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传》

第12回 虎帐淡兵 对敌当知尺土重 偏师陷阵 重来还使一军惊

作者:还珠楼主

  岳飞本来要去投宗泽留守,但在路上,忽然想起前在宗泽部下时,和河北招抚使张

所有一面之缘。反正都是从军杀敌,河北是岳飞的家乡,幽、燕一带他曾到过,深知那

里山川形势,加以河北更近敌人,又与家乡隔近,便决意前往一试,不到东京去投宗泽,

先去寻找张所。张所早喜岳飞英武,见他来投,非常高兴。立谈之间,当时派岳飞为中

军统领,借补修武郎。

  这日二人谈论军机,张所笑问岳飞说:“闻汝从宗留守,勇冠三军,汝自料能敌人

几何?”

  岳飞答说:“勇不足恃也。用兵在先定谋,谋者胜负之机也。故为将之道,不患其

无勇,而患其无谋。今之用兵者皆曰‘吾力足以冠三军’,然未战无一定之画;已战无

可成之功。是以上兵伐谋,次兵伐交。桨枝曳柴以败荆,莫教采樵以致绞,皆用此也。”

  张所本是儒将,闻言越发惊奇,随命备酒,密谈时事,并问招抚河北之计。岳飞慷

慨说道:“国家用兵争境土,有其尺寸之地,则得其尺寸之用。因粮以养其兵,因民以

实其地,因其练习之人以为向导,然后择其要害而守之,则胜算可操,事功可成矣。国

家都汴,恃河北以为固。苟凭据要冲,峙列重镇,一城受围,则诸城或扰或救。金人不

能窥河南,而京师根本之地固矣。招抚诚能提兵压境。飞惟命是从,不敢惜死。”张所

大喜,赞勉不置。

  过不多日,吉青、霍锐、董先、施全、傅庆带了五百多名健儿忽然来投。见面说起

岳飞走后,汪伯彦把众人调到统制钟信部下。众人知道岳飞之去,便是汪伯彦、黄潜善

两个姦臣所为。钟信又是他的死党,最喜作威作福,越想越气愤,先打算乘机逃散。

  吉青。霍锐想起岳飞平日的话,知这班少年忠义之士,结纳不易,劝令慎重。恰巧

汪、黄二好想命钟信前往卫州,先养好了兵,然后相机向赵构进谗,将张所贬官,把钟

信升为河北招抚使,以免妨碍和议。众人知道钟信昏庸,部下只有两干人马,都是汪、

黄二好招募来的残兵溃卒。卫州离河北较近,先还打算到了新乡,暗寻岳飞,商计好了

主意,再定去留。后听岳飞已在张所那里当了统领,吉青首借克扣军粮为由,去向钟信

质问。

  钟信刚一发威,先安排好的五百健儿,立时哗噪起来。钟信知道这班少年英雄惹翻

不得,吓得乱抖。恰巧戚方日前来投,正在钟信部下,在旁边做好人,劝钟信遣散众人

归田,听其自便,这才无事,原先五百健儿一个不短。

  岳飞恐众人此来有犯军规,难于安置,先和张所密商。张所笑说:“你不必多虑,

朝廷给我空白告身千余道,一切均以便宜行事。即使得罪权臣,为国家收集人材,我也

说不得了。”随命众人仍任原职,全归岳飞带领。

  到了八月底边,张所闻报金兵又在发难,兵多势盛,便命大将王彦和岳飞同往迎敌,

驻军石门山下。岳飞和王彦略一商议,便率领部下五百骑兵,连张所新拨的不过千人,

当先出战,不等金兵扎住阵脚,先带张宪、岳云冲入敌阵,夺了敌人的大素旗,连杀了

几名敌将。部下军校纷纷赶上,喊杀争先,将金兵杀得大败,生擒金兵千户阿里丰茧。

第二阵又将金营勇将万户王索杀得大败。

  第二天进攻侯兆川。未交锋以前,岳飞对众人说:“前面是敌人大军所在。我军连

胜两次,已将敌人激怒,必以全力来攻。我军人少,必须奋勇当先为必胜之计,后退者

斩!”随把人马分成三队,先命左右两路抄出敌军之后,自和岳云、张宪由小路突然冲

出,直扑敌阵。

  金兵有好几万,知道宋军人少,主帅黑风大王曾下严命,不许一人后退,非将岳飞

全军覆没不可!岳飞等开头冲锋,虽然得胜,无奈金兵有了准备,越杀越多。金将也都

勇悍,众寡悬殊。岳飞这面只管人人拼命,以一当百,仍是不免伤亡。张宪也受了伤,

正在死斗。吉青。董先两队人马,忽由后面杀到。二人原是乘虚先攻敌人后军,一到便

连杀了几员金将。黑风大王只当中了诱敌之计,稍微举棋不定,军心立乱。

  岳飞部下都能各自为战,有进无退。三面会合以后,健儿们更增加了勇气。结果又

把敌人杀得大败,狼狈逃去。宋军除得了大量的马匹器械而外,又俘虏了许多敌兵。有

一些先随主将投降金人的宋军,常受凌侮歧视,俱都愤恨,思念故土。金兵败时,故意

落后,宋军一喊,立时投降。岳飞分别盘问了敌军的虚实和敌将的为人,听出众口一词,

无甚出入,便告众俘,归田从军全听自便,一面晓以大义。这班降卒全都感激,除有限

几人想回家而外,余下均愿追随岳飞杀敌报仇。

  当夜屯兵石门山下,王彦因自己觉众寡悬殊,不肯轻易出战,岳飞竟以少胜众,连

败金兵。正自内愧,忽听探报,金兵又要大举来攻,声势比前更甚。王彦自知所带粮草

又不甚多,心里一慌,连夜拔营,后退二十里。岳飞见王彦常以忠义自命的人尚且如此,

余将可知,暗中慨叹了一阵,召集部下,嘱咐了几句,便自安眠,声色不动。结果金兵

也没有来。过几天,军粮用尽,只得把俘获来的战马杀了充饥,索性往北杀敌。先在大

行山前打一仗,生擒金邦勇将拓跋那鸟居,得了许多军粮马匹。

  岳飞刚命霍锐往太行山里去请牛皋共同杀敌,忽听黑风大王又带大队金兵前来报仇,

忙率全军迎上前去。战时,黑风大王因连败数阵,急怒交加,仗恃蛮力,带了十多名番

将,亲自出马。岳飞早知金兵虚实,又经降军指认,不等敌人发令进攻,手持丈八长枪,

匹马冲锋,张宪、岳云紧随在后。

  黑风大上见宋军未动,只有三人一前两后飞驰而来,心中奇怪,把手中双锤一举,

刚要喝间,岳飞连人带马业已冲到,一抖手中枪,黑风大王的双锤先被荡开。岳飞就势

把枪一举,立将黑风大王枪挑马下。岳云、张宪和后面的健儿相继赶到,所用兵器都重,

无人能敌,只一照面,便连伤了好几名金将。

  金兵见主帅已死,兵将纷纷伤亡,军心大乱。霍锐恰将牛皋引下山来,一见两军交

战,立由中腰冲进。那牛皋手使一对铁锏,身高力大,所带人马虽不过千,都是山中挑

选来的精锐。金兵哪里还敢恋战!一个个亡魂丧胆,四下逃窜。好几万人马,又被岳飞

等杀了个落花流水。所得军械粮草马匹,不计其数。

  岳飞准备歇息数日,乘胜北追。忽然闻报张所因受姦臣陷害,业已贬去官职,流放

岭南。跟着王彦命人传话,说朝廷有旨,现与金人议和,严令前方将士,不许妄动一兵

一卒!众人听了更加愤慨。岳飞恐王彦以后难以相容,又见牛皋性情耿直,本领高强,

是个英雄人物。好不容易将他请下山来,必须妥为安置。各路将帅多半惧敌如虎,朝廷

信任姦臣,和战不定,北进已不可能,便和众人商议,自成一军,赶往东京去投宗泽。

  宗泽先听岳飞贬官归田,正想命人前去寻他,忽见率众来投,喜出望外,因牛皋太

行山还有上万的山兵,一呼即来,便命岳飞、牛皋都当了统制。牛皋嫌岳飞兵少,要将

太行山众分一半与他带领。

  岳飞笑说:“我弟兄有职无官,位卑望浅,带兵一多,容易招忌。一旦军资缺乏,

生出变故,反而不妥。若能与士卒同甘共苦,到处结纳民心,尽量扶持穷苦百姓,地理

敌情均易明了,以少胜多并非难事。自来从善政之后为善政难,从暴政之后为善政易。

以前官将酒色荒婬,倚势横行,多招民怨。只要我军兵不扰民,能养民力以为国用,所

到之处,军民自然成了一体。到了用时,振臂一呼,立时群起争先。民间自有无穷兵力,

要在能得民心而已。当朝权姦正在力倡和议,粮草器械常时拖延停发。以后我军往往要

由敌人那里夺取军粮,并非一举可得之事。兵少而精,还可相机而动,一战而得数月之

粮。兵多势必难顾,血战所得,仅供旬日之需。若有缺乏,其势不能使三军将士得腹从

军,空手杀敌。万一士气因此消沉,以致溃散,就不可收拾了。我们先扎根基要紧,以

后不添兵便罢,只一添兵,便要能与推心置腹,同共死生,栽培爱护,决不可少。使和

植树一样,逐渐本固枝荣,长大起来。我看你暂时也不宜带兵大多呢。”

  牛皋闻言,立时醒悟,连说:“岳大哥说得真对。”大家全都尊重岳飞,私下相见,

除岳云、张宪外,连年长一点的都称他为岳大哥,无事极少有人离开。又当晚饭之后,

众人全都在座,另外还有一些最爱听岳飞说话的军校。

  内中一个叫王万的,对于岳飞更是敬爱,在旁笑问道:“岳大哥,近日宗留守到处

招收义军,连好些抢掠州县的盗贼也都收抚过来。如今人数有好几十万,内中许多乌合

之众,他怎么就不怕难于统带和权姦作梗呢?”

  岳飞答道:“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不能一概而论,宗留守元戎老将,

众望所归,便当今天子也常时加以礼遇,岂是区区一二权姦所能陷害?目前各地变乱纷

起,寇盗纵横,内中虽有许多忠义之士,也有一些凶恶之徒。宗留守明知良莠难分,枭

驾并集,但他还是一体全收,并无选择。只要率众来归,便予好好安排,许以报国之任。

其用意是忠义之士,既不应使其散在草泽,受敌人迫害;而凶恶之徒,也不应纵其焚掠

州县,为害于民间。何况这班恶徒,并非生来就为盗贼,也是饥寒无告,迫而出此,境

遇所逼,情有可原。

  “当今宗邦多难,二帝蒙尘,除却非人,谁不愤恨!与其留为民患,一个不巧,还

要资兵于敌,何如晓以忠义,使执干戈以卫社稷。暂时对他们虽难免还有一些优容,等

经过逐渐整军经武之后,定必严订规条,明申赏罚,勤加训练,使成劲旅。目前既可用

来抵御金兵,多杀强敌,将来更可用以收复中原,迎还二圣。真乃老成谋国,明智非常。

他那招抚安置,均有成算。转运粮械,也有专人。我们在他麾下,虽不敢说言听计从,

样样都有方便,前驱杀敌,必胜可期。倘在时机未到以前,先大吾军,虚张声势,他日

孤军出战,始基不固,阻碍必多,就难行我等之志了。日前宗留守还和我商议如何裁汰

老弱、耕种荒田之计。以他那样威望,对军食尚且为难,要作预防,何况我等!这和我

方才所说是两件事,如何混为一谈呢?”王万连忙谢过,众人也都佩服不已。

  过了些日,徐庆、汤怀、张显因听刘韬在金营中自杀殉国,设祭痛哭了一场,便带

着原来三百健儿,一路突围转战,来投宗泽。众弟兄久别重逢,喜慰之余,谈起各人经

过,俱都愤慨不置。太行山两万山兵也恰赶到。宗泽因牛皋也只要选带一千人马,把岳

飞招去密谈了一阵。知道大行山众都是训练过的忠义健儿,便听岳飞之劝,分交部下大

将刘衍、曲端等带领,并照牛皋所请行事。

  建炎二年二月,金人又大举南侵,先将郑州攻破。然后分兵连破襄阳、均、房、唐、

汝、陈、蔡、郑州、颖昌等地,并把所有的百姓全数俘虏,押往河北。金主吴乞买的第

四子完颜兀术(后改名宗辅)率领数十万金兵,也由郑州进军,已快到达中牟县。赵构

害怕金兵渡淮来攻,先期避往扬州。

  宗泽手下幕僚见敌势强盛,眼看就要杀到东京,城外又驻扎着许多万忠义民兵,教

练的日子尚浅。另外还有许多新招抚来的盗军,其心难测,不敢轻用,开封城内人心惶

惶,便问宗泽作何打算。宗泽正和曲端在下棋,笑说:“我已派大将刘衍、宣赞、巩成

前往迎敌,以逸待劳,必胜无疑,何必多虑!”等棋下完,才命曲端、吴玠带领牛皋招

来的数千名太行山兵绕向敌后,断其归路。

  兀术刚到中牟县西的白沙镇,人马未定,刘衍,牛皋突然杀到。兀术颇善用兵,手

下又有好些勇将,虽是远来匆匆迎敌,军心并未摇动。双方正恶斗间,曲端、吴玖突由

敌后杀来,前后夹攻,竟将金兵杀得大败。

  另一支金兵往攻胖城县,又被党成一军截住。岳飞带了原有五百轻骑,和徐庆等带

来的三百名精锐,当先破敌,将金兵杀得大败。跟着连战黑龙潭、龙女庙侧官桥,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虎帐淡兵 对敌当知尺土重 偏师陷阵 重来还使一军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