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传》

第14回 桴鼓战金山 女将威风歼敌寇 分兵屯牛首 岳飞勇略定江淮

作者:还珠楼主

  兀术由北固山逃回,对哈密量说:“我只说北固山离此只有十里,可以远望焦山,

特地轻骑简从,前往窥探。哪知虚实未得,反被宋军擒去两员大将。我军地理不熟,粮

草又缺,情势可虑。军师有何高见?”哈密量说:“照此情势,实难久持。好在后日便

是双方交战的约期,我军细软金银,昨夜均已移往大小民船,今晚可以出其不意,照殿

下昨日所说,兵分两路,连夜抢渡长江,免得坐以待毙。”

  兀术立命大将粘没诃率领百多条战船、二百多条民船、三万金兵,往攻宋兵焦山大

营,自己在后督队。哈密童带了众将和三万多金兵、七百多条大小民船,由侧面抢渡长

江,再改走龙潭、仪征的旱路,命在五更以前出动。好使宋军首尾不能兼顾。金兵全都

急于北归,一个个磨刀弄箭,互相谈话,五更前把饭吃饱。兀术一声令下,金兵便分头

往焦山大营进发。

  韩世忠早在半夜里就把水军战船分列开来,梁红玉也早有三层炮架,后面再设强弓

硬弩,外用芦席遮盖,静悄悄准备迎敌。兀术在船上,眼看相隔已近,见宋军方面全无

动静。正在猜疑,忽听一声炮响,数十道五色火花,冲空直上。跟着宋兵的箭暴雨一般

迎面射来,同时又有大炮打到,金将粘没河所带兵船竟被打了一个七零八落。料知不妙,

连忙下令将船拨转,往西方逃走。

  红玉站在战船桅楼之上,一目了然,先将桅杆上号灯升起,指点方向,一面领头击

动战鼓。各船上的兵士也一起擂鼓相应,轰如雷鸣。韩世忠带领轻舟战船,照着号灯所

指,分头截杀。打到天明,帅舰上红旗高起,擂鼓更急。

  阮良、董旻、苏德、刘宝等各领水军,分驾着百十条大“浪里钻”,都是八桨齐飞,

两边分列着十名精通水性、背插钢钻腰刀的水军,远者箭射,近者跳上敌船,举刀就斫。

再不,便跳下水去,用钢钻将船穿透,使其沉水。这一阵,只杀得金兵人倒船翻,江水

皆赤。金兵连淹死带被杀伤的两万多,哈密量所带金银细软,被宋军截去了一大半,并

还伤了几员大将。兀术率领残军往西败逃,韩彦直、韩彦古、解元、陈桶、呼延通等伏

兵突起,两下夹攻,竟将兀术残兵逼进黄天荡内。

  世忠知道敌人成了瓮中之鳖,忙命众将将荡口封住,轮流把守,准备弩箭炮石,以

防突围,下余将士苦战了一日夜,俱都分班歇息,然后回转大营,与梁红玉商讨犒赏三

军,奏报朝廷之事。这便是宋史所载“韩世忠大败兀术于金山,妻梁氏自击梓鼓”的故

事。

  梁红玉见丈夫得胜回来,苏德生擒兀术女婿龙虎大王霍武,斩得番将何里闼首级。

便连先前所擒二金将,一齐斩首,号令于桅杆之上。擒获的金兵金将、战船民船,也都

处置。由焦山起到黄大荡,宋军战船排成了一条长蛇阵,夜里灯火通明,照漾江波,全

军将士欢声雷动。世忠更是兴高采烈,断定生擒兀术,不过数日之事。

  红玉劝道:“自来骄兵必败,何况兀术那样劲敌。元帅大功未成,切不可因一时小

胜,便自疏忽。我想兀术有谋有勇,万一被他漏网,他日定要卷土重来。我们一时纵敌,

后患无穷,悔无及了。”世忠虽觉红玉所说有理,因兀术业已投入死地,宋军水陆两面

均有防备,不会被他逃走。只传令将士多加小心,又将大营水师调了两千精锐,往黄天

荡相助困敌,并未想到别的。

  红玉两次劝世忠亲率水军冲入黄天荡,消灭残敌,生擒兀术。世忠均说:“兀术虽

然大败,还有两万多精锐在他部下,困兽犹斗。何况我军人少,虽获大胜,也有一些伤

亡。水军非步兵可比,教练不易,金兵粮将用尽,又无逃路。我军只将黄天荡困住,饿

也把他饿死。此时进攻,金兵定必群起拼命,我军难免又有伤亡。就能保其必胜,也是

不值。”红玉便未再劝。

  兀术败进黄天荡,见宋军没有追来,却将港口遮断,心中惊疑,后才探知黄天荡湖

面虽宽,却是一条死路,另有三面危崖绝壁,有进无出。

  兀术忙和众王子、元帅、大将、平章等商计,去向世忠求和。并将所掠来的金珠细

软和三百匹名马送与世忠,想买条路回去。跟着查点全军,只非金族,连生长北方、早

已从军,并还立过功劳的汉人军校,全部搜去兵器,拘留起来,以防万一突围时,倒戈

降宋,一面命人带了金银出去探路。

  下书人回来说道:“韩世忠大骂:兀术狗贼把我当成什么人?除却交还中原,送回

二圣,可以保得一命,别的全是做梦!”兀术因世忠坚不许和,粮草将尽,情急无奈,

决计拼死突围而逃。哪知宋军防备甚严,刚到荡口,火炮弩箭便如雨点一般打来。兀术

白死伤好些兵将,看出实在无法冲破,只得下令退回,部下又伤亡了好几千。

  兀术正在万分忧急之际,忽然探出荡内有一条老鹤河,本与金陵秦淮河相通,只是

年久淤塞,已不通行。万分绝望中,得此一线生机,自然不肯放过。一面命人驾上小舟,

去向荡口外宋兵苦苦求和,将韩世忠稳住;一面命全军下手,挖掘老鹤河故道。只一晚

上,便掘通了三十来里,兀术立率残军逃去。等到宋军看出虚实,兀术已快到达新城

(江苏句容县北)了。韩世忠得信,又急又怒,后悔无及。

  岳飞这时已将手下八百健儿,连同太行山的忠义山兵共有六千久经训练的精锐将士,

分为马步两队。骑兵称为“游奕军”,步兵称为“背鬼军”,分交牛皋、汤怀、岳云、

张宪、岳亨、徐庆等带领。都是一正两副,每日率领全军,操演正勤。

  黄机密忽然拿了周义的信来见。大意是说:“近由外回,才看到岳飞父于的信,得

知经过。因见河北州郡相继失陷。山陕各地也不能保。父亲遗命虽未办完,但是形势日

非,不得不从权行事。便往汤阴扫墓,看望岳母,不料相州一带已快被金兵侵占,岳母

婆媳避难他往,不曾见到。事完,又往庐山去寻黄机密,得知岳母婆媳就在附近种了几

亩山田,结茅而居,便同往访。留了几十两银子与岳母婆媳度用,并照父亲遗嘱,将前

由姦细身上搜出来的金牌信符和一包地图文件,连同自己这些年所画山川形势的详图,

托机密转交岳飞,请其为国家杀敌,建立功业。”

  岳飞自到东京不久,先后曾请霍锐。施全和亲信可靠的军校,往汤阴河北一带寻访

老母妻儿,已有二十多次,均未寻到下落。后来相州失陷,心中万分忧急。因岳母平日

喜食豆腐,便专以豆腐下饭,并说:“豆腐豆腐,犹如见母。”常时忧念不已。闻信后,

悲喜交集,大出意外。忙告张保、王横:“明日一早,带上二十名勇士,水陆并进,绕

走小道,赶往庐山迎亲。如打听出周义的下落,连他也请了来。”二将去后,岳飞常和

机密谈论军情,双方甚是投机。忽接朝廷诏旨,令其就近收复建康。岳飞听机密的话,

本就有此打算,立率全军往攻建康。

  当年四月二十五日,岳飞大败金兵于清水亭。杀伤甚多,伏尸十五六里不绝。杀了

耳戴金银环的金将和万户。干户一百七十五名,生擒女真渤海汉儿军四十五名。所得盔

甲、器械、粮草、马匹不计其数。建康还未攻下,忽听兀术兵败黄天荡,已快成擒。后

将老鹤河故道掘通了三十里,觅地登岸,准备与建康金兵会合。

  岳飞忙和机密商计,命岳云、张宪带领所部“游奕军”,外加一,些步兵,共三千

三百多人,迎头猛击。岳云、张宪少年英勇,兀术新败之余,兵无斗志,宋军这两员小

将所带人马又是岳军精锐,如何能敌?还未赶到建康城下,便被杀得大败,兀木几被张

宪枪挑马下,知道岳飞厉害,越发胆寒,又听说岳飞正以全力收复建康,不敢再去。慌

不迭逃到龙湾(上元县西北),又改长江水路。逃往淮西。

  金兵另一主帅达赉在潍州得信,忙派贝勒塔叶带领大兵来援,兀术把黄大荡一败,

引为奇耻大辱,见塔叶带有新造战船甚多,意图报仇,重又赶回镇江,和韩世忠在黄天

荡前相持。

  世忠上来连胜好几阵,兀术、塔叶伤亡甚多,力竭势穷,几次想和世忠当面求和。

世忠只说“还我两宫(赵佶父子),复我疆土,则可相全”。兀术无话可答,见世忠海

舟乘风使篷,往来如飞,好生忧急。对部将说:“南宋使船如马,如何是好?”正在无

计可施,忽有好人贪财献计,教兀术用火攻。世忠竟被打败。

  兀术虽然先败后胜,兵力损伤甚多。事出侥幸,暂时不敢再往南犯。本想在六合歇

息些日,引众北归,又接建康金兵告急之信。前在临安分道撤退的金兵,听说兀术连被

韩、忠、岳飞杀败,也相继赶来应援,兵力又盛。以为建康江左形胜之地,若能保有,

既可进攻东南,又可控制西北(指江西襄汉和江北诸州郡),已然到手,不可失去。

  岳飞闻报,便领大军往建康进发。

  岳飞建立战功,业己升为江淮都统制。武功大夫。昌州防御使。正带手下三万多人

马攻打建康,闻报韩世忠镇江兵败,兀术进屯六合,知其要解建康之围,想命牛皋,王

贵带上一部分精锐往攻六合,截杀金兵。

  黄机密说:“我军人少,朝命各路接迎人马都在途中观望,一个未来。我以孤军奋

战,再若分兵,其势更孤。‘游奕’、‘背鬼’二军,此时更是不宜轻动。兀术收集各

路金兵,已有二三十万之众,与上次北溃不同。此贼前在镇江连败两阵,近虽得胜,怀

有戒心。我若分兵往击,胜固可喜,败则容易减退我军锐气。莫若将我全军集在一处,

养足士气以逸待劳。表面看去,我军似受敌人内外夹攻,实则敌散我聚,敌虚我实。只

要将军详审敌情,运用得当,兀术决非我军之敌,不知将军以为如何?”

  岳飞喜道:“先生之言极是,这都是我以前身居偏裨,带兵不多,惯以轻敌陷阵,

又常小胜,每次攻袭敌人,最喜执锐攻坚,以少敌众,以致虑不及此。今日带兵己多,

若再积习不改,遇事不知熟计,派出去的兵将为敌所陷,因而牵动全军,减弱士气,负

咎无穷了。我想照先生所说在建康城外多设旌旗营垒,灶烟不断。以为疑兵。暗将全军

精锐埋伏在牛头山上,等他过时,突然拦腰猛击。建康城内的敌军以为援兵将至,屡败

之余,决不敢轻易出战。我却以全军之力,乘兀术喘息未定,专攻他的虚处。另派牛皋,

岳亨以所部‘游奕军’,由龙湾那面袭击回援之兵。此计若成,至少可挫敌人的锐气,

甚至大获全胜都在意中呢。”

  机密抚掌笑道:“将军智勇双全,料敌若神,为古名将所不及。”

  岳飞谦谢了几句,又和机密众将仔细商量,命吉青、霍锐守在建康城外,虚张声势,

多设疑兵,命牛皋、岳亨带领两千“游奕军”和一千步兵,埋伏龙湾附近,然后把剩余

不到三万人马移往牛头山,自带汤怀、张显居中,隐伏高坡之上,指挥前军,相机而动。

王贵、傅庆和新选拔的步将陈经为左翼,徐庆、董先、施全为右翼,岳云、张宪为前锋,

到时看清敌人来势,突然加以猛击。后面三路人马同时暴起,冲入敌阵。不许一人后退,

违令者斩!一面派人迎着敌军来路,仔细打探虚实动静。

  头一天刚刚布置停当,埋伏牛头山山腰树林之中,将营扎好。第二日早起,便听探

敌的健儿回报说,兀术行军机密,极少人知,本难探出他的动静,后来遇到两个被金兵

虏去、又逃出来的乡民,说起兀术昨夜传令全军,收拾辎重粮草,还要多杀牛羊犒赏三

军。照着金兵平日行军以前的举动,只恐当日便要杀来等情。

  岳飞知道兀术并非易与,六合离建康才六十里,照此情势,分明是恐白天赶到,金

兵难免疲劳,打算稳扎稳打,一队接一队,轻悄悄从容上路。以为下弦时期,梅雨季节,

大多阴沉,宋军攻城正急,决想不到金兵会大举而来。等到发觉,他已将营扎注。即使

事前被宋军知道,照他那样行军,双方只一交战,后面的接应便和后浪催前浪一样,越

来越多。免得和以前那样,将人马全往横里展开,表示兵多势盛,结果宋军不曾吓倒,

却被宋军精锐冲破他的弱点,以致杀得大败。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回 桴鼓战金山 女将威风歼敌寇 分兵屯牛首 岳飞勇略定江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