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峡风云》

06、胡、孟两家派人投帖

作者:还珠楼主

好在敌党,仅与木尊者约斗,并未来订过节,赛船时,又占了上风,便算有心规避,也无人讥笑。成栋便向明远,再三劝阻,真要交代过节,到时连自己也同前往,或是随着旁观,量力行事,终场仍同回转,也是一样,何苦老早将事辞去,好好弟兄,就此分手?明远迫于无奈,只得把心事说出。

成栋见他去志坚决,心想自己如非年长和妻儿之累,遇见这等异人,也是不肯放过。久闻诸老前辈说起木尊者,性情古怪,游戏人间,独往独来,如神龙在天,偶露鳞爪,莫可踪迹,从未有什门人伴侣,明远便能寻见,也未必肯收为门徒,何况未必寻到。蒿山之约,双方都是异人,动手时决不久,也未必能有时机求说,想了想,只得听之,仅挽留再住两日。明远允了。

到日成栋备席饯行,席上成栋力言:“贤弟志坚意决,难再强留,此去如寻不到木尊者,过了明年端午,仍望回来共事,显我弟兄义气。”明远还未答话,伙友入报,说胡、孟二家派人投帖。

二人接过一看,具名的共是四人,除胡、孟二恶外,还有一僧一道。大意是说,端午节赛舟,见何镖头为人帮场,耀武扬威,方慾领教,不料木叫花,逞强出头,此时因胡、孟二人,本乡本土,双方均用飞剑,不比寻常武功,看会人众,恐多误伤,为此与他订在明年端午,嵩山卧龙峡剪刀坪上相见,务请梁何二位镖头准日驾临,一同候教。此举虽因木叫花狂妄逞强,有人不服,想领教他的剑术,一半也是以武会友,备有宾馆,如有高亲贵友,同往赐教,尤为祈盼。好在到场人多,各路英雄都有,或斗剑术,或比武功,由当地主人、蔡老前辈夫妻居中评断,各凭真实本领,自寻对手,一见高下。本来贵镖局名头高大,黄河两岸朋友,好些位早想领教,此举正是适逢其会等话。

此外附有一张山西虎白成的柬帖,上写与梁成栋河东一别,今已三年,昨日到此,正想登门领教,偶访胡、孟二友,得知前事,为凑热闹,将约会并在一起,改明年端午,嵩山候教,务望准日惠临,匆却为幸。

二人看完,才知胡、孟二恶,竟想借此一举,连和成栋前结小怨,一同报复,将镖局毁去,以图日后随意横行。

白成是山西一个有名大盗。三年前,镖局所护红货,被他单人劫去,成栋往夺,本难取胜,幸而为人机智稳练,好朋友多。白成人虽凶狡阴险,却极骄狂,自命无敌。每次行劫必将赃物,存留十个月,故意给对方留下寻找帮手机会,非等对方败到心服口服,自认晦气,或是满限无人敢来,方始变卖动用。结仇虽众,除却辗转托出人来,向他说情,自身再登门求告,只请赏还原物,免致赔累倾家,从此不在江湖走动,或者碰他高兴,将原物发还外,从未失过风。他性更乖张,喜怒无常,手底又黑,被害的人,不知多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卧龙峡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