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峡风云》

27、两擂台便建在剪刀尖上

作者:还珠楼主

雪叟笑道:“此人天生异禀,委实不凡,只惜性情太刚了点。我本意令你二人早来,先往宾馆等候比斗,无意中见此峰,正对战场,风景甚好,黑摩勒凑趣,给我买了许多酒食,说是犯不上吃贼党酒宴,特地将你二人引来。斜对面便是剪刀坪,少时他们吃完寿筵,就要动手。我师徒三人,暂作旁观。今日来人,各方都有,等他们打过一阵,再由峰侧小路绕去,与他动手。你那朋友梁成栋,黑摩勒已往招呼,令其隐在一旁,不见你二人,不可上前,当可无碍。等到事完,再随我回山修炼便了。”

二人闻言,同答:“弟子遵命。”往下面一看,原来那剪刀坪,乃是盆地当中凸起的一片石坪,其形如剪,两头分歧,地广数百亩,当中大片田庄,两擂台便建在剪刀尖上,每面一座,以便来宾斗法比武之用。坪地形势虽似剪刀,两边地面均甚宽大,但尽头处下临绝壑,其深莫测,比武时如被敌人打落,连死尸也找不上来。擂台乃黄土堆积而成,方广二十丈,东台专为比武,并有许多比试软硬功夫的设备,如莲花座、梅花桩、草上飞、踏雪无痕之类,均设在两条长有二十丈的黄土堤上,由入口起,直达台前,西台却是空的。

雪叟道:“今日来人,多是在江湖上有点名声的,比武原无足奇,内有一妖道,所养妖物,名为龙蝮,口喷毒火,背有长鞭,中人必死,最是厉害。木尊者已有制它之法,本想早为除去,恰巧你大师伯守山红鹫,被一好友箫仙郑道长带来此地,正好由此鸟到时,将这妖兽杀死。木道友现身应敌时,我也前往相助。昨日已然议定,静候时机便了。”

二人陪着师父将酒吃完,同坐松下,观看下面动静。

只见主人所居房室,建在当中田庄的前面,土地平旷,屋宇崇宏,山环水绕,形胜天然,看去甚是雄丽,两边宾馆,均有平台凉棚,建筑陈设,无不华美考究。由正宅起,直到两边擂台以及去往卧龙峡口一带,到处悬灯结彩,笙篁迭奏,主客人等,往来如织,茶灶酒炉,不下数十百处,沸烟缕缕,随风摇曳,袅袅不断。这时又当早宴初开,上千桌酒席同时陈列,酒肴并进,天热人众,多在挥扇,遥望过去,好似万千蝴蝶,一齐闪动。

平台高楼广场大院之间,让座猜拳之声,嘈成大片繁喧,喜气洋洋,纯然一派繁华喜庆景象,不知底的人,绝想不到危机隐伏,已将发作,少时便起大量凶杀,转眼繁华也成灰烬了。

约有个把时辰过去,下面席散,所有人等,各自分坐待茶。主人方由正门走出,是个身材高大的老头,朝两边宾馆中转了一转,似向来宾称谢。也未听清说些什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卧龙峡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