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后传》

第16回 弹指阻双凶 妙法无边生幻象 飞身诛大敌 红光一线建奇功

作者:还珠楼主

  神僧含笑命起,说道:“双凶群邪此时已然警觉,中途为佛法所阻,锐气大挫,更

多顾虑。虽然阴险狠毒,狂做自恃,大话出口,决不收回,不肯因此中止前念,但他素

来出手有胜无败,先前五妖人师徒已全数灭亡,尽管暴怒,已试出你们不是易与。中途

再一遇阻,兆头大是不妙,对敌之时,必多疑忌,对于你们也有一点便宜。等你三人回

去,告知癞姑她们把人派定,布置停当,我再撤了佛光,放他过来,应此劫数。英琼门

下神雕,因为旧主不久证果,借着送那钵盂,慾和旧日同伴一同赶去,得点传授,到时

自回,可告英琼不必想念。幻波池开府之后,还有一个难题,到时她父同门至好采蔽僧

必往相助,还可收一好的门人。因她前两生曾受群魔危害,全以自身之力奋斗,所受甚

惨,今日因果循环,本应大开杀戒,竟能仗着累生修积,师门期爱,以及前生好友全力

相助,早得仙、佛两门上乘灵悟,将第二元神炼成,关系未来成就不小。老僧在未灭度

以前,颇想见她一面,今已无暇。可将这枚玉环带去,暇时敬宣佛号,口颂六字真言,

自能洞悉前因和此环的用处。群邪受阻已久,在佛门暗制之下稍微延缓,尚无他虑。时

候一久,恐又多引旁门中人与之同来,多起杀机,请各回山去吧。”

  方瑛接过玉环,正代英琼拜谢,神僧已转身走入崖壁缝中,一片祥光闪过,崖壁重

又合拢,依旧苍崖翠壁,连上面苔藓也未坠落一片,佛法神妙,端的不可思议。一同拜

谢起身,飞回依还岭,见了众人,说完前事。众人先已尝过味道,一听强敌如此厉害,

除有限几人认为以前正邪对敌,也曾有过许多惊险场面,终能转危为安,听过拉倒,不

甚在意而外,余均生了戒心。癞姑再一加以警告,说:“幻波池如为妖人所毁,不特可

惜,并还关系本派兴衰。休看防守在内无事可作,到了最后关头,群邪难免侵入。既能

犯禁入内,决非庸手,如无有法力的人防守,怎能应付?”众人本和癞姑交厚,喜她和

气热心,闻言同声应诺,改了以前贪功轻敌之念。癞姑修为年久,阅历较多,众人眼前

凶吉固是一望而知,便是英琼近些日来功力大进,一日千里,也能分辨出来几分。见众

同门中有好几个均是面带煞气,并有晦容,回忆日前开读仙柬,暗示此次应敌颇有伤亡,

但未指明何人,料这几位男女同门不能无事。尤其万珍、郁芳蘅、石奇、司徒平四人晦

色较重,恐其有难,于心不忍。司徒平例随寒萼一起。石奇性虽刚直,和赵燕儿交情最

厚,曾令燕儿婉劝,请其留意,也许还能听话。万、郁二人均是先进师姊,芳蘅性虽固

执,对于同门尚是真诚,不存私念;万珍却是量小褊狭,话说不巧,转生反感。先想池

中设有五行仙遁,事急之时可以逃避,比较平安,想劝这几个人在内留守,无须出斗。

为防对方多心,还想了一套话,意似池中重要,非有法力高强的人防守不可。谁知异口

同声,执意在外应敌,坚不听劝。这时因见强敌将临,这几人的煞气晦色更加明显,重

又示意癞姑借一题目,想把这几人换到里面。只有郁芳蘅一人笑答:“我知二位师妹好

意,恐我们法力不济,在外涉险。我想定数难移,无法避免,焉知藏身阵内便不为妖人

所伤呢?如此关心,足见同门义气,愚姊遵命就是。”万珍、寒萼同声笑说:“自来在

数难逃,莫要本来无事,这一躲,倒躲出祸来。盛情心领,还照原定吧。”三人把话叫

明,自然不便再往下说。寒萼不退,司徒平自然是在一起。

  癞姑早料定这几人必有险难,无法解免。万、秦二人之言,也非无理,就许郁芳蘅

因为改入仙府防守,转受危害,也不说定。实想不出趋避之法,心中愁急,外面又不肯

露出,只得暗中嘱咐几个法力高而面无晦容的,令其随时留意救护。并劝众人:“此次

对敌如其无事,诸老前辈不会预令林寒、庄易老早便来岭西小峰之上,布阵接应。我们

好容易福缘遇合,入门不久,居然到此境界,何苦犯这无益的险?师长每次仙示均说,

由今日起,前途虽然满布荆棘,但是光明在后,只要遇事谨慎,努力前修,终能化险为

夷,以至于成就。各人的福缘根骨,仅与修为难易、年岁长短有关,‘参也以鲁得之’,

事情仍在人为。本门弟子甚多,内有多人资质本非上品,异日成就却均远大,全是自己

努力修为,因得趋吉避凶,完成素愿,成就上乘仙业。这等结果,连各位师长均出意料,

如非开读师祖长眉真人玉匣仙示,并不知道。尔等虽有好些人根骨福缘稍薄,或是夙孽

未尽,中途难免灾劫,但这类事虽也定数,却可以本身毅力心志,人定胜天;与那本是

恶人,罪深孽重,事到临头,便难挽救者,不可相提并论。可见我们难关甚多,全仗本

身能否应付。今日之事,已经各位师长预示机宜;我那瞎了一只眼的好心师姊,又曾三

次心声传语。时机一至,便能渡过,务望诸位师兄弟姊妹临事而惧,好谋而成,上来只

在李师妹慧光防护之下应战,以便先立不败之地才好。”

  众人俱都应诺。连万珍也知癞姑好心,所说有理,并非有什轻视,笑说:“愚姊并

非轻敌骄狂,因为上次火宅严关不曾通过,慾借杀敌雪耻,并显自身法力,实为气愤这

些妖邪不过,虽想临敌小心,到时偏由不得自己。师妹想是见我面色不佳,关心过甚,

又怕我不愿意,话甚婉转。其实,我也知道临敌凶险,自家姊妹,不必太谦,我必遵命

便了。”癞姑、英琼最怕万珍不好说话,见其词色诚恳,并未多心,好生欣慰,就势又

把众人劝了几句。

  正商量分头行事,女仙俞峦忽带云紫绡飞来。紫绡年纪最轻,人又灵慧美秀,和向

芳淑一样口甜,众人全都喜她。为防无什经历,吃了妖邪的亏,恰巧紫绡那口三阳一气

剑威力大大,紫绡虽能应用,仍嫌煞重霸道。尤其是三剑同发,不能分用,下山日子又

浅,按照本门传授,尚须多半年苦功,才能随意应用,分合由心。近在无意之中当众讨

教,俞峦在座,深知此宝来历,说剑上煞气乃前主人所留,如能将其解去,按照本门传

授,只消七日便可炼成。俞峦与前剑主人正是同一门户,故此一见即知。癞姑便令紫绡

随俞峦同居一室,请其指点,待将煞气化去,以免群邪来时出斗犯险。忽见一同飞来,

大是奇怪。一问来意,俞峦笑答:“方才偶听紫绡说起芳淑妹子的青蜃瓶,我知此宝最

犯群邪之忌。同时又接到玉清大师佛光传书,不知怎的会由总图上面传出,未经洞外飞

入。如非吴文琪妹子因习火遁不曾出外,无意之中走来看出,匆促之间几生误会。后由

总图中飞起,现出字迹,才知离此不远深山中,隐有一个怪人,身兼正邪两家之长。方

才我们与妖僧对敌时,此人恰在山顶遥望,被其发现青蜃瓶的蜃气青霞,妄想少时乘隙

夺取。因此人原是玉清大师昔年旁门中的旧友,交情颇厚,多年未见,此举表面仿佛和

他作梗,实则还是好意,恐被误会,又恐为夺此宝,致与峨眉诸友结怨,生出枝节,彼

此都有不便。特施佛法,用有无相神光飞书相告,请诸位道友留意,不特此宝不可妄动,

最好由我带回幻波池藏起。等到开府之后,芳淑、紫绡将此一瓶一剑互相加功勤炼,彼

此均能应用,然后同出行道,便可无碍了。并说群邪人多势盛,最好只守不攻,等过三

数日援兵相继到来,再相机行事。那青蜃瓶此时如用,便能伤得几个妖人,也无济干事。

我看出幻波池内暂时不会有事,青蜃瓶和三阳一气剑他年尚有大用,紫绡又急于下山,

前在峨眉无暇专习,尤其出手便有宝光蜃气映射日华,当日天气晴朗,识货的人多远都

能看出,癞姑事完不归许还有事,特地便托文琪、九姑代掌总图,亲身赶来。”

  和众人说完前言,又将玉清大师书上最关紧要的几句活暗告癞姑,请其留意,说:

“群邪已被空陀神僧阻住,我们不把人派定,佛光决不会撤。正好借此时机仔细准备,

等我走后再撤。我蒙玉清大师指教,尚须离山一行,后日即回。到时依还岭在群邪围攻

之下,满山都是阴火笼罩,望告李道友用兜率火接应我入内,免得受阻。”癞姑应诺。

  俞峦随带向芳淑、云紫绡一同起身,先回幻波池,令在静室照所传用法互相练习,

到了末两天,二宝便可联合应用。然后同去北洞水宫,帮助云九姑、张瑶青暗中防守。

说罢,匆匆飞去。

  癞姑先前布置停当,本要飞回,因听俞峦密告,得知底细,惊喜交集,便向宝城山

那面通诚祝告说:“弟子等多蒙老禅师佛法相助,才得从容应变。无如此时奉到玉清大

师飞书,发生一事,尚须稍微延缓,望乞老禅师终始成全,少停片时,等俞峦走后,再

把须弥神光撤去,放妖邪过来。”说罢,并无回应。待了一会,众人是在幻波池中防守

的已全飞走,只一班奉命在外迎敌的男女同门,各按防地分布开来。英琼人形已隐,癞

姑正在和她谈说俞峦此行用意,忽听林寒传声告警,说东南方遥空中已发现妖云,令众

留意。癞姑方答:“人己布置停当,只我一人尚未回去。池底暂时不会有事,近日坐守

中宫,也只观玩总图,随意演习,无关紧要。出时已将五行仙遁一齐发动,除却我们自

己人,稍有警兆,立时发难,我也赶回坐镇,决可无害。俞仙子身世处境十分可怜,好

容易脱难出来,仙业有望,水宫宝库藏珍与她关系甚大,又奉圣姑遗命,彼此有益之事,

我必须助她成功。即便群邪先到,我也设法将其送走,免其狭路相逢,或被妖人发现,

作梗误事。”话未说完,一道红光已由池中飞出,往岭西破空而去。看出是俞峦已走,

忙告英琼留意戒备,不可贪功。匆匆往幻波池中飞去。

  这时奉命在上应敌的共十余人,由万珍、李文衍、秦寒萼、司徒平等四人当先应敌。

申若兰、石奇、赵燕儿和英琼一起,木鸡、林秋水、李健左右埋伏。英琼隐去身形宝光,

火无害、钱莱、石完三人侍立一旁,奉命策应。为防众人轻敌受伤,又知内有数人法力

较差,除事前警告外,并令挨近自己,不可冒失前进,稍见不妙,速往中心退下。议定

之后,又听林寒传声报警,说:“妖云本在天边出现,不知何故,停了一停。同时西南

角上又有一道青光电驰飞去,光不甚强,又细又短,飞行绝快,又没有一点声息,也看

不出是何路数,晃眼迎上妖人,青光忽隐。隔了一会,又由原路飞回。妖云也已发动,

比方才来势要快得多,已离宝城山顶不远,快要越山而过,请众戒备。”语声才住,隐

闻遥空呼啸破空之声,相隔数百里的宝城山上空已有云光闪动。

  秦寒萼早和司徒平暗中商议说:“我夫妻最是命浅福薄,只因昔年受了天灵子暗算,

失去真元,以致修为上好些吃亏。反正今生已难成就,莫如一面努力修为,一面留心,

真要遇到危难之际,索性乘机兵解,拼着多受苦难转世重修,省得想起伤心。此事如在

别人,自是艰难危险。如是我夫妻,本门诸位师长见我二人志行艰苦,定必垂怜。大方

真人昔年又更着力承当,无论如何,也要成全到底,必以全力度化援引。何况还有这多

同门至好,我们转世之后,定必相继寻来。彼时仗着前生功力智慧重返师门,成就容易。

以后遇敌无须顾虑,胜了立功,败则至多兵解。何况我们还有弥尘幡和母亲那粒宝珠,

你的乌龙剪以及先后所得法宝、飞剑,怕他何来?”司徒平对于寒萼本是刻骨倾心,又

感又爱,向来百依百随。闻言心想:“爱妻为嫁自己,失去元阴,以致修为艰苦,百不

如人,时常想起伤心,自己又无法向其劝慰。如真兵解转世,乘着师长未飞升以前重返

师门,主意也还不差。不过道家兵解最是危险,事前如无准备,或有法力极高的人相助,

从小暗中照看,早为接引,一个不巧,不是为前生仇敌所害,便被旁门左道发现,强行

收去,从此堕入歧途,早晚同归于尽。大方真人性情固执,已允全力相助,使各成道,

焉可又作此想,背他前言?万一弄巧成拙,真人袖手不问,再不为师门所谅,岂非失

策?”心中踌躇,觉着不妥。无如夫妻情爱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弹指阻双凶 妙法无边生幻象 飞身诛大敌 红光一线建奇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蜀山剑侠后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