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传》

第06回 老眼实无花 能识英雄于未遇 长才容小试 从知事业在将来

作者:还珠楼主

  岳飞在汤家门外听来人说完前情,料知事快闹大,只要官兵一动,便成不可收拾之

势。正在愁急,打不起主意,忽见汤永澄带了四五十个手持兵器的壮汉由里面赶出,觉

着事已至此,越快越好。即使劝他不听,也要试上一试。念头一转,连忙上前行礼,喊

了声:“世伯!”

  永澄出身行伍,人较粗直,以前见过岳飞几次,本就觉他聪明谨慎,少年老成。又

听爱子汤怀屡夸岳飞肯下苦功,文武全才,有了先人之见。一见是他,忙还了一个半礼,

笑说:“小儿读书未回,恐怕难民要来生事,等我稍微安排,便请贤侄到里面叙谈吧。”

  岳飞当着众人,不便多言,只在一旁窥看,见汤家共只百十个庄了长工,人并不多。

再把左近一带的形势一看,心中早想好了主意。等永上安排停当,随到里面落座以后,

笑说:“多日未见汤师兄,特来看望,听说人在王家未回,本不敢惊动世伯。因见张世

伯派人送信,要防难民生事,小侄觉着事有可虑,正想求见,世泊已走了出来。”

  永澄道,“自从童太师被辽兵打败,郭葯师献城降敌,越发长了金人的气焰。屡次

兴兵犯境,占我土地,杀我良民,分明想要吞并中原,不亡我国家不止。这些难民,不

是家乡被敌人占据,存身不住,便是遇到年荒和贪官污吏之害,逃亡到此。本县虽有十

来家富户,无奈善门难开,早晚仍被他们吃光。说不得,只好打着自顾自的主意,紧闭

庄门,暂避一时了。”

  岳飞乘机道:“小侄以为这样做法大是不妥。休说难民人多,只凭庄中数百个丁壮,

绝难久守。万一情急拼命,这小小一圈庄墙决挡不住。腆麟村地广人多,又有一道护庄

河,也许能够多守三数日。这里水源都在庄外,若被难民围困,庄中用水先就艰难旧子

一久,难民越来越众,一旦激出民变,那时决不是开放几处粮仓可以了事。若请官府派

兵驱散,更非激成大变不可。世伯带兵多年,也曾平过反乱,当知老百姓在年年天灾人

祸之下过的是什么日子。只要几个人登高一呼,当时到处响应,越聚越多。休看他们未

经训练,不知战阵,遇到这类生死存亡的关头,动起手来,全能拼命,并不是好对付的。

官军们平日坐享俸禄,耀武扬威,真个打起仗来,却又胆怯害怕起来。他们自知兵无纪

律,平日无甚训练,能胜而不能败,便想依赖本地的富绅大户为他卖命,以便借此贪功

冒赏,捐募勒索。乡绅大户们现成好事不做,却想借官军的暴力来驱杀良民。官军若胜,

白把许多家财,献作犒劳应酬之用,而田地荒芜、丁壮死伤的损失还不在内。其结果是

讨了朝廷传旨嘉奖,博得一纸空名衔。否则一无所得,还要招忌。官军一败,势如山倒,

他们自保身家性命,先自逃去。剩下这些守着家业。不能逃走的绅富,都成了难民的不

解之认。而难民仅想要求活命的粮食,也只有这些财主乡绅才是可扰之东,非取到手不

可,自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请问世伯到时何以自保?”

  永澄闻言,心中一惊,越想越觉所说有理;忙道:“贤侄所说甚是有理,只是难民

人多,后面还有大批要来。漫说善门难开,就是我拼着这片家财不要,也难养活他们,

怎么办呢?”

  岳飞看出永澄意思活动,忙答:“单是世伯一人仗义,也不济事。依小侄的估计,

近几年的租粮虽然越来越重,民不聊生,但受害的还是老百姓,富家并没有吃什么亏。

本地存粮,少说也有五十万石以上。最气人是,有的富家所存粮食,竟有经过五六年之

久不曾动过的。为什么存在那里,任凭鼠吃虫咬,不拿来救人呢,按说国家多事之秋,

人力物力最关重要。这些难民都是我们将来抗敌的力量,最好收容下来,让他们休养生

息,使其各安所业,以为富国强兵之用,方为上策。如今还未遭到敌人侵害的良民,尚

难免于饥寒交迫之苦,何况无家可归的难民?我们要使他们安居乐业,自是梦想。打算

免去地方糜烂,少死许多无辜良民,并还保全自己身家性命,却并不是难事。他们无地

可种,无业可作,休说五十万石存粮,再加十倍,早晚也是吃光。必须有人领头,先打

好急救主意,再把本县绅富全请了来,使大家看清利害轻重,踊跃捐输,多设下几处粥

厂,使难民先吃上两顿饭。然后资送他们上路,使其暂免死亡,以免激出事来,自相残

杀,闹得兵力消耗,元气更伤,使那贪残的强敌野心更大,侵犯越急。这不比和官府勾

结,同床异梦,各有私心,将来还是同归于尽,强得多么?”

  永澄闻言,越发动容,把手一拍道:“我常听小儿说你有智谋,想不到年纪轻轻,

果有这样见识。我由当兵起家,今年六十五岁了,偌大一片家财,哪一样是我出生就带

来的?我得子又晚,众人只有小儿一个,就将这片家财耗尽,凭我两父子,也不愁没有

安身之所。我虽不愿和人说好话,你张世伯和我却是多年老友。休看他平日居家节省,

仿佛小气一点,遇事却跟我走。只要道理说得对,当时就答应。我两个都是粗人,贤侄

还要帮我照管一下,先把粥厂设下两处再说。只是难民大多,万一照顾不到,容易生事。

你看怎么才好?”

  岳飞心中暗喜,忙答:“小侄听说这都是由北方逃来往各地求食的。麒麟村那面算

是最多,才只千把人;另外还有两起,都不过三五百人。只要备上二三十口大锅,连粥

带麦饼一起准备,稠粥暂时充饥,麦饼作为他们上路干粮。最好每人再送一点钱,包管

他们上路得快。至于后面还有贼寇要来的话,大概这是谣言,即使是真,他们也实是迫

于无奈。我们只要真心诚意,以礼相待,照样保得无事。真要是些散兵散卒、成群结伙、

打家劫舍的草寇,再和他动手,也有去他之策。众擎易举,独力难支,要是旁人领头,

小侄也还不敢深信。以世伯的多年声望,那些绅富们定必闻风兴起,世伯再把利害轻重

仔细一说,他们定必慷慨捐输,成此义举了。表面上大家虽然花费了一些银米,首先保

得地方平安,免去兵灾,也不至于妨害农事,误了春耕。比那去做官府爪牙,多伤人命,

还要受他勒索要挟,实在强得大多呢。”

  永澄被岳飞一席话打动,立时命人把张涛请来,略微商计,全部愿意。一面命人在

庄外路口埋锅造饭,一面命人把岳和找来相助照料。跟着命人去请当地绅富,商计放赈

之事。岳飞乘机谈起汤怀。张显如能按照周侗的传授,自在家中习文学武,比在王家附

读要强得多。

  张、汤二老早听儿子说起王家所请这位名儒,口是心非,言行不副。除高谈正心诚

意和一些不着边际的空话而外,别无所知。常被学生问得张口结舌,恼羞成怒,不知所

云。方才又听说他许多丑态,本就有气,听岳飞一说,立时命人去往王家,设同将儿子

接回。

  汤怀、张显回到家中见了岳飞,先就高兴,又听说父亲开仓放赈,更对心思。随谈

起麒麟村的难民包围更紧,庄中业已断绝出入,老师受惊病倒。汤怀、张显闲中无事,

去到墙头瞭望,发现自家的人在那里招手急呼。仗着本领高强,换了衣服,找一人少之

处,翻墙而过,才得脱身。

  岳飞闻言大惊,暗忖:“官府曾派人到王家商计驱逐难民之事。照此情势,王家被

难民围困,官府不会不知,定是算计双方必起争斗,因此上来坐观成败。等双方动手,

再带官军赶来,一面残杀良民,去向朝廷请赏;一面向王家讨好要挟,勒索金银,坐收

渔人之利。一个不巧,转眼就是一场大祸。王明虽然势利,那些受苦受难的良民何辜遭

此残杀?”念头一转,忙和张。汤二老商议解围之策。

  汤怀、张显在旁一附和,二老立照所说行事。岳飞随把汤怀的快马骑上,往腆麟村

赶去,刚一出庄,便见几条路口的大铁锅已搭了起来,父亲带了二三十个乡民,已在烧

火熬粥。越发心喜,喊了声“爹爹”,不顾说话,把辔头一拎,如飞驰去。离王家还有

里许来地,便听哭喊咒骂之声嘈成一片。遥望庄墙上,已站满了庄中丁壮,手里都拿着

刀枪弓箭,分明时机危急,一触即发。同时瞥见三五十个难民,手里扬着树枝、木棍、

石块之类,同声喊打,正朝马前迎来。恐其误会,忙把外衣脱下,拿在手里挥动,大声

喝道:“两路坡那边有吃的,你们快跟我走!”

  众难民看出岳飞虽然骑着一匹很讲究的快马,衣服却很破旧,不像是官府手下,也

和庄丁打扮不同。手里并没有拿着兵器,见人不退,反倒迎来,当时消了好些敌意。纷

纷拥上,四面围住,七嘴八舌,问个不停。有那饿急了的,口中还在咒骂,乱糟糟的,

寻常说话决听不清。

  岳飞费了好些口舌,才就马上随手拉过两个年轻点的难民说明来意。两难民闻言大

喜,立往人丛之中大声疾呼,照话一说。除却一些无知的幼童婴儿还在悲哭喊饿外,喧

嚣立止。岳飞早命汤怀、张显随后赶来引路,自己等难民走后,再到里面去见王明。

  王家那些庄丁,认出来的是岳飞,有两个高声一喊;王贵听说,也赶上墙来连喊

“师兄”,这一来,引起了难民的疑心,内有好些已然起身的,又朝庄前围拢。

  岳飞忙喊:“现在和我说话的是这里的少庄主。你们如其不信,我把他喊下来,陪

你们先走。老庄主并非不想接济你们,只为你们人数大多,来得大猛,恐怕一个不周到,

彼此不便。现在张。汤两家放赈,也有王善人在内。你们这样围住全庄,我们那面人手

少,粮也不多,后去的,就怕接济不上了。”

  说时,王贵到底从周侗学过几年兵法战略,知道一些利害轻重,听出张、汤两家已

在放赈,又急又愧。也不再顾父亲责罚,竟由墙上跳将下来。岳飞的话也被传开,这一

些难民才相信了。有那半信半疑的,也都走去。王贵见了岳飞问知来意,心想:“岳大

哥真义气,只怕爹爹未必听他的话。”便和岳飞说,想到里面去请母亲劝父亲开仓放赈。

  岳飞笑道:“平日我们人微言轻,大人们也许不听;今天汤。张二位世伯做主,就

不然了。你还是陪了这些苦朋友先走,我见了令尊,说完话就来。”

  王贵刚刚点头,把马骑上,王明已在庄墙上出现,唤岳飞过去问话。岳飞说,“我

奉了汤、张二位世伯之命,要和你老人家当面一谈,请开庄门容我进去。”王明见王贵

骑了岳飞的马,业已走远,又见难民均退,岳飞站在下面,词色从容,稍微放心。忙命

人开门,把岳飞放进。

  岳飞作为汤张二老的意思,详说利害,上明万始醒悟,忙命备马,和岳飞赶往汤家。

正遇难民相继到达,都按着先来后到,由当地乡民们分别送食,一律管饱,只暂时不令

离开。另外还有两间现搭的茅棚,铺上许多木板稻草,正在准备葯物,去请医生医治难

民中的伤病之人。办理得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众难民一路饱受饥寒风霜之苦,第一次得到这样照顾。主持人岳和又极热心,并没

有把对方当作受惠的苦人看待,使得人们仿佛见了亲人一样,一个个喜笑颜开坐在那里,

比起方才庄前围困、呼号咒骂、砖石横飞、咬牙切齿、视若仇人的情景,大不相同。

  岳和对王明说:“这些苦朋友都饿了好些天,先不敢叫他们吃硬的。这大小五十多

口锅,才煮了两石多粮食的稠粥,本来打算一锅吃完,跟着就煮,以防接应不上,现在

估计人数,足够吃的,已准备头顿吃完,腾出火来,就蒸馍烤饼了。”

  王明听了心想:“平日随便请官府吃两次酒席,比这千多人吃顿饱饭的钱要多好几

倍(彼时请官府吃酒席,连陪客和随从人等,动辄数十桌)。方才准备命人冲出庄去请

官兵来驱逐难民,还要杀几个来示众的主意,非但造孽,也太不上算,单是犒赏官军的

钱要花多少?”正夸岳和父子能干,见汤永澄、张涛老少四人和王贵同出查看,正走过

来。越想越不好意思,忙抢过去,说道:“二位老大哥真是善人。其实,小弟本就想开

仓放粮的,只为他们来势太凶,恐怕惊扰庄中妇孺,没敢造次。刚将庄门关闭,他们就

咒骂起来。刘老师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老眼实无花 能识英雄于未遇 长才容小试 从知事业在将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