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笛子》

十一 数千年来的大害

作者:还珠楼主

“佟二哥说完要走,经众镖师苦口挽留,大嫂也在一旁劝说,方将那贼绑起同回。到了店中一谈,才知秃贼乃昔年妖僧三花头陀门下小花僧法宗,师徒二人婬凶万恶,到处横行。后来凶僧为天寒老人所杀,贼徒恰巧离开,因得漏网。本已匿迹销声,久无音信,近年方和三凶两怪勾结一起。方才来抢镖车,本定三更下手,也是法宗骄狂太甚,既想把这两起镖车全数抢去,连客人带镖师斩尽杀绝,又想早点得手,赶回贼巢生擒大嫂,报仇泄恨,丢我们的人。这类狗贼最无义气,凶僧来得最后,到了镇上才听隐伏招商店的贼党说起,天已人夜,想起以前杀师之仇便由大嫂身上引起,那一次所杀恶贼甚多,不止妖僧一个,共死了二十多个名头高大的恶贼,还有几个婬贱女贼,均与妖僧师徒有好。凶僧怀恨多年,一听大嫂单人独骑,自恃近年苦练丧门钉,本领越高,便追下来。还未出镇,遇见三凶两怪同了几个贼党,说起前情,合成一路,又往回赶。

“凶僧话大骄狂,行事任性,两怪首先不愤,当时虽都答应,心却忌恨,只未当面发作,这一提前,两起商客镖师本都不免,总算贼党恶贯满盈,黄昏前来了几位我辈中人,都是昆仑门下后起之秀,路过此地,往大嫂所去店中投宿。听店伙谈起前事,本就激动义愤,内中一人恰与镖头冯武灵是朋友,先没想到群贼发难这快,吃完夜饭才往访看,还未走到便遇见一个老趟子手,认得内中一人是镖头好友,本领极高,连忙拉向一旁,告以大嫂走后不久先来了一和尚,形迹可疑。后经仔细查探,才知客店中便伏有贼党,形势十分危急,求其相助,并请假装过客投宿,先不见面露出形迹。这班人比我们还要年轻,看在朋友情分,全都答应。刚搬往招商店,住在隔院,群贼也自赶到,打算里应外合,当时发难。凶僧性暴恃强,自居首领,刚在外面发话,要众人献镖纳命,来人突然出面,动起手来。贼党虽因上来大意骄敌,伤了几个同党,凶僧和三凶两怪却是厉害,双方打了一个难解难分。内一镖师和一副手还被凶僧丧门钉打成重伤,不是抢救得快,业已送命。

“群贼伤了几个同党,越发暴跳,非要把人杀光不走。正在发威,佟二哥忽由房上飞落。凶僧正用丧门钉抽空朝人乱打,不料房上飞落一人,将暗器全数打飞,刚一对面,便认出他的来历,知道还有一个癞痢、一个哑巴同在一起。这师弟兄三人照例形影不离,另两个也必赶来,以前尝过他们苦头,癞痢和尚和那哑巴更是古怪刁钻,机警手辣,这棘门三侠得过乃师和丐侠王鹿子的真传,周身刀箭不伤,手和钢抓也似,捞上一把休想活命。自知不敌,大惊先逃。三凶两怪比他更坏,见他一向目中无人,正发狂言,对方只多出一个帮手,连手也未交便先吓退,断定剑侠中人,否则不会如此,一声暗号,仗着轻功极高,相继纵起,逃出镇口。遥闻对面马嘶,凶僧也被迫上,忽生毒计,令其替死,一面暗打手势,分头逃窜,一面故意激将,说对面来的便是你杀师仇人沈鸿之妻樊茵,此女实在可恶,好在天雨阴黑,道路崎岖,乐得借着地形掩避,四散分开,各用暗器连人带马一齐打死。凶僧不知是计,又恨极大哥夫妇,立时答应。没想到五贼只是虚声诱敌,自顾自业已逃远,只他一人相隔最近。马虽被他打伤,去掉两三寸长一条皮肉,凶僧却被佟二哥擒来,拷问明白经过,当时处死。作为强盗明火打抢,被众镖师打杀几个,余均逃走,没有追上,由商客花了点钱,地方官照例装聋作哑。当地离城又远,常出盗案,好在事主是大商帮,多年往来,居民住客均可作证,就此糊涂了事。

“次日大嫂回到娘家,问知大哥未去,苦竹沟那伙坐地分赃的盗党恶霸所有庄园均被昨夜一场大火全数烧光,当地只此一处独庄,远近居民常受欺凌,畏之如虎,只当全家被火烧死,无人过问。大嫂回时,只见十几个老实土人在掘火坑,死尸一个不见,料被二侠杀光,再把死尸投入火内,田产分与附近土人,噗呷也被遣散。匆匆回到家中,发现大哥留书,方始消气。对于三凶两怪却是恨到极点。等了一个多月,大哥北京事完赶回,问明前事,自是大怒,夫妻二人立往寻贼。为防五贼狡猾,容易漏网,并向各地同门好友通知,到处搜寻,一连两年,才在开封左近相遇,可惜无人相助,只他夫妻二人动手,结果仍被逃走,五贼连伤也未受。又隔半年,我和二弟同往访看,恰巧撞上,五贼上次合斗他夫妻,并未占到上风,三凶中的神刀手朱子方还几乎被大嫂用锁心轮打伤。大凶恶狗星张洪泰又被大哥一判官笔几乎连腿筋挑断,仍不知道进退,一味记仇,约了几个有力贼党,欺他夫妻在家开荒,无人相助,慾用迷香前往暗算。不料湖边沙洲上那些农人在他夫妻领头之下成了一家,方圆两百多顷水田,好几千人成了一体,村规又好,平日守望相助,外来坏人休想钻得进去,诡计还未使上,人已全数惊动。来贼见土人太多,围住盘间,因上来答话前后不符,土人生疑,当时露出敌意。人是越来越多,如其动武,恐将对头惊动,事更无望,还须吃亏,本想敷衍退去;无奈对方先以客礼相待,后来看出歹人已不客气,口风越紧,连想脱身都办不到。

“来贼见势不佳,正要翻脸动武,我二人也正赶到。因听大哥大嫂说过,内有两怪面上又有记号,一个刀瘫,一个鸳鸯眼,极容易认,再看出来人分作两起人材,身边都带有兵刃,身法武功均非寻常,越料敌人上门。二弟淘气,因为去过几次,村人全都相识,假意解劝,令众让开,一面发话引逗,暗中嘲笑,想把来贼稳住,好使全数落网。也是我们均未见过五贼,只看出内有两贼最是强横,领头发话,并有动武之意,心疑为首的贼,没想到五贼姦狡非常,照例支使别的笨贼上前发威,他们闪在一旁观看风色。说不几句,贼党听出口风不对,两怪首先惊觉,发出暗号,正要动手,主人也得信赶来。来贼虽有十个,我们只得四人,一则作贼心虚,又见那上千土人一听说是强盗来此寻仇生事,全都愤极。内有一些壮汉农闲时均经大哥指点,学过武艺,纷纷拿了刀枪棍棒,没有的便拿钉耙锄头当兵器,同声喝杀。我们惟恐误伤,故意发令分头堵截,暂时不令动手。他们最听大哥的话,立时依言行事,没有走的便用石块乱打。来贼多高本领也禁不住人多,想要回手,又被我们三柄锁心轮挡往,转眼打倒了两个,越发心慌意乱,又是两怪先逃,三凶紧随在后。五贼一逃,下余三贼见五贼一言不发,丢下他们被请来的帮手当先逃走,急怒交加。正在边逃边骂,被众土人迎头拦住一打,相继又死了两个,只有一贼带伤入水逃走。五贼也有两名负伤,仗着精通水性,当地近在湖边,竟被赴水逃去,仍是一个也未除掉。

“因料五贼仇恨越深,早晚还要上门生事,大家商计,决意除此一害,哪知由此起想尽方法到处打听,始终不曾得到一点信息。一晃三数年,我们已把他忘记,想不到会在这里出现。大师兄平日形迹隐秘,姓名年貌常时更改,五贼也许不知铁笛子会是我们大师兄,更没想到我和二弟在此,沈大哥得信也必要前来。凑巧大嫂上月往游华山,也许便道来此,和大哥约好,同寻大师兄下落都不一定。去往张家的贼党必是三凶之一,还有两凶理应同来,并没有见。另一少年多半不是贼党,如我料得不差,不是大哥,也是我们朋友。他两夫妻近年本领越高,形迹也越隐秘。等饭吃完,我和二弟前往寻他一寻就知道了。”说时,酒已吃完,饭刚送上。

铁笛子笑道:“你们和三凶两怪这些过节我只知道一点,还不详细,真想不到这五个狗贼会如此胆大。你夫妻就不遇见此事,也必要走一趟,去留听便,但我有事必须一行,一个不巧便要明朝才回。旺子这娃儿胆子大大,去只管去,你们却要照我所说,将他带走才好呢。”姜飞见他说完起立,似有行意,笑说:“我知大师兄以酒为粮,不是想把旺子交我二人,二姊说这一大套,早不等听完就忙着走了。这娃儿连受惊恐苦痛,一夜未睡,我们去完回来再带他走,让他养点心神多好。”

铁笛子把怪眼一翻,笑道:“你两口子想图轻松,把他丢下却是不行。休看这娃儿胆大无知,不听师长教训,怎么好说,老是心心念念打算跟着淘气,早晚非吃上一点苦头,不会知道轻重利害。一则年纪大小,外面的事还不懂得,二则他盼望太切,知我行踪无定,恐又滑脱,寻找不到,心大依恋,想跟着长点见识,看个热闹,也是情有可原。刚拜师不久,还不知道我的心情和师门规矩,不能一概而论。我轻不收徒,既然答应收他,他那出身为人和恒心毅力、远大的志气又无一样不对我的心思,暂时无暇管教,只能原谅他的短处,一切都要照顾。先想苏、李二贼业已订约,黑老来此窥探虚实又吃亏而去,料定贼党多不要脸,尚不至于乘我们大人不在家,欺他一个毫无本领的小娃。此时形势却有好些可虑,便你两口子也不比我向来孤身一人,一家一当全都带在身上,各人随身都有一点东西,如嫌累赘,放在他的屋内,人去之后贼党难免乘虚而入。老汉见有来贼自然不肯坐视,只和早晨一样,一发当年老脾气,当时便是乱子。如将旺子带走,你们那些零星东西都可交他背上。他年纪小,不遇敌人,为师长出点力气也不相干。遇见对头,你二人空身应敌轻便得多,他也决不致受害。这么一来,他可长点见识,你二人有他代背包裹,只不穿那雨衣,便不会被敌人看破。就有贼党来此,人都走光,老汉父子随便如何说法均可应付,不是好么?”

万芳笑答:“大师兄的意思我全明白,你向来不收徒弟,收了徒弟这样爱法却是少有。此时雨住,天有晴意,那雨衣实太显目,贼党只要以前遇过,一望而知,本不应再穿身上。可是旺子在这里是个熟脸,谁都认得。昨日先和狗子结仇,后又得罪了三个恶贼,这样同我们一路,岂不成了招牌?还有我二人的包裹虽然不大,并在一起也不算小,包中除换洗衣服、几件兵器之外,为想沿途接济苦朋友,内里还有好几百两银子,分量颇重,江湖人眼里一望而知。我们兵器折叠灵巧,不易看出,更使对方误会,以为内里藏有大量金银。他一个村童,何来许多财物,没有事也必惹出事来。就说我二人的钩连枪和判官笔可以分藏身上,银子也可分带一些,那一对锁心轮先不好带,照他原有形貌如何能行?依我之见,索性连他容貌一齐改变,包裹也分成三份,只将衣服交他,免他一人吃力。反正这两件兵器日内必定传他一件,不过锁心轮恩师亲传,不便送人,你如造得出同样的兵器,我连此轮也一齐传授如何?”

铁笛子笑说:“四妹,你当我钟爱此子,故意绕弯,代他求教么?依我三人交情,用不着说,我的徒弟便是你的徒弟,何必用什手段?就恐你们客气,尽可明言,用不着这一套。定要你们带他一路,当然有点用意,只为急于起身,无暇多说,并非如你所料。旺子有了昨今两日的事,走到路上自然触目,但是无妨,一则你们装束已变,面目全非,有人询问,尽可作为你们采葯相识,由此路过,见他孤苦可怜,又恐受害,收作徒弟,将他带走,有什相干?真要有什瞎了狗眼的强盗看中他包中金银,也是自找无趣,怕他作什?何况这娃儿又鬼又淘气,总算心眼还好,只经我两三年的管教,足可成一人才,你方才所虑,我料他自会想法。今夜不回,便须明后日,我走之后,你将他喊来,最好仍照预计,连万山一起先往玉泉崖准备好了食宿之处再作商计。能带他一路更好,真要不愿,有了地方就可安顿,不过常时必须和他见面便了。”姜、万二人刚点头答应,铁笛子说完前言已匆匆走去,隐闻隔墙王媳笑语之声,也未留意。

万芳先顾说话,尚未用饭,姜飞恐怕饭凉,方想叫她另换一碗,忽见里房走出一个貌相奇丑、和旺子差不多高的村童,手中托着一个木盘,中盛两碗刚出锅的热饭和一壶新泡好的热茶端了过来,放在桌上,恭恭敬敬侍立一旁。万芳见那村童嘴眼歪斜,面色花绿绿的十分难看,穿着一身新夹袄裤,脚底一双布的鞋袜也是刚刚上身,没有丝毫水泥污秽,只当老汉孙儿。方想,土人村童都穿草鞋藤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一 数千年来的大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笛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