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十四侠》

第六回 古洞权栖 石枕梦回惊异啸 荒山遇魅 金星霆击救天人

作者:还珠楼主

  前文狄武、倚剑困身火海,突遇雷雨,回风灭火,逃得性命。倚剑因往后殿探看,

狄武换完湿衣,睡醒一看,面前站着一个怪物,方自惊惶,忽闻兽啸将怪物引走,想起

倚剑人在后殿,凶多吉少,连忙赶去。倚剑刚刚死里逃生,一谈前事,才知倚剑刚才把

庙中佛像内双剑巧得到手,心中狂喜,想往外跑,猛觉脑后一股冷气吹来,回头一看,

原来正是先前逃走那怪物,不知何时回转,独脚长身,身材高大,正伸着两条长臂和两

只形如鸟爪、比蒲扇还大的怪手,怒瞪着一双铜铃也似的凶睛,张开血chún大口,獠牙森

森外露,由身后恶狠狠作势待扑过来。这一对面,神态分外狞恶,当时吓得心胆皆裂,

狂叫一声,便望斜刺里纵去。本意绕树奔逃,抽空往前面去与狄武会合同逃,不料力尽

神疲之余,又恐狄武不知厉害,想要报警,边逃边喊,刚急喊得:“大哥快逃!怪物来

了!”惊悸亡魂中,微一疏神,被树根一绊,脚底一滑,往前蹿跌出去,翻身栽倒。如

换常人,必为怪物所杀无疑,一则命不该绝,又得高人传授,练就一身武功,人当情急

拼命之余,往往急中生智发出本能,身才落地,就势旋风般一连几滚往旁滚去,怪物利

爪也自抓到,一下扑空。倚剑因往旁滚,百忙中瞥见怪物只管纵跃如飞,上半身却是僵

直,低身动作不甚灵便,心想反正难逃毒手,忙举双剑,施展陈进所传地趟刀法,左手

剑照准怪物独腿上斫去,初意本是拼命,怪物身坚似铁,未必能伤,这一剑竟用了全力。

谁知仙剑神奇,寒光到处,怪腿迎刃而断。倚剑见状大喜,跟手翻身纵起,正赶怪物痛

极怒吼,下半身失去支柱,又正前扑,不及收势,被倚剑反手一剑,拦腰斫去,一下连

胸腹带脊梁斩断了大半片,连声厉吼,双手撑地慾起,还待回抓伤敌,倚剑看出它无能

为力,双剑齐挥,将手臂先斩断了一条,等用剑去斩怪头时,怪物已自死去。倚剑力也

用尽,刚往回走,猛听墙外一声怒吼,跟着墙头上又冒起一个怪物,这一惊直非小可,

吓得回头就跑,惊慌忙乱中忘了择路,一着急倒往偏殿残基上纵去,刚到上面,双足一

软,眼前一黑,头昏眼花,昏死过去,隔了些时逐渐醒转,闻得狄武哭喊,疑是梦中,

睁眼急呼,果是狄武寻来,见面互谈经过。因还有一个怪物,不知何故,现了一现未跳

进院,反到前面想害狄武,又被怪兽引走,心想此非善地,又见雨住天明,弟兄二人惊

喜哭诉了一阵,便往前面赶去。

  狄武见他通身泥污水湿,甚是怜惜,忙取衣履,与之更换,井代守望,提心吊胆更

换完毕,把那油布食囊中未湿透的干粮取些出来,也不敢再作停留,正催快走,倚剑忽

想起双剑无鞘,坚执往寻,一面啃着干粮,去往佛像肚内察看,洞不甚深,将宝珠和剑

垂下一照,心又大喜,原来剑鞘竟悬洞壁之上,并且还是两个,洞底仿佛有一革囊,忙

用剑尖钩起一看,大只尺许,乃是鱼鳞所制,里面好似藏有暗器之类,怎么也打不开,

惟恐怪物回转,各人分带一剑。狄武强令倚剑将革囊带上,到了前途,打开再分。二人

手持干粮,边吃边走,到了庙外,看出当地形势真是万分险恶,除来路石坡外,坡侧面

只数十亩空地,下余全是森林包围,地下满是劫灰痕迹,吃雨水一冲,到处狼藉。相隔

火场这近,昨晚那场大雨下得稍慢一步,坡侧面林木更多,溅上火星定必燃烧,那时四

面皆火,身困其中,逃将过来只有送死,总算吉人天相,逢凶化吉,怪物不见,许为怪

兽所伤,还得了两口宝剑,少年心性,自是喜极忘形,边走边说,不时拔剑出视,互相

比较,得意非常。又见日光渐升,阴雾全消,到处都是雨后新瀑流泉,那一带风景又好,

上来恐怕遇见昨晚鬼怪,还存有戒心,后来越谈越高兴,连怪物也自忘却,一口气走出

数十里,一人未遇,也不知所行何处,离金凤坡还有多远。

  正走之间,狄武忽然想起,倚剑连日奔驰,饱受惊险危难,昨晚又是一夜未睡,只

在雨地晕倒了些时,并不曾睡,辛苦大甚,自己也觉疲劳,见前面道旁有一崖洞,甚是

高大,内里石笋颇多,最大的高达三数丈,小峰也似平地突起,两边壁上危石错落,多

半可以攀升,上面并有好些洞穴,阳光正照里面,前半光景甚是爽朗,暗忖:“这座山

洞少说也有十亩方圆,后半被石笋小峰挡住,还不知有无奇景?”洞顶离地高达十丈,

洞壁峭拔,猛兽不能上去,慾往壁洞里面睡上一会再走,便和倚剑说了。倚剑本就疲极,

只为惊弓之鸟,惟恐连日太累,睡得必香,万一睡熟,又被怪物野兽侵害,想找一个适

当地方,一直不曾遇上,及见那洞高大敞亮,通体皆石,所有石笋小峰全都玲珑峭拔,

上面更稀落生着一些草花兰惠之类香草,清芬阵阵,时透鼻端,壁势大都上凸下凹,有

的小洞外面还有奇石突伸,平台也似,野兽绝不能上,自己却可攀援,上路以来尚是初

次遇到。二人都是年少好奇,见壁间洞穴殊形异态,各具胜况,觉着好玩,也未去往后

半探看,各施轻功,攀着壁间怪石,选了一个形势奇秀、玲珑美观、大约丈许、前有平

崖的一洞援将上去。那洞离下面入口最近,又是右壁,阳光正好斜射进来,内里广约三

丈,近门有一块大青石甚是光润,宛如天然石榻横卧左壁,妙在通体净无纤尘,清洁异

常,洞中又甚温暖。二人本早疲倦,先前高兴,急走还不觉得,这一坐定,因爱那洞明

爽干净,狄武首先拿包裹当枕头,仰面一躺,直喊:“舒服!这洞真好!二弟你也躺上

一会。”倚剑本心还想那洞太大,形势奇特,从未见过,先打算观察完了全洞再睡,上

时在洞前平台上俯视后面,奇石林立,尽头处黑沉沉的,好似无什洞穴,由明视暗本看

不真,加以壁前奇石森列,将后面洞壁遮住,匆促间也未细看,便随入洞,以为全景均

在眼底,人也委实疲极,闻言心想,此洞离地六七丈,如非近来功力大进,便自己也上

不来,这类山洞即便藏有野兽,也难侵害,又见上下烦难,心气一懒,便自随同卧倒,

起初只想暂为养神,等到眼皮一合,不由昏沉睡去。

  睡了些时,狄武梦中闻得山风大作,呼呼乱响,惊醒一看,洞中光景昏暗,大洞口

外依旧云白天青,阳光斜照对面老松之上,耳听山风甚大,似由洞口一带往西刮去,心

想此正初冬,如何会有东南风?当时也未在意,侧顾倚剑睡得甚香,暗忖:“兄弟真好,

路上实在亏他,昨夜又从死里逃生,先前睡时,随带皮擎尚在包中,不曾取出铺盖,醒

来觉冷,防其受凉,便把包裹打开,取了出来与他盖上,自己也披上一件,见昨夜湿衣

泥污狼藉,已然半干,忙着赶路,未得洗刷,觉着这类事自己弄不来,全仗倚剑一人去

做,实在问心不安,劝他又不肯听,所带包裹,虽经父母仔细盘算精制,力求轻便,毕

竟是个累赘,自改步行,多由倚剑一人挑着行走,偶然分背一段,也是极少时候,既然

情如手足,如何令他独劳?几次令他将这两件大棉袍弃去,只留湿而未污的内衣,偏不

肯听,莫如乘他未醒,将水湿的两件丢向后洞壁下乱石丛中,这样走路,比较轻省一些,

还兔途中洗刷费事。”主意打定,便把昨晚几件湿污的棉袍袄,除中小衣外,全挑出来

裹成一团,走向洞外平台,猛力往尽头处暗影中掷去。狄武力大手准,又是由上打下,

这一掷竟掷到尽头壁下,远远闻得嗒的一声落在地上。

  空洞回音,听去甚响,倚剑立被惊醒,一看天色,知时不早,忙即坐起,见石上湿

衣狼藉,袍袄不见,狄武正站洞口朝内观望,方喊得一声“大哥”,忽听后壁哞的一声

怒吼,心中一惊。狄武也听出是猛兽吼声,忙赶回来。各把宝剑暗器拿起,伏身洞口,

朝外观看。先见尽头壁下暗影之中,有两团茶杯大小的亮光闪了两闪,随听轰轰怒吼,

震得全洞尽起回音,由乱石丛中纵出一个形似人熊的怪物。那东西生得又高又大,非熊

非猴,人头熊身,猿臂猴发,通身黑毛又滑又亮,口似血盆,獠牙外露,一双凸出的蓝

眼凶光闪闪,下面一对熊掌,两臂特长,下垂离地不过尺许,乍看身相粗蠢,动作却极

敏捷,先由石笋林后闪出,朝四外略微张望,忽然怒吼一声,手脚并用,往对面洞壁攀

援上去,朝壁间大小各洞四处探查,似在搜寻神气,由此上下盘旋,和壁虎一般,在全

洞壁上蹿来蹿去,其行若飞,不论多么陡峭洞壁,手爪一攀便直上去,和粘在上面一样,

晃眼便将对面洞壁寻遍,突然暴怒发威,厉吼了一声,正待往下纵落,不料微一疏神,

一下踏空,直落下来,下面恰是一丛七八尺高的石笋,根根剑立,石尖多半锋利。二人

见那怪物由离地七八丈的危崖壁上凌空下坠,势子又猛又急,身更沉重,这一下不是腹

破肠流,也必跌个半死,忽听喀嚓连声,石笋竟被压断了好几根,怪物却未受重伤,倒

地便即纵起,好似负痛情急,口中怒吼连声,两爪齐挥,只三四下,便将那一二尺粗的

残余石笋一齐打断,二次纵身,又往自己这面跑来,只一纵便援壁而上,往左近各洞搜

寻过去。

  二人看出那怪身坚胜铁,力大异常,纵跃轻灵,猛恶无比,知比昨晚所遇鬼怪还要

厉害得多,哪里还敢冒失!全都胆寒心跳。惟恐剑光外露,各自隐藏洞侧,将剑藏向背

后,手握金丸,准备万一寻了上来,冷不防剑、九齐施,先用红线金丸打它双目。狄武

两次要想下手,均因倚剑看出怪物动作太快,一下打不中,被它扑到,休想活命,一面

劝止,不令轻动。二人正打手势商计,等怪物寻到洞口左近,由狄武用连珠手法用六枚

红线金丸打它口眼致命之处,倚剑伏在洞左,万一逼进,再由侧面暴起夹攻。怪物原是

疑心人在近处,左右两面都是由内而外搜寻过来,这时已将寻到二人藏身的洞口左近,

吼啸之声越急,全洞轰轰震耳慾聋。方自惊急,洞口外又远远传来一声怪啸。二人听出

是昨晚所遇独脚鬼怪,心更发慌。那熊形怪物闻得洞外啸声,忽自壁问纵落,隐身石后,

紧跟着,大洞口外人影一闪,先是一个青布包头、手持钢刀的青衣少女箭也似直蹿进来,

偏头朝后略一回顾,便往下面石后藏起,相隔怪物伏处不过两丈远近。怪物见人走进,

意似喜极,嘻着一张血口,摇晃着两条长臂,轻悄悄掩将过去。少女似被独脚鬼怪追来,

耳听啸声越近,神情似颇惊慌,一手拿着一只钢镖,正在探头外望,全神贯注前面,毫

未防到身后有此恶物。

  二人在上面看得逼真,见怪物悄悄掩向少女身后,两条树干般粗、比蒲扇还大的怪

爪,钢钩也似已然扬起,离少女也只数尺远近,眼看就要抓到,少女丝毫不曾惊觉,喊

声“不好”,狄武首先激于义愤,大喝:“那女子留意身后,快往左面纵逃!”说时手

中一枚金丸已朝怪物头上打去,明知这一下未必能够成功,原是情急救人,想借此将怪

物引开,免遭毒手。这时,怪物两条前爪已快抓向少女身上,动作极快,本无幸免,也

是少女命不该绝,人又机智灵警,本就闻到一股腥膻气味,心中惊疑,只为追她的怪物,

啸声已近洞口,虽然心动,未即回顾,闻得头上有人发话,身后又有腥风扑来,自知不

妙,身法又极灵巧,闻声惊觉,立往左侧小峰后蹿去。本来逃势稍慢,仍是难免遇害,

事也真巧,右侧身后乃怪物来路,空地较多,左面是一小峰,高只两丈,峰侧又有两块

丈许大的怪石,中间只有尺许宽窄缝。少女先听怪啸越近,本就着忙,见洞中怪石森立,

疏密相间,只前半当中大片空地,一发现峰下石缝,便打算掩藏过去,借着山石遮蔽,

用手中钢镖去打怪目,不料才逃毒手又入虎穴,声才人耳,更不寻思,便往石缝中窜去。

怪兽早已抓到,也因头上有人大喝,受惊略停,缓得一缓,一下抓空,相差不过尺许,

端的险极,同时头上早中了一金丸,虽未穿透入骨,但是狄武由高下击,用力甚猛,一

下正中鼻梁之上,自然不免疼痛,当时急怒,刚厉吼得一声,待要纵起寻仇,洞口白影

一晃,那独脚怪物已飞步纵跃追来,一眼瞥见仇人由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回 古洞权栖 石枕梦回惊异啸 荒山遇魅 金星霆击救天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