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笛子》

八 会佳宾 茅屋惊黑老 敷妙葯 转眼易妍媸

作者:还珠楼主

铁笛子知旺子依恋自己,年幼天真,贪功好奇,恨不能时时刻刻跟在身旁,此举大非所愿,温言笑说:“徒儿不必失望,以后随我练成本领,照你平日心志出去救人,应办的事不知多少,好些艰难困苦、惊险新奇的事都要你去经历,只恐你到时还顾不过来呢,此时忙它作什?你既说有恒心毅力,莫非两三年的光阴都忍耐不得?我实是人单势孤,虽有两三个好帮手,还未通知他们,把你带在身旁诸多可虑,一个不巧于你反有大害。我此去一半便为寻人,明知你不愿意,也只好如此了。”话未说完,忽听门外有人接口道:“这倒未必,铁老兄你也大怕事了。”

这时天明已有半个时辰,山村人家俱都早起,山口外镇上又当赶集之期,路上早有行人走动;因是雨大,秋粮业已收获,除却必须赶集的土人冒着大雨,踏着水泥急溜,肩挑背负贩往山口涌去而外,人家妇孺没有什么事的人都守在家中不肯出来。旺子昨日被擒,虽早哄动远近,左邻王家是自己人,右邻相隔尚远,人都怕事,见旺子破窗里面蒙有毛毡,房门紧闭,门前还隔着两片水塘,均恐连累,就避嫌绕路蹈水,尽管不平,无人敢于多事。王老汉早有防备,翁媳店伙三人轮流守望,见人一点头,就有几个最关心的也都去往王家酒铺打听,吃王老汉一敷衍便各走去。山口原没有多少人家,不消片刻全都走净,偶然也有一两人落后走过,师徒二人均知有老汉代为照料,见有外人必发暗号招呼,因此连铁笛子也未留意。

旺子所居地势颇高,门在王老汉旁边,相隔约有两三丈,中间一段地势较低,积有一两尺深的雨水,小溪也似流得正急,宽达四五尺。凭这师徒两人的耳比如真有人纵过,休说铁笛子,便是旺子也听得出几分,事前竟未丝毫警觉。一听门外有人接口,旺子方觉老汉走时说得好好,怎会来了外路人,没听他们招呼,同时声才入耳,门外已有两人走进,身上全都穿着一身油布雨衣,业已旧得褪了颜色,上面还补有巴,好似漆过几次。头上各有一个帽套,连脸也被遮住,看不清面目。身材均不甚高,内中一个发话的人更瘦小。事出意外,待要询问,铁笛子业已上前,和矮的一个抱在一起,甚是亲热。另一人身材也颇瘦小,只比发话的略高半头,忽指旺子笑道:“师兄,你这位令高足真个机警,你要不起身招呼,也许还要拿镖打我们呢。”铁笛子笑道:“这娃儿倒还不差,就是喜欢螳臂当车,不管对方强弱,便和人家硬拼,我真代他担心呢。”

旺子闻言,面上一红,知道来人乃师父好友,心中惊喜,忙把手垂下,恭身行礼,方说:“旺子年幼无知,二位师叔不要见怪。”已被另一人拉住,笑说:“我是说笑,你不要多心,我们也不拘这些礼节。倒是我和你飞叔老远赶来,冒着风雨走了半夜,到一人家投宿,偏巧主人与我们三人相识,又是王老汉的好友,昨日夜里听老汉说过,知你被张家恶霸擒去,飞叔便要往救,是我将他拦住,说你师父在此,张家就是铜墙铁壁也早救出。本来不等天明就要赶来,又因那家苦苦挽留,又是一个穷苦土人,不便辜负他的好心,每人吃了一碗麦粥。天明上路,因正赶集,听人谈说昨夜张家好似出了点事,又一人说主人宽宏大量,所擒放羊娃业已逃走,老庄主怜他孤苦,已不再追究。我二人先料你师父所为,心正好笑,忽然发现两个贼党向一土人打听张家的事和你师父化装以后的形貌,不料那些土人当中有好些都你师父朋友,故意说了一个乱七八糟。那贼闻言将信将疑,自往酒店买点心吃。我们业已探出来历,恐被看出,没有跟去,为此耽搁。

“你飞叔此时腹中有点空虚,想吃点东西,可笑那老汉坐在席棚底下假装望雨,一别多年,竟未认出,我们只朝他打了一个暗号便走进来,也许还不知道呢。我看他店中正在烧鸡煮菜,酒客一个都无,必是想要款待你们。多年老友,无须客气。再说,此时他也不应显露形迹,你可到他那面把鸡要两只来,随便拿点吃的,让你飞叔解一解馋。有你师父在此,他决不会要钱,无须和他客气。如问来了何人,可说你师父旧友,叫他不要过来。你去时也要留心,先看两头无人,再走过去。我已看好地势,你这扇门开得甚巧,有树遮避,雨下又大,不致被人看破,到底留心些好。我们不怕,老汉好容易洗手多年,无人得知,不要为了我们惹出事来,快去快回吧。”

旺子先就听出那人语音清柔,像个女子,正在连声应诺,来人已将背后小包放下,连雨衣雨套全数脱去,现出本来面目。看去二人年纪至多不过二十多光景,那带女音的一个年纪好似更轻,像个美少年。二人均穿着一身寻常布衣,但都那么匀称贴身,英姿飒爽,只管长途奔驰,面上不带丝毫风尘之色。内中一个包里甚是沉重,料是随身兵器和换洗衣服包在一起,但又不大,每人身上还有一口短剑。刚看出身材稍高的好似女扮男装,男子绝无这样美秀。暗忖:二位师叔这样打扮,走到路上,如是晴天,岂不容易被人看破?听完转身要走,铁笛子正和矮的一个说话,忽然喊住,笑说:“你真看不起老汉了,你两夫妇想吃东西转眼就到。外面雨大,何必罚他多跑一趟。再说,他头一天拜师父,还未给二位师弟师妹引见呢。”女的笑道:“我真糊涂,只图方便,以为相隔不远,忘了外面还在落雨。不过师兄也太心疼徒弟了。”

铁笛子方答:“落雨还在其次,本来我有事要走,不料你夫妻这样义气,老远得信便赶来了,我索性和你二位谈上些时再作计较吧。”说完,刚令旺子上前拜见,说:“这两位是你师叔,你已入门,本不应该隐瞒,到底年幼,如知底细,恐其走口,故此我的真实姓名未对你说。二位师叔却是无妨。我三人都是关中诸侠和侠尼花大师的门下,另外还有几位不在此地,平日彼此意志不大相同,也难得见到。只他二位和一位沈师叔连我四人久共患难,就是有事,每年也必见上一次。此是昔年你大师叔乐游子的门下,姓姜名飞,此是你姜二婶,也是你的师叔,乃昔年侠尼花明嫡传弟子,姓万名芳,早在三十年前便威震川湘和西南各省,夫妻双侠之称,快些上前见礼。”

旺子刚朝二人通名礼见,铁笛子忽笑道:“我说来了不是?”跟着便见房门被人推开。门外立着男女两人,正是王老汉的次子王万山夫妻,各人身披蓑衣,头戴斗笠,分捧大小两个木盘,内中放着刚出锅的鸡和牛肉。另外大盘蒸馍,还有一坛酒和各种用具。旺子喜呼:“二哥几时回来的?”万山笑说:“你快将东西接过,免得我们周身水泥,闹得你屋里满地狼藉。我奉老爷子之命,还有话和三位伯父说呢。”铁笛子等三人早同上前相助,把木盘接到屋里,笑说:“难为你两夫妇了。”

旺子便问:“今朝外面可有形迹可疑之人来此窥探?”万山笑答:“爹爹今早回去,便命我往相识人家传话,山口内外的人家都是多年乡邻,和我父子极好情分,内有许多人家又都受过我大爷的好处,都代留心,因此无人寻你。张家传出来的谣言虽多,贼党似因大爷不好惹,业已订好约会,风雨又大,乐得在张家享福做上客,因此从早起不曾看到一个生脸。直到姜伯父伯母走来,初见面时还拿不准是谁,人去之后忽然想起,我大爷昔年武当山诸同门好友,只此三数人志同道合,往来亲密。二位伯父身材又比常人稍矮,非是二位伯父不可。因他奉有大爷之命不便离开,此时外面雨大,再要不停也许还要涨水,使三位伯父又多操心呢。当初盖这小房便用过心思,由我们旁门过来,就是有人也看不出。恰巧酒菜煮好,特地命我夫妻送点过来,拜见三位伯父,请安求教。”

说时,王氏夫妻已将斗笠蓑衣脱掉,挂在屋檐下面,脱去鞋钉,由怀中取出一块上刻虎头和金彪二字的竹板,竹色业已年久通红,到了屋中朝三人双手一举,正要拜倒,被三人拦住,笑说:“你爹爹真个太谦,如何把当年信符当了名帖,快些同坐讲话。”旺子见人坐定,便去关门。万芳笑说:“既是外面无人,前窗又被遮没,多么气闷,开在那里无妨。”旺子应声走回,昨夜吃剩的酒菜食物已早收拾干净。王媳说尚有事,礼见之后谈不两句,便将昨夜用剩之物取走。

铁笛子便问:“外面还有什么消息?”万山答说:“此时山口内外多是我们耳目,稍有信息必来通知,俱都无关紧要。内有两家张家佃户,因是多年旧人,他们两个儿子早被张家要去,一做书童,一个做点杂事,比较别人有点照应,消息也颇灵通,但这两家大人受苦多年,心中怀恨,只管近两年来日子稍好,老觉张家是一群虎狼,常时劝告两个儿子,令其留意,不可学同事恶奴的样。仗着乃子勤谨能干,虽因听了父母之言不肯格外讨好,没有别的恶奴那样当道,也颇得宠,昨夜的事全都知道。方才假装看望儿子,背人打听,说张锦元真有本事,本定至少要送万两黄金与二恶贼,才保得全家无事,不知怎的,一夜功夫竟将苏、李二贼说动,又将两个收过房的美貌丫头假装姬妾出来陪酒,被二贼看中,美人计就此成功,结果连那最后所说的万两黄金也都免掉,并还用葯将狗子的伤医好,只把两个丫头送与二贼了事。双方还结了干亲,并在花园中备了几间讲究房子,以供二贼子随时往来居住之用。

“天水那班号称侠盗的刀客早就看中了张家财多,不是相隔大远,双方又有防备,虚实不知,已早下手。可是从去年起风声越来越紧,这伙刀客本领颇高,隐藏深山之中,行踪无定,官府拿他无可如何。见他不在本乡打抢也就含糊过去,张家每日为此心神不安,曾用重礼请了好些武师保护,不料全是饭桶,昨夜被恶贼李文玉一个人全数制住,有三个武师的耳朵还被割去,恬不知耻,事后还拜李贼为师,算是挂名徒弟。张氏父子想起前事越发胆寒,本意就此拉拢,保全身家,没想到二贼为色所迷,自愿打消前念,结果只苦了那些削去耳朵、被打伤的武师恶奴,和被迫嫁与二老贼的两个女子。她们原有父母家人,被张家立契时买断,不许相见。本心收房得宠,或是日久生厌,改嫁出去,也许还能见到自己亲人,这一嫁与比她们年纪长两三倍的老贼巨盗,休说回家无望,将来事败也许同受连累,真个可怜已极。

“狗子妻妾贪生怕死,先仗着美貌,任凭恶贼调戏,事过之后,推说此是保全丈夫全家,并想暗中行刺,与来贼同归于尽。如今你们化仇为友,我们一是大家闺秀,另两个也是好好人家出身,被人搂抱,周身乱摸,索性和他拼命也罢,如今却是心迹难明,以后如何做人?二贼昨夜走后同声哭骂,寻死觅活好几次,最后连公婆带丈夫一齐苦劝,非但不怪她们婬贱无耻,反说她们是舍身保家,深明大义。当时如其只顾一时虚名虚节,骂贼而死,岂不害了全家性命?何况你们从来端庄稳重,孝顺翁婆,服侍丈夫,贤名在外,谁都知道。方才假装向贼讨好,我们早已看出,藏有深意。如非想要诈降行刺,当着全家上下那许多人,你们平日连丈夫当人说句笑话都要怕羞的人,怎会做得那样过火?说出去人都不信。非但丈夫全家,以后对你只有感激,不会轻视,谁要再提方才之事便要他命。

“他们读书人编了些话,自己骗自己,装腔作态闹了一阵。二贼一回,又是全家上前,想尽方法讨好巴结,吃苦的是别人,就这三个女的仍是原样未动,仗着老的心思巧妙,拿做官那一套去应付两个恶贼,结果分文均未损失,二贼并还为他所用,答应这里事完,便往天水去寻刀客首领,说好便罢,说不好便由二贼为首,由张锦元出面,作为地方上的乡团义勇,帮助官兵将那伙刀客除去。看起来,多么厉害的恶贼还不如人家这些做过贪官的土豪劣绅有本事。休看人家手无缚鸡之力,手段真高等语。我们听了又好气又好笑,爹爹因见恶贼已与恶霸豪绅合成一流,事更可虑,虽料天晴以前对头虽装大方,不会前来扰闹,也须防他一步。正想大爷人单,爹爹和小侄们本领又差,帮不了大忙,心中发愁,二位伯父忽然寻来,高兴得了不得。自己不便离开,为表敬意,特命小侄投帖,以代亲身拜见。现已藏好,外面无人,怎会泄漏?”

还待往下说时,铁笛子忽然把手一摇,万山人颇机警,立时住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八 会佳宾 茅屋惊黑老 敷妙葯 转眼易妍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笛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