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笛子》

十九 开渠兴水利 妙计募灾粮

作者:还珠楼主

旺子听癞和尚一说,立被提醒,暗忖:恩师昨日曾说,既要立志除暴安良,扶危济困,第一要与这许多受苦受难的善良穷人打成一片,才能成功,并还不致受那仇敌侵害。此言实在有理,什么事都是人多力大,才易成就。我是他惟一爱徒,理应随时留心他的言动和一切算计,遇事才能出力,忙谢指教,便回到小屋里面,见铁笛子刚由怀中取出一张新画好的灾区草图,指示众人少时如何分别出发,并说:“林飕父女本领甚高,轻功更有特长,群贼多半是他后辈,又知此老天生特性,识人甚多,都有深交,一呼即至,许多慕他盛名想要结纳的尚不在内。昨日癞师弟他们不应做得大过,我先还恐激怒此老,树下强敌,对方意气用事,无端多生好些枝节,不料此老居然见风收篷,顺坡下台,我们平空多出一个好帮手,再妙没有。据我意料,休看张庄贼多,决不敢再轻举妄动,多么咬牙切齿,也必借口水退,拖延时日,暗中准备,求人相助。他父女这一去,更可把贼党镇住,不再讨厌,虽然那几个首恶元凶非除去不可,至多容他多活些日,多约几个同党凶人遭殃,这样大水无法行动,也做不出什为恶的事。我们的人又多,加上天水这班刀客足够应用,免得许多枝节,粮食也不致缺少。先没想到事情这样顺手,如照昨日所说,把除害放在前面,非但手忙脚乱,这些粮食先就为难,就能到手,也有许多糟蹋,哪有这样又和平、又顺手的好呢?”

旺子先听众人口气,好似这场恶斗打不起来都在意中,闻言觉着这场热闹仍可看到,就便学点手法,暗中高兴,从此便守在铁笛子身旁,直到粮食用具相继运来,两面山坡上面,只是高地,俱都搭上芦棚,砌好柴灶,一齐生火,造饭蒸馍,本来送往灾区的赈粮已早陆续送走,只是锅灶蒸笼和船样样缺少,不敷应用。到了黄昏将近,船和竹排越来越多,由男女诸侠分头带了粮食和救急的用具分批出发,一面把生熟赈粮用船、排送往灾区,分赠灾民,使其暂时充饥,把低处的运往高处,有那无家可归、蹲伏屋顶树枝上面的灾民便用空船接回,分别安排食宿之处。天水来的刀客先后约有二三百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勇士,在铁笛子领头之下,早就漫山遍野斫伐树枝茅草,搭好窝棚,作为灾民住处。一面分配他们应用必须之物,令其暂时休息,等到水势稍退,人的精力恢复过来,再以工代赈,开掘河渠,一面重振废墟,分配田地,有那代人耕种的佃户,均由铁笛子等男女诸侠代向对方交涉劝说,至少也使灾区土人每一个都有田可耕,并还脱去田主人的压榨欺凌。这些灾民多与铁笛子相识,便那未见过的,也早听到民间传说,当他神仙恩人一样。

地方上发生这类水灾,县官多么昏庸无能,也不能装不知道。到了第三天,便有一个典史带了几个差人坐了小船前来查看灾情,铁笛子事前早有准备,容他转上一圈,便另有人出头,作为几个粮商和一些隐名善士在此救济,官家如愿办赈,立时奉让,否则便请回去,不要过问。沿途灾民见了小船上面官差再一同声呼噪,说:“大水涨了三天,你们官家才来,名为救济,共只两条小船和极有限一点粗粮,有的业已发霉,我们连塞牙缝都不够,等你救济,人早饿死。难得新集镇上来了几位过路好心人出头办赈,并不要你官家分文相助。人家办得又好,只两三天人全救脱险地。你们那些鬼话,我们百姓早已看透,如和往年一样,想要从中取利,来此作梗,这几个救命恩人只要负气一走,我们立时和你拼命!”有那激烈一点的,竟在高地上手指来船咒骂,要把人扣住作押头,既说放赈,我们便和你要吃的!

那县官因有贵客过境,只愿应酬,自己不来,令典史代为查看,不料那典史也是个无用的家伙,不知灾民身后有人主持,只说当地民风强悍,当时吓退回去。和县官一说,比他还要怕事,但又没有不来之理,和师爷们计算了两天,屡命差人探报,均说放赈的乃是几个葯商,都是四川财主,在附近镇上开有粮店,银米方便,山区灾民已全脱险,到处欢声雷动。因这几个富翁前在别处救灾,官府作梗,花了许多银子,还受闲气,故此不愿人知,更不愿官家参与,否则当时就走,丢下不管。县官虽觉当地山高皇帝远,好些事均可向上隐瞒,像这类匿灾不报,要受极大处分。为了前程,只得硬了头皮,带上好些差役仪仗,照样鸣锣开道,又征用了几条民船,带上一些干粮,相机应付,前来查看。为防万一,一到先去拜会张锦元,也不知谈些什么,便面带喜容匆匆坐船赶回,只在张家吃了一顿酒席,连灾区也未去,便偃旗息鼓各自回转,由此便无什事发生。

旺子每日追随铁笛子和各位师长之后,无论何事全都参与。诸侠见他小小年纪,如此用心有志气,个个夸奖看重,乐于指教。铁笛子无意之中收此好徒弟,更是高兴,除细心指点,教以处事之法而外,并还抽出功夫传授武功。姜、万二侠和癞和尚、小哑巴更是稍有一点机会便不放过,就在同往灾区放粮船上来去这一会,也都加以传授,这场大水一直连到九月中旬方始逐渐减退。灾民虽然救出,因那山洪是由山中流出,每隔两三年必要发动一次,又发生过两次大灾,当地土人均有一点戒心,水头一现,当时传播开去。自从山口开了一条小河,山洪初到以前有了停蓄之处,无论水势多猛,都要经过些时方始涌往山外。这次发水天虽还未亮,仗着老汉父子急公好义,人又机警麻利,远近各村均经约定,稍见水头,立时命人分头告急,一面呜锣告警,所以受伤的人并不甚多,死的更少。水起前数日,先由山中诸侠供给赈粮,分别各村情形,各送三天熟粮,十天生粮,一面以工代赈,命众灾民准备河工用具,编织草袋,斫伐树木,制造木排,工粮之外并有种籽分配,直到明春生活,均由诸侠包办。一面分头去往各村,召集那些灾民,宣说河渠开成以后如何分配田亩,以及耕种之法。到了重阳节边,又令灾区远近各村互推有才能的人同来山口,指示机宜,告以用主人方面业已说好,改变旧章,将租减收多半,从此公平交易,永无压榨侵害之事发生,只管安心,日子必能越过越好等语。当时欢声雷动,喜极涕零。

因铁笛子和众人事前再三告诫,不许泄漏,只说此是田主人的自愿,因为河渠开通,有了水路,收成增加,井有几位有财力的善士相助,互相劝说,才能有此结果,别的不许提说一字。这大一场凶灾,和这大一片土地的分配,竟在双方心悦诚服、公平合理之下全数办完,地方官一点不知信息。为了时机未至,最重要的帝王专政尚未推翻,好些顾虑,事情办得十分隐秘。除那些身受的灾民外,表面上十分安静,外人一点看不出来。最妙是连救灾带办水利,须用大量赈工银米,铁笛子事前筹备的只得十之一二,下余都是张庄这三家豪绅恶霸和远近各村落中的小富翁自愿捐输,张庄那十几座粮仓竟由张锦元全数捐出,交由诸侠主持发放,随意运用。张锦元乃附近各县中有名的显宦富绅,官府方面听他被那几个路过的善士感动,大量捐输,救此灾荒,自然更无话说。

旺子用了好些日苦功,仗着聪明机智,学会许多本领。又听癞和尚说,照此进境,稍差一点的贼党已能取胜,暗中高兴。每日盼望水退,好和群贼恶斗,为民除害之外,自己还可一试身手,实地演习,增加许多见识,哪知一直没有信息。后来听说,十之七八的赈粮均是张庄粮仓中物,好生惊奇,两次想问,均被万芳暗中止住,心正不解。到了十五日里,水已退去多半,灾情已早稳定,许多避水灾的难民也都准备重建家园,抢前耕种,铁笛子忽命旺子同了花蝉、张三去往天水一行,就便认明入山途向,以为日后往来之计。旺子自然遵命,随了花、张二人起身。

这时水刚退了一半,仇敌那面音信全无,连明年重订约会都没有过。偶然听到众人口气,张庄这班贼党并未离去,旺子心虽惦记,终觉还早,不会说到就到,三人去时乘马,归途骑的又是那匹小花云豹,往返不过三四天,怎么也能赶上。只奇怪这几家豪绅恶霸均与仇敌一党,怎会这样舍得听话,把所有存粮全数捐出助赈?这类可博善名的事他还不肯出头,只在暗中交与各位师长主持。仇敌均非庸手,非但不曾作梗,也无一人见面,是何原故,心中不解。到了天水,住了一日,便忙着回来。花、张二人知他心意,也未坚留。

旺子聪明,出入山口的几条秘径业已看熟,匆匆分别,骑马便往回赶。归途马快,当日到达。途中看出靠近新集张庄一带已全现出地面,想起连日秋阳甚好,山水照例说退就退,何况山口内那条河道业已开通,水退起来更加容易。照此形势,贼党便是不来挑战,诸位师长也必寻去,双方日内非动手不可。到了张庄,见一切如常,甚是安稳,好些恶奴均在打扫水泥和水后的积污,先未留意。后有一人点首招呼,甚是和气。自从发水第三日,因事已叫明,师徒四人业将形貌还原,旺子还得了几粒易容丸,早就现出本来面目,又随诸侠坐了竹排往返灾区,张家这些恶奴打手常在门前看水,知他已拜异人为师,大为惊奇。后来粮仓开放,旺子前往取粮,彼此越发相识,对他也更看重。

旺子早就听说,对方上下人等均已改了脾气,为了事忙,水还未退,并未十分在意。闻声回顾,见那人早和王老汉相识,本比别的恶奴要好得多,水后相见,人更和气。这才看出打扫的都是张家所用挣工钱的下人,土人极少,虽有几个,也用钱米雇来,出于自愿,心中奇怪。同时想起那伙贼党尚在花园之内未走,比前只有人多,意慾就便探询,好向师父禀告,便把那人引向一旁。刚拿话一引,那人便笑说道:“你不要问了,回到家中自然知道。你师父铁笛子正等你呢。”旺子闻言,立往回赶。未进山口,便听多人呐喊和打桩之声。水已差不多退尽,只剩几片小的泥窖还不曾干。走前本就听说,工料人夫均已齐备,日内便要大举兴工,料知第二条渠道业已开始,人声才会这样杂乱。匆匆赶进山口,到后一看,各位师长俱都不在,连老汉父子也都走开,酒铺之中只王妻唐文燕带了二三十个帮手在内主持,酒已暂时不买,正在大量蒸馍,以备修河民工夜来犒劳之用。另一面还杀了好些猪羊。见面一谈,好生失望。

原来旺子去后第二日,众英侠便往张庄后园应约,和群贼恶斗,前后不过两个时辰便大获全胜,几个首恶元凶十九除去,只李文玉带了两个园丁的儿子见势不佳老早溜走,不知去向。苏、黑二贼和新请来的群贼全数伏诛,连尸骨也被林飕父女化去。动手以前双方说好,不关主人的事,将群贼所居后园一角隔断,并请万英、杜霜虹二侠暗中埋伏,以防群贼溜走。事前因有林飕父女三位怪侠做中间人,早和贼党订有条规,互相遵守,在水未退尽以前两不相犯,只管约人相助,但不许将主人牵涉在内,否则便是他父女三人的仇敌。无论何方都是如此,两无偏袒。群贼早就觉着仇敌势盛,林飕父女更是难惹,所说也极有理,口口声声要以灾民为重,又知他和敌人并无渊源,自然不肯得罪。其实林氏父女和诸侠早经密计,所说的话虽极公平,但是双方都是针锋相对,不胜必死,谁也难于逃脱。群贼也是恨极这班英侠,新近约来几个好帮手,自信太强,人又较多,不知此是一网打尽之计。内有几个骄狂性暴,像黑老和几个著名凶人再一首先答应,说了大话,余人自然不便示怯。几个狡猾的巨贼,像老贼苏五之类,又觉自己本领高强,善于临机应变,即便败在敌人手里,凭自己的心思本领也不至于为人所杀,至多再丢一次大人,不怕不能脱身逃走,乐得借这一条将众同党僵住,好逼他们多出死力,胜了更好,败也于自己无害,于是答应下来。

林氏父女未说定以前,先在暗中去向张锦元父子警告,晓以利害,准备拿话打动之后,再由他三人出头去借那三人家富贵家的存粮。张氏父子到底不是十分糊涂,始而保全身家之心太切,只要当时保得全家活命,荡产倾家也非所计。后来发现苏、李二贼竟是一路,人既骄狂,随便一句话都和圣旨一样,不容丝毫违背,又多使人听不入耳,表面上对他还要敷衍恭敬,祖宗一样看待,全家老少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九 开渠兴水利 妙计募灾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笛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