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笛子》

十四 小哑巴孤身歼巨寇

作者:还珠楼主

万山随说:“癞老前辈既请二位师叔拷问,必有原因,如今不留一个活口,贼党有无阴谋也不知道。”姜飞闻言,笑说:“无妨,今有棘门三侠相助,一任贼党阴谋多么厉害,也伤害不了我们,随他去吧。倒是你夫妻真相被群贼看出,令尊归隐多年,重阳一会不将群贼除去,必留后患,非但以后时刻都要小心,在重阳恶斗以前,你夫妻乘我二人和铁大爷在此,还要多用点功才行呢。”万山夫妇巴不能多得一点传授,闻言高兴已极,再三拜谢。二人间知癞、哑二侠甚是精细,擒到六贼之后,先命万山将林中所藏的担挑来,放人后洞,方始抽身,还有好些东西不曾取来。虽料贼党胆寒,双侠走前又有随后跟踪之言,到底可虑,惟恐归途撞上,便由万芳、王妻唐文燕和旺子三人留守,姜飞同了万山去取未拿完的食用诸物。

二人脚程迅速,赶到王家酒铺天刚黄昏,一问老汉,才知棘门三侠真个高明,早就防到他父子要为此吃亏,将来要受贼党忌恨,为了今日之事树敌结怨,不知用什方法,由二三两侠分头堵截,把四散逃亡的贼党连受伤带未受伤的逼成一路,快要逃到山口,大侠癞和尚突由后面追来,抢向前面,把路挡住。因这两起贼党无一庸手,内中两个少年人道不久,颇有来历,是方才所说老怪物好友之于,一个业已受伤,共总二十人,倒伤了十九个,除黑心狼魏野猪外,下余两凶两怪两个重伤被擒,另两个朱、阴二贼非但重伤,并还残废。未受伤的几个虽然胆怯,不能不讲同党义气,又恐为首诸贼怀恨记仇,不敢弃之而去,棘门三侠又极厉害,无论如何逃法,都是追上便被拦住。除佟二侠外,癞、哑二侠最是古怪刁钻,逼得这伙贼党啼笑皆非,实在无法,只得合成一路,六个未受伤的要照料十三个同党,虽有几个能够咬牙支持,不须扶抱,到底讨厌。总算逃命心切,看出敌人此隐彼现,出没无常,一味恶作剧,不像都要杀死他们,好似赶走了事,稍微一停,当时便要吃亏,因此走得不甚慢。

好容易逃到王家酒铺面前打麦场上,这位癞侠突然赶到,三侠相继现身,把路拦住,说三凶两怪和青海这六个为首恶贼,还有几个凶人,本意一个也不容其活命,只为近年格外从宽,除擒到的几个决不能留而外,内中十来个罪恶昭彰的凶人恶贼均经癞侠用重手法破了真气,或是打成残废,此后便想为恶也办不到。又因另外有事,姑且容他暂活些时。女口今三凶两怪连死带重伤已去其四,只三凶中的黑心狼魏野猪尚在张家享福,如不给他带点记号大不公平,便教了一套话,立逼内中一贼赶往张家将魏贼引来,并说事由群贼无故欺侮两个山中打猎采樵的土人夫妇而起,只是路见不平,双方并不认得。你们如与苏、李二贼合流,和人家铁笛子往玉泉崖上拼命,我决不间。要是在此欺侮老实上人,休说动手,只在山口左近五里方圆之内稍微走动休想活命。

那贼一则迫于无奈,又因为首群贼和他暗中商计,想起当日吃此大亏,身败名裂,并还伤亡许多党羽,都是苏、李二贼帮着外人代张家土豪出头,借着讲和作梗,才有此事,也许事前知道棘门三侠在此,特意引来上当,越想越恨。敌人如此厉害,打是打他不过,稍微违抗更加吃亏受辱,于是想出诡计,也打算以毒攻毒,暗令去的人转告苏、李二贼,今朝向张家勒索金银之事作为罢论,但是目前吃了人亏,必须请他二人代约黑老等能手相助,念在江湖上义气,多年老友,劝告主人乘机结纳,将他们抬往张家调养,并还想借张家之力勾通官府来和敌人作对。三侠一向喜事疾恶,明明看出贼党诡计,正装不知,连声喝问:“你们商量好了没有?再如迟延,我弟兄还有约会,就不客气了。”并告那贼:“群贼都是押头,魏野猪如其怕死贪生,不敢前来,一个也休想全身回去。”不料双方相持时久,群贼始而觉着丢人太甚,先恐魏贼来必无幸,再三服低好说,癞侠偏是不肯,后才勉强答应,把话商量好了再去,前后耽搁了顿饭光景。

山口一带居民见由山内跑出一伙穿着华丽、周身泥污、身带兵器、多半血污狼藉、受伤颇重的生人,先当他们是别处走过的刀客,虽不怕抢,也都不敢走近。只王老汉一人明白几分。又听两土人说,这伙生人便是先在张家门前向两少年围攻的恶贼,料知是在玉泉崖被诸侠打伤,方觉这面人并不多,贼党势盛,三凶两怪之多,还有好些都是传说中的有名大盗,如何这等大胜,心还奇怪。后见三侠相继现身,把十九个贼党的路拦住,对方竟不敢强。棘门三侠虽只平日听说,并未见过,但那装束神情、貌相身材,内中还有一个形如幼童的哑巴均极易认,当然一望而知。众土人看了稀奇,也都远远围住旁观,聚了不少的人。老汉何等机警,听出三侠口气想将魏贼引来,不等话完,这里群贼还未开始商量,他早命早晨去往张家窥探的两个猎人假装讨好,教了一套话,赶往张家报信。

三凶两怪个个骄狂,魏野猪更是性如烈火,报信的人设词甚巧,只说他们同党与敌人在山口内争斗,双方的人一多一少,敌人口气甚狂,故意说了一个乱七八糟。魏贼本因事前探知,张家为附近各县中第一首富,因防对方财大名高,又做过官,养有不少武师,不是易与。反正张家金银甚多,银子都存地库以内,熔成一大块,人少也拿他不动,特意约了许多党羽,以为不论文讨武劫,都是手到拿来。刚照旧例,上来先用卖打的方法,狮子大开口,一借就是十万两银子,二万两黄金。如换平日,张家这伙打手恶奴见对方孤身一人,如此狂妄,目中无人,必是同声喝骂,抢上前去,连几个教师也不会通知,先将来人绑吊起来,毒打一个半死,再送衙门当强盗办,好在名帖现成,个把人的死活不必惊动主人。别的不说,就这登门强讨,口出不逊,便是死有余辜。也许官府看到名帖,照财主豪绅的心意,把那人再治一个半死,主人还不知道都在意中。只为昨夜碰过大钉子,知道厉害,那两个明火执仗、夜入人家的大盗现便养在家中,奉若上宾。再想起昨夜与贼拼斗。平白受伤丢人,还被主人骂成饭桶,做奴才的苦楚,谁都有了戒心,非但没有行凶打骂,反而和颜悦色,把来人请往客厅,送上烟茶,先向苏五老贼禀告,问其是否同道之交,再去通知主人。

魏贼在五贼中硬功最好,周身刀枪不入,每次打抢都是由他出场,先礼后兵,激怒事主,上来随便对方打骂,决不还手还口,等到对方打骂上一阵,再用硬功,断绑而去,这一来事主却遭了大殃。本来只有金银献上,满了他的慾望便可无事。再要聪明知机,把恶煞瘟神当作祖宗看待,远接高迎,样样巴结,一旦投机,五贼一高兴,就不全免也好得多,甚而有借有还都是常有的事;否则,休说喝骂毒打,礼貌稍差都不得了,打骂越凶受害越大,重则家败人亡,无一幸免,轻则主人因是送有大量金银,还可照着原数倾家赎命。最可怜是那些帮凶的奴才,不问是打手是教师,只要当时在场,稍微开口动手,经他认出,等把金银勒索到手,必将这些奴才用强力相迫聚在一起,任其辱骂残杀。当时如能保得性命,即便残废也是万幸,否则为祸更大,无论逃往何方,本人早晚必遭群贼惨杀,连妻子也同受害,一动便要杀人全家,死在五贼手下的人真不知有多少。

先当张氏父子土豪劣绅,家有大群武师打手,决不容其善取,不料这等恭敬客气,下人如此,主人可想而知。这等神气,照着平时旧规,对方只以客礼相待,便应与之好商量,无论如何也不能打笑脸人。如其所得不多,劳师动众未免冤枉,一个逞强威逼,又坏了自家规矩,怕人议论,表面收风,心中气闷。方想连日打听张氏父子倚仗官私两方势力,一向骄狂,老的暗中盘剥苦人还不甚显,小的横行乡间,胆大任性,仗着养了一群打手,从不把入放在眼里,怎会这等神气?照此形势,必有高明指教。忽见苏五陪了主人父子一同走进,非但满面春风,连主人也说的是江湖上的过场话,苏五更倚老卖老,一句一个老弟,并说黑老和许多弟兄均是主人好友,请众位高抬贵手,主人必有一番敬意等语。

魏贼是个粗人,又最贪财,当不住苏贼老姦巨猾,一开头便用情面套住,闹得进退两难。本来还想自己人多,近年因有强敌追逼,为防稍一疏忽身败名裂,大家议定不轻出手,出手便要值得,至少每人要能坐吃几年才算。好容易打听到这么一个有实财的大户,无端被苏五插在中间作梗,最可气是自一开口便处处帮着外人,这块到手肥肉为了几句话断送,越想越舍不得。正在暗打主意,借故翻脸,主人业已摆上盛宴,礼貌殷勤,苏五更是满脸笑容,显得那么心热诚恳。朋友交厚,明知他口是心非,偏是无法挑眼,想起同党诸兄弟因觉事主官私两面均有势力,照例旧规自来明做,从不半夜三更明火打抢,准备突出不意,对方一不忍痛,当时下手,此时定在外面等候回信,一个不巧,事办不成,还受大家埋怨。

魏贼正在暗生闷气,一面索性把脸拉长,转托苏五做中间人,说现在大家穷得厉害,要他帮忙向事主明讨价钱。忽听门外有人动手,赶出一看,正是强敌寻来,自己这面只管人多,丝毫未占上风,反而先后伤了数人。后来被人劝开,回到张家,正照恶狗星张洪泰所说,借口苏五得信不出相助,有失江湖义气,口风转紧,苏贼始终笑嘻嘻,也不分辩,一面暗令主人格外优礼相待,渐渐露出他并不是请来,和主人乃是多年至交,真要不服,不妨等李、黑二贼转来,双方再约上几个朋友,分个曲直再说。意思便是好说还可令主人送上几个了事,如其不听,当时便成仇敌,有他在此,决不能使主人受此损失。双方针锋相对,魏贼刚想起方才劝架的老怪物也是苏贼好友,比他弟兄交情深得多,暗中叫苦;急怒交加。忽听下人来报,说起前事,怒火头上,又想乘机和同党相见,商量应付之策,以为苏贼逞强出头,欺人太甚,索性破脸,先和苏、李二贼一分高下,能当时杀死更好成名,否则拼树强敌,倚仗人多,将其打败,一面托人向黑老去说好话,许以重利,令其旁观,准备来个大举,强迫主人把多年积蓄的金银库打开,抢他一个干净,多捞一点油水也是好的。刚一得报,连话也未听完便往外赶。

苏贼终是细心,一听便知事有蹊跷,生了疑心,忙命喊那两猎人来问。来人早受老汉指教,见了苏贼又是一种说法,听去大同小异,却将群贼受伤,被三个生人拦住,神态甚窘说了出来。再问,便推这伙人先在门前打过一架,甚是凶恶,又都带有兵器,只见争吵,像要动手,谁也不敢过去。因恐与这里的人有关,特来送信等语。苏贼一听,对方只有三人,又非先动手的两少年,这等厉害,越发惊疑,偷偷赶去,老远便看出这三个不是好相与,自己人单势孤,仗着隔远,对头还未发现,当时溜走。就这样,还恐对头追往张家,一个不敌,丢人现世,两个好帮手又都走开,所约同党尚还未来,于是连张家也未回,只令下人传话,说五贼决不敢要张家一草一木,只管放心。他还有事,今夜明朝必回,在此期内,上下人等准也不许多事。并说魏贼已不会再来,如有外人上门,只说重阳必到,无论来势善恶,千万不可得罪,说罢走去。

魏贼却是一个冒失鬼,匆匆忙忙赶进山口,一见自己的人各坐在土坡山石树根之上,只有四个同党在和敌人说话,神情狼狈,另有两人在和两个同盟弟兄交头接耳,神气也极紧张。一个刚要走开,又被喊回。尤、张二贼和另几个同党竟不在内,急切间没有看出群贼惨败,是坐的人都受有重伤。因见对方只得三人,内一戴斗笠的矮胖子摇头晃脑,十分气盛,不由怒火上撞。刚大喝一声,飞奔赶上。群贼见他自来,所想阴谋业已无用,心刚发慌,暗中叫苦,想要出声警告已自无及。魏贼还未赶到群贼面前,小哑巴已轻轻一跃三丈高远,落在他的面前,一言不发,伸手便抓。群贼当此危难关头,虽然各有各的打算,到底多年同党,先还想利用魏贼代为约人,并不愿其一人置身事外捡这便宜。及至见他冒失赶来,由玉泉崖起连受敌人欺侮戏弄,深知厉害,恐其无知,为敌人所杀,送了性命,心里一急,有两个一引头,余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四 小哑巴孤身歼巨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笛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