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峡风云》

37、就在这二百一十六把刀尖上作个了断如何

作者:还珠楼主

周奎早看出花前乃是一片刀阵,每边共用一百零八口三尖两刃极锋利的钢刀摆成八卦阵式。疏密相间,插在堤上,刀杆乃栗木所制,细才如指,又脆又硬,插土不深,离地五尺来高,极容易折倒。

照例比武的人,由花桩飞纵刀上,按着所排阵式对敌或打一套拳,将阵走完,不但不能踏空下坠,稍有折断,便算是输。但是这等比法最难,必须内外家功夫均臻绝顶,方敢上去,会的人太少。

万贼父子好大喜功,因知蔡威夫妻有此专长,别的江湖中人却少听说,自己恰巧约到一位能手。连那白成,均擅这类武功,有心炫弄,并还特地陈设在头一关上,但因这类绝技绝少会家,双方比武,各有专长,又在正中另设下一列刀堤,只是紧插土中,刀尖向上,高至尺余,比武人如不愿在刀阵上施展身手,由刀堤上走,亦可通行,直达前途梅花桩上,愿否悉随客便。

可是这类刀堤,走起来也非容易,共有两种走法,一是施展草上飞的功夫,飞驰刀上,鞋底不许稍微扎破;一是走过以后,刀锋尽折,刀不许歪,或者连尖踏入土内,不令现形,第二种走法更难。周奎见仇人出场,立动杀机,改了初念,立意为本行商旅除此大害,一听说请,口答:“周某无不奉陪。”身随人起,首往正中刀尖上纵去。

孟海泉初意踏刃入沙练有专长,花桩上发暗器更是拿手,本定是往刀堤上纵,因刚才起步太快,受了挫折,这一等待,做梦也未想到对方会往刀阵纵去。先已开口说请,不能不算,先见敌人虽然单足纵向刀上,身子连晃两晃才得稳住,不由又生轻视。心疑敌人不精此道,只想由上走过,暗忖对方不会,便装糊涂,各由刀阵上走向前面花桩一拼,以暗器置其死命,对方如会,便加小心,敷衍一阵,等到前面再说。迫于形势,也未细想,随同往上便纵。

刚到上面,周奎仍用金鸡独立身法,站在刀上拱手笑道:“今日人多,我两人胜负须要早决,明人不用细表,朋友在黄河上下游伤人甚多,我早拟登门拜访,彼此心意正好相同,今日反正须分死活存亡,无须做什假过场,耽延宝贵时光,使各路英雄见笑。先前我曾当众言明,只是艺业不精,领教高明,虽见朋友在此,并未想在当地一分胜败,既蒙指名见教,想必不致中途而退。我意就在这两堤二百一十六把刀尖之上作个了断如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卧龙峡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