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峡风云》

51、转眼剩一小红点穿入云层之中不见

作者:还珠楼主

明远一看,正是日前得剑时,所见怪鸟红鹫。这时毒虫已将妖兽追上,扑上身去,妖兽似知不妙,忽然情急拚命,张口一股血焰,同时背上那条形如怪蟒的长鞭,电也似急,便朝毒虫身上绕去。

毒虫似早料到对方伎俩,不过如此,连理也未理,身子却被蟒鞭缠紧,只露一头在外。说也奇怪,妖兽背鞭,看去比毒虫身子还粗,上布带刺密鳞,刚劲多力,竟连虫毛也未压倒,只撑成一个圆洞,毒虫头上,针形怪嘴,立刺向妖兽后颈。

妖兽痛极惨嗥,不住掉头旋身,通体乱抖,就在空中,滚转翻飞,乱作一团,妖兽口中血焰,更是狂喷不已。

眼看妖焰毒气,快要随风弥漫开去。红鹫恰巧飞来,朱羽如火,阔翼横空,钢爪虚拳,目光若电,相隔三数丈,便将口一张,一股白气,宛如匹练抛空,射向满空烟火之中。快要散布的妖焰毒气,直似万流争壑,狂潮倒泻,齐往红鹫大口中吸进,晃眼净尽。

妖兽越发惶急,一声惊叫,便要朝前飞窜。那紧附背上的毒虫,也似知道来了克星,同样急于遁走。无奈双方禀性,都是凶残毒恶,一个是刚得甜头,当此性命交关之际,依然不舍放手,妄想逼迫妖兽,随同逃走;一个是吃亏太甚,仇深情急,毒虫不拔出嘴来,背鞭不肯放松,互相牵制,谁也不放,所逃方向,心又相反,两下略一争持,红鹫已把毒气吸尽,凌空下击,两只铁爪,钢抓也似,早抓向妖兽背上,连毒虫一起抓住。长啸一声,望西北方来路,破空飞去,转眼剩一小红点,穿入云层之中不见。

当红鹫快走时,西台上有一妖道,用一片暗蓝色的光华,敌住雪叟、玄莹二人飞剑,另纵起一道红光,飞身赶来。

木尊者这一面,共只雪叟、玄莹等数人,妖党师徒却要多出数倍,虽已伤亡不少,尚剩四人,均是邪法较高强敌,急切间尚未伏诛。妖道便是妖兽主人,那毒虫一向潜伏滇缅交界,野人山暗壑之中,仗着天赋奇毒,残杀生灵。近年成了气候,胆子渐大,日前飞往苗蛮峒墟中,吸食苗人精血,连杀多人,正肆凶残,被玄莹本门师叔,女仙吴岚坐下仙鹤灵雪,路过发现擒住,带回山去,正要吃它。玄莹因听说敌人养有妖兽,此虫正可克制,意慾以毒攻毒,便用法力禁制,留以备用,使其到时同归于尽,今朝方始赶回山去,带了同来。

到时,妖道已将妖兽放出,与另约来的两个仇家对敌。这两人乃昆仑派后辈剑侠,一个已然中毒,被雪叟赶来救去,一个强用剑光护身,也在危急之中。木尊者独斗三妖人,胜败未分,玄莹忙将毒虫放起,将那人救下,一面飞剑夹攻妖道。

物性各有克制,妖兽先前连伤数人,何等凶恶,可是一见毒虫,便似老鼠见猫,勉强迎敌,所喷丹毒,才一张口,便被毒虫吸去,吓得连主人的命令也不听,飞身便逃。毒虫自不舍到口美食,更不知众仙侠,早有成算,慾令与妖兽,同归于尽。不特不肯放松,反因玄莹纵其追敌,未加禁制,妄想乘机逃去,终与妖兽,同死红鹫爪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卧龙峡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