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传》

第01回 立雪听书声 只有英雄能耐苦 张弓穿雁羽 要将绝技授传人

作者:还珠楼主

  这是一个严冬的早晨,接连三天大雪过去,雪住以后,天却更冷起来。西北风又大,

田野里二尺光景的积雪已冻成了冰。远近树枝上的凌花,吃狂风一吹,卷起一蓬接一蓬

的雪沙,满空飞舞而下,打在地上,沙沙乱响。风中不时发出一种凄厉的哨声,听去刺

耳。

  大地上一片纯白,银光耀目,通看不到一个脚印,也听不到一点鸡犬的声音。刚出

来的太阳,成了一团暗无光华的白影,使这一处农村景物,更显荒寒。村中只有十多户

人家,多半都是败屋号风,颓垣不掩。茅檐雪压,冷灶无烟,看去十分残破。

  西首一家,同样也是土屋,那积雪下面露出来的茅顶,由于多年的雨淋日晒,大部

分已成了灰黑色。但是草铺得相当厚,上面还盖有一层半新的茅草,左右墙脚还支住两

根树桩。只管墙上土色新旧不同,好似修补过多次,比其他人家却较干净一些;门外的

雪,也似经过多次打扫,只积有薄薄一层。一望而知这是一家勤谨的人家。

  跟着便见板门开处,走出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幼童,穿着一身两袖和膝盖都打着补

丁的旧棉袄裤,头上一顶旧毡帽,冒着寒风,开门出来。因风力太大,一回手先将门搭

绊抓紧,用力往外一拉,听得里面有了落闩的声音,又往里推了推,方始离开,动作灵

巧而稳练,人虽小,看去颇有力气;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亮晶晶的显得目光很敏锐。

一上路,行动便快了起来,仿佛去心甚刍

  雪深天寒,那扑面吹来的西北风,一阵紧似一阵,道路又滑。幼童顶着风,踏着雪,

高一脚,低一脚,连蹦带跳朝前急驰。刚出村口,忽然一阵狂风迎面吹来,那随风而来

的碎雪,打得满头满脸都是。奇寒刺骨,逼得人连气都透不转。他并没有因此胆怯,只

屏着气将身子侧转,稍微停了停,依旧顶风前进,后党风力太大,实在冷得难当,才将

两只冻红了的小手连袖口笼在耳朵上,以背当风,倒退着往前走。风力稍小,再回身向

前,顺着地形高低,连滑带蹿,往前跑去。

  这是河南相州汤阴县永和乡的一处农村。幼童姓岳名飞,字鹏举,因为从小喜欢读

书习武,只是家境寒苦,无力延师。以前全仗母亲姚氏,找了几本旧书教读,无钱买纸

笔,便在沙上画字教他写。那年春天,帮助父亲岳和做完了田里的事,又去砍柴,回来

路过腆麟村,发现村侧柳林后面,开了一所学馆。因听老师书讲得非常好,向人一打听,

才知老师周侗是陕西人,年已六十多岁,人很精神,非但书教得好,还会教学生骑马射

箭和诸般武艺。

  周侗教书的方法也和寻常不同,最重要的是讲解和师徒间的互相问难。特别是对于

兵法和行军打仗之学,讲起来有声有色,使人听而忘倦。这时赵洁(宋徽宗)正信任六

贼(童贯、蔡京,梁思成、李彦、王黼、朱勔),搜刮全国财富以供他君臣的荒婬享受。

闹得田地荒芜,民不聊生,水旱频仍,怨声载道。由于民间所受灾害的严重,必然地招

来了外患的侵袭。百姓们在这双重暴力夹攻之下,所受的苦难真是一言难尽!

  岳飞恰恰生在这个时代里(岳飞生于宋徽宗崇宁二年二月十五日),从小就听父老

乡人们谈起朝廷无道、外患日深和敌人的残暴,家庭又是那么寒苦,不觉激起了爱国爱

民的心志和对敌人的仇恨,读书习武的愿望也就日益迫切。无奈这位周老师是当地几家

财主费了许多心力聘请而来,学钱还在其次,最主要是老师的脾气很古怪,所收学生均

要经过他的选择。如果看不上,不管学生的家长有多大财势,送他多少束脩,说不收就

一定不收,托谁也没有用。岳飞刚想附读,便受到旁人的讥嘲,说他不知自量,家况寒

苦,出不起学钱。学中多是富家子弟,穿得好,吃得好,来去都有人接送,贫富悬殊,

如何能与为伍?附学之念虽被打消,可是在门外偷听了几次讲书之后,越听越爱,老是

放它不下,一天不去,寝食不安。

  农村中的孩于是要帮助父兄下地的,岳飞又深知家庭困难,平日刻苦耐劳,所做的

事甚多,一身不能兼顾。仗着聪明会算计,几次去过,听出周侗讲书是在清早和黄昏前,

单日习文,双日习武。柳林以内就是演武场,还可暗中偷看,学些武艺。便把听读和砍

柴下田做杂事的时间,仔细盘算。调配了一下,再和岳母说好,按时前往。由当年三月

初便成了周家学馆门外的旁听生。

  学馆靠近一片柳林,有十多间房、一个大院子,地势很幽静。书房两面皆窗,没有

外墙,旁边有一小门,学生部由此出入。窗外花木扶疏,有松有石,掩在一旁,听得十

分真切。每到双日的下午,众学生必往柳林习武射箭,岳飞便掩在树后偷看,暗中学练。

先见众学生都是按时自习,老师从不在旁传授,心中奇怪。后才听说,周侗传授武艺,

都是当日一清早,在书房后面的院子里,轻易不肯出门一步。

  师座靠近里窗,平日只闻其声,不能见人。外面窗台又高,不便爬窗窥看。几次留

心守候,想看看周侗是个什么样的人,均未如愿。刚起头的十多天,还常受到各家豪奴

的呵斥。这日正与对方争论,窗内忽有一少年将两个豪奴喊了进去,以后便未再受闲气。

似这样秋去冬来,不觉到了年底,忽然连下了三天大雪。

  岳飞先还想前去听读,岳和夫妇因天大冷,想起周家学馆里面炉火熊熊,温暖如春,

还有书僮下人到时与学生们送饭添衣,服侍周到。自己的孩子只能在外面凛冽寒风中,

冻手冻脚地颤抖着偷听人家读书,连门都不能进。这一门之隔,温暖酷寒,相去天地。

稍不留意,这可怜的孩子还要受到人家的呵斥。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孩子,只为家贫,便

隔着这么大的界限!心里一酸,再三以温言抚慰,不让他去,岳飞先还力请,后恐父母

伤心,只得罢了。

  第三天晚上,他冒着寒风到门外扫雪,见雪不再下,好生高兴,进屋又向父母婉言

求说,才得到允许。次日一早,把隔夜的冷麦饼吃了半块,便往周家学馆赶去。只管雪

后天寒,那迎面吹来的雪风吹到脸上,和刀刮一样,刺得生疼,雪深路滑,又极难走,

并没有挡住他求学的勇气。一路冲风急驰,快要到达,眼前倏地一亮。

  原来日边阴云业已全消,万里晴空,只有三两团白云,银絮也似,浮在空中飘动。

阳光照在那一白无垠的积雪上面,真和银妆世界一样。刚脱口喊得一声“好”,又是一

阵狂风裹着大片雪沙,和暴雨一般劈面打来。当时只觉冷气攻心,周身血脉皆似冻凝,

逼得连往后退了两步。忙把身子一折,将背挡风,缓了缓势,再一鼓劲,用手捂着小脸,

又往前跑。

  路上岳飞想起快下雪的那天,听周老师讲用兵之法,讲的是十倍而围,五倍而攻;

必胜始战,战必收其全功;见不能胜则退,退必保其全师。他把孙子兵法和他多少年来

的苦心研究联起来讲,说得头头是道。后来又讲到以少胜多的战法,还没有讲完,天便

黑透。跟着风雪交加,学生们也各放学回家。接连三四天没来,想已早讲过去。兵法中

最紧要的一段偏被错过,实在可惜,也不知以后还讲不讲?心正盘算,不觉到了周家门

外。

  岳飞见学馆门窗紧闭,静悄悄地一点声音也没有。怕人误会,不敢去到窗口窥探,

在寒风中立了一会。刚觉出里面不像有人,忽然发现由旁边小门起,有一列脚印,像是

去往柳林一面;众学生平日来往的两条路并无人迹,越往后越觉冷不可当,又不便叩门

打听,实在烦闷无奈,便往柳林走去。

  柳林就在周家附近,林外有一小溪,溪水早已冰冻,上面布满了积雪,沿溪都是古

柳高槐。本来寒林耸秀,只剩空枝,经过这场大雪,都成了玉树银花,缤纷耀眼;朝阳

光中,清丽无伦。岳飞一面赏玩着雪景,信步前行;先以为这时候不会有人在林中练武,

不过试看一下。走着走着,忽听铮铮沧地、金铁交鸣之声。忙掩向树后一看,原来林中

亩许方圆的空地上,有两人正在比武,内中一个正是周侗之子周义。另一少年貌相英伟,

关中口音,不曾见过。二人双枪并举,打了个胜败难分。正看到好处,忽听铮的一声,

一条人影业已纵出丈许远近,随听笑说:“到底还是世弟,整天跟着老世叔,长进得多,

再打下去,我就不是对手了。”

  周义笑说:“杨大哥,没有的话!我这套枪法刚学不久,如何能和你比?难得同学

们都回家过年去了,今天我还要随大哥再练一回呢。”跟着一看天色,又道,“原来天

已不早,难怪大哥不愿再练了。”二人便收了兵器,互相说笑着往回走。

  岳飞见二人又说又笑,十分亲热,方想:“看他们多好,我就没有这样的朋友。”

周义同了姓杨的少年已由树旁走过。岳飞心中想事,忘了闪开,正好对面,互看了一眼。

后见二人走在路上交头接耳,似在谈论自己。姓杨的忽然停步,把头一偏,看神气想要

回身,被周义拉住,又回望了一眼,然后一同走去。想起以前因在学馆门外偷听读书,

两次受到恶奴的气,全仗此人出来说话,除此无人过问。心中感激,想和他说话,他又

装着没有看见一样,神情甚傲。似这样两次过去,也就不作交谈之想。今天姓杨的偏又

被他拦住,明是看人不起。

  正在气闷,忽听树枝上微响,一片雪花恰打向头上,冷冰冰的。抬头一看,树上还

有一个乌巢,里面伏着一只乌鸦,看神气已快冻僵。暗忖:“你此时正和我一样,可是

天气一暖,你便羽毛丰满,海阔天空,任你飞翔了,我呢?”心念才动,跟着又是一阵

风来,又洒了一头碎雪,因学生们都已回家过年,听两少年后来口气,饭后不会再来,

只得无精打采地往回走。

  离家还有半里多地,瞥见山坡上伏着两只山鸡,右边一只长尾巴上还附得有冰雪。

知道这时候的山鸡又肥又嫩,这东西最爱惜它的羽毛,尾巴上有雪便飞不快,正好都打

回去孝敬父母。便把身边软弓竹箭取出,扣上弦,先朝左边一只射去,正好射中那只头

部。只蹦起丈许高下,连翅膀都没张开,便落了下来。右边一只刚刚惊起,岳飞早打好

了主意,头一箭刚发,第二箭也相继射出,当时穿胸而过,两只山鸡全被射中。忙赶过

去,连鸡带箭全拾起来,往家飞跑。

  到家一看,门前大片积雪已被父母扫光,只有两片平整的雪地未动,刚喊得一声,

“娘!”岳母已由里面赶出,将鸡接过,笑说:“你脸都冻紫了,还不快到炕上去暖和

一会儿!你看那两片雪地,想留给你写字,还舍不得扫呢。”

  岳飞忙喊:“娘!儿子不冷。今天人家放学,书没听成,正好练字。”说罢,就往

屋里跑。放下弓箭,把平日画沙的笔取了出来。迎头遇见父亲岳和,递过一杯热水,笑

说:“外面太冷,明天再写吧。”岳母接口笑说:“五郎(岳飞rǔ名)不怕冷,趁这时

候有太阳,就让他去写吧。”岳和微笑点头。因那山鸡格外肥大,不舍得就吃,离年又

近,想再打两只一起腌了过年。两夫妻同到后面收拾去了。

  岳飞拿了木笔画雪练字,连画了两个时辰。见日已偏西,正打算去到后面生火煮饭,

忽听有人笑说:“果然难得!”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个年约五旬的老头,穿着一身粗

衣布服,上下却极整洁。

  岳飞幼承母教,谦和知礼,对于老人素来敬重,忙即站起,刚拱手为礼,笑喊了一

声“老大爷”,忽听门内喊了一声“四哥”,岳和己赶了出来,先把人让到家中,再命

岳飞上前拜见,笑说:“这是你四大爷,以前就在本村教馆,后来出门游学赶考,便无

音信。走的那年,你还未生呢。”

  老头笑说:“你父亲和我是共贫贱共患难的知己。上月我带了你世妹,告老回来,

一到就去寻你父亲。没想到那年一场大水,会把你们冲跑,也没找见。昨天往腆麟村找

房子,无意中听人谈起你家避难之事,才寻了来。你不是想读书习武吗?教武我不会,

教书却是我的旧行当。我同你父亲分手后,在江南做了几年小官,虽然两袖清风,却带

了十几箱书回来。等我安排好了家,你找我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回 立雪听书声 只有英雄能耐苦 张弓穿雁羽 要将绝技授传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