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峡风云》

09、前日还来此痛饮了一夜

作者:还珠楼主

主人好客,当地不少知交,到家便命仆僮四出延请作陪,为远来良友接风。明远见来客甚多,均非庸流,尤其会武的占多一半,席间正要向众打听木尊者踪迹,话才出口,便被杨于敏设词岔开。以目会意,不令再说,知有原故,且喜问时仅说形貌,未等说出人名,便被止住,当时住口,料定主人必知几分底细,好生祈盼。

等席散客去,杨于敏忽然屏退下人,对明远道:“二哥,你问那手执重黑木杖,貌相清瘦奇古,像个落魄文人的,可是木尊者么?”明远道:“正是木老前辈。贤弟与此公同乡,想知他近况了?”杨于敏先问寻他何事,明远便把来意说了。

杨于敏道:“岂特知道而已,家伯父便是剑仙,现时尚在青城山修道。木尊者乃家伯父至契,前日还来此痛饮了一夜呢。”

明远越发惊喜道:“大伯父与木尊者,同是飞仙剑侠,三弟分属子侄至契,近水楼台,正好求教。为何常向外方访求异人,以前也从未提起?”

杨于敏叹道:“说也惭愧,家伯昔年未出家时,也和小弟行径差不多。只为寒家屡世乐善好施,家伯更义侠好友,偶游君山,无意之中积了一件极大善功,因此仙缘遇合,结交到青城、武当门下几位剑仙。自此虔诚向道,拜在青城派朱姜二位教主门下。入山以前,小弟年才四五岁,先父母尚在,弟兄三人,家伯对小弟本最钟爱。十六岁那年,此地大疫流行,先父母同时病故,刚刚埋葬,家伯忽然回来,说家父母方在中年,他如早回,并非不可挽回,只惜限于命数,偏他奉命海外采葯,没有赶上。”

又道:“彼时见我文武两门均甚用功,曾经示意,令我异日学他入山修道。我自心喜万分,本慾随往,无如家伯自身根骨不算上乘,幸遇仙缘,全由那场大善功所致。刚有成就,尚未奉命收徒,必须异日请命,不敢擅专,只嘱我好好用功,努力修积,便自走去。

“行时留下一封柬帖和一片玉符,上注开视年月,命到时开视,如言行事,必有好处。我因事应五年以后,当时虽想敬谨遵办,并还在书房卧室两处留下暗记,年时一久,未免疏忽,又须慎秘,不到时不许开看,偏又遇见前世缘孽。

“第五年三月,偶往武昌访友,初意限期还有数月,往返流连,就算两月,也只一半,决不致误。所访好友朱文翔,先曾寄居岳州,多年总角之交,近一二年,方始迁回武昌原籍。彼此情逾骨肉,又都少年心性,见面自是高兴,原定只同聚上月余,即行辞归。

“将近一月,忽有两个武功颇好的朋友,约往南漳县西南的荆山打猎,我一算日期还早,便同了去。一行主仆九人,连在山中七日,猎了不少禽兽。正兴头上,不料这日,我独追一只大香獐,走迷了路,误入后山深处。至夜大雨,寻一危崖暂避,天明惊醒,人已连受湿毒风寒病倒,不能行动。所幸诸友见我失踪,由昨夜起,便冒雨穷搜,居然将我寻到,未致野死,等连夜舟车赶回,并在沿途延医诊治,到了他家自不必说,无如病势奇险,连病三月余,才告痊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卧龙峡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