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十四侠》

第七回 比剑习飞丸 与我周旋宁作我 温言矜雅谑 为郎憔悴却羞郎

作者:还珠楼主

  狄武一看,峰回路转,忽然现出一片平地,一面云骨撑空,灵峰拔地,一面浅溪广

岸,清波粼粼,当中平地上满是各色秋花,寒芳冷艳,映月娟娟,到处松杉秀立,清荫

在地,更有好些由地突起的奇石怪峰,均不甚高,全都玲珑秀拔,姿态奇古,上面不缀

寸草,月光照处,好似蒙了一层银霜,上面是月朗天清,时有朵云拥絮,浮空而渡,清

风阵阵,夜寒始生,景物幽丽,仙景无殊,方听倚剑喊好,神兽已驮了四人,由一片高

大的疏林中驰过,前面衰柳池塘环绕中,忽又现出一座楼台,还未到达,便见楼前平台

上,两个青衣美婢各持银灯飞步迎来。神兽到了楼前,势早放缓,云鸾笑道:“你两个

丫头,也不怕客人笑话,这好月色,点灯作什?”内一美鬟笑答:“好春姊姊说,小姐

怎这时不见回来?我们不放心,本山云多,正商量带了兵器点灯出寻呢。”云鸾笑道:

“傻丫头!我和大爷要是遇见强敌,你们去了有什用处?今晚佳客远来,神兽也被我收

回,还不快备酒去!”二婢应声提灯走去,四人也自下骑。云章见云鸾手拿银链,牵了

神兽,不知如何是好,笑道:“它不会走。没听师父说么,此兽最有信义,只要点头,

永不违背,你老牵在手里作什?莫非还带到你房内去?”狄武、倚剑均觉云鸾天真好笑。

云鸾见狄武笑她,面上一红,娇嗔道:“哥哥老爱当人说我,闹得狄大哥也笑起我来。

我是想把神兽送往后园,谁带到房里去呢!”狄武见她不好意思,忙分辩道:“我见贤

妹女中英侠,只有佩服,焉有见笑之理?”云鸾抿嘴微笑道:“我哪称得起英侠二字!

一个无知女孩子罢了,到如今连个师父都没有寻到。大哥在哄我呢!”狄武忙答:“真

个如此,贤妹不可多心。”倚剑也在旁附和。

  云鸾心中高兴,却不答话,将银链交与云章,笑说:“我看看这两个傻丫头做什吃

的待客?”说罢,便往楼内赶去。云章便将银链后半截绕向兽颈,笑说:“你自往好春

坪歇息去吧。”随对二人笑说:“我这小妹从小娇惯,一味天真,二位师弟幸勿见笑。”

二人同答:“哪有此事!”说时,三人已至楼内。二婢送上酒看。宾主三人越谈越投机,

狄武才知古庙山魈名为旱魃,和螺丝峡中毒蟒,乃新近山中大害,神兽名为独角龙犀,

不知何处跑来,因听师父说此兽通灵,平日茹素,但是天性猛恶,专与山中恶毒之物作

对,与庙中旱魃是死对头。因旱魃雌雄两个,前月龙犀与斗不敌,逃来好春坪,疲极入

睡,被云章兄妹擒住,一问师父,得知它的习性,最爱吃当地所产九脊仙茅,初意用铁

链锁住,日用仙茅佳果笋蔬喂养,日久驯伏,用作坐骑,不料性野难驯,伤刚养好,便

将铁链挣断逃去,由此不见再来。云鸾爱它灵慧威猛,连寻两次,一次用仙茅引回,还

未上锁便先逃走,再找便不见踪迹。这日乃师路过相见,赐了一根银链,说:“此兽通

灵,可以收服驯养,只是前山凹石林洞,由别处窜来两只鬼猩,雄的更为猛恶,并能御

风而行,本要除它,困正有事他往,最好等我回山除怪之后,你们再往收那龙犀;此兽

最重恩怨,和旱魃仇深,每遇必斗,最好作为与旱魃斗时,助它报仇,方易收服;我留

两怪,不早除去,一半为了神钟岗那伙盗党,一半也是为了龙犀,但你二人斗那旱魃不

过,到时,我将鬼猩除去,由你二人出面,我在暗中相助,乘其力竭慾逃,将旱魃杀死,

方能成功。”云鸾爱极龙犀,师父一走,便磨着要去。云章强她不过,自己也自喜爱,

便与同往找寻,不料龙犀未见,一个遇上旱魃,一个遇上那只雄猩,都差一点送了小命,

总算天佑,巧遇狄武、倚剑相助,不特两个极凶恶的怪物全被除去,还交到两个好友,

俱都高兴非常。

  正说得起劲,狄武忽然失惊,“暖呀”了一声。云鸾忙问:“何事着急?”狄武道:

“我那红线金丸失落不得,方才除怪连发三丸,行时匆忙忘了寻回,如何是好?”云鸾

笑道:“这点小事,你也惊慌!休说骑了龙犀,往来容易,便是妹子也可往寻。好在荒

山无人,怪物已死,吃完,我们谈上一阵,请自安卧,明早还你原物如何?”说时,似

闻后窗外有人微微冷笑一声,狄武倚剑初来,只当是自己人,还不怎样,田氏兄妹觉着

佳客远来,便有对头上门,老大不是意思,不由有气,互相对看了一眼。云章故意笑道:

“我还有一件事,去去就来。”说罢,便往外走。待了一会不见回转,云鸾倏地柳眉微

竖,对二人道:“二位师兄且备畅饮,我看哥哥在作什么。”二人连日饥疲劳乏,遇到

这好主人,饮食又极精美,先并不知来了对头,云鸾走后,正在大嚼,忽听窗外有一女

子,笑骂了一句“馋痨饿相”,二人仍当是主人家中女眷在外偷看,方觉不好意思,随

听二婢在门外呼喝了半句,也未听真,跟着,门帘启处,飞进一个背插双剑的青衣女子,

来势十分猛急。二人连忙纵身按剑,定睛一看,原来正是神钟岗深宵报警、私放自己逃

走的少女佟芳霞。

  狄武先对此女本无好感,后听田氏兄妹说神钟岗那伙凶僧恶盗,不特是老贼金光亮

的死党,内中还有一个崆峒派的妖道隐居庙内,以前曾来田家生事,幸而云章已然拜师,

知道青门十四侠不是好惹,方始未来为害,田氏兄妹料他不会死心,旱魃、毒蟒除去以

后,盗党更易来犯,龙犀耳目最灵,用以防守瞭望,再妙没有,必慾收服也由于此,并

说崆峒派妖道颇精邪法,炼有一口飞剑,如与相遇,凶多吉少;想起父母行时,曾有仇

人党羽众多,途中无论遇什不平之事、切忌出手,尤其不可泄漏此行机密之言,二人素

孝,想起前情,觉着此女犯险相救,不问自己是否凶僧对手,终是好心,渐把原来轻鄙

之念去掉,这时一见是她,忙同笑说:“前夜多蒙相助,但我弟兄连经奇险,先差一点

没被野火烧死,后又连诛四怪,才得到此。你说田氏兄妹是好人,果然不差,他们还是

我们的师兄妹呢。”芳霞似嗔似喜,一双媚目望着狄武,笑道:“你的事我已知道,那

晚崆峒派徐真人新由外回,如非那场大雾,你二人焉有命在!背后连句好听话都没有,

只和田家丫头亲热说笑,真有良心!你那瞎红线的金丸已被我代拾了来,可告田家丫头,

不必讨好了,不过我很爱它,肯送我一粒最好,否则借我一粒,将来见面还你也是一

样。”随说随将狄武前失金丸取出,留下一粒,余交狄武。狄武忙说:“别的均可,只

这金丸,师父有话,不许失落。”芳霞方答:“你那师父如是青门十四侠中的裴仙长,

我也有人认得,不久我还托人寻他呢,包你没事。譬如我一粒不还,只当失落,又当如

何?怎如此没良心!气人!”话未说完,忽听门外娇叱一声:“贱婢竟敢上门欺人!”

声到人到,云鸾已然飞身进来,朝芳霞一剑刺去。芳霞武功甚好,闻声早将双剑拔下。

两下一格,玱瑯瑯火星四射。

  二人因云鸾同门小妹,芳霞也有相助脱险之德,为恐内有一伤,狄武首先拔剑上前

时,二女手中剑恰又同向对面刺到,一时疏忽,忘了仙剑神物,用力又猛,冷不防往上

一挑,意慾分开,再行劝解,不料青虹起处,地的一声,双方的剑均被削断了一小截。

二女全都惊退,均忍不住同声脱口怒向狄武道:“你帮她么!”狄武还未及答,倚剑剑

也拔出,横身劝解,同时,门外云章飞身追进。芳霞见狄武由倚剑拦住自己,正向云鸾

赔话,口中微叹了一声,将脚一顿,穿窗飞走。云章还要追赶,吃狄武、倚剑二人劝住。

云章以前曾和芳霞交手,知她身法绝快,临窗遥望,人已逃远,只得罢了。云鸾气道:

“哥哥追这贱婢作什?没见狄大哥多帮她呢!惟恐贱婢受伤,把我一口剑也削断,不赔

我剑,我放他走才怪!”云章知她又犯小孩脾气,见狄武脸涨通红,恐下不来,笑道:

“鸾妹怎不客气!一口寻常宝剑有什相干?二位师弟不过为了此女泄机解困,不便反脸,

又恐伤你,从中劝解。你没见此女的剑也断了么?如何是帮贱婢?”狄武正觉心中不安,

立时乘机答道:“贤妹切勿见怪,师兄之言实是不差。剑为愚兄误断,那口红毛刀也颇

锋利,不敢说赔,赠与贤妹暂时应用如何?”云鸾闻言,更气道:“你当我真这样小气

么?谁希罕你那红毛刀呢!”

  狄武见她生气,心中不忍,也不知如何说法才好。云鸾见她窘急之状,忍不住“噗

哧”一声笑道:“我只气不服那贱婢,凭什么强要你的金丸!还在背后说我讨好。自己

背叛凶僧狗道,暗帮外人,这远的路代你送金丸来,和你非亲非故,这不是讨好是什么?

我是你小妹,又是主人,金丸又为我失落,代你往寻才是应该。自不要脸,强留人家东

西,还说人呢!我不用强拿,如今也要一粒,包你自行送上,决不推辞,让我日后再遇

贱婢时,便拿这个羞她,你肯不肯呢?”狄武对于云鸾早就一见钟情,心生爱好,又见

她一味天真,时嗔时喜,越发爱怜,不忍拂她心意,心想这金丸原已失而复得,譬如被

佟芳霞强借了两粒去又当如何,正自寻思。云鸾见他沉吟未答,只当不肯,乃兄又在示

意不令再要,不禁动了真气,当时颊晕红潮,冷笑说道:“我知你是不肯。”话未说完,

狄武恐羞了她,忙分辩道:“焉有不肯之理?我是想一丸不够,想加上三丸没有红线的,

以备练习连珠手法之用,又不知贤妹练过这样暗器没有,偏是赶路心急,明早便走,恐

来不及看贤妹练习,正想主意,贤妹就多心了。”随将金丸连真带假取了四粒,放在茶

盘之内。云鸾方始回嗔作喜道:“果然大哥待我不差,但我不能和贱婢一样,强留人家

心爱之物,你如勉强,仍拿回去,我也不会怪你。”狄武见她笑语嫣然,一味娇憨,越

发心醉,忙答:“实是心愿。如非师长有命,亲仇未报,都送贤妹了。”云鸾越喜。狄

武随即指点用法和有红线的妙用,二人俱都兴高采烈,说之不已。

  田氏本是前朝遗民仕族,避世入山,兄妹二人,世传武功,又拜剑侠为师,山中除

下人外,极少外人上门,云鸾鸾得亲庭钟爱,从小娇惯,以女侠自命,从无儿女子态,

因和狄武前缘遇合,由不得心心相印,越谈越投机,形迹上不免亲密起来,可是旁观者

清,云章知道妹子素虽豪迈,自视甚高,一向轻视男子,当晚忽改常态,并还借故留人

东西,再看狄武,虽然形迹上犹自矜持,可是那一双黑白分明的俊目,也是不时在妹子

身上,忽然省悟,暗忖:“父母临终时常说,妹子如此美慧,文武双全,如配庸夫俗子,

实是恨事,自己曾经跪呈,将来必为物色快婿,狄师弟人品、家世、武功全好,又是同

门兄弟,难得双方情投意合,真个佳偶天成,再好没有。”便自走向一旁,假作临窗望

月,听其说笑,不再插口,忽又想起倚剑冷在一旁,正想赔话。倚剑先见金丸被佟芳霞

强留了一粒,方悔来时粗心,只顾察看怪洞,寻找湿衣,忘将金丸寻回,又不便向芳霞

追索,忽听狄武又送一粒与人,当时不便劝阻,正在心烦悔恨,后看出男女二人亲密情

景,猛想起义父母常说,只生大哥独子,偏以佳偶难觅,迟延至今,是件心事,此女聪

明美秀,大哥素不喜与女子交谈的人,今日如此投机,许是前缘也不一定,对方如无婆

家,回去告知父母,前来说亲,就请师长作伐,岂不也好?先也和云章一样心思,不愿

打岔,及见云章走过,想起方才追敌之事,刚一询问。四人本已吃完,自从芳霞逃后,

便各散坐,由二婢将残肴撤去,这时,狄武和云鸾正就左壁同坐,隔几相对,闻声忽然

警觉,对方是个少女,形迹上不应如此亲密,不禁脸又一红,恰好手法已早说完,忙作

询问前事,走了过来,云鸾也随同走过。

  相对一谈,才知云章家中共有两次贼党上门,第二次,便是佟氏兄妹,实系路过在

好春坪上观花。芳霞知道主人底细,说了一句俏皮话,恰被二婢走来听见,诘问动手,

自非其敌,田氏兄妹得信出援,佟氏兄妹有事,不愿恋战,又知对方师长难惹,打了一

阵,未分胜败,各自退去,所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回 比剑习飞丸 与我周旋宁作我 温言矜雅谑 为郎憔悴却羞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