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传》

第16回 大势论当前 请此日定策兴师 营田汉水 悲歌言壮志 问何时长车雪耻 痛饮黄龙

作者:还珠楼主

  赵构接到岳飞大破李成,收复襄阳六郡的喜报,觉着岳飞部下共只三四万人,加上

各路调拨的兵将,不足八万,竟于两月之内,冒着炎天暑热,连破金、齐、蕃、汉数十

万之众,也是非常惊喜,立赐手札嘉奖。但以所收降兵较多,恐以后兵少粮缺,问岳飞

有何打算。

  岳飞乘机回奏说:“臣窃观金贼刘豫,皆有可取之理,金贼累年之间,贪婪横逆,

无所不至。今所贪惟金帛子女,志已骄情。刘豫僭臣贼子也……人心终不忘宋。攻讨之

谋,正不宜缓。苟岁月迁延,使得修治城壁,添兵聚粮而后取之,必倍费力。……如及

此时,以精兵二十万直捣中原,恢复故疆,民皆效顺,诚易为力。此则国家长久之策

也。”

  “襄阳、随、郢,地皆膏腴,民力不支。若行营田之法,其利为厚。及今将已七月,

未能耕垦,来春即可措划。陛下慾驻大兵于鄂州,则襄阳、随、郢量留军马,又于安、

复、汉阳亦量驻兵。兵势相援,漕运相继,荆门、荆南,声援亦已相接,江,淮、荆、

湖皆可奠定六州之屯。”

  “候营田就绪,军储既成,则朝廷无愧晌之忧,进攻退守,皆兼利也。葺治之初,

未免艰难,必仰朝廷微有以资之。基本既立,后之利源,无有穷已。……于今所先,在

乎速备粮食,斟量退守之兵,可善其后。臣今亦候粮食稍足,即过江北。虽番伪贼势众

多,臣誓当竭力剿戮,不敢少负陛下。”

  赵构仍觉岳飞直捣中原的话未免夸张,还要命大将王瑾去平杨幺。非但岳飞所请的

兵没有给他抽调,反将他原统率的湖北帅司统制官颜考恭、崔邦弼两军,调归王瑾率领。

  岳飞准备北伐的计划虽未如愿,营田屯粮。招民分耕(方法失传)的计划却逐渐实

行开来。岳飞乘着屯兵的空隙,一面派牛皋、王贵将信阳(州)军一举收复,一面命众

将分兵四出,扫荡溃贼残敌。到处访查民间疾苦,尽量安置流亡和无家可归的穷苦百姓。

将所获得的贼寇军粮,发了二十万担,分散穷苦度荒和耕种之用,又把大批军中牛马分

与百姓耕田。

  这一来,竟将破贼所得军费用去了一半多,王贵、陈经等纷纷劝说:“我军苦战多

年,朝廷粮饷往往不能接济。好不容易大破金。齐。李成,得了这许多的军粮牛马。虽

然百姓遭逢丧乱,理应安抚,目前正当用兵之际,一旦有事,军资不继,如何是好?”

  岳飞笑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无论为政行军,都以民食为先。这次所得

敌人军粮虽多,终有用尽之时,后难为继,还需取之农家。今当敌骑蹂躏,残破之余,

民间耕牛种子全都缺乏。湘、汉膏腴之地,若使军民合力,限田分耕,一年丰收所得,

除却民间所余,足供我十万大军数年之用,而民不扰。”

  “自来安内才能攘外,足食才可足兵。我军若是徒拥重兵,多蓄军粮,民间却是土

地荒废,饥寒交迫,必又流为盗贼,变乱纷起。以言守土,则地方不靖,村舍为墟,民

怀怨恨,到处皆敌。若以军力平乱,非但民怨难平,徒伤元气,就是平定下来,这样多

无衣无食的穷苦之民,杀既不能,将他放走,势又为饿寒所迫,散而为乞,聚而为盗,

年时一久,养成恶习,虽有数十万大军,也非数年之内所能全部平息。何况敌人正要我

们兵连祸结,自相残杀,以便乘机吞并呢!一兵之费,常耗三五农夫终岁勤劳所积,不

先使民能安其业,如何能够养兵呢?如何能收复中原呢?”

  岳飞继续说道:“前面正在与敌死斗,后面却是寇盗纵横,道途多阻。即使朝廷粮

饷能够按时运来,也难免被盗军中途夺去。何况朝廷粮饱也是取自民间,百姓无田可种,

无家可归。竭泽而渔,已无鱼可得;杀鸡求卵,则无鸡可杀。又从哪里去取得呢,大敌

当前,加上民心离叛,任你多大本领,也非败亡不可。始计不善,后患无穷了。”

  众将知道岳飞深谋远虑,不是寻常。先后不满一年,非但襄、汉平定,民安其业,

连川、陕各地贡赋也都通行无阻。湖南。两广、江浙一带也得到了安靖。闻言皆心悦诚

服。

  襄阳六郡收复不久,赵构听宰相赵鼎保奏,又下诏旨,以襄阳、随、郢、唐、邓、

信阳,作襄阳府路,都归岳飞统辖。并除岳飞为清远军节度使,湖北路荆、襄、潭州制

置使,封武昌县开国子,移驻鄂州。

  所下制词(宋朝升贬文武,照例有一套形式,多由翰林学士起草,名为“草制”,

礼节十分隆重。起草前由皇帝口授大意,再将起草人的官廉封锁,名为“锁院”,以防

事前泄漏),甚是夸奖,有“身先百战之锋,气盖万夫之敌。机权果达,谋成而动则有

功;威信著明,师行而耕者不变”的话。

  当年九月,兀术、刘豫起兵七十多万,积草屯粮,准备大举人寇。紧急探报一个接

一个雪片飞来,赵构君臣大为震动。由二十一日起,到十月五日,前后连下了五次紧急

诏旨。既要岳飞照应荆襄、控扼武昌一带,又要令其相助王瑾讨平杨幺,还要分兵防守

各路要口,严密把截,不许敌人透漏,并把每日军情和敌人的动静飞马奏报。

  紧跟着又因金兵侵犯江淮,围攻庐州,惟恐金兵又和上次一样杀到江南,逼得他君

臣走投无路,又下紧急召旨,先把岳飞尽量夸奖了一番,要他即日出兵,星夜往援。诏

旨上并有“朕非卿到,终不安心”的话。

  岳飞早料金、齐必要合力南侵,已和张浚、韩世忠等通信密汁,有了防备。接到诏

书,忙留下一部人马镇守襄汉六郡,一面带了全军精锐,即日起兵。命牛皋、徐庆为前

锋,岳云、张宪、王万、董先绕道接应,前后夹攻,自率大军跟踪前进。

  这时,金兵共是两个元帅,达赉屯泅州,兀术屯竹塾镇(泅州东南,通天长、六

合),兵分好几路。兀术的大兵,已被韩世忠挡住。围攻庐州的是达赉的部下大将刘合

丰堇,后面还有刘豫的长子刘麟,带了一支人马,将由别处赶来合围。

  守将仇悆率领全城军民,正在不分昼夜,坚守顽抗。一面选了勇士,半夜缒城突围,

去向岳飞求援。正遇牛皋赶来,一听金兵在城外焚杀甚惨,不禁大怒。忙请徐庆带了步

兵后进,自带三千“游奕军”,向前飞驰。

  刘合孛堇本是牛皋手下败将,知道岳飞军的厉害,刚一照面,吃牛皋一声怒吼,便

吓得退下阵来。手下兵将望见岳字军旗,早已胆寒;又见主将败退,全都不战而逃。因

金兵逃得太快,岳云、张宪等竟未及截住。

  岳飞赶到,对牛皋说:“你们定要快些追杀,否则金兵人多,暂时逃退,非再来不

可。”牛皋、徐庆连忙会合张宪、岳云跟踪追击。追出二十余里,果遇刘麟带了几万人

马来援,见败逃的金兵,军心先就摇动,众将再往前一冲,金、齐的兵全部大乱,互相

践踏和被宋军杀死的不可数计。

  当岳飞、牛皋等破敌以前,韩世忠也进兵到扬州的大义镇。伐木为栅,自断归路,

准备和岳飞两路迎敌,与金人决一死战。并命统制董曼赶往天长邀击,统制解元迎截另

一路的金兵。

  刚刚准备停当,赵构又派吏部员外郎魏良臣去向金人求和,由当地经过。见面便说:

“现在和议已谈得差不多,金人坚持淮南一带不许屯兵,你却把大兵屯在这里。让金人

知道,这和议还讲得成么?”

  世忠早知道这类专一主和媚敌、希图苟安的粮饷无可理喻,甚而还要暗中作梗,去

向敌人走漏消息。难得这次进兵扬州曾得到朝廷允许,正好乘机进兵,先把金人打退,

让他尝尝厉害再说。见面以前,早命全军将士饱餐,将军灶拆去,披甲待命,故意对魏

良臣说:“已奉沼旨,兵退半江,这就把人马开走,淮南不驻兵了。”

  魏良臣惟恐世忠进兵,触怒金人,闻言大喜,连忙上马,带了随从疾驰而去,世忠

估计魏良臣走远,立时号令三军,说:“你们看本帅鞭指何处,便往何处进发!”随命

偃旗息鼓,连夜进军。一到大仪镇,便照预计,设下五个阵地,二十多处埋伏,信号一

下,全数出击。

  果然魏良臣一到金营,便将宋军虚实说了出来,金兵大将聂将贝勒闻言大喜,即日

进兵到江口,相隔大仪约四五里路。先锋托卜嘉带了大队铁骑当先,已快越过宋军所设

的五个阵地。世忠早命健卒多人以小旗传命。一声号炮,全军战鼓齐鸣,五个掩藏着的

阵地和二十几处伏兵全数出击。宋军另有暗记,却穿着金兵的服装,旗帜颜色也和金兵

十九相似。

  金兵刚到,喘息未定,只见四方八面都有人马杀来,也分不出哪是金兵,哪是宋军。

另外一支“背鬼军”(北人呼酒瓶为鬼,大将之酒瓶必令亲信人负之,故韩、岳皆取为

亲随军之名,不仅岳飞才有,当时最号健锐。见赵彦卫《云麓漫钞》)又由侧面冲入敌

阵。都是手持长斧,上斫人胸,下斫马足。杀得金兵亡魂丧胆,许多铁骑陷倒在雨后泥

塘之内,不能脱身。

  世忠自带精骑劲卒四面冲杀,生擒托卜嘉等大小金将二百余人,杀死金兵无数。同

时董畏又大败金兵于天长县的鸦口桥。解元早到承州,设下埋伏候敌,上来便得了胜,

无奈后来的金兵人多势盛,一日十三战,正在相持不下。世忠一面派大将成阂率领骑兵

星夜往援,自带大军分头截击。

  这一战又把金兵杀得大败,所擒获的人马衣粮器械甚多,一路追杀,到了淮河。

  金兵狼狈逃窜,互相践踏和坠河淹死的又是好几万。经此一来,达赉、兀术才知宋

军厉害。暂时本不敢再作渡淮之想,加上雨雪交加,道路泥泞,兵无斗志,岳,韩二军

都是越杀越勇,又接到金主吴乞买病重的消息,只得带领大队残兵溃卒,连夜逃回。

  伪齐刘麟、刘倪得到消息,金兵业已全数逃退,知道金人要让他弟兄断后送死,又

听军中谣传,岳飞踏雪行军,就快杀来。只顾逃命,吓得连辎重都不敢带走,就此匆匆

逃了回去。

  岳、韩二帅本意雨雪天寒,想让将士们休息两天,养好锐气,两路进军,将敌人一

举消灭。没料到吴乞买病重,金兵突然逃退,伪齐的兵立被牵动,都逃得这样快。断定

敌人决不死心,早晚还要卷土重来,各自上疏请求乘胜追敌,收复中原。

  赵构只管传旨嘉奖,犒赏三军,并封岳飞为武昌郡开国侯,前方将士各有升迁,仍

是害怕金人厉害,除命韩世忠移屯镇江外,连下密旨,命岳。韩二帅必须持盈保泰,不

可再进。

  岳飞无奈,只得留下一些兵将,分屯新收复的失地,等候朝廷派人换防。再命牛皋

带兵回转襄汉,防御金、齐。然后轻骑简从,往见赵构,面陈收复中原的大计。

  赵构先因金兵大举来犯,由临安移驻平江。表面上说是御驾亲征,实际是惧敌成了

心疾,准备又和上次一样,风声稍紧,立由水路逃走。事前并还下诏,命三宫六院由温

州泛海,逃往泉州等候,满朝文武,也许随便逃难。就这样,不是宰相赵鼎等主战派朝

臣再三力劝,情理上实在说不过去,直恨不能当时便由海道逃走,才对心思。没想到岳

飞、韩世忠会把他平日恨到极点,提起又自胆寒心跳的二十万金兵和汉好刘豫的三十万

伪军,杀了个落花流水。

  赵构觉着这一来,求和有了本钱,业已心满意足。赶紧招回他那逃亡在外的三宫六

院,并命朝臣连夜打扫临安宫殿,准备回转。因这次金兵借着讲和为名突然乘机来攻,

想吞并江淮,不是岳、韩二军将金兵打退,连这半壁残山剩水都不能保,赵氏全家也有

绝种之忧。又知金兵难免还要再来,非依靠这些抗敌的将士不可,对于岳飞非常倚重。

  当时召见,赐了许多金银绢帛,连升岳飞为镇宁崇信军节度使和荆湖南北襄阳府路

制置使,并封岳母为国夫人,岳妻李淑为孺人,把好听的话几乎说尽。

  赵构因知岳飞抗敌心切,加上王瑾被杨幺战败于鼎江,这是在他统治范围以内的对

头,自然放他不过。正好借平内乱为名,转移岳飞的目标。几次召见(这是绍兴五年二

月,岳飞才三十三岁。在当时诸将中,年纪最轻,毫无权贵援引,资格又浅,居然封侯

挂帅,为宋朝开国以来没有的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大势论当前 请此日定策兴师 营田汉水 悲歌言壮志 问何时长车雪耻 痛饮黄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