和鸟爪也似,上面一颗怪头,两额以上隆起,满头自发,茅草也

似,乱蓬蓬的,双颧高起,掀chún血口,白牙森森外露,一双通红火眼铜铃也似,凶光四

射注定自己,正在喷那冷气,两爪已然作势环抱,似要迎面扑来,形态狰恶,望去令人

心悸,尤其是所喷冷气到了身上,透骨冰凉。这等恶鬼一样怪物,出生以来从未梦见,

如何不怕!惊喊一声,正要纵起,忽听“轰”的一声怒啸,心惊胆寒中,刚听出是前遇

异兽。怪物意似触怒,立即回身,只一纵便到了山门外面,虽是独脚,行动快极。

  这时快要天明,因是阴天,光景仍甚昏黑。先前狄武身有宝珠,照得山门以内明如

白昼,门外两三丈渐人黑暗,便看不真。只见暗影中,一条高大白影和两团金红色异兽

目光微一闪动,便全失踪,随听异兽吼声时近时远。狄武睡时,那宝珠早经倚剑在发现

珠光后用线做了一个小网,挂向胸前,为防蛇兽,那刀也未离手。怪物去后,探望了一

阵,回头倚剑不在,猛忆前事,再见院中水退,分明睡时不少。庙中有此怪物,心疑倚

剑已为所害,遥望后殿,珠光停在一处,比前要淡得多,不知宝珠随同天色明晴以分光

的强弱,此时天已将明,近处还不甚显,远了光便不强,料是凶多吉少,这一惊真非小

可,心中忧惶,连怪物异兽一齐忘却,飞步便往后殿跑去。刚到大殿,便见当中佛像不

知何时倒坍,连木胎也全断落。满地都是碎泥,佛像下面现有一洞,后面有门,已然残

破多年,既恐倚剑不妙,又防庙中还有怪物,深悔先唤倚剑不应,顾了衣服,未曾往看,

如为鬼怪所害,如何对得他起!又着急又伤心,恨极鬼怪,心想倚剑不死便罢,倚剑如

有死伤,必为报仇!念头一转,心胆立壮。猛又想起红线金丸见血必死,忙取出来,人

也跑到后殿院中,一眼看见右偏殿已早坍塌,只剩平台殿基,上面砖石缝中杂草乱生,

珠光照处,草中卧倒一人,身旁还有两条青光,不禁悲从中来,刚哭喊得一声“剑弟”,

底下话未出口,忽听“嗳呀”一声,倚剑纵身而起,不禁惊喜交集,同时发现倚剑披头

散发,周身水淋,落汤鸡一样,左手鲜血直流,右手拿着一柄其形如剑、尖带小钩、柄

有护手的奇怪兵器,青光如电,精芒耀目,比手中红毛刀要亮得多,地下还有一柄,倚

剑一纵起,便自匆匆侧顾,随手拾起。二人俱都惊喜交集,狄武更是喜极忘形,口说:

“好弟弟,你太吃苦了!”随说,不顾湿污,伸手便抱,倚剑恐污他的衣服,忙往侧闪,

急喊:“大哥刚换新衣,留神湿了!我一说,包你欢喜。”狄武只顾惊喜交集,也忘了

说山门外还有一个怪物,先自追问。

  原来倚剑因见庙中阴森,想起师言,疑有精怪蛇兽潜伏,入内察看,人本聪明机警,

心思又细,一上台阶,见除殿廊上布满随风吹来的劫灰而外,殿门佛像只管残破,到处

清净,无什尘土,心想荒山古庙,无人打扫怎会干净?方疑后殿住得有人,慾往探看。

忽听当中佛像下面琤玱乱响,金铁交呜,听了一会不见动静,仍往里走,到了后殿一看,

殿内佛像全空,只剩佛座,又宽又大,仿佛上面是座卧佛,被人移去,也是打扫得干干

净净,最奇是上面铺着不少茅草树叶,还有野生爪果堆向一旁,说是人居,此外别无所

有,不见一件人用器物,心越惊奇。

  正观望间,忽见大风雷雨中有白影一闪,心疑有异,忙藏向旁边小神座后往外窥探。

那白影已自飞落,乃是一个白毛红睛、头似山岳的独脚精怪。一落地,只一两比纵便到

前殿。方恐狄武遇害,猛瞥见怪物手伸佛像之后略微一探,忽然回头便纵,紧跟着,一

道青虹长约三数尺飞射出来,怪物好似怕极青虹,先是连纵带跳绕树飞走,几次掩向后

面想要回手去抓,又带胆怯神气,始终未敢下手。青虹飞得却不甚快,只是追逐不舍。

呆了一阵,怪物忽然绕向青虹之后,伸手抓住。后面倚剑刚看出那青虹其形如剑,前面

有钩,后有长方形的护手,是件兵器。猛又由佛像后,飞出同样一道青虹,直朝怪物手

上飞去。怪物抓到青虹以后,正在喜跳,冷不防被第二道青虹飞来,只绕得一绕,便将

怪物手指斩断,两道青虹同时换头,往原来佛像后飞去,一闪不见。怪物疼得乱跳,也

未出声,只把口张了几张,喷出一团团的白气,电光照处,神情分外狞恶,略一寻思,

抓了抓头,重又往佛像后跳去,先侧耳听了一听,屡想伸手往里去抓,似乎不敢,慾发

又止。

  这时,忽听狄武在山门外呼喊自己,倚剑虽然藏起,但已悟出后殿乃怪物巢穴,前

殿归路已断,叉想起宝珠光华外映,无法掩藏,满院都是红光,如藏原处不动,怪物也

许认是天色如此,或者幸免,稍一行动,立被发现,焉有生路,如何敢应?心正盘算,

大哥人在外面,怪物如由原路飞走还好,如往前面,说不得只好一面拼命,一面向大哥

报警,令其弃珠逃走,免被发现,同归于尽。怪物偏是守在佛后,老是迟疑不决。方自

忧急胆寒,猛听怪物一声怒吼,哗啦喀嚓一片乱响,佛像倒断,怪物飞身便逃,两道青

光同时追出,怪物也越墙逃去,青光仍旧飞回原地。

  倚剑见内中一道飞得甚慢,到了佛像后面,似听夺的一声入木之音,因见怪物已逃,

急于想寻狄武,也未在意,忙即回跑,刚到门侧,忽见佛像后又是青光一闪,吓了一跳,

连忙纵身回顾,不禁大喜,原来内中一道青光,已化成一柄带有护手的奇怪宝剑,深插

断木胎内,试探着手握剑柄往外一拔,一泓秋水,碧电也似,一口至宝奇珍已然到手,

喜出望外,得意忘形,暗忖:“此剑还有一口尚在穴内,不知能否得到?如无剑匣,这

等锋利的奇珍异宝,如何佩带?”忽听跄的一声,一道青光已自穴中飞起。

  倚剑见怪物尚为所伤,知道厉害,如何敢惹?又不舍手中剑,连忙往院中纵去,回

顾青光在后急追,始而也学怪物的样,绕树飞逃,青光也紧紧随定身后,穷追不舍。倚

剑连经两日夜的危险惊恐、长路跋涉,早就饥疲交加,再奔驰了好些时,眼看力竭不支,

青光也越追越近,两次想把手中剑放下,又恐双剑夹攻,更是凶多吉少,后见青光越追

越近,人也不能再跑下去,忽然无意中蹿向两株骈生的大树前面,等到发现前进无路,

青光已由身后追来,万分情急之下,忙使手中剑一挡,只听玱琅琅一声龙吟,寒光耀眼,

已往手上缠到,慌不迭撒手往旁纵去,又是玱玱两声,青光一起坠地。倚剑不知此是古

仙人遗留的奇珍雌雄双剑,因有仙法禁制,非见血不能破解,先得那口,因斩断了怪物

两节手指,渐复原形,被倚剑得到手内,神物互有灵感,雄剑立时追出。其实倚剑只消

用手中剑一击,稍微从容,便可收下,只为胸有成见,心中害怕,白累了半夜,还几乎

把小命送掉。

  惊魂乍定,见右手已被剑芒稍微扫中了些,皮破血流,那青光却不见飞起,惊弓之

鸟,不敢近前,先取两枚金九朝青光打去,地地两响,火星溅射中,青光并未飞起,这

才乍着胆子过去一看,双剑横在地上,内一金丸好似打中剑锋,已成粉碎,想不到双剑

一齐到手,越发喜出望外,顿忘饥疲,精神为之一振,雷雨也止。刚拔步想往前跑,猛

觉脑后,一股冷气吹来。

  要知狄武、倚剑古庙遇旱魈,神兽报恩,巧得雌雄钩龙剑,误入石林洞,金丸除鬼

猩,无心救美,连诛三怪,同投好春坪,智服龙犀,再救田云鸾,剑斩妖徒,夜蹿荒山,

风雪逢凶,青门峡寻师许多惊险新奇情节,请看下回分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