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传》

第03回 民怒已如焚 犹溺狂欢 不知死所 敌强何可媚 自招凌侮 更启戎心

作者:还珠楼主

  光阴易过,一晃四五年。岳飞已十六七岁,每日勤学用功,耐劳耐苦,艺业大进;

在父母师长教养之下,文学武艺俱都打下极良好的根基。李正华自来看重岳飞,又将爱

女许配与他。婚后光阴,甚是和美。

  却说赵洁因用姦臣蔡京、王黼作宰相,太监童贯、梁思成,一个作上将军,一个掌

管御笔诏旨。李彦掌括公田,朱勔掌动花石纲。这六个姦贼连成一党,巧立名目,搜刮

老百姓,贪冒军功,出卖官爵,任意横行,无恶不作。最可恨是,老百姓种的田稍微好

一点,便被指为荒地,随意充公,名为“括田”。一面强征许多民夫,往江、浙一带深

山穷谷之中,搜寻奇峰怪石和各种花草树木,以供御花园中堆砌假山和点缀风景之用。

  这些东西都是又笨又重,花色繁多,特别是那些假山石,往注重达好几万斤。当那

交通不便的时代,硬要用人力车船,从远隔汴京(开封)二三千里的江、浙一带抬运到

京,这是多么麻烦困难的事!每次所征发的民夫,动辄在万人以上,而贿赂卖放和被迫

逃亡的苦难百姓,再加十倍不止,还未计算在内。

  押送花石纲的大小官员差役,贪残凶暴,无恶不作。这些抬运花石的穷苦老百姓,

都是自备干粮,不管炎天暑热、雨雪风霜,都得咬牙忍受,挣扎前进,稍有不合,便遭

官差们的毒打。押送的官差只管倚势招摇,到处都有地方官吏逢迎接待,任性享受。这

大量民夫们只能宿在野地里,日晒夜露,受那寒暑风霜的侵袭。稍微体质弱一点的人,

便在途中磨折而死,死后连尸首也无人掩埋。至于这些被害人们的家属,田业荒废、加

重饥寒、盼夫盼子、望野悲号的惨状,更是写它不完。

  以千万人的膏血供给皇帝权要们的一时玩好,自然民怨越结越深,终于使许多善良

的老百姓在万般无奈忍无可忍之时,不得不造起反来。朝廷所养骄兵悍将,见了外敌虽

然害怕,对于这些反抗朝廷的老百姓,却认为是贪功冒赏、搜括民间财物的好机会,打

起仗来非常残暴。这班初起事的百姓,不知战阵,势力较单,根基还未稳固,开头时常

被打败。各地连带遭受残杀的良民,简直不知多少。后来到处官逼民反,此伏彼起,各

地官府这才慌了手脚。赵洁在蔡京、童贯等六贼蒙蔽之下,依旧穷奢极慾,任性荒婬,

全没料到不久就有国破家亡之祸。

  宣和(赵情纪元年号)以后,由于六贼当权,民不聊生。休说远方各州府县,就连

开封城外的乡民,也多半是炊烟断绝,家无隔宿之粮。偏又由头年腊月底起,连下了几

场大雪。好容易盼得天晴,雪还没化,宋室君臣又非常隆重地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天夜张

灯。这一场豪奢无比的御苑花灯之会,照例由头年九、十月就准备起,除夕前就开始张

灯。到了正月十五的元宵佳节,称为极盛。

  历史上,许多封建王朝在将要崩溃的前夕,由于对百姓的压榨日益加深,所造成的

灾害之严重,已成为不可掩饰的事实。他越要梦想用与事实绝对相反的繁荣来作为他的

安慰和夸张,因此其行动也必更加愚昧、残酷而疯狂。封建统治者本质如此。这是他垂

死以前必然会有的现象。当年赵佶特下诏旨,允许全城官吏军民人等,不分男女,都可

往御苑观灯游玩,表示与民同乐之意。这些话说来好听,其实去的人不是官绅士族,便

是富商大贾,真正的老百姓正在饥寒交迫,儿啼女号,漫说没有心情前往赏玩花灯,就

有个把人打算看看皇家富贵、御苑风光的,恐怕还没走到端门,凭他穿的那一身破旧衣

服,先就被守门的禁军打个半死了。

  那往御苑观灯的都非寻常百姓,不是衣冠整齐穿戴华丽的人,先就进不了门。载籍

上只管写得天花乱坠,仔细一想,这些却都是谎话。

  没有功名财产的人,想要进去一开眼界,真个万难。少数城市居民,羡慕皇家富贵,

弄上一身华丽穿戴,仗着久居京城,懂得一些皇家礼节,混到御苑里面去赏玩一个通宵

的,并非没有,但决不是那些受苦受难的老百姓!

  到了十五这天,一轮满月刚刚升起,汴京城内已是灯火万家,笙歌处处。跟着皇家

内外,宝炬烛空,管弦四起,花灯万点,灿若繁星,照得端门一带明如白昼。将近黄昏

的云层,都被映成了红色!那当头明月悬在空中,只远近陪衬着几点疏星、几片流云,

竟比平日显得孤单,与下面的繁华景象相比,大有天上清辉远逊人间火炽之感。

  隔不一会,禁门开处,明月华灯光照之下,人影纷纷,万头攒动,那能够观赏花灯

的士女们,真如潮水一般涌了进去。这些参与元夜张灯的游人,男的是文武百官和他的

亲友,女的是命妇闺秀和她的灵巧丫环,一个个衣服华美,珠翠满头,笑语如珠,从容

雅步。

  御苑以内,到处金鳌喷雪,玉螭垂虹,火树银花,城开不夜。真个是富丽矞皇,气

象万千,歌舞江山,上下如狂!可是城外那些老百姓,却都是破屋号风,柴门拥雪,苦

痛呻吟,星火全无。这一城之隔,简直成了两个世界!

  这许多游人,大大小小都有一点来历。内中只有周侗忘年之交黄机密,因父母老病

在京,知天下将乱,同妻张若兰由浙江赶来迎亲回籍。听说御苑张灯,夹在人丛之中混

了进去。一见那种奢侈豪华景象,想起沿途所见许多老百姓流离死亡、白骨在野的惨状,

不由激动气愤,便想回去。

  若兰笑说:“你既答应和我同来,就该让我看完花灯再走。这些虽然都是民脂民膏,

我们看看昏君到底荒婬无道到什么地步,不也是好么?”

  黄机密道:“我想起沿途所见那些死尸和受苦受难的老百姓,气就往上撞,实在无

心再看下去了。听说银岳花灯最盛,还有人工做成的瀑布和鳌山灯棚,你看完那里就走,

可好?”

  若兰虽然贪看花灯,知道丈夫疾恶如仇,只得点头笑诺。夫妻二人正在悄声谈论,

忽听众声喧哗,人们纷纷散避。跟着眼前一片五色花光闪处,由宣德楼两旁拥出两队花

灯。舞花灯的都是俊童美女,有的扮着鸾、凤、孔雀、鹤、鹿、麒麟、鱼、蚌等形象,

有的扮着梅、兰、荷、菊、牡丹、芍葯等四季名花;还有一些拿着各种乐器。一个个都

是粉妆玉琢,姿容美秀,又穿着一身云锦一般的装束,在那灯月交辉之下,载歌载舞,

真和金童玉女一般,使人目迷五色,耳乱八音,顾此失彼,应接不暇。

  若兰几时见过这样繁华的花灯?正看得在兴头上,那队花灯忽然越舞越急,方才的

细细笙歌,也变成了繁音促节。随听砰砰连声!先是接连几十百串“炮打流星”,冲霄

直上,洒了满空花雨!骤出不意,人们业已吃了一惊;紧跟着便是一阵大乱,下面花灯

队里,突又窜进数十条虎豹之类的猛兽,张牙舞爪,见人就扑。舞花灯的俊男美女,纷

纷狂呼急叫,四下奔逃。

  就这非常混乱中,忽听金鼓交鸣,震耳慾聋,那百十头野兽,竟在场中随同鼓乐之

声摇头摆尾,飞舞迫扑起来。若兰才知那些野兽,也是一种灯形。

  因为扮的人都是殿前武士,长于跳跃追扑,用的又都是真兽皮,乍看上去,已和活

的一样。再加上人工的精制,有的口里还在吐火,一个个磨牙吮血,七窍生烟,越发显

得形态凶猛,令人可怖。那二三百个俊童美女再一狂呼救命,四下奔逃,仿佛真有大群

野兽扑来神气。

  游人们都知道御苑内养有许多奇禽猛兽,稍微没有看清的人,都误以为野兽出笼,

当然害怕。等到乐声再起,兽蹄齐飞,看明真相拭干急泪,业已吓出了一身冷汗。惊慌

忙乱中挤掉簪环首饰和受伤跌倒的游人妇女,不知有多少。宣德楼那面,却远远传来一

阵欢呼哗笑之声。若兰被众人挤出老远,方始看出那是皇帝老儿异想天开,故意扮些野

兽前来吓人,以博他和左右的一场欢笑。移时,再找丈夫,已无踪影。

  若兰和机密是表兄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甚厚。本来又通文史,学过几天

武艺,婚后常随丈夫远游名山大川,富有胆智,不拘小节,因此并未放在心上。先想回

到原处等候,不料看灯的人越来越多,先前立处人已挤满,无法过去,只得寻一较高的

地方,连看带等。不知不觉到了深夜,这才心慌起来。御苑禁地,又不便高声呼喊。正

在为难,忽听银岳那面真的野兽吼啸之声,跟着又隐隐传来了几声鸡叫。

  这时歌舞初停,那上下四面的千万点灯光,仍与雪月争辉;可是闭目一听,那神气

仿佛以前和丈夫深山夜行听到虎啸狼嗥的情景一样。仰望天空,残星荧荧,斜月未坠,

只比起前半夜月华如水、白云丽空的情景,仿佛暗了一些。

  若兰心想:“反正要等天亮才能回去,久闻昏君把千万百姓的膏血收刮了来,供给

他君臣们享受;今宵这一片富丽繁华的花灯影里,正不知有多少千万的屈死冤魂在内!

机密多半看了生气,再被游人挤散,找不见我。虽知我常和他奔走江湖,决不妨事,因

此各自先回,却也不想想公婆在堂,孤身少妇夜游不归,倘若见怪,何以为情?事已至

此,又听说端门早闭,只得忍耐着再看下去。”心正想事,忽听四面八方又喧起一片

“万岁”之声。

  歌舞一停,御苑中的游人也都散开了些。豪绅大族的轻裘缓带与官家眷属的鬓影钗

光,掩映交织于火树银花之间,本就热闹非常。再蚊雷聚关也似,潮起这大片繁喧,更

显声势浩大,聒耳慾聋。那不可数计的各色花灯,也似起了回光返照,分外鲜明。

  这时,宣德楼头平台口上,忽然出现了两个中官(太监),似在那里张口喊叫;四

面八方的人流,宛如过江之鲫,潮水一般,齐向楼前涌去。

  若兰早就看出宣德楼前玉石平台上,羽葆双双,宫花对对,提炉香袅,孔雀开屏。

无数宫娥太监各持香花仪仗,锦屏也似,两边分列,平台四角,还升着四大盆熊熊兽炭。

当中御座上坐着一人,也看不清他面目,仿佛周身都是锦绣包装,头和身上所装饰的一

些金珠宝玉,在朗月华灯照耀之下,五彩流辉。远望过去,好似许多手持金瓜钺斧的卫

士,都是琵琶腿(大腿粗壮)、车轴身(肩宽腰细)、魁梧高大。摆出一副威风杀气的

壮汉,站立左右。

  若兰因不愿受这些皇室爪牙的呼斥,一直没有走近。后见众人都往楼前乱涌,一时

好奇,也夹在人丛之中跟了过去。暗中留神查听,才知中官传旨,官家(宋朝内监和一

般军民对皇帝的称号)因见瑞雪初晴,华月流辉,京城四十万居民都来御苑赏玩花灯。

那远方赶来的百姓不知多少,还未算在其内。想见“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圣君有道,

与民同乐”之盛!因此,官家大悦,特降玉音,传宣黎庶齐集宣德楼前,金杯赐酒,要

使每个人都带醉回去,以尽元夜之欢。

  说时,楼前早已摆开赐酒场合,联结达数十丈长的几案上,陈列着许多金杯玉镶。

再由一伙官监卫士,领着那上万的游人,排成几个行列,由左而右,一个个饮将过去。

饮时,人们都先举杯谢恩,高呼“万岁”。

  这和方才喊叫喧哗之声并不一样,喊得十分零乱。因为人们在雪地里看了一夜灯,

只管身穿重裘,到底免不了遭受夜寒;何况这班有钱有势的人,平日养尊处优,何等保

重,虽被皇家富贵所吸引,以能参与元夜张灯为荣,但那脆弱的身子,到底不是势利之

念所能支持,伤风的人很多。有的人“万岁”两个字还未喊完,先就打一个喷嚏,再把

那冷冰冰的金杯端起,喝那冰凉的御酒,取暖作用丝毫还未得到,先来了个冷气攻心,

抖得上下三十六个牙齿直打架。人们连咳带呛和打喷嚏的声音,与楼上下的细吹细打,

汇和成了一种极难听的交响乐。

  若兰夹在这群游人当中,方觉这种嘈杂的声音,说不出那么刺耳难听,人已走到酒

案之前。刚端起酒杯,忽然闻到一股花香,忍不住呷了一口;觉着其凉震齿,却没有什

么酒味,仿佛一杯冷水里滴上了几点花露,一味冰凉。这才知道十之八九是冷水,想吐

也来不及,业已咽了下去。当时心口冰凉,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手微一松,连杯带酒

泼落地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回 民怒已如焚 犹溺狂欢 不知死所 敌强何可媚 自招凌侮 更启戎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