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笛子》

十五 溪山真如画 月夜舞金轮

作者:还珠楼主

这一面,姜飞和万山听老汉说完经过,天色业已黄昏。因各种用具饮食之物早由万山夫妇运往玉泉崖,来时王妻、旺子正在打扫后洞,准备觅地生火,万山回家,一半是取那些未运完的东西,一半想向老父禀告前事。老汉见一切齐备,自己特意做的几样熟菜鸡肉之类均早制好,连酒制成一担,万芳、旺子没有同回,姜飞忙着回去,方才又来一土人,说棘门三侠令其转告,今夜也许有客来访,须备一点食物,免得临时无法接待等语,心疑沈鸿、樊茵,万英、杜霜虹两对夫妇中有人寻去。姜飞说:“玉泉崖形势险恶,群贼虽被棘门三侠惨败,避往张家养伤,是否另约能手前往扰闹却是难料。万芳等三人势单,旺子本领更差,急于赶回。”老汉便未强留,仍由万山以后辈之礼坚持挑担,还多了一份铺盖,同往玉泉崖赶去。

到时天已入夜,万芳和王妻唐文燕也颇投机,早就在崖下寻好地方,将火生起,打扫干净,共收拾出三间石室,就山石上铺好被褥,只等二人回来同吃夜饭,老汉父子所备酒食甚是丰盛,万芳、文燕均善烹调,除原有菜肴外,又在当地采了两样野菜炒好,味甚鲜美。姜氏夫妻虽然也饮几杯,并非特嗜,有无均可。因是一路风尘,从昨夜起便在雨中跋涉,未免劳顿,见瀑布旁有一水潭,水甚清深,天气也还不冷,又有点饿,便把酒全留给铁笛子,饱餐之后稍微歇息,轮流往瀑布旁边洗了个澡,同往崖顶赏月。

万芳见月色甚好,一时乘兴,想要传授万山等三人武艺。姜飞笑说:“这地方不好,这几件兵器都是明光耀眼,映着月华老远都能望见,我们虽然不怕贼党寻来,终是讨厌。我们又不一定终日在家,休看地势隐僻,人家只要拿定我们住在这里,仍可寻到,何苦多事!再说今日大家业已劳累,不如在此坐上一会,早点安眠,明日早起多用点功也是一样,何苦把这大好的清风明月错过,还要惹事呢!”万芳笑道:“照你这样胆小,寸步难行了。我们所居崖洞深藏壑岸之下,外有藤蔓、苔藓遮蔽,由上望下,连洞前那一厌条落脚之处都看不出。别的尚可将就,每日饭总不能不吃,方才我们生火时,那炊烟袅袅上升,怎么也无法消灭,敌人如由山口走来,有崖角挡住,还看不见,要是由梧桐冈侧面山径走过,老远便可看出,人家只照炊烟来处一寻便可寻到,哪里怕得了这许多呢!”

万山夫妇同说:“桐梧冈旁边山路虽通着两处山村,都是荒凉穷苦之地,有一大市集,相隔有五十里,除却偶然有几个抄近路的土人空身往来而外,外人走不到这里,并且洞在下面,炊烟升到上面不会甚高,这一带山风甚大,不等冒出地面早被吹散。方才乃是事情凑巧,一则大雨之后,那些柴枝业已湿透,烧的又是本山特产的油桐,这类树枝虽极经烧,油性甚重,烟子最多,稍微粗点的新枝发烟更浓,风吹不散。天气一晴,我们专寻那些无烟的枯枝来烧,炊烟决不会冒到上面,二位师叔不必在意。”万芳笑道:“我才不怕呢,本来闲得无事,如有贼党来此讨厌,再好没有。方才那土人说,今夜有人来寻我们,也不知是敌是友,你看碧霄万里,明月当空,照得这雨后山林清明如昼,这好风月佳景乐得享受,谁耐烦老早钻进那暗无天日的崖洞里面去睡,正好多赏玩些时,就便传点武功多好。你姜师叔就是这个脾气,他要睡只管请,我来传授你们便了。”

万山夫妇到底年长,不知这一双患难恩爱夫妻虽然年已半百,情感仍是那么亲密,人又长得年轻,都有一点童心,争论拌嘴乃是常事,惟恐姜飞长路劳倦,想要早睡,方说:“二位师叔连日不曾睡好,坐上一会回洞安息,明早传授也是一样。”旺子一心一意想学本领,年幼天真,心直口快,出时早将兵刃暗器全数带上,不等万山说完,便抢口说道:“我看二位师叔精神甚好,内功真高的人不会疲倦,我照日里所传练上一会,先请万师叔指教,看对不对如何?”万芳笑道:“我早知你这小猴儿心急,要学都学,不能专教你一个。先不要忙,眼前用不着你们迎敌,冒失上场只有吃亏受害,于事无补。最好乘此机会先传你们内家功夫,把根基扎好,再学别的容易得多,省得我们停留日子不多,他夫妻不能跟去,学上一些皮毛并无用处,你也可以长点功力,日里所传口诀你已记得,到了无事之时自家练习好了。”

旺子立时乘机求道:“好师叔,你那两柄如意锁心轮实在爱人,方才杀贼时我看出它的妙用,心爱已极。我也明知这类兵器没处寻找,但是既有此物,终可仿造,并且双轮合用好处更多,想求二位师叔连三折钩连枪一同传授,再画一张图样,将来长大,遇到机会再托好手打造,就寻不到精金寒铁,没有二位师叔的好,如用纯钢打造,一样也能运用,好在二位师叔暂时不走,你老人家多开点恩,传授我吧。”万芳还未开口,姜飞笑说:“此子真个勇于上进,所说也颇有理,花明恩师虽有遗命,这件兵器十分厉害,不许轻易传人,好在旺子乃铁师兄的得意门人,他既这等喜爱,姑且传授,将来遇见良工,用纯钢打造一副,虽比原来要差得多,比别的兵器总要强些。”万芳方想说:“纯钢打造并非不可,此是恩师秘传独门兵器,多厉害的宝刀宝剑不能损伤分毫,如用纯钢打造,一个不巧,遇见强敌将它斩断,岂不损失这兵器的多年威望?”话到口边,还未出口,旺子一听姜飞口风甚好,早就心花怒放,笑说:“我去拿来。”便连纵带跳往崖下赶去。

姜、万二侠自离师门从未落过下风,本领也实真高,因嫌身带兵器累赘,一到洞中,便连包裹相继解下,放在一旁,出时见那崖洞地势隐僻,崖顶居高临下,环着山脚又有一圈空地,最近的树林相隔也有多半里,外人来此隔老远便可看出他的动静,身边只带着一口宝剑,除旺子学武心切,是他所有全数带上而外,余均放在洞内。万芳见旺子这等情热,忽然心中一动,便未开口,立在崖上四面一看,月华如水,到处光明,满地清阴,静荡荡的,休说是人,连野兽也见不到一个,看了一圈重又归坐。

姜、王两对夫妇本坐在松下盘石之上,虽是崖顶高处,因其面对瀑布,左右两面看出老远,身后一面却被那两株老松和一块崖石遮住。万芳原因当夜有人要来,不知是敌是友,棘门三侠一是哑巴,一是性情谨厚,静如*女,轻易不大开口,只大侠铁蕉僧癞和尚对友情热,欢喜多事,也最刁钻古怪,喜开玩笑。就许来者是个强敌都不一定,自家虽然不怕,好些应用之物均未带在身旁,崖洞虽极隐僻,天下事往往出人意料,真是沈氏夫妻和哥哥嫂嫂有人来此,事前业已得信,无须派人先来通知,越想越觉来人未必是什么至交好友,想起那对锁心轮关系重要,不应如此疏忽,心念一动,由不得又起身转了两圈,看出到处清静,旺子业已往取锁心轮,恐姜飞笑她多疑,也未向众明言。

刚一归坐,忽听鸦群飞鸣之声,相隔颇远,崖上四人何等机警,姜氏夫妇更是久经大敌的剑侠中人,知道此时空山寂寥,风声水声之外别无动静,忽有乌鸦飞呜,立生疑心,同时起立。赶往崖口一看,一群乌鸦刚由侧面树林中飞鸣而起,往另一面树林中投去,料有原因,否则这等幽静月夜,山中禽鸟业已归巢,决不会突然惊起。姜飞方问万山,得知鸦飞之处在梧桐冈侧面,有一小径与来路山口相通,但不好走,大雨之后越加险滑难行,忽然想起锁心轮忘了带上,心中一动,“噫”了一声。正要转身,旺子已满面笑容如飞跑上,姜、万二人见他双手拿着锁心轮,笑容满面急驰而来,一面将他止住,悄告万山夫妇:“鸦鸣可疑,我们在此望月,容易被人看破,还是隐身暗处,多留点神,且看这位癞师兄所说来人是谁。如见生人,就是遇上也作不知,暗中打一招呼好了。”万山夫妇本觉那鸦群飞鸣奇怪,忙即应诺,分头隐向崖旁暗中窥探。旺子满腹高兴,想学锁心轮,不料下面鸦呜可疑,有了动静,暂时还不能学,只得把双轮交过。

万芳见丈夫全副心神注定侧面,知其近年格外谨细,因见惊鸦生疑,正在暗中戒备,笑说:“二弟,你近来怎的比前些年还要胆怯多疑,这有什么相干,贼党如来,只有送死,要是朋友来访,月下谈心再好没有。方才还说锁心轮没在身边,万一敌人知道这里地理,偷偷掩来许多可虑,恐有失落,如今业已取来,下余全不相于,要你这样小心作什?上下相隔这高,又只两面可上,不等近前早已看破,人影还未见到,你先紧张起来,多么小气?人家旺子热心热肠想学本领,也不教他几句。”

姜飞答道:“芳姊,你不知道,我先听说癞师兄命人带信,也只当是二位大哥大嫂,没想到别的。后来被你提醒,这才想起先在新集听说,大哥大嫂们多半赶往天水,共总这点时候,当夜决赶不回来。就算是他四位之中有人要来,自家弟兄,也用不着特为此事派人通知,何况老汉父子款待我们,食用之物全都齐备,癞师兄他们不会不知,无须再多准备。你哥哥和大哥都不大吃酒,二位大嫂酒量更小,备酒作什?可是我们这几个至交好友差不多都来此地,有的虽未见面,彼此踪迹也都知道,别位同门兄弟姊妹有交情的好友并非没有,为了彼此心志不同,他们都在山中清修,独善其身的居多,尤其近十多年见面极少,无形中业已疏远,决不会在此时特地寻来。如我料得不差,今夜来客多半不是我辈中人,本领也必甚高,以敌人一面居多,否则癞师兄不会这样看重。”万芳笑说:“我方才也是这等想法,癞师兄好似有意警告,就便取笑,防备我们无意之中丢人,只奇怪来者如是敌人,还备什么酒食呢?既这等说,你和万山夫妇可借石树掩避,留心察看下面动静,我先传授旺子锁心轮的用法便了。”说完,姜飞便去另一崖角朝下窥探。

万芳因那锁心轮当中一圈可缺可圆的轮心又明又亮,舞动起来寒光闪闪,耀月生辉,又在高处,老远望去宛如两轮明月纵横飞舞,舞到急时更是奇观,恐惊敌人耳目,旺子心又太热,不忍辜负,只得在老松阴下,先把轮的用法连同师傅口诀分别传授,满拟当夜只记这一套口诀,明朝再行传授,哪知旺子聪明绝顶,一点就透,记性又好,不消片刻,非但把那一百多句口诀背诵如流,并能把双轮随意拆卸回原,随意收发。万芳见他灵慧,用心更专,越发心喜,觉着松下黑暗,又在崖顶中心,只将轮上寒光隐去,便不至于被人看出,随命旺子采了一些树叶将轮包没,就在树下传授、练习起来。

旺子没想到自己有此天资,居然一学就会,照此情势,不到重阳便可学全应敌,万芳再一夸奖,越发兴高采烈,恨不能当时全部学会,除却刚学不久,只知照本画符,不会变化分解而外,非但传一招学会一招,把手法学了一小半,有的地方并还能够照着口诀自行领会,万芳越传授越高兴,见他不到半个时辰竟有这样悟性,以后便不亲加传授,只口诀不要忘记、多用点功,也能无师自通,真比自家兄妹在侠尼花明门下初拜师时所学还要容易,不由连声夸奖,直喊:“二弟,快看这小孩有多聪明,难怪大师兄看重,连我也爱,这等美质真还难得见到呢!”这时,姜飞等三人业已看出当地形势,断定方才鸦鸣有人惊动,可是隔了这些时尚无动静,无人便罢,如有敌人决非庸手,并且明月已上中天,癞和尚所说那人理应寻来,如是自家人,来势不应如此诡秘,越想越觉可疑。万山夫妇因听姜飞夫妇口风尚且如此看重,自己本领有限,怎敢大意,一人看住一面,更丝毫不肯放松。

姜飞看他夫妻遇事这等老练谨细,正在暗中夸好,并代可惜,忽听爱妻笑语呼喊,回头一看,这老少二人正练得高兴头上,先觉爱妻还是那么天真胆大,无论遇见什么强敌,和大嫂一样,从未见她放在心上,全不想来人如是平常,棘门三侠怎会专人送信?就算来人介在敌友之间,甚而没有敌意,细想所说口气,也决不是什同道之交,微一疏忽,被人暗中掩来,人已对面,还不知他怎么来的,面上也是无光。当此紧张时节,偏有这样闲心,明日再传不是一样,有心说她几句,无奈多年恩爱夫妻,又不好意思和她争论,口中答应,慾言又止。后在无意之中连看了几眼,才知旺子虽是一个贫苦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五 溪山真如画 月夜舞金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笛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