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传》

第15回 卖国阴谋 秦桧间关联赵构 奋身破敌 岳云匹马斩京超

作者:还珠楼主

  这时岳母婆媳业已接到洪州衙内。岳飞又奉朝命往攻大盗曹成,兵发贺州。暑热行

军,连用计带用兵,把曹成数十万人马杀了个落花流水。曹成杀一阵,败一阵,由贺州

太平场溃退。逃到北藏岭、上梧关,收集残兵十余万,据险固守,又被接连攻破。手下

勇将杨再兴,因和岳飞是旧友,也被收降了去。所占据的五岭一带州郡也全被岳飞分兵

攻破,实在势穷力蹙,只得带领残兵一路溃逃,投降了韩世忠。

  当靖康二年,金兵攻破汴京之时,数以千计的皇帝国戚、文武群臣,连同他们的妻

女均被掳走。到了金邦,受不尽的虐待凌辱,有的当时受到残杀,有的更受尽了磨折惨

痛,终于死亡,能够保得一命的极少。只有秦桧同妻王氏,到了燕京以后,金主吴乞买

先将他夫妻赐给达赉为奴。秦桧受苦不过,常和王氏抱头痛哭,说此生在负才华,一为

俘虏,永无出头之日。

  不料达赉因知秦桧是宋朝状元,又是御史中丞,上来只是故意示威凌逼。等到看出

他心胆已寒,才故作不知,借着一个机会,与他相见。立谈之下,便命沐浴更衣,将他

夫妻接进府去又谈论了一阵,命他参谋军事,跟着升为随军转运使,相待甚厚。

  秦桧夫妻做梦也没想到转眼就要被金兵凌虐而死的俘虏,居然平步青云,当了大官,

不由得感激涕零,出于意外。后又听说,达赉本不知他夫妻拨在奴隶队里,后听兀术说

起他的才名,才得访查出来,加以重用。因此,把兀术也当作了救命恩人。

  这时金邦兵权大半是在达赉和兀术手里,二人常召秦桧夫妇饮宴,王氏人本机巧阴

险,颇得二酋宠信,常预密谋。后来达赉围攻楚州,秦桧夫妻随军南侵,为金兵划策,

更得信任。

  这日达赉忽接兀术来信,说:“宋朝民心未死,我军目前虽然得胜,但是各地义军

纷起,另外还有一些新起的勇将如岳飞、吴玠、吴磷之流,都是劲将。照这样下去,非

但东南半壁难于吞并,连已夺到手的中原肥沃之地也恐不能长保,为今之计,只有派上

一两个有名望的宋朝降官,许以重利,故意放他回国,命以和议打动宋主,作为内应,

才能得志。赵构庸懦昏愚,素无大志,一听和议可成,定然求之不得。等派去的降官执

掌朝政之后,再用他的权势,专制诸将的时,这样我军才有机可乘,进可以战,退可以

保。和战两面,都在我军掌握之中,无往不利。”

  达赉看完大喜,连称妙计。一算宋朝这些降官,只有秦桧有才,可共机密。未被俘

以前,当过御史中丞,并曾有过抗金的言论,颇有名望,用作内应,再好没有。正想命

他夫妻同回,不料兀术也将秦桧夫妻看中,也有来信,除指示秦桧机宜外,并说:“王

氏聪明可供机密,遇事不妨与她商计。将来金兵如果席卷东南,便立秦桧为君。赵构如

对秦桧不利,立统雄兵百万,为他报仇,秦桧不照所说行事,也决不容。”

  一个甘心媚敌当奴才的汉姦,有这样的主子为他撑腰自然得意。觉着敌人得志,自

可称帝南方,成为一国之主,即使划江为界,也必享受荣华,永保公侯将相之位,真个

喜出望外,感激无比。当着来人便把信供上,穿了整齐的金人衣冠,口称“千岁”,跪

倒谢恩,连眼泪也挤了下来。

  达赉接到兀术回信,独自一人偷偷赶来商计,正好撞上,连夸:“你真是我金邦的

忠臣。”秦桧夫妻忙又跪倒谢恩,不住拭泪。达赉再三以好言劝住,方始破涕为笑。两

下密计了好几天,达赉才给了许多金珠,派人护送秦桧夫妻驾上小舟,到了两军交界之

处偷偷上岸,由海道赶往越州去见赵构,自称是由敌军中逃回。

  众朝臣因被掳的文武群臣甚多,只有秦桧一人生还,连妻王氏也带了来。中间路两

三千里,连穿过金人占据之地,逾河越海,安然到达,许多可疑,都怀疑他是金邦派来

的间谍。偏生姦相范宗尹和江西安抚大使李回,以前和秦桧交好,又受了好些贿赂,极

力替他解释,弁向赵构保奏,说秦桧是个忠臣。赵构便命人见。

  秦桧早由范宗尹口中探出赵构心意为人,刚一见面,便说:“目前形势,只宜和而

不宜战。休说金兵强盛,我军决非其敌,陛下圣明天纵,文武兼资,好容易上膺天命,

神器有归,中兴大业,期于指顾。假若两宫还朝,陛下定必退居藩封,内招疑忌,拥虚

名而受实祸。何况两宫(指赵佶父子)在日,任用六贼,朝廷失政,人怀怨望,再若重

登大宝,必致众叛亲离。岂止大河以南不可复收,便这东南半壁也不能保矣。”随将所

拟议和之策和向达赉求和的书稿呈上。

  赵构本就害怕敌人,不愿二圣还朝,一见秦桧所写书稿,非但文章甚好,对于金邦

的形势和兵力的强大厉害,更说得详详细细,有条有理,不禁又惊又喜。赵构先虽屡次

派人向金求和,到底还记着一点君父之仇和全家流离逃亡之痛。是和是战,尚还举棋不

定。有起事来,只管怯敌先逃,一面却想倚靠一些重臣大将和新起来的韩、岳诸军,为

他保障江淮,以多杀敌人为喜。自从秦桧回朝,在便殿单独召见,密谈了两次,这才专

心一意,想与金人解仇求和,对于秦桧也就一天比一天宠信起来,曾对左右大臣说:

“桧朴忠过人,朕得之喜而不寐。”

  赵构听从秦桧之计,专心求和。金人却是分兵几路,到处焚掠,攻陷州郡,一路连

破限、原、环。庆诸州。不是大将吴玠、吴磷和刘子羽在凤翔大散关东的和尚原孤军奋

战,大破金兵,几乎连四川也被夺去。另一路侵犯熙和,副总管列惟辅战死殉国。

  金人因所占据的各州郡义军纷起,当时河北境义兵八字军最著名,面上都刺有“赤

心报国,誓杀金贼”八字。而山西境义兵则以红中军最著名(起初在晋城、长治一带,

后来扩大到河北、陕西)。红中军声势浩大,组织极密,用建炎年号,但不用宋朝官号。

见有不愿降敌、从金国逃回的官民,便厚赠衣粮,护送出境;路上见有宋官旗帜,立即

引去,绝不杀害。遇敌即奋死进攻,决不畏避。他们声称:“只等官兵过河,并不要多,

我们自有力量杀尽金虏。”

  他们曾袭击金军大寨,宗翰几乎被擒。金人痛恨红中,捕逐最急,但只能妄杀平民

泄愤,不能获得真红中,无法镇压,又急又怒。忽下密令,命各路金兵到处搜索河南、

河北的善良百姓和路上的商贩旅客,称为客户。有的在耳朵上刺字为号,锁押在云中一

带,卖给金邦的军民为奴;有的押往关外各种族部落,以人换马;另外还有许多,竟被

挖了大坑活埋。死的不计其数,活的更是受罪无穷。那少数由敌境逃来南方的,逢人哭

诉,惨不忍闻。

  朝臣据实奏报,赵构听信秦桧之言,只想保全自己富贵,竟然是置若罔闻。才只半

年,便把秦桧升为首相。等绍兴二年正月,回到临安之后,秦桧升迁太快,朝臣不满。

又因恃宠狂妄,对赵构讲话也太随便——主要还是口口声声高谈和议,金兵却是一味南

犯,进攻不已。赵构对他减去了信心,这才将其暂时罢免。以前派去求和的使臣都被金

邦拘留,金邦却从未派一使臣来宋。

  岳飞自从平定了曹成,便奉朝命,授为中卫大夫、武安军承宜使。这时,伪齐刘豫

已迁都于汴梁,并与金人会同南侵,共起兵五十万,命降贼李成为前锋,攻陷了襄阳府

和唐。邓、随、郢、信阳军等地。每占一处州郡,均分派兵镇守,一面打算煽动洞庭湖

水寨首领杨么,想用军船攻打岳州、鄂州、汉阳、蘄州、黄州,顺流而下,再由李成带

精兵二十万由江西旱路往浙江进发,声势甚是浩大。

  赵构君臣闻报大震,严命岳飞防堵。

  绍兴四年三月,岳飞由江西、南路舒、薪州制置使,又除兼(“除”是实授,“兼”

是仍兼原职)荆南鄂岳州制置使。立上奏疏,请朝廷许他收复襄阳六郡。

  这时秦桧还未二次当政。赵构虽然苦盼求和,但见金人不断南侵,刘豫、李成等叛

贼又联合金兵大举来攻,声势比前更大,眼看国土日蹙,逃亡无地,又不得不依靠岳,

韩诸将,为他抵御金兵。接到岳飞奏疏,非但全照所说行事,并以亲笔下诏,除收复失

地不要越过以前界线外(仍恐激怒金人,心怀畏惧),一切均许便宜措置。又命湖北、

荆南各路军统归岳飞节制,并还犒赏岳飞的全军将士。岳飞接到诏旨,越发加紧准备,

当年五月,又除黄、复州、汉阳军。德安府制置使。

  岳飞在当时诸将中,年纪最轻(时年三十二岁),地位本在张浚、刘椅、张俊、韩

世忠诸大将之下,忽然得到赵构的嘉勉和信任,以为可以收复中原,行其素志,自然感

奋非常。预计先把郢州攻下,再去收复其他州郡。发兵渡江的那一天,船到中流,见江

波浩荡,上下天光,慨对黄机密等说:“如此大好江山,决不任其落于敌人之手!此时

若不大破贼兵,收复襄阳六郡,我岳飞更无面目见此江水了!”

  到了绍兴三年十二月,尼吗哈才遣前宋使韩肖胄同了金使金允涛、王翊来见赵构,

索还刘豫的俘虏和以前曾在西北、后又逃往江南的士民,并要把大江以北的土地,都划

归给汉好刘豫。这正是以前秦桧向赵构提出的求和计划。

  殿中侍御史常同说:“先振国威,则和战常在我。若一意议和,则和战常在彼。靖

康以来,分为两事,可为鉴戒。”

  赵构说:“现在可靠的兵力只有二十万,怎么打得过金人呢?”

  常同答道:“古人一城一旅可致中兴,从没听说有二十万大兵,还在害怕敌人的道

理。何况新招抚的民兵义军更要多出好些倍呢!”

  赵构听了竟不答理,又派枢密都承旨章谊为金国通问使,去向金人求和。无奈金人

仍是一面空谈和议,一面分路南侵,并命汉好刘豫,带领数十万伪军同时进攻。不是韩。

岳、吴玖等抗敌名将将其挡住,江南岭表一带几乎又成了敌骑蹂躏之地。

  赵构畏敌成了心疾,闹得终日惶惶,无计可施。

  绍兴六年八月,帅臣张浚见各路将领多半都将金兵敌住,岳、韩诸将并还常打胜战,

便上奏本,大意说:“东南形势,莫重于建康,实为中兴根本。且使人主居此,北望中

原,常怀愤惕,不敢暇逸。而临安僻在一隅,内则易生安肆;外则不足以号召远近,系

中原之心。请临建康,抚三军以图恢复。”

  赵构正在犹疑不决,忽听谍报,伪齐刘豫将要联合金兵,大举入寇。赵构吓得赶快

逃往平江,命秦桧为行营留守,并参决尚书省枢密院事。二次拜相,威权更重。自从范

宗尹、秦桧等相继免官这三四年中,韩、岳诸将分别收复了好些失地,内中战无不胜,

立功最多的是岳飞。

  秦桧二次当权以后,一心媚外通敌,专和这些抗敌将士作梗,诸将往往功败垂成。

若非岳飞这一支孤军治军有条,爱民有方,到处都有义军响应,百姓欢迎,军民一心,

百战百胜,接连先后几次大战役,都将敌人的主力攻破,非但收复中原,迎还二圣,成

了一种空喊,永无指望,便这南宋半壁残山剩水,也早被金人吞并去了。

  宋军兵到郢州,正是五月端阳。敌将京超乃刘豫的勇将,号“万人敌”。部下还有

金、齐合派的好些勇将精锐,耀武扬威,兵力甚强。正在准备过节,忽听岳飞兵到,立

时登城抗拒。

  岳飞早知当地形势,先命张宪向城上发话,说:“你们都是宋人,曾受本朝厚恩,

为何叛降刘豫,去做金人的爪牙?”贼兵军师刘揖应声喝道:“今日各为其主,少说废

话!”

  岳飞大怒,连进攻了二日,军吏忽在夜间来报:“因为大军急行,后面粮船忽遇风

浪,暂时还不能到,粮草恐不敷用。”岳飞便问:“余粮还有多少?”军吏答说:“够

吃两顿。”岳飞笑说:“我军明早已时便可破贼,只消一顿饱餐足矣。”

  岳飞当夜传令,命全军半夜饱餐,趁着月初天阴,偃旗息鼓,轻悄悄借着地形和树

木隐蔽,先进到郢州城脚不远,等天快亮,突然进攻。另派岳云带领了五百“背嵬军”,

进攻东北城角敌楼,再命徐庆、汤怀、张显带兵在后接应。

  那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卖国阴谋 秦桧间关联赵构 奋身破敌 岳云匹马斩京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