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笛子》

二五 触目惊心 孤身探奇险

作者:还珠楼主

前文旺子奉了铁笛子之命,赶往青林坝,第一夜投宿在梁五店内,无意中救了侠尼玄霙的爱徒崔真、南曼。因旺子谨守师命,不说实话,致将南曼触怒。分头起身,二女先走,旺子走时,闻说有三个乘雪橇的对头住在前面店内,青林坝卜老人已为对头所害。走到八里冈,昨夜所遇女侠林玉虬和崔、南二女均未遇上,敌人却乘雪橇追来,幸仗土人之力,脱去一险。刚走不远,又降大雪,人马陷在千寻雪海之中,对面不能见人,周身冻结,奇冷如冰。眼看危急万分,马前忽然来一异人,将旺子引往青林坝山谷对面乌家堡口外,去向土人投宿。因旺子误会成了敌人,又将异人触怒,只顾赔话,忘了探询青林坝途向虚实,等到想起,人已走去。后遇主人郭氏弟兄,问出雪中所遇身着翻皮衣裤、头戴大斗笠的矮胖老人与卜老人形貌装束相似,并说由午后起来过一男一女,均曾提到旺子和卜老人之事。此老性情怪僻,和一恶人同隐青林坝山谷之中,为了昔年一句戏言,从未离山一步,十日前突然失踪,料已遇害,怎会由外回来,实可疑虑。极力劝阻,想等明日派人查探明了虚实再去,或是明早陪同前往。旺子心高好胜,感激师恩,惟恐误事,急于前往,半夜雪住立时起身。到了谷尽头鬼门峡,眼看前面便是青林坝,马忽受惊,往前急驰,同时一条长蛇般的怪物突由身后崖顶飞扑下来,再看业已无踪,由此马便不肯再进,略一盘旋,忽往回路飞逃。

刚想隆冬奇寒、冰天雪地之中怎会有此长蛇,猛一回顾,瞥见马后追来两个人形怪物,定睛一看,乃是一只凶猿和一身穿翻皮衣裤的怪人,手持银棍点地,纵跃而行,急逾飞鸟,那样快马竟被迫上。刚用连珠暗器将其打退,并将凶猿杀死,怪人忽由马后追上,将旺子擒住,交与两少年兄妹,囚入地底石牢之内。旺子镖囊挂在马鞍旁边,马已乘隙逃走,身边兵器不及取用,未被搜去。跟着看出少女被怪人强迫为妾,心中怨恨,连用手势指点,暗示怪人笑里藏刀,阴险凶残,令其戒备,大有暗助脱险之意。两兄妹去后,先听西隔壁有男女三人说话,旺子正在装睡,少年和一瘦长微驼的老人忽然开锁走进,喊醒旺子,将身上绑绳解去。老人自称姓卜,神态虽极和善诚恳,旺子却听出他那刚改变的口音与方才壁洞传声相似,知其用心险诈,想借双方讲和为由探询虚实,心生警惕,虽未当面叫破,却不肯说实话。刚回答了两句,老人似已看破,连旺子师长的姓名来历均未再问,只命少年转告别人按时送与饮食,便自走去。

旺子人虽起立,双手反绑尚还未解,又知少年兄妹不会再来,想起老贼行时曾说,东西两夹弄均可随意走动:如往东夹壁看过,知道厉害,可往西夹壁另一石室等候,只肯明言,没有虚假,肯助他为双方解此仇怨,便可无事。否则,他也无能为力等语。本来还想乘机探询,后见老贼目蕴凶光,满面笑容中暗藏狞厉,知其老姦巨猾,多言无益,回忆师父所说言多必败之言,连理也未理,便听其自去。略一定神,仔细寻思,越想越觉对方师徒三人神情诡秘,各有用心,就这石牢暗影幢幢,残焰无光,阴风惨惨,悲声凄厉,已是人间地狱。东夹壁的惨嗥悲声时断时续,这先后许多被害的人更不知如何惨法,不禁勾动好奇之想,心又激于义愤,立时纵起,试探着由东夹弄穿过,往隔壁一间地牢中走去。

贼巢地底洞穴十分奇特,这类大小石室本多,上下曲折回环,高低不等,并有好些长短甬道交错如织,形势本就诡异,再经主人多年匠心,利用天然形势改造,越发诡异奇特。地又广大,共有好几条出口,前后相隔竟达三四里路,最深之处离洞上地面也有好几十丈,机关埋伏到处都是。主人所居中部一带陈设富丽豪华,便王侯之家也无此讲究。至于被害人所居地牢却比想像中的九幽地狱还要显得残酷凄厉,凶惨怖人,加以隐藏地底最深之处,上下四外歧径纵横,密如蛛网,人落其中好似入了迷宫,便由囚处石牢冒着奇险破壁而出,也如冻蝇穿窗一般,休想逃得出去。只要走出牢外不远,必将机关触动,贼党立时警觉,上来并不将人擒回,任其心寒胆战,拼性命在那各条甬道歧径之中往来乱窜,不时做些怪相,虚声恐吓,等把逃人尽情戏侮,捉弄个够,对方人已饥疲交加,力竭倒地,然后派上一人擒往行刑之处,加以惨杀,真比魔鬼还要残忍。

东夹弄这间地牢虽只一墙之隔,但是石壁坚厚,上面只有一些洞眼和老贼用来传声的机关。旺子行时手虽背绑,不曾解开,但因少女绑时手下留情,旺子又在暗中绷劲,身上绑绳已被少年解去,稍微伸缩便可脱出。想起少女几次连打手势,深知仇敌阴险狡诈,必有阴谋毒计。因其上来骄狂自恃,以为敌人一落他手决难脱身,又迷恋少女美色,只顾说笑,不曾留意,连身边兵器也未被他搜去。他既令我去往东隔壁石牢中观看,也许藏在暗中窥探,反正此时双手并无用处,乐得假装老实,使其轻视到底,一遇机会便破壁飞去,以免一时疏忽,被其看破,逃走更难。主意打定,便往前走。

见那东夹弄比西夹弄宽出好些,紧靠内壁只得一人多高,深约三四丈,才到尽头小洞。刚一走进,便觉冷气森森,阴风扑面,中间并杂一股接一股的血腥之气。洞中到处黑暗,除初被擒时所经那几问洞室壁敷锦幕,地设绒毡,华灯如昼,温暖如春,到处光明华丽而外,入地越深,景越幽暗。每隔一二十步,洞顶必有一盏油灯下悬,光虽不亮,看去还能辨路。深入下层以后,室外偌大一片地道,共只一盏昏灯,连人面目都看不出。室中灯光稍明,也极昏惨。先见东西两夹弄都是那么黑暗,以为内里没有灯亮。走进丈许,才看出前面晴影中鬼火也似悬着一盏昏灯,残焰荧荧,昏芒映壁,衬得景物越发阴森,已令人生出恐怖之感。再走到灯下一看,微光照处,壁上还有好些血迹不曾干透,料知不久以前必有被害人带了重伤由此经过,想是受人鞭打,扑向壁上,染此一片血迹。当时义愤填膺,决计逃出之后,无论如何艰难费力,也必寻到各位师长,同来除此大害。

心中寻思,前途已到尽头石壁,地势也加宽出好些,右侧壁上突现一洞,大只数尺,身材稍高的人便须俯身而入。探头一看,上面没有多高便是洞顶,下面却是黑沉沉的腥秽之气越发浓厚,扑鼻难闻,中人慾呕。灯光却有不少,深悬洞底,和鬼火一样,阴风阵阵,冷气侵肌,这五六点残焰灯光已成了惨绿色,在暗影中慾灭还明,不住闪动,底下只是大片沉沉阴黑,什么也看不出。

先不知那洞上下两层,各有凄厉之境,只当被害的人是在洞底,看出洞口内似有一条形似石级的斜坡,只是看不到底,暗忖:凭我眼力虽不能暗中视物,稍有微光也可看出,下面灯虽不亮,也有好几盏,怎会看不到底?念头一转,立生戒心,并不往下急走,自家沉稳心神,一步一步试探着走了下去。下约丈许,忽又听到惨叫,似由对面传来,相隔虽不甚近,听出人在上面,决非地底,可是除那天然石级之外并无实地。地底上下相隔甚深,离那昏灯尚远,心疑被害人吊在洞顶上面,有心发话探询,又恐对头听去,彼此不利,慾言又止。正在边想边往下走,所行石级本是一条不规则的天然斜坡,上下略有一些层次,与台阶相仿,高低宽厌并不一律,最厌之处只容一人走过,如非旺子心细机警,已有两次几乎失足下坠。这时走约三丈来远,斜坡由陡转平,渐渐看出那是一片峭壁上面的平崖,靠内一面宛如刀削,靠外一面便是洞底,到底多深始终看它不出。旺子走下不远,试出宽厌陡平不等以后便贴壁而行,两次想将双手脱出,均恐少时不能还原,慾发又止,一心一意专防外面仄处,每次均将前脚踏稳,试出前面实地,方始过去,走得较慢。

到了平地上面,看出那是一片崖顶。暗忖:这座地牢又大又深,除却这条斜坡石级,并无道路,如何走了这长一段,还看不出地面影子?照此走法,要走多远才能到底,莫非另外还有什路不成?心正寻思,忽又听一声惨号之声,这次竟由头上传来,分明人在洞顶被困,不知受何惨酷,这等悲苦。这样高的洞顶,光景又极黑暗,如何将人吊上,便贼党自己人也无法上下,莫非把人吊将上去便听其自死,不再过问不成?走着走着,心神一分,左脚一虚,几乎踏空坠落下去,百忙中试出崖顶业已走完,到了尽头危崖边上,不是身法灵巧,往前伸脚时身未前倾,早已踏空下坠。心中一惊,慌不迭往后便退。

脚还不曾立稳,忽听下面咻咻气喘之声,甚是粗猛,方疑不是人类,猛瞥见离崖三数丈暗影中有两团蓝光闪动,目光到处,跟着又有同样大小的金蓝光华相继出现,在下面飞驰而来。刚看出那是猛兽凶睛,忽听震天价一声厉吼,随听虎豹吼哮之声四起,空洞回音震得两耳嗡嗡,甚是惊人。黑暗之中不知地势虚实,心里一急,一面后退,一面把手一缩,脱去身后绑绳。那些猛兽少说也有五六只,想是发现上面有人,动了馋瘾,一同飞驰过来,转眼便向崖前扑到,朝上怒吼,一对对其亮如炬的凶睛随同纵跃之势宛如星丸跳掷,在崖前脚底此起彼落,飞舞不停,顿成奇观。旺子虽看出上下相隔大高,兽群纵不上来,照此情势,下面决无人可存留,方才惨号之声又由头上传来,可见被害人另有地方,不在洞底,否则驼背老贼也不会那样说法。但是路只一条,又无别的洞口,怎会看不出来?身边灯筒放在镖囊之中,被马带走,急切间无计可施。下面恶兽似已饿极,急于攫人而噬,吼啸之声越发猛厉,恐惊仇敌,便将一手握住腰间钩连枪柄,一手扶壁,往上退回。

正留神察听上面悲叫来路,人已退回一多半,走到初下来的宽长石级之上。因是耳目并用,始终贴壁而行,虽到宽处,仍未离开那片石壁。正走之间,左手忽然摸到一物,仿佛软腻腻的,心中一惊。试探着再用手仔细一摸,竟是一只人耳,好似新近黏在壁上,还未硬透,不禁又惊又怒。刚刚松手,一不留神,脚底又踏着一团韧而且圆、蛇蟒也似之物,因觉脚踏上去并无反应,离开上面来路业已不远,洞口昏灯斜照中,低头定睛一看,那东西只有一尺多长,用脚一拨,也未动弹。拿起再看,乃是一只人手,还带着大半截断时。因在隆冬之际,不易腐烂,断碎血肉均已冻凝,不知何故被人斩落,五个手指倒有四个断去一截,好似被火烧焦神气。被害人生前受尽酷毒,临死还将他臂膀斩断,下面养有虎豹等猛兽,必是将人残杀,斩成数段,抛将下去,喂那恶兽,黑暗中不曾看清,没有抛完,留下一条手臂在此。正在咬牙切齿咒骂恶贼残忍,隐闻斜对面有人惨哼,并有铁链曳地,在山石上缓缓磨擦响动之声,比方才初下来时所闻要近得多,分明洞是两层,被害人囚禁之处是在上面,另有道路可以前往,为了光景黑暗,看不出来。

这时,下面兽吼已渐停止。旺子胆大心细,灵机一动,侧耳细听,来路一段并无动静,心想老狗贼就是跟来,这样黑暗所在也看不出。既然到此,非看他个水落石出不可。念头一转,便将三折钩连枪取下,本意抖直,往前探路,刚取到手,还未抖开,猛瞥见斜对上面亮光一闪,目光到处,看出相隔五六尺又是一片石崖,上有一洞,离顶竟达两三丈,比入口要高得多。崖口立着一个怪人,身材矮胖,白忽忽的,好似哪里见过,面向自己微笑了笑,亮光一闪即隐,并未看真,只瞥见崖旁靠壁一面凹进三尺光景,弯弯曲曲,时高时低,斡自己这面蜿蜒伸将过来。崖口一带崖石甚薄,地势平坦,上突下缩,宛如一片半圆形的大石板伸向空中,一面连着崖壁和壁上石径,一面空出两三尺,并有铁栏,再往旁便是与顶相连的崖石。经此一来,那崖口便成了一个两三丈长、外有铁栏、可以启闭的石洞,崖口离方才所经坡道高达丈许,人由下面走过当然看不出来,估计路在入口左近。

忽然想起,那矮胖老人和日里来路雪中所见身穿翻羊皮衣裤、头戴斗笠的异人,身材高矮肥瘦全都相同,所穿也是一身翻羊皮衣裤,听郭氏兄弟说,他便是卜老人,怎会在此出现?莫非发现老狗万恶,想要除他,或是来此救人也未可知。我所寻的便是此老,虽然途中相遇,粗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五 触目惊心 孤身探奇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笛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