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飞侠》

第六回 九月照孤峰 满地碧云开竹馆 银花明万树 腾空彩焰灿春宵

作者:还珠楼主

柳,李三人已到了月亮门前,李旸道:“柳兄先在此少候,我向家父回禀一声。”便先走了进去,一会走出相唤。柳春先在外面,只觉门内绿阴阴的,另具一种清幽雅洁的景象,灯彩也没有别处富丽繁多,及至走进一看,圆门内地颇宽敞,近门一条细白碎石砌成的人行道路,左是一片竹林,好在行列甚稀,每株相隔最近的也有六七尺,底下疏落落的,上面却是枝繁叶茂,又都是离地两三丈方始发枝生叶,碧干干霄,翠叶梢云,宛如一张天幕,撑在那两三亩大小一片院落上面。林中也无什花果灯彩,大雪之后,庄中到处玉砌银铺,不知怎的,小灵湘馆内独不见一点雪迹,气候也比门外温暖。柳春觉着门内宫灯都在右侧回廊曲槛之间,绝照不进竹林中去,地又广大,内里一灯不见,又不似别处还有雪光反映,看去直似竹阴清昼,只管日光为游云浓荫所掩,不能下照,因为疏林高秀,仍受天光,除了一片浓绿映人眉字外,依旧到处清明,又似碧空晴弄,华月吐辉,清光斜注,阴影毵耗,碧云如水,浓淡分明,越看越觉奇怪,心正寻思。李晃笑道:“你见林中无灯,不显黑暗,觉着奇怪么?你往东南角上看,那不是月亮么?”柳春抬头一看,东南林隙果有一幢奇石矗立,云骨坚瘦,宛如一座小峰,高出林表,高虽不到前庄堆云峰的一半,形势生动飞舞和姿态的灵秀攘异,尚有过之。那石峰上丰下削,与一列假山相连,成了东南方的一面天然屏障,通体碧苔深深,苍然如绣,峰顶还建有几间竹屋,外植三五矮柏古梅之属,最奇是近顶之处有一突出怪石孤悬空际,一轮冰盘也似的明月正挂其上,仿佛阳乌初坠,皓魄始升,暂时掩映依附在峰巅崖角之间,转眼就要离开峰侧待往中天升起的情景。清光斜射,照满全林,故此绿阴疏密,到处光明,方想说这月亮真好,猛想起今晚正是除夕,何来明月?情知主人使的狡狯,重又细看,宛然一轮明月,只是光华好似专照下方,又没有平常所见月亮当中的山河社稷阴影,通体晶莹,光芒四射,微觉有点火气,不似真正赡魄,一任光华多亮,只管华彩流光,不见芒角,明辉澄静,一片清寒,这才看出不是真的,只不知是何宝物奇制,会有那么晶明一团光华?正想同时,李旸笑道:“家母自来喜静恶喧,不爱繁富景物,为了新年佳节,不得不从众张灯,点上几盏,所以全庄灯彩辉煌,争奇角胜,只小灵湘馆最少应景而已。那月亮乃家母所设,自来就有,也算是一盏天灯,但不点烛。外壳是个水晶球,内装水银,并有一粒宝珠悬在其中,人工之外加上一点法术,虽没有真的月亮清光四照,远近如一,照近处却够亮呢。”

三人边说边走,不觉折人回廊,转过东偏亭谢,穿越出去,走到另一院落以内,只见白石铺道,灵莎柔细,问以苍苔,径外满植幽兰和各种香草,两边并无院墙,各有一列人工堆砌的危崖峭壁,最高之处不过四丈,参差低昂,各具奇胜。上面也生着许多倒挂的兰慧,通体绿油油的,和来路所经一样,见不到一点残云影子,碗葩吐芬,幽香细细,前面又是干竿修篁,围拥着一幢精舍,但均一两丈高的细竹,妙态娟娟,时发清吹,一片绿云,吃四外宫灯明光一照,映入眉字,皆成碧色,比起外间的竹林亭馆、明月孤峰,幽静之中,别具一种清丽之致,光景又自不同。那精舍不甚高,通体不见砖瓦,从顶到底俱是大小竹筒竹干所制,颜色仍作新绿,如有生意,雕搂精绝,巧夺天工。房共六间,四明两暗,左半四间通敞,门在右偏,有门无户,湘帘饵地,灯光映处,瑟瑟清波,如将流走,四面筠窗洞启,甚是敞豁。

柳春连见园中楼台亭榭,无一处不是华贵高雅,富丽裔皇,方想外表如此,里面陈设虽不似别处富丽,必定另是一种高雅的讲究。忽见门内走出一个垂窘侍女,将湘帘打起,随同走进。门内石地如玉,光可鉴人,壁上悬有双剑一琴,另一青玉矮琴几上也有一琴横陈,前有一形制奇古的三足小玉炉,幽香郁沉,余烟犹袅,几侧遗有一素丝香囊,似是一曲初罢,人去未久。此外横临甫窗有一金捕长案,对面各有一个古树根雕成的曲腕大椅,案上笔砚精雅,位列井井,一边陈着画具,一个竹根大笔筒内斑管如林。靠墙一长排书架,缥缃千峡,整然罗列。当中有一丈许大圆玉桌,上设茶具,旁列四石鼓。另一窗前,有四尺方圆树根雕成的矮桌,上设围棋,棋盘就画在桌上,旁有两个细竹丝编成的棋篓,子分青白二色,俱是上等美玉,此外还有几件玉墩竹凳和一个矮琴几。全室清洁如拭,不染纤尘,七八丈见方一间敞室,陈设用具寥寥无几。右边明为两个暗问,前后乃是通连,只中间有一做装饰的红色方竹隔栏。每边一个玉床,榻上各有一床虾须席,一个朱竹枕。前室中间地上有一小丹炉,对放着两个细草织成的蒲团,旁边散放着几个矮玉墩。当窗长案之上,一头放着一个大花瓶,中插山茶梅花,一个长方大玉盆,内植着百数十箭水仙,盆底铺着五色石子。北窗有一方竹卧椅,上面倚着一个前朝文生打扮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本《汉书》,似刚放下。李旸道:“这是家父。”柳春眼尖,早看出少年不过二三十岁,貌相并不似前见诸人美秀,但是天庭高广,目蕴精芒,英姿飒爽,神态甚是沉着,隐有威棱,知是三老李清苕六子李同,闻言忙称“师伯”,赶前跪拜不迭。李同唤起笑道:“我早想见你,昨夜因往三道岭去迫那伙毛贼就范,回来便是全庄年终公祭,今日又有事应办。为这几个鼠类,倒忙了好几天,此时方得一点清闲,特地抽空唤你到此一谈。好在没有外人,你和旸、晃两儿都坐一旁听我说吧。”柳春早问出李同为人率真,不喜人拘束小气,略微谦谢,便即领命就座。李氏弟兄也在右侧玉墩之上落座。

李同略问柳春家世和习武经过,然后说道:“本庄五老大公,自从昔年离开峨眉仙府,看出天下已定,当道已在竭力收拾人心,虽然边隅各省仍有军事,北兵所过之地不免横暴,终是极少地方,并且把前朝阉竖官绅之毒一扫而空,虐民的稗政也革除了不少,民心厌乱,气运攸归,行看转入太平之世,便率家人仆从隐居东川,意慾长为世外遗民,使子孙资质好的习练剑术,修道以求长生,禀赋差的也能读书明理,农商没世,世守山中基业,不致屈膝虏廷。哪知当道枭雄忌刻,自在藩邸,便百计千方牢笼天下才智武勇之士,不知怎会打听出川东五老隐居之地,先后五次卑礼延聘。五老大公本身功行早已圆满,只为昔年心愿未践,世缘也还未净,复经子孙男女门人戚;日苦求力请,勉留人间一甲子,迟早终须仙去,知对方为人险诈,不愿明抗,使其难堪大甚,恼羞成怒,致为子孙异日之患,更恐迁怒累及旁人,经家父和郝五叔父,力排众议,弃了大好家业,避地遐荒,重开建出一片田园庄舍。彼时,早有声言,除非外贼上门相侵,五老本身一味教诲子孙,安居论道,本不再与闻外事。偏生塔平湖周家一班老友,均是多年深交,嵩山少主更有世谊,又是前朝血裔,现为群贼所乘,事情越闹越大,重则兴起兵戎,重生战祸,荼毒生灵,轻亦殃及善类。而这班朋友世交,又都先朝遗民忠义之上,孤忠激烈,视死如归,但知竭其忠贞,鞠躬尽瘁,不计成败利钝,而对方来人多非其敌,伤亡挫败,连遭失利,当道又善以权术驭下,同类之中各怀疑忌,明知非敌,势成骑虎,没法下台,自从前日本庄两位姊妹一时路见不平,救得一双少年夫妻来此,当日便有人雪夜探庄(事详《边塞英雄谱》)。家父料定从此多事,再一细筹全局之后,知事闹大,再不及早平息,对方人多势盛,中间颇有能者,不甘挫辱,必要来之不已,把这些遗民志士视作心腹之患,不除不止。此时天数已定,民心宴安,中土既无从号召,慾以塞外穷荒区区有限家人宾从百千之众,便与倾国之力相抗,如何可能?并且对方越败,人来越多,我却难乎为继,休看常胜,如有真强敌到来,我方一败便不可收拾,覆亡可以立待。就说这班人多是奇才异能,更有好些剑侠之士在内,不致便遭毒手,但是对方既能获胜,能手必多,一到败逃,必难全保。天下已彼人得去,本地士绅业已内附,逃又何之?照此下去,决无善局,而这事情,又是无论天理人情俱都不能袖手旁观,只得想出釜底抽薪之计,不等大难发作,先为无形消弭。用意固是极好,事却奇难。第一,对方鼠类,多是互相忌刻牵制,不能一心,非令每人俱尝到厉害,自甘伏输,不能使其全数知难而退,而塔平湖这班遗民志士,老的气还平些,像令师这一辈,俱是忠义奋发,不与俱生,个个心雄气壮,哪把这些鼠类放在心上!内中只陆五兄和令师,因和我弟兄相交,常来本庄,听过家父解说,心虽忿激,尚能取舍轻重,所以前夜陆五兄得到三宝密敕令你送来,不拿回塔平湖去,便是含有深意。此事一与他们商量,或是迟缓,便易愤事。

“也是天佑忠义,擒到两个挂名宝敕中人,问出许多机密,恰巧妖憎宝月用九寒毒沙来困本庄,自送上门,被我们擒住,同时又得两位老前辈相助,由我和几位师兄姊妹前去,出其不意,一面夺了妖僧原身,一面用奇门遁甲禁制之术,将三道岭贼党一齐困住。外面再进去的人,来一个擒一个,里面的人一个也逃不出来,守在原地尚可苟延,只想逃出,一离老贼寨门立即成擒。敌人先还不甚觉察,嗣见追人一个未回,此外离庄的人俱是一去不归,这才生了疑心。俞、秦二贼先因护那坛上法器,惟恐邪法反侵,未敢随众追赶,又知敌人厉害,心中内怯,尚在庄内不曾人网,今早觉出不能再作痴聋,只得硬着头皮,出来探看敌人和妖僧的下落,本意还想借此飞往别处求援。我想给他稍存体面,不等走出庄门,大声警告,叫他另派一人试试再走,看能出去不能?二贼狂做自恃,如在平日决不肯信,此时已成惊弓之鸟,闻言面面相觑,当着众人又不便过于示弱,俞天柱便把飞剑朝我发活之处飞来。那行法之处,外观仍和平日一样,旷野广漠,除略有雾气笼罩外,空无一物,可是剑光一到奇门禁地以内,一闪便即无踪,俞贼再想回收,已是不能。另一面,秦贤待人较厚,手下有一死党,见他僵在那里进退两难,自告奋勇,冲了出来,也和那剑一佯,同时在空地上失踪。我看出群贼丧胆,然后照家父所教的话告以利害,说:‘我们这些老友虽然隐居穷荒,奉着先朝正朔,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嵩山少主先朝遗裔,金、刘二人更是忠义之士,我们当然义不容辞,尽力保全,不许外人动他一根汗毛。妖僧现已被擒降服,识时务的,急速偃旗息鼓退了回去,任你如何奏报,我们不管,反正这里不能再容你们停留。如若不信良言,必要身败名裂,进退两难,那时休怪不留余地。’

“贼党闻言,知落我手,除却俯首听命退回北京,万无幸理。虽都胆寒害怕,无奈人心不一,多是互相忌克,貌合神离。答应了吧,事情太大,谁也担不起这大担子。不答应吧,眼看俱是死路,就能逃得活命,我们也必不会容他好好回去,主人法令严刻,京中、原籍还有妻子田业,为人鹰太多年,江湖上落了许多骂名,还闹个这等结局,如何舍得?当时彼此互望,垂头丧气,一句话也答不上来。正为着难,旁边忽有一隐形异人突然发话骂道:‘你们这些蠢贼!平日狐假虎威,今日怎连屁都不敢放!实告你说,我由甘肃起便跟在你们的身后,本想看你们孽造够了,回到路上,再给你们恶报,全数诛戮,一名不留,以免留在世上为害善良。不料嵩山少主快要自投罗网,忽被几个忠义之士得信救走,在本地只留了一两日,便移向远处安身。可笑你们这些蠢贼,人事不知,以为人藏附近,到处騒扰,好端端自寻晦气,致将几个隐迹多年素来不管闲事的老友惹翻,索性把这事情揽在头上,把你们全数打发回去,免得老在此地兴风作浪,扰闹他的清闲岁月。我追你们时,有言在先,我不管什气运定数,只你们敢于追尽杀绝,做出神人共愤的事,休说伤害逃人性命,只动三人一根毫发,一过兰州,你们便算是人了鬼门关。是参与此事的,连你主人也在内,一个也休想活命。我本不难当地处死,一则我生平行事不肯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回 九月照孤峰 满地碧云开竹馆 银花明万树 腾空彩焰灿春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山飞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