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丐木尊者》

第三回 置酒坐青松 石顶飞筋 清游若绘 踏花行白刃 刀头比武 奇技如神

作者:还珠楼主

  到了端午,天明以前玄莹来唤,说:“哑师叔已回,命你们勿须入见,由我护送去

往前山赴约。此时起身,黎明便可到达,正是时候。本来近山四五百里内敌党密布,来

人入境即知,此举出其不意,必当你飞将军自天而下呢。请同我起身吧。”三人随同起

身,到了庵外一看,东方未明,残星在天,四外尚是黑沉沉的。玄莹双手分握二人左右

臂,喝一声“起”,眼前白光一闪,二人便觉身外似有一种浮力拥住,飞起空中,往后

山剪刀坪正面入口飞去,一会便自到达。遥望由卧龙峡起直达到剪刀坪上,灯光灿烂,

密如繁星,人影往来不绝,气势甚盛,便就近寻一隐僻树林落下。互相谈说了一会,东

方也有了曙色,玄莹作别自去。

  二人把宝剑暗器准备停当,略整衣履,由林中闪出,从容往里走进。当日因是山主

寿辰正日,由前日起便派人远出迎宾,日夜不断,沿途关卡甚多,照例来人离山数十里,

便有专人接待,陪伴同行。每隔五里必有一所茶棚,内设酒点,任客休憩自用,再另换

人陪引。于是每经一处换上一二人不等,到了峡口将近最后一处,更有江湖上成名人物

代作知宾,伴同前进。似二人这样无人陪引,从未有过。出来的那树林,恰是两头当中

无人之处,又当天色黎明,轮值守候知宾的人不料此时有人会来,均在茶棚闲谈,又未

接到来客信号,谁也不曾留意,忽见二人走来,大为惊奇,未及出迎。明远久跑江湖,

何等精明,这样过节岂肯放过?有心丢对方的人,早将大红全帖取出,按照江湖规矩,

身站峡口外把手一拱,说道:“在下天胜镖局副总镖头何明远,同了拜弟杨于敏来此拜

山,并与蔡老山主恭祝七旬双寿,以武会友,未敢冒昧登门,不知哪位高亲贵友在此?

尚望代为通报。”

  那把守峡口的共总四人,同了一班徒党,见来人无人接引突然出现,竟不知从何而

来,料知来人必是能手。自己在此知宾竟未发现,吃来人开口占了上风,本觉有愧。内

中一人恰是万彰心腹,一听来客是何明远,早知去年赛龙舟这一段过节。因与胡、孟二

恶交厚,暗骂:“鼠辈休狂!任你本领多高,今日也难逃毒手。”表面不显出,满面春

风迎上前去,赔笑说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何总镖头和杨朋友,怎的今日才得驾到,

在下张文,奉命总知宾,接待不周,还望恕罪。请至宾馆稍息,少时再去寿堂相见。”

说罢,双手一拱。

  明远虽未见过,知道此人外号九首飞鹏,身带九种兵刃暗器。为人阴毒狡诈,手下

又黑,内外功均有根底,向不让人,今日无形中丢了一个小人,早就防备。见他拱手,

果有一股绝大潜力当胸撞来,口中笑答:“张兄何必太谦?”也把双手一拱,暗用内家

真气回敬过去。因想此时人未入山,不宜做得太过,点到为止,双方扯了个平。张文自

然明白,虽然对方手下留情,在场多是行家,当被看出,心中忿恨,表面依然不显,当

先引道。由此到剪刀坪左近宾馆,尚有十余里山路,二人从容步入;故作无事,一路说

笑,谈些不相于的话,走得甚缓。到了中途茶棚,张文便与接替的入耳语了两句,方向

二人笑别而去。

  二人见主持末座的茶棚内,乃是熟人飞行神虎刘通,方要叙阔。刘通以目示意,延

客起身,到了路上,方始说道:“今日主人借做寿日大开英雄会,以武会友,天下英雄,

水旱两路人物什九来到,听说还有几位异人奇士借地斗法,势甚凶险。主人大概上了人

的当,结果绝无好处。本领稍差一点的人均不敢登台与人较量,有的更准备会后回去改

行,免受万家父子欺压。有那本领高名望大的不甘示弱,各约能手准备一拼,早宴之后

便要登场。山主受人之愚,想借此选婿,说自己年老无子,正日并不受礼。再说人数太

多,难于酬应。你又今日才到,寿堂更不用去,将帖投到为止。席散比武,除平日有什

过节、对方指名索战外,上台与否悉听客便。等到终场,再把有本领的未婚少年选出重

行上台,与他女儿比武。其实事情早已有人暗中算计,并不如此,详情难说。你们为赛

龙舟已树强敌,为何又将张文得罪?此人心毒手狠,暗器甚多,兄台到时还须留意才好

呢。”

  明远还未及答,眼前微风飒然,人影一晃,倏地现出一个小黑人。身材瘦小,看年

纪至多不过十五六岁,穿着一身黑色紧身短衣,连手也是黑的。最奇是一张灰白色的死

人脸子,通没一些血色,眉毛已落,眼皮甚厚,精瞳炯炯,看去正和鬼怪相似。来势又

极突兀,三人失惊,不由退了两步。小黑人见面,便向二人道:“你师父在剪刀坪斜对

面小峰上备有酒食,唤你两个去呢。”二人因小黑人来得奇怪,又是那等形象,略一迟

疑,把手一拱,方要回问,刘通见对方辞色甚傲,知是异人,已先开口道:“令师是哪

一位?何不请至宾馆一叙呢?”小黑人笑道:“这里的东西贼气哄哄,谁耐烦吃它?今

日恶贼妖道该当遭报,少时便起争杀,你这厮不远避祸走开,与人当什知宾,膛这浑水

何苦?”二人已经看出来人脸上戴有人皮面具,听这口气,必是同门先进,忙行礼道:

“师兄尊姓?”小黑人意似不耐,道声:“快走,见你师父再说。”

  二人不敢再问,方要同行,刘通觉着不是意思,抢在前面,刚喊:“朋友且慢!”

小黑人突把怪眼一翻道:“你想拦么?”跟手一挥,刘通猛觉一股极大的力量撞上身来,

知道不妙,忙即纵退。小黑人笑道:“你这厮尚非恶人,我不伤你,不要惊慌。此非善

地,不可久留,听我良言,回家去吧。”刘通原是能手,觉得那猛内家罡气,人被撞退

老远,竟未受伤。知道厉害,哪里还敢开口?向二人拱手道声“再见”,便自退去。小

黑人随领二人蹿上崖坡,翻向崖那边去。

  二人见崖后地势险峻,无路可通,小黑人当先引路,纵跃于危峰怪石之间,其行如

飞。遇到悬崖峭壁,竟不用双手攀援,踏壁直上,便猿猱也无此矫捷。如非二人日前服

有灵丹,力健身轻,小黑人又随时停步相待,直追不上。连翻过四五处峰崖,方到达所

说小峰之上。那峰孤悬坪侧,相去里许,高仅十丈,由乱山中凌空直起,上丰下锐,微

向前倾,形似一根歪倒的石笋。峰顶平垣,上生两株老松,盘根错节,铁干苍鳞,势如

虬龙,交相飞舞。二松相去不足两丈,朝阳斜照,清荫在地,山风吹处,筛动起千万片

银鳞,碧云片片,似慾流走。当中白石地上坐着一个衣履整洁的黄衫自发老人,正是新

拜师父雪叟。面前放着七八个小宦篮,中盛各种精美菜肴,另外几副杯筷、一大葫芦酒、

一些馒头等类的食物,正在临风独酌,被四外的树色泉声、岚光云影一陪衬,便画图中

人物也无此美妙高雅,迥出尘外,忙即上前躬身下拜。

  雪叟含笑命坐,手指小黑人道:“此我好友秦岭三老之一娄公明的高足黑摩勒,方

今后起剑侠中有名人物,但他刁钻古怪,大有乃师之风,向不喜人虚礼客套,我平居也

颇简略,不须拘束,你们自在饮食吧。”二人已向黑摩勒重行施礼,见他撤去面具,本

来面目也极丑怪。明远早就闻说此人精通剑术,本领高强,飞行绝迹,神出鬼没,十多

年前已然威震江南,名满天下。只是行踪飘倏,不可捉摸,行事尤为隐秘,一向独往独

来,无人得见,不想在此巧遇,又有师门渊源,好生欣喜,方想就便结交。黑摩勒连酒

带肉,手不停挥,大吃了一顿,忽然站起说道:“师叔、师弟多饮几杯,我去了。”身

形一晃,无影无踪。

  雪叟笑道:“此人天生异秉,委实不凡,只惜性情大刚了点。我本意令你二人早来,

先往宾馆等候比斗,无意中见此峰正对战场,风景甚好,黑摩勒凑趣,给我买了许多酒

食,说是犯不上吃贼党酒宴,特地将你二人引来。斜对面便是剪刀坪,少时他们吃完寿

筵就要动手。我师徒三人暂作旁观。今日来人各方都有,等他们打过一阵,再由峰侧小

路绕去与他动手。你那朋友梁成栋,黑摩勒已往招呼,令其隐在一旁,不见你二人不可

上前,当可无碍。等到事完,再随我回山修炼便了。”

  二人闻言,同答:“弟子遵命。”往下面一看,原来那剪刀坪乃是盆地当中凸起的

一片石坪,其形如剪,两头分歧,地广数百亩,当中大片田庄。两擂台便建在剪刀尖上,

每面一座,以便来宾斗法比武之用。坪地形势虽似剪刀,两边地面均甚宽大,但尽头处

下临绝壑,其深莫测,比武时如被敌人打落,连死尸也找不上来。擂台乃黄土堆积而成,

方广二十丈,东台专为比武,并有许多比试软硬功夫的设备,如莲花座、梅花桩、草上

飞。踏雪无痕之类,均设在两条长有二十丈的黄土堤上,由入口起直达台前,西台却是

空的。雪叟道:“今日来人多是在江湖上有点名声的,比武原无足奇。内有一妖道,所

养妖物名为龙蝮,口喷毒火,背有长鞭,中人必死,最是厉害。木尊者已有制它之法,

本想早为除去,恰巧你大师伯守山红鹫,被一好友萧仙郑道长带来此地,正好由此鸟到

时,将这妖兽杀死。木道友现身应敌时,我也前往相助,昨日已然议定,静候时机便

了。”

  二人陪着师父将酒吃完,同坐松下观看下面动静。只见主人所居房室建在当中田庄

的前面,土地平旷,屋宇崇宏,山环水绕,形胜天然,看去甚是雄丽。两边宾馆均有平

台凉棚,建筑陈设,无不华美考究。由正宅起直到两边擂台以及去往卧龙峡口一带,到

处悬灯结彩,笙篁迭奏。主客人等往来如织,茶灶酒炉不下数十百处,沸烟缕缕,随风

摇曳,袅袅不断。这时又当早宴初开,上千桌酒席同时陈列,酒青并进,天热人众,多

在挥扇,遥望过去,好是万干蝴蝶一齐闪动。平台高楼广场大院之间,让座猜拳之声潮

成大片繁喧,喜气洋洋,纯然一派繁华喜庆景象。不知底的人绝想不到危机隐伏已将发

作,少时便起大量凶杀,转眼繁华也成灰烬了。

  约有个把时辰过去,下面席散,所有人等各自分坐待茶。主人方由正门走出,是个

身材高大的老头,朝两边宾馆中转了一转,似向来宾称谢,也未听清说些什么。等主人

谢客之后,正面忽用木板搭起一座大台,主人随同一伙人上去落座,把手一挥,台下面

乐队便擂起鼓来。三通鼓罢,细乐吹奏,两边宾馆中便有人纷纷走下,去至中台,朝上

行礼答话。互相说了几句,便有两人相对把手一拱,各顺着斜对东台那两道沙堤往前跑

去。两台相隔只二三十丈,晃眼到达,双双纵上台去,摆开招式,略微交代几句,便动

起手来。

  台前地势宽大,除开两道沙堤和各种比武的设备外,两旁空地甚多。这一开始比武,

除主台上四五十人未动外,来宾多半离开宾馆平台纷纷赶去,一会台前人便聚了不少,

何、杨二人存身小峰,相隔里许,方觉面目看不甚真,说话更难听到,雪叟笑道:“你

二人看不真切么?这个容易。”随说由怀中取出一枚铜环,望空一掷,立有两三尺方圆

的一圈青光悬起。再向前面把手一招,本来居高临下,全景在目,再由光圈中看去,益

发清晰如对,不特台上人的动作一览无遗,说话也入耳清晰。

  明远久跑江湖,相识人多,这才看出台上两人一个是北五省的镖头花枪小李广草上

飞周奎,另一人不认得。双方辞色好似含有深仇,各以全力拼斗,可是打了一会,敌人

忽然跳出圈外,甘拜下风。周奎站在台口说道:“方才这位朋友,昔年与我曾有一点过

节,今日特地向他领教。自知才疏学浅,并非人前逞能,丑己献过,尚有要事在身,难

于久留。请诸位照老山主的意思,随意登台,以武会友,在下恕不奉陪了。”说罢,跳

下台去。跟着又有人上台,都是南北有名的镖头武师,照例交代动手,也是上来互较以

前过节,开头打得很凶,不多一会,内中一人受点小伤,拜退下台。对方也不为已甚,

略微交代几句下台,让别人上去。

  明远先未在意,见这样接连七八回过去,上台比武的人,口气神情虽不一样,结局

却是大同小异,点到为止。上来打得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回 置酒坐青松 石顶飞筋 清游若绘 踏花行白刃 刀头比武 奇技如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丐木尊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