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飞侠》

引子

作者:还珠楼主

新疆地势高峻,幅员辽阔,天山横亘其中,将全境分成两部:在天山之南的称为南疆,在天山之北的称为北疆。主峰汗腾格里,高达八千三百多丈。山脉蜿蜒,纵贯全省,大小峰峦岩嗽、洞壑溪谷,何止千数?内中尽多灵区胜域,美景如仙,只以大漠穷荒,地介僻远,飞沙蔽天,积雪载野,更有戈壁流沙之险,自来国人视为匝脱,行旅也视为畏途,除了湘、津、晋、陇诸商帮外,境内寻常轻易无人涉足,专往南北天山去揽胜搜奇、登临啸做的,更谈不到了。一般人多以为天山上面积雪高寒,玄冰盖巅,亘古不化,山势又极险峻,猿鸟都难攀援飞渡,除却白雪皑皑,上与天接,望去十分雄浑高大,别无可取,何况中间又隔着戈壁流沙,往往千百里旷无人烟,不特跋涉艰苦,攀升不易,并还有风沙饥渴、堕指裂肤之虞,于是裹足不前。自古以来,专为游山去的,只出了一个徐霞客,但照他游记上的经历,也不过走了多半个皮面,至于深山腹地许多灵区胜域,并无记载,不是受了山中主人叮嘱——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便是不曾发现,或为鸟兽异物、森林绝壑种种出人意表的奇险所阻,没法走到。再往前说,像汉朝傅介子、张春、班超诸贵,虽然万里长征,立功殊域,也只到过昔年叫作车师、于阗、月支的西域诸国,现在的哈密、迪化、兰州、宁夏等新、甘两省诸大州邑重镇而已。博望乘搓固是后人附会,决无其事,便班定远丁年奉使、衰老求归,连在西域三十一年,因为孤军远戍,万里投荒,后援无继,虏情难测,德威并济,端恃筹谋,日惟治军整旅,哪有闲暇选胜登临、只管住了那多岁月,臣服了五十余国,而天山深处足迹终未能到,此外就更无人了。天山有此天时地势以及地旷人稀许多艰难阻碍,以致内中的好水好山、无边佳景隐藏了万千年不为世知,但是这许多的灵区胜域,自古以来便做了化人羽客、隐士高人的修真寄迹之所,而宋、明两代的遗民志士,也往往间关万里,展转邀寻,呼朋引类,举族同迁,把它当作潜伏远祸隐居待时的桃源乐土。头一等俱是佛道两家的修士,静修无为的居多,偶然也修积外功善行,游戏人间,多半飞行绝迹,来去无踪,行事绝隐,莫可端倪,官方无法知道,就有一两件事知道,也无可捉摸,只好假装聋瞎,听其自然,以不了了之。第二等人虽然避世遁迹,依旧心怀故君,未忘宗国,明知天命已尽,历数攸归,耿耿血诚,终无抿渝,就着山中地利人和,土厚泉甘,物产殷富,招纳流亡,生聚教训之外,不时还要出山走动,刺探朝中得失,意慾相机而作。而这班人又大多是身怀绝技,奇才异能,允文允武,饶有胆智,又仗恃所居险阻幽僻,常人足迹所不能到,踪迹偶然败露,不愁没有退逃隐避之所,都城远隔万里,便是快马飞骑,多快的脚程,由北京到新疆也非十天半月以内所能到达,等到密折奏闻,对方派了能手前来,业已鸿飞冥冥。戈人何慕,本就有恃无恐,偏生对方承着前朝丧乱之余,民心偷安,世局渐定,无隙可乘,年复一年,眼看岁月磋舵,匡复无望,孤忠激烈,一时悲愤莫宣,便把这满腔热血泪洒孤穷,专一和些贪污豪强恶人作对,稍微发泄他的怨气,一面仍不断与远近各地隐迹的同辈通着声气,信使往还,互相援助结纳,以备作那万一之想。经此一来,胆子越大,踪迹渐显。当朝主者偏偏又是一个英明忌刻之君,养有不少有大本领的死士,专一对付这班殷顽。一方是爪牙众多,罗网密布,不知不觉便致人的死命;一方是应变迅速,捷逾神鬼,智计绝伦,无德不报。双方又都各有能者,彼此钩心斗角,比武矜能,把一个朔漠穷荒之地,闹了个天翻地覆,连出了好些慷慨激昂可泣可歌之事。兹应新华书局王君彦邦之属,从头到尾记将下来。笔者向来不喜自我宣传,惟是六载杜门,三千说剑,《蜀山》、《青城》以次,诸拙著大都信笔写去,然后照应前文,慾使各有段落。俗尘鹿鹿,苦无暇时,全书千三百万言,已成近七百万,头绪稍繁,其中人物事迹悉凭追忆,章皆急就,未暇检阅,疏文脱节当所不免。此则全书早有腹稿,仿佛一气呵成,或可博得读者一笑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山飞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