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峡风云》

28、再由光圈中看去益发清晰

作者:还珠楼主

等主人谢客之后,正面忽用木板,搭起一座大台,主人随同一伙人,上去落坐,把手一挥,台下面乐队便擂起鼓来。

三通鼓罢,细乐吹奏,两边宾馆中,便有人纷纷走下,去至中台,朝上行礼答话。互相说了几句,便有两人,相对把手一拱,各顺着斜对东台那两道沙堤,往前跑去,两台相隔,只二三十丈,晃眼到达,双双纵上台去,摆开招式,略为交代几句,便动起手来。

台前地势宽大,除开两道沙堤和各种比武的设备外,两旁空地甚多,这一开始比武,除主台上四五十人未动外,来宾多半离开宾馆平台,纷纷赶去,一会台前人便聚了不少。

何杨二人存身小峰,相隔里许,方觉面目看不甚真,说话更难听到。

雪叟笑道:“你二人看不真切么?这个容易。”随说由怀中取出一枚铜环,望空一掷,立有两三尺方圆的一圈青光悬起,再向前面把手一招,本来居高临下,全景在目,再由光圈中看去,益发清晰,不特台上人的动作,一览无遗,说话也入耳清晰。

明远久跑江湖,相识人多,这才看出台上两人一个是北五省的镖头,花枪小李广草上飞周奎,另一人不认得,双方词色,好似含有深仇,各以全力拼斗,可是打了一会,敌人忽然跳出圈外,甘拜下风。

周奎站在台口说道:“方才这位朋友,昔年与我曾有一点过节,今日特地向他领教,自知才疏学浅,并非人前逞能,丑已献过,尚有要事在身,难于久留。请诸位照老山主的意思,随意登台,以武会友,在下恕不奉陪了。”说罢,跳下台去。跟着又有人上台,都是南北有名的镖头武师,照例交代动手,也是上来互较以前过节,开头打得很凶,不多一会,内一中人受点小伤,拜退下台,对方也不为已甚,略为交代几句下台,让别人上去。

明远先未在意,似这样接连七八回过去,上台比武的人,口气神情虽不一样,结局却是大同小异,点到为止。上来打得非常热闹,并无一人受什重伤,而得胜的方面,多是镖局主脑人物或者是名望较大的一面,也无一人就台上,继续再与别人动手,方始明白。这伙人必是知道万贼父子阴谋毒计,不出手觉着丢人,上台又恐受人暗算,身败名裂,于是借着主人“平日有什过节,也可就地了断,只对方不死,便化敌为友,并将当日本领最高的人奉为盟主,联合一体,以全江湖义气”这几句暗含深意的假话,预先约好对手,假作有仇,上台拼斗,以全自己名望,等待终场,相机应付,所以打成一样结果。

明远正对于敏说:“这班人心思差不多,再打下去,必被对方看破。”

雪叟笑道:“他们心思白用,万贼父子,早有毒计,每条山口,均有埋伏,我们如不到来,除非甘心降伏,与他合流,或是回家改行,永不出世,一个休想溜走。你看小贼,同你们的对头,不都往东台赶去了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卧龙峡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