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传》

第13回 慑以前锋 八百精骑平丑虏 计然后战 沿江灯火震兀木

作者:还珠楼主

  建炎三年正月,叛将王善、曹成、张用、董彦政、孔彦舟等,率众五十万攻打开封。

杜充先不知贼兵虚实,人数多少,派了两员心腹大将,带了几千人马,冒失出战,大败

而归,所带人马丧失大半。贼兵业已直扑南黛门外,鼓声震地。

  杜充见情势危急,不能再存私心,才听都统制陈淬的劝,忙把岳飞唤来,柑着他的

背说:“京师存亡,在此一举!如今好些兵将都被朝廷调走,我军兵力单薄,勇将不多,

全靠你了。”岳飞慨然领命,准备仍率部下八百健儿出战。

  王贵、岳亨见敌我相差好几十倍,都劝岳飞慎重。岳飞笑说:“用兵之妙,运用无

常。王善前攻开封,我曾见过,所部大半是些乌合之众。诸位不必多虑,且看我先挫他

的锐气。”随说:“敌众我寡,本不应将人马分开。但是全部冲杀,易陷重围。必须审

机分合,各自为战,才能成功。现命吉青、岳云各领一队人马,由通津、宣化两门绕往

敌人阵前。一经交锋,便同时攻他前阵两翼。施全、董先分领两队人马,左右往来策应,

专攻敌人空隙。次日天明前开城出战。”

  王善远来劳乏,胜后心骄,打算歇息一宵,明日一举将城攻破,抢上一个好的。忽

然闻报岳飞带了四员部将,要见诸位大王,后面只有一小队人马还未过来。王善早知杜

充人心已失,兵无斗志,以为岳飞有了投降之意。和众贼头略一商计,同了为首十几个

首领,带了一队人马出见,自恃人多,连阵势也未等摆好,便赶上前,见面刚问:“岳

将军有何见教?”岳飞大喝:“反贼受死!”迎面就是一枪。

  王善连忙用刀招架时,岳飞手中枪就势往下一压。王善觉得手中一震,刀头往下一

坠,岳飞的枪已当胸刺到。慌不迭把马往侧一偏,想将枪避过,举刀再战,不料岳飞动

作神速,右手枪刚刺出去,左手已拔出四棱铁锏打将过来。二马交驰,枪由王善右胁擦

过,虽然不曾刺中要害,衣甲已被挑破了一大片。这一铁锏正中马股,王善连人带马一

起翻倒,不是曹成,董彦政抢救得快,已被岳飞一枪刺死,吓得就此逃了回去。

  曹成、董彦政还想把地上金刀抢起时,吃岳飞左手一锏,挡开曹成的大刀,右手回

马一枪,又将董彦政刺了个透穿。汤怀、张显、徐庆、张宪同时动手。孔彦舟才一照面,

便被张宪八十斤点钢枪把刀打飞,吓得心惊胆寒,催马逃回。张宪跟着冲入贼阵,杀将

起来,张显、汤怀、徐庆也连伤了几个贼头。曹成被岳飞一枪震得两膀酸麻,哪里还敢

对敌!慌不迭虚掩一刀,拨马逃走。剩下张用一人,知不能敌,也忙回马逃去。

  岳飞后面百多名轻骑跟踪赶到,一声喊杀,随同冲人阵内。王善等做梦也没想到敌

人这样厉害,加上心骄气浮,行列不整,为首之人一逃,贼兵不战自乱。岳飞等为首五

人,直似生龙活虎一般,一路刀斫枪挑,无人能敌。吉青、岳云、施全、岳亨所领四小

队精骑又同时杀到,只杀得这班贼兵,亡魂丧胆,亡命一般四下奔逃,互相挤撞,乱成

一片。

  都统制陈淬听岳飞半夜出兵,以八百人敌五十万之众,越想越不放心,准备先把城

守住,再作计较。上城遥望,见岳飞等业已杀入敌阵,贼兵已被杀得大败,自相挤撞践

踏,如潮水一般退去,不禁狂喜,忙率守城兵马开城追敌。

  陈淬手下三千人马,加上杜充的全军也还有两万多人。休看这班官军先前怯敌,打

仗不行,一占上风,全都耀武扬威起来。这一战,竟将王善数十万贼兵追出百里以外,

岳飞等方始收兵回转。跟着王善围攻陈州,到处焚掠。杜充又命岳飞、陈淬合力破贼。

  岳飞先命岳亨、王贵等以轻骑断其后路,将工善的牛驴粮草先夺了来。王善缺粮,

又知岳飞厉害,兵心摇动。二月二十一日,岳飞又大败王善于清河,收降盗党甚多,连

升为武德大夫、英州刺史。

  赵构先因张邦昌乃金人所立,非但不敢治他叛逆之罪,并且封为大保同安郡王,非

常尊重。后因李纲等再三参奏,不杀张邦昌无以服众,金人又不许议和,迫于无奈,才

将张邦昌和粮饷王时雍等同时杀死。一面却听黄潜善,汪伯彦之言,将李纲贬往琼州。

  不久,金兵将河北诸州郡攻破。赵构害怕,逃往扬州躲避。知济南府刘豫将守城勇

将关胜杀死,强迫百姓叛宋降金。百姓不肯,刘豫偷偷缒城投降。赵构所派使臣王伦,

也被金人拘留起来。大将韩世忠准备会合山东的兵同往淮扬抗敌,不料刘豫叛宋降金,

势孤力弱,援兵不至。金帅宗翰分兵三千往袭扬州,世忠自率大军迎战,寡不敌众,连

夜退走。

  宗翰连取淮扬、彭城。大将刘光世奉命防御金人,敌兵未至,全军先溃。赵构正在

扬州和一宠妃白昼宣婬,听内侍邝询急报金兵杀来,吓得周身乱抖。当时骑马逃到瓜州,

只寻到一只小船,匆匆渡江。随行只有王渊、张浚、内侍康履、邝询和几名兵士。逃到

镇江,天已入夜。因为惊悸太甚,由此得了阳倭之症。

  姦臣汪伯彦、黄潜善正和一些贵客在庙里听和尚克勤讲经说法,希图佛菩萨保佑他

们升官发财,富贵无穷。刚把经听完,正受众人的奉承,满心得意,气焰甚高,忽听堂

吏大呼:“金兵杀来,圣驾已先走了!”汪、黄二人相顾仓皇,面无人色,匆匆上马,

往南逃窜。城中百姓得信,纷纷夺门外出。人多践踏,死伤甚众。个个痛恨姦贼,咒骂

不绝。司马卿黄愕逃到江边,军士们误当作是黄潜善,大骂:“你这个误国害民的姦

贼!”黄愕连忙分辩,人头已被斩落。

  赵构君臣匆匆逃亡,新置办的行宫陈设和朝廷仪仗全被敌兵掠去,百姓遭殃,更不

必说。太常少卿李陵抢了九庙神主逃走,出城被金兵一追,连赵氏祖宗牌位也被抛弃。

其实金兵前锋只五百人,赵构真要率领三军固守一战,并无败理。都是赵构畏敌如虎,

才至于此。

  宗翰看准宋室君臣庸懦无能,只用三千人马,便将扬州行在(皇帝逃亡的所在地称

为行在,是舞文弄墨、避讳逃亡的门面话)不战而得,一面却以全军之力将韩世忠战败,

以致江淮一带全成了敌骑蹂躏之地,被祸害的人命财物不可数计。

  金人因扬州百姓和一些无人统率的残军纷纷起来抗敌,自知立脚不住,便纵兵掳抢,

把扬州城烧了个干净,方始退兵而去。

  赵构一路逃窜到了临安(杭州),方始停住。汪、黄二好知道坚持和议,闯下这场

大祸,依然恬不知耻,联名上疏,说:“当此国家多难之时,不敢求退。”妄想保持他

的禄位。无奈公论不容,中丞张徽奏论二姦贼有二十行大罪,主要是祸国殃民,陷害忠

良,贬窜李纲,又对宗泽百般作梗,使他费尽心力招抚来抗敌的几十万忠义之士,全数

瓦解而去。赵构虽想留着汪、黄二好为未来求和之用,无奈群情愤激,迫不得已,才将

汪、黄二好贬去。

  金人不久便命汉好刘豫知东平府,节制河南州郡,刘豫的儿子刘麟知济南府,并命

大将达赉屯兵险要之处,暗中监视。后来见刘豫贪图富贵,死心塌地做汉姦,想拿中国

的兵攻打中国,又立他当了齐国皇帝,与宋为敌。刘豫对金主自称“儿臣”,历史上的

“儿皇帝”,刘豫也是一个。

  当年六月底,金兀术大举南侵,连破磁,单、密州,声势比以前更盛。杜充先听几

木带领数十万金兵就要杀来,越想越胆寒,打算丢掉东京,逃往建康。岳飞力劝,大意

说:“中原之地,尺寸不可弃。……留守……且不守此,他人奈何?今留守一。举足,

此地皆非我有矣。他日慾复取之,非捐数十万之众不可得也。”

  杜充不听,以军令强迫岳飞随往建康。岳飞部下连新收抚的兵将不过三千,杜充一

走,军粮先无着落,暂时只有保全实力,别无良策。恰值牛皋也由磁州败阵退回,说起

这次兀术以倾国之兵来犯,自己虽然上来连胜两次,士卒伤亡甚多。主将又因粮缺势孤,

弃城而逃。这才带了孤军,一一路突围转战而来。河北诸郡沦陷于敌,都是兵少缺粮、

朝廷不管之故。互相愤慨了一阵,只得随军南去。岳飞奉命当前锋,中途连破李成等叛

贼于铁路步(镇)、盘城(县)、滁州等地。

  到了十月,赵构又由临安逃往越州(绍兴)。杜充听岳飞之劝,一路收集残兵,居

然也有十几万人。岳飞部下连同牛皋带来的人马,也有一万左右。江浙一带的居民,因

仕充部下有岳飞等勇将,都想靠他保卫长江,不使敌骑南渡。杜充只是残杀军民立威,

毫无御敌之策。

  这日,金兀木与叛贼李成合攻乌江。杜充闻报,吓得闭门不出。诸将屡次请他出兵

抗战,概不答覆。岳飞又急又怒,一直冲进他的卧室,再三力劝,说:“劲虏大敌,近

在淮南,脾睨长江,包藏不浅。卧薪之势,莫甚于此时。而相公乃终日晏居,不省兵事。

万一敌人窥吾之怠而举兵乘之,相公既不躬其事,能保诸将之用命乎、诸将既不用命,

金陵失守,相公能复高枕于此乎?”说时,声泪俱下。

  杜充早已准备降敌,因岳飞兵力最强,不敢得罪,表面敷衍,却不出来。等金兵由

马家渡渡过长江,才派岳飞等和都统制陈淬一同出战。杜充的心腹大将王曼,听说杜充

有降敌之意,带了所部数万人马,当先逃退。凡是杜充部下的将官,全部溃散,只有岳

飞这一支人马与敌人死战,非但没有援兵辎重,粮草也被逃将带走。敌人虽被暂时打退,

部下将士全都没有吃的,只得把全军夜屯钟山,歇息了多半夜。天还未明,突然往攻敌

营,把金兵杀了好几千。陈淬部将听说杜充把建康府库搬光,带领全家渡江降敌的消息,

人心浮动,多想叛逃。戚方正在陈淬部下,首先带了一支人马去当强盗。

  岳飞得信,立时召请两军将士发话,大意说:“我辈荷国厚恩,当以忠义报国,立

功名,书竹帛,死且不朽……江左形胜之地,使胡虏盗据,何以立国?今日之事,有死

无二,辄出此门者斩!”说到慷慨激昂之处,众皆感动,不敢再有异志。

  岳飞又将刘经等将校和一些散兵溃卒招集过来,前后夺了金兵和叛将的粮草很多。

后来闻报,兀术将往临安进兵,便领所部人马前往截击,在广德境内连打了六次胜仗,

杀伤敌人甚众。生擒女真汉儿军王权等二十四人,俘虏诸剃头签军首领四十八人和好些

敌兵。经过分别审问查看,挑出一些可用的汉儿军,先以恩信结纳,放将回去,令其夜

斫金兵营寨,烧毁炮车和随军辎重器械,再乘敌人混乱之际,连夜进攻,又把金兵杀得

大败。

  军中缺粮,全仗夺取敌人的粮草度日,有时将士都吃不饱。但是上下一心,军纪最

严。屯兵之处,肩背挑负,商贩如常,一时威名远震。好些被胁从的敌军走近当地,都

说:“这是岳爷爷的军队!”纷纷赶来投降,又收了万余人。

  不久金兵往攻溧阳。岳飞派刘经带兵半夜偷袭,杀了五百多金兵,生擒女真汉儿军、

伪同知傈阳县事渤海太师李撒八等十二人和于仁留哥。

  建炎四年正月,宜兴吏民共同来信,说叛将郭吉在当地抢劫民财,请岳飞为民除害,

并说宜兴粮米能供给一万人马十年之用。

  岳飞连忙领兵赶去。还未到达,郭吉已将全城抢光,用一百多条大船载了赃物,逃

入太湖。岳飞闻报,立命王贵、傅庆带兵紧追。宗泽的家将张保、王横正驾小舟来投,

俱通水性,熟习湖中形势。岳飞又命牛皋带了张保、王横和一千精锐,分驾小舟赶往接

应。两下夹攻,将郭吉所有人船辎重全数夺回。凡是抢自民间的,部分还给了百姓。所

部兵士,秋毫无犯。纵使兵多,地方不够住,又缺少帐篷,多半轮流露宿,决不妄人民

家,也不妄动民间一草一木。远近州县的百姓,弃家迁往宜兴的有一万多户。当地百姓

更为岳飞建下生祠。

  当年四月,金兵再犯常州。岳飞命众将中途截杀,连胜四阵,金兵单是互相践踏拥

挤、坠河淹死的就不计其数。又生擒了女真万户少主孝茧、汉儿军李渭等十一人。

  当岳飞在广德大败金人之时,几术留下十万人马和岳飞对敌,自领大军将临安攻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慑以前锋 八百精骑平丑虏 计然后战 沿江灯火震兀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