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峡风云》

42、突然头前脚后往下扑来

作者:还珠楼主

白成恨极梁、何两人,以为明远觉出自己厉害,不敢力敌硬对,意慾闪避。晦星照命,急切间也没有想想,张文那高本领,更有一身暗器,怎会败的。

一见明远也是背向自己,只纵得不高,贴着一排梅花桩向前平窜。那一带梅桩错列有十来根,看神气似要往第七八根桩上飞落,暗骂:“鼠辈找死!”猛一劈空掌向前打去,因有宿仇,这一掌竟用了全力。满以为明远身向前倾,脊背朝天,人离桩尖,不过才二三尺,这一掌,脊骨内脏必要震断,人身再平跌桩上,吃桩尖一扎,前胸也必洞穿,万无生理。

一掌发出,眼看成功,明远倏地身子一侧,单足往第四根桩上微微一点,一个风摆荷花身法,避开掌风。紧跟着一个“黄鹄摩云”,脚就桩间一点,凌空而起,离地一丈多高,再化一个“神龙掉首”,突然头前脚后,往下扑来。

白成刚看出敌人身手轻灵,比梁成栋还高,人已纵起,宛如一只大鸟凌空下击,来势神速异常。当时一惊,想要迎御,无奈全身真力都用在右手臂上,一掌打空,失了平衡。身法已然欠稳,又见敌人直似飞鸟搏兔,来势又猛又急,难于招架,心中一慌,忽变主意,奋身往侧纵去,这一举棋不定,自更吃亏。

说时迟,那时快,就这晃眼之间,明远已当头扑到,白成人也离桩而起。明远来势较快,正好赶上,就空中伸手朝白成腰间哑穴点去。

白成闻得一阵疾风,随同人影,由身后扑来,知道不妙,百忙中还想抵挡招架,无如身已悬空,难于施为。未及翻身回手,猛觉腰间被人点中,身子立时麻木了大半边,刚脱口喊出“不好”两字,“吧”的一声,后心又被打了一掌重的。当时将心脉震断,一声怒吼,口喷鲜血,打跌出去一丈多远,撞向两根梅花桩上,死于就地。

明远也纵落地上,见吕昌托着一条受伤手臂,面有愧色,正走过来,迎前说道:“小弟何明远,吕兄误中狗贼暗算,回山调养,恐延时日,小弟带有天胜镖局秘制伤葯,半服半敷,颇有灵效,虽然这类真伤,全仗本身功力才能复原,用以活血止痛,也颇有用。”随取一包伤葯递过。

吕昌甚是感激,苦笑道:“我原知此贼练有劈空掌,不想一时疏忽,受了暗算。此贼著名手黑心毒,如非兄台仗义,命也难保。少时事完,再谢恩德。小弟现住友家,可能奉邀一叙么?”说时明远遥望西台上,师父雪叟同木尊者已然现身,正与几个妖僧妖道相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卧龙峡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