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峡风云》

11、家伯请人带来一信

作者:还珠楼主

“家伯因想引我入门,恐教主不允,恰巧五年前归途,无意中听人说起,昔年竹山教妖人,为盗君山下面禹王镇湖之宝,曾由海外寻来一条恶蛟,慾用它由水底攻入湖眼藏珍之处,被正教诸剑仙事前布置罗网,到时连诸妖人与恶蛟一齐诛戮。但此毒蛟乃是雌的,未伏诛前,窜入湖口另一泉眼深处,将它怀孕多年的两枚蛟卵产下。彼时无人留意,近有一老前辈路过,发现那片水色有异,方始算出。本可当时除去,无如上次大劫,本系定数,已仗家伯告密,由青城、武当诸仙以人力消弭浩劫。此蛟仍是上次余波,难于全逆定数,慾使稍为应点,事在五年之后等语。

“家伯问明底细,慾使我建这场功德,和他一样,仍以人定胜天,强挽灾劫。知第五年上,恰是仙府同门回山炼丹的例会,不能来此暗助,好在毒蛟气候尚浅,又无妖邪作祟,比上次相差天地,时地均已算准,决无差池。为此特意炼了一道灵符和三丸乾罡神雷,并向同门师兄借了一块玉符为我护身,以防万一。命我到日去往湖口潜伏,等毒蛟出穴,先用灵符断它归路,再仗玉符防身,用乾罡神雷将它打死,必可成功,我也有了入门之望等语。

“看完我自悔恨,最气是日期只差两三天,不出门或是早回,固可无事,就算因病延迟,事前五六日,我已告痊。只为同了良友和未来爱妻一处欢聚,不舍就走,他兄妹又因我初愈,留我多调养数日,否则也赶得上。方幸决口不大,水只长了三天,水退又发现毒蛟小半段残尸,没有成灾。

“完婚不久,家伯请人带来一信,大意说此事他曾费了无数心机,不料我如此荒唐,只百多日的光阴,都不能在家守候。如非他为人谨慎,防我初见妖物凶恶,临场胆怯,另托一至交道友暗助,几肇大劫。固然此系定数,但修道人遇上这类事,不问成败利钝,必举全力以赴。已然得知,便应禀明师长,或是另约能手代往。令我代办,本是私心,再如因此成灾,无异家伯造此大孽。总算另托有人,才将妖物除去。虽未成灾,但那道友法力有限,人更小心,因寻我不到,时已匆迫,没有灵符断蛟归路,恐为飞剑所逼,窜回原生巢穴,更是大患,只得任它走远,才下手杀死。

“虽未伤人,江湖水已高涨,淹没了数十顷田地,将来教主知道,难免责罚。似此不堪造就,痛恨已极。玉符系向人借来,令交来人带回,那三粒乾罡神雷与灵符却未提说。

“带信的老前辈,便是这位木尊者,我年纪轻,木世伯成名在数十年前。自从峨眉二次下山,独身行道,踪迹甚是隐晦,久无人提,来信又只有请木世伯便交此函,更无他语。本不知底,事有凑巧,完婚之日,贺客中有一老武师,偶然说起昔年湘江五侠的威望,因而得知他便是五侠中的木鸡。晤时我正送客出门,他老人家素喜滑稽,风尘落拓,不是高眼,决看不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卧龙峡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