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传》

第11回 一将最难求 有意怜才全国士 深仇须紧记 含悲刺字勉佳儿

作者:还珠楼主

  刘浩一听岳飞手持人头,连击云板求见,忙即走出。听完前事,不禁吓了一大跳,

暗忖:“前日接到汪伯彦的私信,还托我照顾黄哲,代他保奏军功,不料会被岳飞杀

死。”当时急怒交加,命将岳飞锁禁起来,听候发落,忙见宗泽禀知此事。宗泽只说元

旦不宜杀人,至少要等过了破五,再按军法从事。随向身后家将张保、王横耳语了几句,

二人领命自去。

  刘浩本心还想宗泽能够作主,免却岳飞一死。后一想事闹太大,不杀岳飞,汪伯彦

等权臣必与宗泽作对,影响大局安危,更是不妥,心虽惋借,无计可施。宗泽却和没事

人一般,谈了一阵军情,便往各营巡视而去。

  岳飞虽在军牢之中,因年前一战,更受到了全军将士的爱重。刘浩喜他智勇,本心

不愿意他死。问供时,岳飞又是一口承当,毫无异言,因此丝毫不曾受罪。向他慰问的

人,却是川流不息。只部下几百个弟兄,却是一个不见。连吉青、霍锐、张宪也未照面。

岳飞深知这班弟兄都和自己同共患难死生,决无如此薄情,惟恐众人也受牵连,先甚忧

疑。后来实忍不住,便向军吏打听,才知众人就在元旦夜里,奉命去往汜水左近防敌,

别的不知。

  岳飞以为宗泽、刘浩恐将吉青等激发,特意先将人调走,以便过了初五,好将自己

正法。防患未然,应该如此。到了初六早上,想起家中老母妻儿,心正悬念,忽传元帅

升帐,命带岳飞。到后一看,宗泽,刘浩均在堂上。刘浩又把口供问了一遍,吩咐推出

斩首!岳飞忙将日前写好的家信和对吉青等的遗嘱取出,请刘浩代为转交。双手往后一

背,将身站起,便要往外受刑。

  宗泽忽然唤住,对刘浩说:“黄哲先犯军规,掳抢民女,便本帅查出,也必将他斩

首正法,其死咎由自取。岳飞想是见他朝中有人,恐告发不成,反受其害。加上少年气

盛,见不得这样败类,故此将他杀死,虽犯军规,情有可原。他年前曾建奇功,今当国

家用人之际,本帅意慾暂免他一死,命其戴罪立功。不知你和诸位将军以为然否?”

  刘浩刚把手一拱,还未及开口,忽见张保、王横上堂回话,说各营将士均觉岳飞勇

冠三军,今当国家用人之际,似应将功折罪,不宜轻杀。现在各具保状请元帅酌情宽兔

等语,手捧保状有一大叠,都是各营将校亲自递呈。又听出宗泽有意保全的口气,自然

顺水推舟,连声应诺。

  宗泽随即发令,说:“金兵将攻汇水,即日起兵,前往迎敌。吉青等已先起身,命

岳飞急速赶去,仍带所部五百骑相机行事。本帅率领大军,随后就到。”岳飞闻言,自

是非常感奋,领命就走。出来选了一匹战马,便往汜水驰去。

  岳飞还未赶到汇水,吉青、霍锐已率众迎来。见面一谈,才知宗泽宁肯得罪权臣,

也决不杀岳飞,不过得给他一个教训。因其平日素得军心,所部健儿又都是他新招来的

壮士,若知岳飞将受军法,万一生出变故,反而不好。

  宗泽因此先命张保、王横暗传密令,命众人往汇水附近探敌,岳飞不到,不许出战。

稍微轻举妄动,连岳飞带众人均按军法处治。众人听出岳飞还要出战,自是喜出望外。

连吉青那样性暴的人,也都不敢妄动,每日只分人扮作难民前往探敌。已探明金兵共有

百十万之众,日内便要杀来等情。

  众人谈完前事,越发感奋。正说之间,又有健儿来报,说金兵明日就要杀到。因滑

州一战,越知宗泽不是好惹,所部都是精锐之士,戒备甚严。跟着又听宗泽大军已到,

忙往迎见,说敌我众寡悬殊,必须先挫他的锐气。宗泽笑诺,命其便宜行事。

  次日交阵,岳飞看出宋军人少,多半怯敌。遥望对阵山坡上立着一面大蠢旗,下面

站着两个身披铠甲的金将。忙告霍锐说:“此旗一挥,金兵便要杀来。我先把这两个掌

主旗的射死,我一出马,你们赶快跟来。”说罢,取下背后三百石铁胎弓,接连射了两

箭,二金将应弦而毙,大旗立时倒向一旁,金兵纷纷骇顾。岳飞望见对阵西北角上,金

兵阵势忽又大乱,并有喊杀之声,却不见有自己这面的人马。知道敌军发生变故,更不

怠慢,忙将长枪腰刀放下,换了一对重兵器四棱铁锏,纵马朝前冲去。

  吉青忙把手中狼牙棒一挥,率领那五百多名健儿,同催战马,一路奔腾,旋风也似

紧随在后。岳飞本意自己人少,上来先将敌人指挥全军的主旗射倒,再以部下轻骑精锐

猛攻敌军弱点。敌人这一不战自乱,更合心意。上来便往西北角上猛攻;双手铁钢舞动

如风,金兵挨着一点,便是筋断骨折,头破血流。后面五百健儿再跟踪抢上,所到之处,

宛如虎入羊群,锐不可当。

  岳飞正杀得有劲头时,瞥见前面有几百名敌人兵将乱成一团,时进时退,有的已然

受伤逃走,正是方才所见哗乱之处。心中奇怪,忙催战马,待要赶上前去。就这微一疏

神之际,忽听脑后风声,知有强敌暗算,忙把头一低,紧跟着回手一锏。只听夺答两声,

头上一震,敌人一把大刀已由头上削过,虽然闪避得快,头盔已被带落,飞出老远,头

发当时披散开来,差一点没有送命。

  那名敌将用力大猛,马由侧面擦过,吃岳飞这一锏打中马股,连人带马一齐翻倒。

吉青由后赶到,手起一狼牙棒,打了个脑浆迸裂。前面那一圈敌人也自惊觉,见岳飞等

来势大猛,都害了怕,一声呐喊,纷纷逃窜。

  众人正在追杀之间,忽见金兵散处,一个衣不蔽体、又瘦又干的小孩,单手拿着一

柄大铁锥独斗群敌。苦战之余,业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在奋力纵跳,追杀敌人。

  岳飞看出他状类疯狂,力将用尽,再打下去,非累死不可,连喝“住手”。小孩竟

如未闻,仍朝逃敌猛追,眼里似要冒出火来。

  岳飞由不得越看越爱,催马赶上,左手锏照准椎柄微微一拨。这是一个巧劲,椎便

落地。小孩本就声嘶力竭,再猛力往前一抢,椎没有抢住,眼前一暗,就此晕倒,趴伏

地上。

  岳飞恐被后面人马践踏,忙将右手锏夹向左胁,身子往下一探,就势一把抓起。回

顾张宪追来,忙喝:“快将他横在马上!由南面空处护送回营。醒来只给水喝,等我回

来,再给吃的。”

  张宪连声应诺,忙将小孩接过。伸手将椎拿起一试,似比自己的枪还重,好生惊奇。

见南面敌人死伤狼籍,金军騒动,宗泽已当先催马,冲入敌阵。宋军将士见岳飞等共只

五百人马,在敌人阵中往来冲突,如人无人之境,本就激发了勇气,再见主帅亲自出马,

忙即争先杀上。金兵已被杀得大败,正在四下溃逃,南面就有几个未逃净的敌军,也决

不敢阻拦。便抱小孩同坐马上,赶回营内。隔了一会,救醒过来,先用温言慰问。小孩

还不大肯说,后听张宪说救他的人是岳飞,当时惊喜交集,才将来历说出。

  原来小孩名叫岳云,父母本是中原人氏,先随使臣赴辽,流落燕京,正遇金兵攻辽,

将他父母全家杀死。此时年才六岁,侥幸逃亡,随同一些难民日夜逃窜。到了陕西,幸

遇周义,见他孤苦零丁,聪明力大,甚是怜爱,便教他读书,传授武艺。一晃数年,岳

云年已十二,身材却像十三四岁的少年,只是生得太瘦,手使一柄八十斤重的大铁锥,

舞动如飞。

  周义奉父遗命,官不许做,却要以全力暗助岳飞等世弟兄成就功业,并将关中产业

全数变卖,结交有志之士,鼓励他们为国杀敌。见岳云渐渐长大,自己以后不常在家,

恐误他的学业,早想把岳云送往岳飞那里,未得其便。

  这日忽接黄机密来信,约往江汉相见,共商未来之事,并说岳飞现在宗泽军中,已

立战功等话,打算命岳云拿了自己亲笔书信往投岳飞,正好有人要往河北探亲,便命随

了同去。

  岳云对于父母之仇刻不去怀,久慕岳飞为人本领,一听周义要命他拜岳飞为义父,

当时喜诺。一路绕行到了开德附近,听说滑州一战,宗泽部将岳飞只用五百骑兵,杀死

金兵好几千。因见沿途田野荒芜,到处都有难民逃窜,常听哭声震野,惨不忍闻。想起

敌人的凶残,便切齿愤恨,闻言滑州大捷,越发兴奋。因为前有金兵阻路,没法过去,

天又黑了下来。恰巧遇到三五户家有老弱、无法逃走的荒村,准备投宿一宵,明日探明

道路再走,不料当夜便有一小队金兵前来打抢。这几户人家都穷得在咽隔年陈糠,并无

可抢之物。金兵偏是威逼勒索不已,一言不合,举刀就斫。同伴稍微分辩了两句,竟被

杀死。

  岳云抢救不及,举椎便打,将来的五十多金兵全数杀光,一个不留。将绑吊的村人

救了下来,把同伴尸首埋入山洞之内;再把敌尸推上干柴连草房一火而焚。先护送村人

觅地隐藏,然后孤身上路。岳云因同伴已死,不知岳飞人在何处。心中恨毒金人,拿定

主意,遇上便杀。

  偏偏别时,众村人看出他要拼命,所指途径,都是绕往南方的偏僻小道。只头一天

遇见七八个哨探的金兵,全被打死,由身边搜出了一些银两和随带的干粮水袋。由此并

未遇见大队敌兵,偶然遇见几个走单的,也被打死。

  这日,岳云刚把由敌人身上搜出的干粮吃光,在山坡上歇了一会,忽听大片人马走

动之声。登高遥望,黑压压的一大片,尽是金兵,漫山遍野而来。对面还有一队人马也

往前走,看去比金兵要少好几倍。岳云想起杀死父母全家之仇,当时气往上僮,紧握铁

锥,一路连蹿带跳赶将过去。两下相隔还有三四里地,等赶到时,金兵已将人马列开,

摆出阵势。因跑大急,周身是汗,一赌气将棉衣脱了下来,随手一扔,一声怒吼,往前

便冲。

  金兵气势汹汹,正要喝问,岳云手起铁锥一挥,先打倒了好几个,由此所向无敌,

晃眼冲入阵地。金兵见是一个小孩,还想以多为胜。不料岳云椎沉力猛,本领高强,又

是仇深恨重,拼命而来,铁锥挥动,纵跃如飞,转眼伤亡遍地。敌将纷纷上前,又被连

伤了好几个,才知厉害。岳云也陷入了重围,先还能够抵敌,渐渐力被用尽,一味拼命,

神志已昏。眼看危急,岳飞、张宪正好赶到,人也仆地不起。

  张宪听完前事,先取衣服与他披上。见他精力恢复了些,问知腹饥,刚把食物取来,

岳飞业已得胜回营。岳云才一见面,便照周义所说,口称“爹爹”,拜伏在地。

  岳飞看完周义的信,听张宪说了前事,好生伤感。拉起岳云,先夸奖了一阵,再对

他说:“你这样拼命,能够杀得几人?留得自己,随时都可杀敌,不更多么?上阵必须

身先士卒,还要全师而还,才能算是好的。我儿以后不可如此。”说过,便命人来,与

岳云赶制衣服,饭后一同歇息。

  次日,宗泽得信,将岳云唤去慰勉了一阵,当时补了一名进义尉,并升岳飞为武翼

郎。跟着和金兵在曹州一场大战,又是岳飞这队人马当先,大破金兵,追杀了数十里。

  宗泽最是爱才,见岳飞这样勇猛,恐其犯险受伤,这日单独召见,对岳飞说:“尔

勇智才艺,虽古良将不能过,然好野战非古法。今为偏裨尚可,他日为大将,此非万全

计也。”随将自己所画阵图送与岳飞,令其熟读,以便将来应用。过了些日,又把岳飞

喊去,问所赠阵图是否合用。

  岳飞答说:“留守所赠阵图,飞熟观之,乃定局耳。古今异宜,夷险异地,岂可按

一定之图?兵家之要,在于出奇不可测识,始能取胜。若平原旷野猝与敌遇,何暇整阵

哉?况飞今日以稗将听命麾下,掌兵不多,使阵一定,虞人得窥虚实,铁骑四躁,无瞧

类矣。”

  宗泽笑问:“照你所说,阵法不该用了?”

  岳飞答道:“阵而后战,兵之常法。但是运用之妙,最重灵巧,千万拘泥不得。”

  宗泽想了又想,忽然笑道:“你说得非常有理,老夫领兵数十年,还不如你,真将

才也。”岳飞谦谢辞出,不久便奉赵构之命,调往南京。宗泽也调为东京留守。

  这时,赵构刚做皇帝,虽想收拢人心,任李纲为丞相,心中仍是畏惧金人。乃重用

汪伯彦、黄潜善等姦臣,希图与金人讲和。无论何事,都怕触怒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一将最难求 有意怜才全国士 深仇须紧记 含悲刺字勉佳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