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异人传》

第二回 长笛暗飞声 明月梅花联爱侣 流霞腾幻影 疾风雷雨斗妖人(4)

作者:还珠楼主

绿华见他紧随身侧,面上时现喜容,好似受了极大委屈的童婴,忽得所亲爱怜奖慰,得了许多梦想不到的心爱之物,喜欢到了极处,情发于中,不能自己。一面又在感激爱戴之下,承望颜色,想要讨好,冀博所亲欢心神气。忍笑问道:“你听外面雷雨这么大,夜景愈奇,只顾说些不相于的闲话。人也上到高处,还不撤禁行法,使我开回眼界?我也照你所传,演习一回,多么有趣。”崔晴不特一口应诺,为了讨好,竟连如何由心运用,以及撤禁之法,也一并传授。绿华自然巴不得所学越多越好,当时学会。崔晴并由绿华自去撤禁施为。心想:“这等大雷雨的深夜荒山,常人不说,便正邪各派中修士偶自空中飞过,也必高出雨云之上,不会冲冒雷雨而行,停留更无此理。适才虽有小警兆,已然过去,这么多时候并无动静。绿华年轻,初次习法,多喜炫弄,左右无事,正可令其畅所慾为,一观雨中行法,景物之奇。就有什事万一发生,有自己在侧护卫,也必无妨。”因而不特未加阻止,反倒怂恿。

绿华道:“你听外面雷雨好似更大,我心里有点害怕,全仗哥哥为我护法呢。”崔晴笑道:“此时外面狂风暴雨,霹雷乱震,你骤把禁法一撤,声势必更猛烈惊人,但此乃天气骤变,与有人主持作对不同。那雷每在山野溪谷和古木大树之间爆发,这里没有大树,又非旷野半山和溪谷之中。慢说不会上身,就在近处打下,似此雨云地气激成的天雷未发以前,电光也看得出远近,明白一点的常人,尚可避开,何况我们。照头打到,我也能当。当空云幕未撤,决无妨害,妹妹只管放心演习便了。”绿华笑道:“我也知无须害怕,只此时不知怎的有点心跳。不然,你一教会我,就早试了。”崔晴知当晚雷雨决不寻常,绿华从未见过这等阵仗,既想绿华高兴,又不舍她无意中受了虚惊,口说无妨,暗中早加防备。绿华只是当晚心跳,有点异状,并非真个胆小。口中问答,早照所传,行法施为。山中此时正在发蛟,山洪暴发,雷雨之势猛急异常。二人在禁圈中说笑问答,知心相对,乐趣无涯。连崔晴是个行家,也仅觉出势盛平日,外面情形一点也未觉察,更不知变生顷刻,由此引出许多事来。

绿华先只闻得雷声轰轰隆隆,密如贯珠,偶然杂着爆裂之声,和风雨交汇,似与往日不同。心想:“雷雨虽大,上有层云如幕,雨点打不到身上来。”哪知天威厉害,又当风向,禁制刚刚一撤,就在这四边彩云乍敛,光景微微一暗之际,耳旁轰的一响,那酒杯大的雨点被狂风一吹,直似乱箭斜飞,迎面射来。尚幸云幕荫覆尚宽,崔晴又防护得紧,一见风雨太恶,忙将手一扬,一片青光飞出,立将当前风雨逼住。可是水气奇寒,已经袭上身来,当时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忙即行法禁制。崔晴手上青光已经发出,两下里先后出手,原差不多。崔晴见绿华受惊,青光一发,立即回头慰问时,绿华惊慌忙乱中,猛瞥见一个相貌丑恶,装束诡异的矮胖道士,在面前光霞风雨中一闪而逝,不禁大惊。禁法本全学会,不及告知崔晴,慌不迭先把禁制还原。崔晴专注绿华,并未看见雨中怪人,还当胆小所致,笑问道:“我没想到先查风向,妹妹受惊了吧?其实无妨,由我先试一回,你看如何?”绿华便把所见告知。崔晴觉着如有妖人在侧,自己怎会一无警兆?并且来人有意现形,也不会只一照面,便悄然引去。如说不信,恐绿华嗔怪,笑道:“有这等事么?我倒要看他是什人物路数。如是观中妖道,我本来就想日内寻他,他敢寻我,再好没有。”绿华先在酒家见闻,早料妖道不是好人,激动了义侠天性。这时又见雨中怪人是个道士,分明是跟踪尾随,慾加不利。反正早晚必被寻上门去,不是能躲的事。照着对方鬼祟情景,好似法力有限,否则也不会尾随了这些时,一点不曾发难。想到这里,心胆更壮,并未拦劝崔晴,只说低点声,谨防暗算。崔晴本未把妖道放在心上,又加不信此事,一面点头应诺,早把禁诀一扬,眼前奇景立时呈现。

原来当晚雷雨狂风大得出奇,崔晴鉴于先前绿华受惊,禁圈虽撤,迎面风雨仍被行法逼住。绿华初次习法,见猎心喜,又见有了防备,妖道已然无踪,疑是知难而退,不等崔晴往下施为;忙喊:“哥哥让我行法。”随掐法诀一指一扬,那高悬头上的一轮明月立即移向前去,大放光明,照得一片地面明如白昼。本来那雨其巨若绳,大的直有小酒杯粗细,天河倒泻一般往下泼来,又下了这么大一会,低处早成泽国,高处的往下飞泻,空中还在猛落不已。全山平添了无数飞瀑,宛如数百道玉龙天半倒挂,满地急窜,飞舞蜿蜒于悬崖绝壁,峻坂平肢之间。加上狂风助势,迅雷加威,有时一阵急风过处,吹得那高挂峰崖间的雨中新瀑,一条条宛如长虹吸水,白龙惊飞,凌空抛起,景物已是奇绝,再吃二人的明光绮霞一映照,全都映上一重彩晕。那泼空而下的大雨脚,也成了无数五光十色的光箭,水气蒸腾,直似雾毅冰纨,浮光耀影,到处腾辉幻彩,奇丽无伦。喜得绿华不住拍手赞妙。

二人正指点烟雨,行法观赏间,忽听山那边雷声越来越猛,有好几次都似在高空爆炸,响震山谷,从所未闻。崔晴觉出有异,正静听间,倏地震天价一个大霹雳在隔山爆裂开来。本来风狂雨骤,电舞雷轰,四外飞瀑流泉又极奔腾,轰轰隆隆,声势浩大,仿佛到处峰峦林木都在那里摇撼摆动,似要乘风随流而去。再加上这一震之威,振耳慾聋,越觉猛烈可怖。绿华从未听到过这等雷声,竟被吓了一跳。方急拉着崔晴臂膀,喊得一声:“哥哥!”忽见崔晴面色匆迫,好似有什急事,不顾说话问答,口喝得一声:“起!”手早伸过,轻轻扶了绿华玉臂,就在当空云幕明光辉映之下,纵了遁光,冲风冒雨,一同上升,往隔山飞去。一面又似怕绿华惊疑,随同飞行之势,匆匆说道:“妹妹莫怕,山那边出了怪物,我们快看看去,”随说,手掐灵诀,向空连扬了两下。飞行迅速,一山之隔,晃眼便越过山去。明光照处,二人发现山那边凹地上,陷了一个大洞穴。穴旁现出一个身材长大,奇形怪状,似龙非龙的怪物。崔晴一见,已明白了几分,即指遁光下落。绿华猛一眼瞥见怪物身侧黄光一闪,定睛一看,正是先前自己习法开禁时节所见相貌诡异的矮胖道士。未及开口,忽听崔晴大喝:“妖道敢尔!”手扬处,一道青光朝妖道飞去。绿华已看出妖道在黄光环绕之下,手持一副小弓箭,正朝自己和崔晴待要射出。一见青光先发,咬牙切齿,将手缩回,一纵黄光,飞身便起。崔晴紧跟着又将手一扬,立有一蓬其细如丝的青色光雨朝前飞去。妖道好似情急反噬,待要回头扑来。两下才一接触,只听一声厉吼,黄光明灭之间,一溜黑烟闪过,便即逃去,晃眼不见。

崔晴忙催青光想赶时,雨夜沉冥,又不放心舍了绿华穷追,只得任其逃去。连道:“妹妹所见不差,可惜来晚,被这妖人漏网,也许还被得了手去。此时不便追赶,且由他去。这厮今夜闹鬼,多半还是为了这怪物。我一查看,便知明白。你听雷声已稀,不再有霹雳下击,怪物十九已死。反正妖道不敢再来,先不必忙,等我下上禁制,再往坑边去,以防万一有什变故,又免腥气难闻。”说罢将手一招,空中青光立即飞降,围着怪物略微掣动,退了回来。崔晴收了剑光,再掐法诀,向空一指,当头云幕立向四边倒卷而下,将二人和怪物存身的坑穴一齐围住。然后手扶绿华,由一片席云托住,悬空移近前去一看。见那怪物已经身死,长约十丈,生得似龙非龙,牛首独角,通体暗蓝,满布逆鳞,颈侧生着四片形如满月的肉翅,底下八只五六尺长的连践利爪,血口张开,赤舌如钩,形态十分狞恶。两只怪眼已被人挖去,露着尺许方圆两个眼腔,血水淋漓。独角也折断了半截,连同头部焦裂之痕,似为雷火击碎。下半身还有一段拖在水内。地本低洼,四面山水,似骇浪惊涛一般,正往穴中倒灌而下,势甚速急。

绿华笑问:“这么长大厉害的怪物,怎一雷就打死了?”崔晴道:“这怪物必是蛟蜃之类,乘着今晚烈风雷雨,想要出世。看死时神气,和先前那么又猛又密的雷声,此怪当已成精多年,腹有内丹,已与天雷相抗多时,只凭那一雷,决打它不死。多半妖道早知底细,暗有布置,隐伏在侧,乘它与迅雷对抗,力疲神懈之际,猛出不意,一面夺取内丹,一面发动妖法埋伏,恰巧这次雷火更猛,三面夹攻,怪物自然支持不住。妖道已然得手,又将两只怪眼挖去,照理该走,仍在怪尸身侧逗留,其中必有原因,弄巧内丹之外,还有什宝贵之物在怪物身上。那两只怪眼甚大,时间急促,妖道未必能带了同逃,也许还伏近处,均在意中。我把妹妹脚底席云升高一些,索性查看个仔细,免被妖道去而复转,又捡便宜。”说罢,如言施为,独驾青光,往怪尸身侧飞去。

绿华见崔晴先还是人剑同飞,后来竟身剑合一,只是一道丈许长的青光环着怪尸,上下飞舞盘旋,宛如龙翔电掣,时快时慢,变幻无穷。心想:“哥哥法力真高,性情心地又好。他常说我将来成就远大,比他强得多。几时能有他这等法力,也就心满意足了。”正寻思间,忽见青光刺波而下,深入穴底,半晌不见动静。绿华因刚逃去的妖人形态狞恶,一人在上,恐其去而复转,光笼之外,又看不甚真切,有些胆怯。便把以前所学防身之法施展出来,手掐太清仙诀,先放起一片祥霞,将身护住,以防不测。隔着两层祥霞光障,由明视暗,外面景物更是难于分辨。又待了一会,觉着外面雷雨烈风已然停止,左近暗影中似有两条鬼影略闪即逝,心越不定。方要呼喊崔晴上来,忽见水花急漩中声如裂帛,哧的响了一下,青光已离水飞上。崔晴现身飞来,见了绿华护身祥霞,笑道:“我只顾为妹妹寻点好玩东西,忘了招呼。我这禁网不比寻常,来敌不问强弱,只一挨近,我立警觉飞上。这类下作妖道,适才受伤,心胆已寒,怎敢冒失来犯?再说也冲不进来,实无可虑。不过对敌之际,原应谨慎。妹妹大清防身仙法,我只那日见过一次,果然神妙,比我旁门法术强得多了。”

说时,绿华本想埋怨他几句,一眼瞥见崔晴手上拿着一把明珠,每粒约有龙眼般大小。倾听间一眼瞥见禁光外到处飞瀑流泉,水光浩荡,不由失惊道:“闻说蛟水山洪,声势浩大,这一夜,连大雨带山洪,不知冲没了多少人家田舍。你有那么高法力,何不行法退水,积这一场善功多好?”崔晴闻言,也自惊觉道:“我先也想到,只顾想取蛟珠与妹妹玩,还忘了呢。”绿华跌足悔恨道:“都是我不好,为我耽延这些时,知道有多少人受罪送命呢!哥哥还不下手,尽说则甚?”崔晴道:“迟早一样,总是善功,灾象已成,譬如我们不来呢,妹妹虽非行法之人,心却甚切,只此一念,已格天心。我情愿功归妹妹一人,你算是起意发令的人,我来奉行便了。”

说罢,不等绿华再催,手指处,禁光全撤。扶了绿华,同往近侧山顶上飞去。天光一现,全景毕呈。绿华见满山飞爆流泉,稍低洼处全成了泽国,树木多被风雨折断,夹着无数泥沙碎石,由高就下,随流卷去,山中平添了好些江河,水势十分迅急,奔流激湍,震撼得四山轰轰,甚是惊人。再往远处近山人家一看,好些房舍俱已冲塌。稍高一点的地方和大树之上,俱都有不少难民。因水发自深夜,衣食用物均未抢出。好些多是赤着上身,有的更是遍身赤躶,缩成一堆。这还是蛟死水住,水淹只近山一带,尚且如此惨状,如被乘流归海,灾害更烈了。绿华心善,急得直叹气。

崔晴道,“妹妹莫急,好在恶蛟已死,水势有减无增,我观察好形势,便下手了。”绿华不知如何运用,只得听之。实则崔晴知道水势已息,灾相不重,退水救人,并不争此片刻,因想昨夜之事,故意迟延。嗣见绿华焦急,现于词色,心中赞美怜爱,只得息了前念,施展全身法力,将头发披散开来,赤了双足,就山头上踏罡步斗,仗剑行法。绿华见他先由袖内发出一片青光,将二人全身护住。然后仗剑向上下连划灵符,手掐法诀,频频发放。约有半盏茶时,水势原样未变,与以前行法,随手立现,捷如影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回 长笛暗飞声 明月梅花联爱侣 流霞腾幻影 疾风雷雨斗妖人(4)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