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新传》

5 劳燕竟同飞 迢遥关山浓情似酒 匡床容小憩 迷离春梦美意如云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孙同康一听,心上人相召,必知自己痊可;且喜不曾装病。本就相思慾见,不暇再顾别的,忙同走出。才出石门,便见孙、司二女对坐窗前,正在争论。孙毓桐手上还拿着两封柬帖,内中一封极似所失之物。耳听青璜说:“我先不知细底,也和大姊一样心思。嗣听家师和明弟先后之言,才知事由双方作茧自缚,已历三生,无可解免。幸得白、朱二老大力相助,终于成就。逆数而行,徒生枝节,何苦来呢?”孙毓桐只答了一句:“我自有区处。”随将两封柬帖,从容揣起。

孙同康听得毕真,人也近前,便向二女称谢救助之德。

司青璜让坐笑道:“大家仗义扶危,何谢之有?我请孙道友相见,原为昨夜回去,家师叔灵灵子飞剑传书,说周铁瓢师兄前虽犯规被逐,但他怀念师门恩义,始终虔敬,每日暗中求告,已历多年;平日又广积善功,勤于修为。本定宽免,准其重返师门;因是苦难未满,该有妖僧之劫。

“家师叔忽有海外友人飞书相请,事甚紧急,必须一往;虽然延迟了半年,实己心许。家师又早算出内中因果,故置不问,致有日前之事。因道友为了救他,几遭不测;现虽获救重生,元气大伤,非另寻到一种灵葯,不能复原从事修为。事应三月以后,入川路上始有遇台。前失爱马雪龙,也在彼时复归原主。

“而大姊与道友,也有屡世夙约须践,请家师命我转告,令照所附柬帖行事。不料大姊不听,只允留你在此,调养到能照前运用那一铲一剑上路。对家师所说坚执不允,我也难与力争。现在柬帖已被要去,我还要回山复命,并有他事,你二人自作商计!”

孙毓桐默坐在侧,意似不悦。司青璜说完,含笑作别;孙毓桐止住孙同康,独自送出。二女走到栖凤坪崖口,又争论了一阵,司青璜方自飞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蜀山剑侠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