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峡风云》

38、下面一粒便被一脚回敬过来

作者:还珠楼主

孟海泉本来凝神提气稳住身形,站在刀上,方觉人言刀阵单摆浮搁,一碰就倒,多好轻功,难在上面打完一套,有点过甚。再见敌人不能在上久立,几句话的工夫,已换了两处地方。末了并寻一刀插较密之处,双足踏刀而立,好似功夫不如自己,因忿出语讥嘲,扣得甚紧,不由气往上撞,脱口喝得一个“好”字,猛想起照敌人初上花桩,身手怎会如此,莫非有诈?

话出如风,已自无及,便将暗器取出,喝道:“鼠辈休狂!今日有你无我。不论拳脚暗器,胜者为高,你敢应么?”

周奎哈哈笑道:“朋友何须着急,你那几粒铁莲子久已闻名,任你发完,我再过去如何?”

孟海泉闻言,正中心意,随口答道:“八卦刀阵不比平地,你站好了。”随说,三粒铁莲子,早分上中下三路,照准周奎打去,满拟一击必中,哪知周奎身子并未移动,双手上下一晃,两粒铁丸立被抓去,同时,左脚独立刀上,右腿微抬,下面一粒,便被一脚回敬过来。

孟海泉骤出意外,几被打中肩上,当时吓了一跳,愧忿交加,又急又怒,猛把下余四粒连珠打出。那铁莲大如鸽蛋,孟海泉仗以成名,自恃百发百中,向例只带七粒,这次更是加倍用心,哪知仍是无用。只听当当两声,头两粒被对方用先收去的铁丸反打回来,四丸相撞,火星四溅中,全数撞落,飞坠一旁,下余两丸又被双手接去。心方着慌,无技可施。

对面周奎见他停手,正要喝问,忽听台上白成大喝:“二位且慢!”似要赶来。周奎知二恶交厚,看出危机,必来相助,反正仇怨已深,便把心一横,打定除一个是一个的主意,纵令敌党有妖人暗助,好歹将本捞够再说。英名已立,少时虽败犹荣,急不如快,以免延误。心念一动,立往对堤刀阵上纵去。

孟海泉闻声侧顾,见白成出头发话,心方一宽,眼前一晃,一条人影已带着疾风扑到面前。知道敌人不听招呼,存心想致己命,两堤相隔数丈,起落均是虚插沙土之中的长刀尖,竟然凌空飞渡,轻逾燕雀,本领可想而知。虽料绝非其敌,心中惊慌,仍想白成近得高人传授,练就七步劈空掌,八卦刀阵又所擅长,沙堤长只十丈,转眼便可赶来相助,只应付得两下,在人来以前不被打倒,便不致身败名裂。就算打不过敌人,凭自己的本领,专一防御,总能支持,方喝“且慢”。周奎冷笑道;“鼠辈无耻!暗器打不着人,又想赖么?”说完,伸手一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卧龙峡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