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峡风云》

39、身才离刀猛又觉对方右掌一扬一按

作者:还珠楼主

孟海泉本意延挨待救,一则敌人话太难堪,又见白成已然下台赶来,心胆一壮。见对方独立刀尖之上,近在身前,妄想出其不意,就说话分神之际,冷不防猛下煞手,将人打倒。

这类刀阵,有一定的步法,所插钢刀,有疏有密,各有远近,单是在上打拳,武功稍欠精纯,还可无害,一有对手,前后左右、上下轻重皆须顾到,丝毫错误不得。一招过去,不问胜败,进退落脚之处,事先须有成算,更须提气轻身,稳住身形,而能在上面动手的人,必是强敌,稍差分毫,不死必带重伤,踏空坠落,丢人认输,尚是不幸之幸。

孟海泉心怀诡计,见右侧刀插最密,早将下落之处相好,准备一击不中,往右纵去。不料对方早就提防,恰是一同发动,手刚打出,被对方左手一挡,其硬如钢,手臂酸痛慾折。知道不妙,赶忙往侧纵去,身才离刀,猛又觉对方右掌一扬一按,立有一股绝大的劲力当胸压到。当时肺腑皆震,逆血上涌,口内一甜,两太阳金星乱迸,眼前一黑,再也支持不住,凌空往后面刀丛中仰跌下去。

只听一片咔嚓噗哧之声,长刀折断了好几根,内有两刀,竟由背底穿透前胸,鲜血乱冒,狂叫一声,尸横就地。

同时,白成也和一人,在堤中段梅花桩上动起手来。

原来梁、鲍、何、杨四人,都是天性义侠,早看不惯贼党无理横行。梁、鲍二人,又与周奎至交,知他不甘受辱,实逼处此,并非本心,如为贼党暗算,一世英名付于流水,本在留心防备,及见他这好武功,方自暗赞,白成忽强出头,越发不平,方要迎头拦阻责问,不料另一能手也被激动,未等上前,一个鬓插一朵红绒花的白衣壮士,已由人丛中一跃三四丈高,远远飞落当场,拦住白成去路,怒喝:“刀阵上两人本有过节,各凭本领,强存弱亡,此时胜负未分,你意慾何为?”

白成一向骄横,生平只在梁成栋手下败过一次,新近练成绝技,誓报前仇,越发心高气傲,自信无敌。因见同党危急,赶往援救,不料被人阻住,所问的话,又极有理,再见观众多在耳语、冷笑,急切间被人问住,无话可答,其势不能不理,舍了对方越向前去,事又紧急,恼羞成怒,大喝:“无知鼠辈,休要找死,快滚!”扬手便是一掌。

对方并非庸手,见白成如此凶横无理,怒喝:“狗贼欺人太甚,今日教你知道铁面二郎吕昌的厉害!”随说,随即伸手一挡,两个照面,便往梅花桩上纵去,口喝:“无耻狗贼,小爷要看你的梅花三十六手有什门道,你敢来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卧龙峡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