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后传》

第九回 合壁仗双心 离合神光 同消黑眚 分身防大敌 纵横剑气 独朗慧珠

作者:还珠楼主

前文说到金蝉。朱文。余英男三人由小寒山急飞依还岭,行至川、滇交界大雪山上空,飞入天空玄霜冻云层中,被女仙玄殊用法力引往桥陵圣墓,留住数日,指点未来之事,因而得知小寒山二女门下鬼奴,乃谢琳新收弟子林映雪,和玄殊一样,同是鬼仙一流。玄殊因为同仇敌忾,慾往相助。起身时,玄殊说起前途有一妖邪,名叫褚南川,前被妙一真人禁闭古陈仓山峡之中,近已脱困而出,遇时必定寻仇。并说敌人已到依还岭,与癞姑、李英琼开始斗法,惟恐途中延误,亲身送去。并请众人不可直飞依还岭,须在对面宝城山顶降落,相机而动,等其去往依还岭上,探看明了情势虚实,归报之后,再往应敌,方不至于吃亏。说罢,随同起身。到了途中,玄殊先用一片烟光将三人遁光飞行之声全数隐去,行经宝城山,相隔依还岭五百里外,便先辞去。三人落到宝城山,往前一看,对面妖火如织,邪雾蒸腾,太乙五烟罗已笼罩全山。申若兰率领几个男女同门,在英琼定珠慧光笼罩之下,正以法宝、飞剑、太乙神雷朝外乱打,霹雳之声惊天动地。另外火无害、石完、钱莱三人,多仗法宝防身,满阵飞舞,冲荡妖人阵势。众妖徒纷纷受伤,但都是有形无质之物,随同首二妖人手指之处避开来势,连用法宝和石火、仙剑四面猛攻,出没无常。为首妖党共是七人,内中一个年老的一足已断,另一少年两足齐脚弯削去,邪法却最厉害。因见随来徒党受三小弟子神雷、法宝攻打,连吃大亏,突然暴怒,由身上各飞出一条紫阴阴的人影,晃眼暴长数十百亩大小,巨灵恶鬼也似满阵乱抓,三小弟子均差一点没被抓中。金蝉等正在急怒,想再待一会,不等玄殊归告虚实,先行应援。猛瞥见幻波池中飞起青荧荧两道冷光,中杂一点紫色如意形的灯花,其大如豆,朝当头一条紫影飞射过去。刚看出冷光中人乃是方英、元皓,带了英琼兜率火出来助战,忽听格格怪笑,地底突冒出一个七窍喷烟、大如车轮的怪头,来势极快,离三人身前又近,事前毫无迹兆,突然发难,所喷烟气宛如七股笔直的弩箭,直朝金蝉等三人头脸上喷来。

原来正当金蝉等三人遥望依还岭观看出神之际,以为本门隐形神妙,敌人多高法力,均难看出,便用邪法试探,也只探出一点感应,并不见人,离敌尚远,一时大意,未用传声问答,致被妖邪查听出语声所在,冷不防施展邪法,将元神所附神魔由地底飞出,猛下毒手暗算。幸亏三人隐形神妙,看不出人的相貌和并立之处,又知敌人均非庸手,隐形之外恐还有别的防身法宝。来敌又惟恐相隔太近,一下撞上,害人不成,弄巧成拙,阴谋邪法虽极凶毒,相隔却在丈许左近,准备一击不中,再相机行事,慾留退路,没敢径由三人脚底冒出。而金蝉、朱文均有至宝防身,遇见敌人暗算,每能自生感应。最具妙用的是那玉虎,遇见邪法暗算时,不由宝主人主持发动,也能发出大片神光自行抵御,先挡一阵。天心双环虽因二人到手不久,发时不是双心合壁,威力妙用要差许多,也能现出警兆。当那七股五颜六色的邪烟朝着三人迎面喷来之际,金蝉胸前玉虎自然大放毫光,将其敌住,挡了一挡。三人立时警觉,百忙中误以为隐身之法已被敌人窥破,怒火头上,便不再行法隐身,各指飞剑朝怪头夹攻上去。仗着法宝之力,虽未中邪受伤,但发现时朱文立得较前,玉虎神光照例先护主人,非经行法运用不会发出全力。尽管金蝉应变神速,就这瞬息之间,朱文、英男已闻到一股腥秽之气,其臭难闻,如非功力深厚,几乎晕倒。不由大怒,见金蝉一面运用玉虎神光防护三人,一面已将霹雳双剑发将出去,二女也各把飞剑相继发出,满拟这类邪法手到可破,决禁不起仙剑威力。谁知那怪头原是千年前古墓中的一个大骷髅头,本已岁久通灵,和地底收敛的黑告之气相合,阴毒非常。后被妖人褚南川费了不少心力将其收去,重用邪法炼成神魔,已是有形无质之物,大小变化全可由心运用,凶威越盛。自从陈仓山峡破禁逃出,被黄龙山猿长老加以重创,心中恨极,复仇之心更急。

这日正要赶往峨眉相机暗算,途遇五台派妖妇万妙仙姑许飞娘,说:“道友脱困不久,对于目前形势虚实尚不深知。照此前往,万无胜理,首先那凝碧崖就无法攻进。”随把峨眉开府经过,以及敌人近年的威势,详细说出。又说:“与其作那有败无胜的冒失举动,不如趁着敌人师长闭关,一班门人正各开辟别府,羽毛未丰,难关重重之际,分别暗算。只要把主要的去掉几个,将来报仇便少好些阻力。”妖人闻言,才知今日形势已非昔比,在用多年心机炼成神魔异宝,满拟可致仇人死命,不料对方法力比他更高,又急又恨之下,便向求教。飞娘说:“我也是怀仇多年,不敢轻举妄动。近得一前辈女散仙之助,仗她一件至宝,观察敌人的动静,了如指掌。看出依还岭不久有事,前往寻仇的人虽有东海双凶师徒和几位隐居海外多年的有名人物,论起法力和这多年来所炼法宝,个个厉害,但结局恐仍不能成什大功。不过这班小狗男女本是末学新进,因为人多势盛,又得有好些奇遇,仗着几件前古奇珍,专与旁门中人为难,全都骄横自恃。听那前辈女仙说,此数十年中,因为峨眉师徒树敌太多,到处荆棘,又以正统自命,好大喜功,明知门人功力不够,偏令其自辟别府,独立门户,在外修积,就便考察他们道力,表面借此激励,实则开府时碍于情面,所收门人大多,高下不齐,意慾借此淘汰,此后当有不少伤亡。敌人已然明言,听其自身修为,以各人道行定力排除万难。最好不与正面为敌,只在有人向其夹攻之时,暗放冷箭,以免胜之不武,不胜为笑。万一时机巧合,将他门下号称三英、二云、七矮、四大弟子等著名恶徒除去几个,不特可挫仇敌威名,扫他脸面,并还可将他们法宝、飞剑得来,好些益处。”随将最近峨眉小辈群仙的动静虚实,一一指明。并说:“你不必存什奢望。现有三个小狗男女,日内将要往返大雪山和古陈仓附近。内中一个男孩,便是你那强仇大敌的累生爱子。同行二女,一是三英中的余英男,另一个贱婢也非寻常,我最恨她。只要能杀死一个,便可得到众同道的敬仰,认为快事。只是这班小狗男女的师长虽然闭关,不似以前随时出头袒护,但有一些老不死的加以暗助,得信即来,神速异常。这班人僧道男女俱有,全都法力高强,内有几个贼尼贼和尚更是厉害,行踪隐秘,不易观察。经我力请,那位女仙为此还耗了一点元气,也只看出三日之后,小狗男女中间飞行的一段。当在雪山上空飞行时,眼看前面冻云之中,飞来了许多厉害强敌,不知何故,忽然失踪。又隔三日,忽在桥陵前面空中出现,同行还有一个女鬼,也是一闪不见。仅算出是往依还岭应援,却在宝城山顶先行降落。道友如自信得过,可照我所说,沿途跟踪寻去。如查不见形迹,可在宝城山顶落下,留神查探,当可有望。”

妖人不知妖妇故意激将,使其暗助东海双凶,以分敌人兵力,竟为所动,便照所说,到日赶往桥陵。还未到达,遥望前面空中,果有极强烈的遁光飞行。正待急追上去,忽然不见,声影皆无。这才看出敌人厉害,飞娘所说并非虚语。想起初出困便遇猿长老,吃了大亏,这几个敌人年纪虽轻,单这剑遁已有如此威力,那几件仙府奇珍当更厉害,不由挫了一点锐气。虽觉对方不是易与,但一想到前仇深重,怨毒多年,仇敌现成一派宗主,声势浩大,仇已无法再报,难得这三人中便有他爱子在内,如能就此除去,多少也可泄恨。念头一转,凶心又起,忙照预计追去。妖人阴险刁狡,平日专说大话,每到切身利害关头,便多顾忌。初见三人遁光,本就怀有戒心。到后发现依还岭上恶战方酣,双方均有惊人法力和诸般异宝,这等险恶的场面尚是初见,尤其当中那团慧光是件佛门至宝,妙用无穷,敌人仗它防身,先立不败之地。再想起飞娘所说女鬼,未言姓名来历,颇似昔年一个对头行径。当三小敌人隐形之前,曾见空中似有淡烟飞扬,遁光强烈,也未看清,后便不见。此时想起,正是昔年所害冤魂。如若是她,岂不尽知自己虚实?但盼她与仇敌道路不同,无颜再与联合才好,否则事更讨厌。一时举棋不定,为难了一阵。正查看不出敌人踪迹,后因金蝉等三人久候玄殊不来,遥望依还岭上情势逐渐危急,一时大意,只顾指点议论,意慾不等玄殊归报,先往应援,妖人恰在前面不远,当时听去,才知敌人隐形观战,在此已久。因拿不定那冤家对头是否也在一起,又等了等,听出共只三人,并无冤魂在内,再一想起前仇,立时下手。

妖人也真狡猾,又精地遁之术,听出敌人语声以后,先就隐入地底。一面运用邪法,向上查听;一面暗放冷箭,先不出现,却将所炼神魔由地底飞出,冷不防朝敌暗算。满拟所炼神魔乃千余年前妖魂,具有奇毒无比的黑青阴煞之气,再经多年苦炼,已与本身元灵相合,成了第二化身,凶威绝大,变化多端。能一举成功,自是极妙,否则,这类有形无质的凶魂煞气大小由心,随分随合,敌人法宝飞剑多么厉害,也只防身,想要除去,决非容易。经此一试,当可查知对方强弱。如有胜望,便把本身元神飞出,与之相合,稍见不妙,立时飞回,地遁逃走,敌人多高法力,也迫不上。自以为是退路打好,有胜无败。万不料敌人法宝如此神妙,眼看骤出不意,必要中邪晕倒,忽然放出万点银花,千重灵雨,毫光电射之下,神魔首被阻住,敌人随即现身,发出四道剑光,上前夹攻。内中一道,亮如闪电,威力更大。如非多年苦炼,神魔也擅玄功变化,随着敌人剑光纵横交织之下,分化出大小百数十个同样神魔,一面环绕敌人上下飞舞,一面乘隙进攻,稍差一点,早为所灭。就这样,元气也损耗了不少。不禁心中惊疑,急怒交加,进退两难。

金蝉等三人见那怪头七窍喷烟,形态狞恶,剑光到处,眼看斩成两片,转瞬又复成形,越来越多。正打算把天心双环、离合神圭放出一试,就这应变瞬息,先后三两句话的工夫,忽听耳旁有人说道:“这妖孽便是齐道友昔年误放的凶人。本身现藏地底,颇具神通,.身旁并还藏有妖书和几件邪法异宝,均甚凶毒。因其为人阴险无耻,狡诈非常,不是看出有必胜之望,不肯轻易现身,除他甚难。英男的南明离火剑威力太大,妖孽已有戒心,再将双环、神圭放出,定必惊走,万万不可。速朝西北方我所现幻影分头迎敌,只留朱文与之相持,妖孽定必生心,将本身元神飞出,妄想乘机下手,把朱文擒去,自然有人制他。金、余二人再返回夹攻,便可除此大害,往依还岭应援了。”语声似一老妇,听去极远,但又字字真切,知是一位前辈女仙暗中指点。同时西北方果有两妖人出现,凌空飞来。忙即依言行事。

朱文装出受那群魔环攻,独力难支,且战且退。跟着,又将飞剑招回,相助防身,故意大声疾呼:“蝉哥、余师妹,快些回来,邪法厉害,我三人不可分开。”说时,金、余二人已和幻影斗在一起,方觉那幻影竟和真的一样,所用飞剑、法宝均非寻常,只不说话,不禁惊疑。妖人褚南川藏身地底,虽然打好主意,天性多疑,仍在盘算顾虑,又要报仇,又怕敌人身藏至宝。果如飞娘所言,灵峤玉虎已是神妙,那前古奇珍天心环又是专一克制神魔之宝,未见取用。正想再待一会,看其是否有此法宝,再定进止。猛瞥见西北方飞来两道遁光,中现两个非僧非道的怪人,法力颇高。对面三敌忙即分头迎上,神态似颇惊慌。内一少女稍微落后,已被大群神魔围住。虽因敌人飞剑、法宝防护严密,不曾受伤,势已不支。暗忖:“听飞娘说此女便是金蝉之妻朱文,天心环如在手内,早已放出,怎会至今不见施为?也许被人借去,伎俩只此,现出力竭技穷。下余两敌,一个持有南明离火剑,已难近身;一个更有灵峤玉虎防身,决难加害。难得有人相助,莫如混水捞鱼,先将此女摄走,好歹不虚此行,人宝两得。”念头一转,因见朱文防身宝光颇具威力,神魔又为南明离火剑所伤,一面更须防到金蝉回援,用玉虎神光将其护住,白用心思。一听朱文大声疾呼,奋力突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回 合壁仗双心 离合神光 同消黑眚 分身防大敌 纵横剑气 独朗慧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蜀山剑侠后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