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笛子》

七 破窗逃巨寇 异地晤良朋

作者:还珠楼主

李文玉始终头都不曾偏过,闻言笑说:“你这小孩真灵,我只问你,你每日搭伙食的酒铺老头几时来此开这酒店?他家还有什人?你们相好,他平日又最肯帮你的忙,如何你今日闯了这大的祸,他若无其事。方才咱们争吵,他也不来看你,是何原故?”旺子假装有气道:“你这位客人怎么这样脾气,刚说得好好,又说怪话。你问这些事,日里相见我已说过。他在此开店虽只近二十年的事,如说住家,便我听说的也有祖孙三代。张家多大势力,他们有家有业在此,自然要怕连累,帮我也在心里,怎敢露出?这是没法子的事,不能怪人。老汉全家全是好人,谁都知道。他和你们对头我的师父铁笛子素不相识,你也知我口紧。他这样忠厚老汉,你老打听他作什?”李文玉想了想笑道:“你一个小孩独居一屋,你刚由张家逃走,我便得信进来,共总好似没有多少时候,你到家作过什事没有?”

旺子本想不答,因见方才王老汉在窗外连打手势,动作轻而且慢,和那面上紧张神情,断定对方厉害非常,口风虽转,用意总是难测,想了想,抢笑答道:“我到家把灯点起,刚把衣服换好,你就来了,连门都未出过,也未见有人来。”李文玉又问:“可曾出门取什物事?”旺子心想,自己到家并无多时这厮便来,本未出进,做过什事无须瞒他,理直气壮地答道:“没有,谁还骗你么!”旺子原恐对方疑心又在房中耽搁了一阵对方才到,恐其因灯生疑,才说是自己所点,后想这厮人甚狡诈,莫要灯光早被发现,正在后悔,再要盘问如何回答,向不说谎,、心里有点发急。

文玉随问:“今日天凉,怎不生个炭炉烧点水吃?”旺子只当问的是闲话,没好气答道:“我逃命还来不及,准备回家取点衣物逃往山中,你便赶来麻烦,怎会想到生火烧水?再说天还不算真冷,乡邻又好,他开的是酒铺,茶水取用十分方便,我们穷人天黑就睡,点灯之时极少,要那热水何用?”文玉忽然目闪凶光,哈哈笑道:“到底是个小孩口嫩,自漏马脚。你说刚刚逃回,不曾出进做事,也无人帮你的忙,这盏灯擦得又明又亮,满满一碗灯油,算你回家自备,我来稍迟,不曾看见,壶里面的水却是热的,分明沏上没有多时。你未走往人家,又无人相助,这一壶热水哪里来的?”旺子闻言,才想起那把瓦壶乃王家所有,先放桌上,不曾理会。因见师父纸条,只顾寻思,也未伸手去摸。方才这厮进门连饮两碗,似见有热气冒起,一时粗心,不曾想到壶水来处,被这厮看出破绽,一假百假,这类凶人说翻就翻,刚一发怔,想要回答,还未出口。

李文玉见他脸红,已接口说道:“小孩子不要为难害怕,我三大爷说话算数,无论如何也不伤你。休看我不曾回顾,窗外那人和你闹鬼我全晓得。我料此人恐我看破,业已走去,所以没听他有走回来的声音。其实,你第一次伸手叉腰想摸暗器,一面打算把桌子踢飞乘机逃走时,这厮业已掩在窗外,必是见你口出不逊,恐吃我的亏,又知你那点毛手毛脚,在三太爷面前简直送死,稍微一动人便分了尸,急得无法,暗打手势警告。你偏说得起劲,不曾看见,直到假装穿草鞋以前方始看出,改了口风。其实我并不承他的情,你就强做到底,我也满不在乎。本来抬手便可将他抓住,因想这样大风大雨,老家伙虽然是可恶,和我无仇,偌大年纪,提心吊胆站在大雨里头,好容易才将你提醒,怪可怜的。本已不想计较,但我恨他真人面前闹假,藏头缩尾,非要他现出原形不可,乖乖的叫老家伙滚来见我,看看是否昔年山东路上那人。只要知错服低,交代得过,便不与他一般见识。否则,我三大爷自己寻去,他就没有全尸了。你们暗中捣鬼,还当我不知道呢!”

旺子见对方二目凶光(目夹)(目夹),神态突转狞恶,最奇是人未回身,外面那大风雨,王老汉虽然年老,武功从未丢下,轻功更高,自己防他暗中掩来,也曾留神静听,风雨之下并无丝毫别的声息,所打手势又轻又慢,这厮竟和眼见一样。活虽凶狂,料无虚假,打是决打不过,老汉踪迹已被他看破,如是敌手不会这样害怕,不敢出面。这等凶恶,逼人太甚,恐有别的顾忌,还不敢真个和他翻脸,心正发慌。

李文玉见旺子已被问得变脸变色,正在得意洋洋,说得起劲,末句话还未说完,便听窗外有人说道:“放你娘的屁,驴日的瞎了眼睛,没瞎了耳朵。近日和老鬼苏五口口声声要寻我老人家报仇,今日黄昏两次相遇,对面却不相识,我正好笑。因我徒儿有事,打算办完再寻你们两个老驴日的算那什三年前的旧账,不料都是那么死不要脸,一个强要收人为徒,一个倚势行凶,以大欺小,被一个小娃儿刻薄挖苦个够。未了还吹大气,仿佛你有后眼,不论窗外有什动作,你老祖宗连来带去都和眼见一样。我一直跟在你的身后,始终不曾离开,你晓得个屁!你是现在滚出来,或将老鬼苏五喊来,约好地方,分个存亡,还是想吃完月饼重阳糕再往鬼门关报到,也随你的便。无故打算欺负人家忠厚和平的老汉,你才是当时不得全尸呢。”旺子一听正是前遇铁笛子的口音,不禁大喜,不顾听完,早慌不迭纵身赶出。见雨中立着一人,窗前灯光映处正是师父,身上业已湿透,腰间所挂铁笛子却拿在手中,目注窗内发话,喜得连呼“师父”,赶将过去便要跪拜,铁笛子把手一摆,就势拉住,往旁一指,同立王家酒馆屋檐之下,口中仍在发话未停。

旺子初意对头如此骄狂,决不甘休,哪知里面悄无声息,也未见人出来。直到铁笛子把话说完,又隔了一会,方听里面狞笑道:“铁老二,你真可以,日里撞我的人就是你么?方才窗下既然是你,算我耳目不济,眼力大差。不问这开酒店的是什来历,从此不提今日之事。不过我们的事不是这等了法,你也无须吹什大气。这样风雨黑夜,彼此都不免于取巧,显不出真实本领,何况正主人尚在张家,也还未来。你少骂大街,是好的第三日天晴以后同往玉泉崖一分高下好了。”铁笛子方骂:“这驴日的虎头蛇尾,真不要脸!”忽听喀嚓一响,窗门粉碎,旺子只当敌人破窗而出,刚要开口,吃铁笛子把手一拉,拖向身后。

旺子方觉师父令其躲避,说时迟,那时快,随同窗门响处,先由里面飞出一物,同时十几根寒光暴雨也似由门内迎面飞来,耳听丁丁丁丁银雨分飞一片响声中,一条黑影箭也似往斜刺里暗影中纵去,才知敌人声东击西,一面诡计暗算,一面乘机逃走,方喝:“师父快看!”铁笛子已怒喝道:“本来我不伤你,夹着尾巴逃走也罢,偏要这样阴险下作,不赔还我徒儿的窗户休想逃走!”边说边要追去。人却未动,刚把手一扬,忽听呼呼两声,好似两股急风撞在一起,紧跟着面前人影一闪,由斜刺里纵来一人,正是那瘦长子,还是那样诡笑嘻嘻,立在五六尺外破窗前面,笑说:“铁老二不要发急,老三就是这样,不管遇见什人,死爱占便宜的脾气。反正我们的事终要作一了断,这大风雨,何必大家都做落汤鸡,闹上一身泥水呢!令高足实在不差,听他口气还未正式拜师。窗户由我赔还,就拿他打赌,后日玉泉崖谁能得胜,谁便算他的师父,你看如何?”

旺子又想开口,被铁笛子拦住,笑道:“此时胜负未分,废话少说。你们如其得胜,尽可随便,打的什赌!好在我和你两个多少年的死对头,照例不见不散。这二十多年来哪一次都是你们自己滑脱,为寻你们踪迹真费了我不少心力,始终没个了断。今年春天听说你们合在一起,居然反要寻我,真是再妙没有。彼时我正有事,约你秋后相见,你们居然期前寻来,看去不像是假。因此你说哪一天都可,否则照你们那样狡猾,今夜便不放你过去。后日玉泉崖准定到场,但你同党李三卑鄙无耻,我已说好随他的便动手,还是作贼心虚,见你不在,恐一个人敌我不过,又想乘机暗算,把我徒弟窗户打碎,方才被你一挡他已逃走。如今算是落在你的身上,却非赔不可呢。”苏五笑道:“铁老鬼,你怎如此小气?五太爷从来不曾欠过人家,既说由我代赔,自无话说,谁还叫他小孩子吃亏不成?银子拿去,这一块有五两多重,想必够了吧。”说时,由囊中取出一把散碎银子,就着窗前灯光看了一看,双手合拢一搓一揉,七八块碎银立时合成一个圆珠,递将过来。旺子忍不住说道:“我这窗户稍微寻点木块树枝一钉一编就成,用不着这多。我向不讹人,我不要他银子,也决不拜他做师父。不过这瘦长老汉没有老三讨厌,多少总算帮过我一点小忙,师父把银子还他吧。”

铁笛子正将银子接过,托在手上,好似察看成色,转脸喝道:“小鬼不许多口,这银子又非他自有。贼吃贼,吃更肥,凭什么不要?”随向苏五笑道:“你这老鬼假装大方,分量虽然不差,却将一些不够成色的杂银揉在一起,打算取巧。许久不见,怎么还是那么老不要脸?我眼里不揉沙子,这里面有两小块不够成色,被你揉成一团,挑出来还真费事呢。”边说边将手一搓,手中银子立和面条也似搓成一条,再用右手两指一捏一捻,银便成了粉屑,落向左手,挑了两小块出来,再用双手一搓一捻,一堆银屑又成了一团整的,随笑说道:“不够成色的虽然不多,共总不满二钱,这也不能便宜了你,快些换来,好放你走。”旺子这才醒悟双方是借题目暗中比斗各人功力,见师父刚把银子搓成一条,用手捏碎成屑,苏五便退了两步,一双三角眼却注在师父手上,正在留心,防他暗算。忽听苏五接口笑道:“你不用故意挑剔,再赏你师徒一块,有什相干?五太爷今日未穿雨衣,周身水湿,要回去换衣服,不耐烦和你多说。后日如其天晴,午后玉泉崖相见。如其落雨便往后推,不要失信。银子拿去,多余的赏你多灌一点黄汤,五大爷要失陪了。”

旺子见苏五边说边往后倒退。师父口虽说话,手中两块碎银只得豆大,却未交还人家,人也立在原处不动,神态甚是从容。跟着又见苏五往身边摸了一下,虽带着一脸诡笑,仿佛比前紧张,知这两个敌人均是能手,双方多年宿仇,恐其突然出手暗算。师父还是那么大意,眼看对头已快退往窗侧树下暗影之中,还是只顾斗口漫不经心神气,实忍不住,方想提醒。苏五说到末句,忽然把手一扬,暗影中立有大小两点白影一闪,同时又听丁夺两声,铁笛子双手一扬一伸,哈哈笑道:“你这没出息的老鬼老是这一套,“有什用处?莫要鬼头鬼脑,乘这三日功夫快点多请几个救兵,多少还可挨上一点时候,以免上场送命太不好看。你如还是昔年那样不长进,后日只有送死,早点想法子凑鸡毛壮胆子,多约几个帮手,我也就便为世人多除点害,省得到处寻找他们忙不过来。”旺子眼尖,看出敌人所发好似暗器,已被师父用两粒碎银打飞,撞向树上。那团大的白影乃是一块银子,已被师父接向手上,才知双方本领针锋相对。彼此还未动手以前均能料出敌人心意,有了准备。最奇是这样黑天雨夜,只有破窗里面映出来的一点灯光,双方动手时相隔已在丈许以外,黑暗之中竟打得这样准法,比王老汉平日所说似更厉害,心方惊奇。

遥闻前面暗影中笑道:“铁老二鬼休狂,你五太爷今日实是受人之托,有事未了。明日又有一点小事。加上天还未晴,便宜你多活两天,到时就知厉害了。”随听低喝:“老三不要妄动,既然说好后日动手,在未交手以前便应两不相犯。我不过想试试老鬼近年的目力,就便赏他一点银子,你当是今夜便和他动手么?”铁笛子笑道:“你两个不必装腔作态,故意捣鬼。你们不过想将那一串人耳朵送往张家诈财,恐我作梗,先打招呼。其实张家父子老的贪官,小的恶霸,全家上下除却那些园丁花匠十九恶人,反正不义之财,假手你们给他吃一点亏,省我出面。等你到手,再转交我去送人,再好没有。不是为了张家,我今夜还不会放松你们呢。否则,你们全用诡计暗算,未了冷箭不曾放成,又恐我看出那暗器的来历,一个故意说话逃往东面,一个暗中掩来,将树上所钉暗器拔去,我都看见。这等鬼头鬼脑先看不惯,就是约定后日动手,今夜也先叫你尝尝味道了,各自夹了尾巴快走,没的叫人恶心,连小娃儿看了也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 破窗逃巨寇 异地晤良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笛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