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传》

第08回 播迁凭社鼠 相州开府起孱王 制胜是奇兵 贼寨攻坚擒巨盗

作者:还珠楼主

  相州先有两名恶霸,一名陶和,一名贾进,一向勾结盗贼,坐地分赃,无恶不作。

近年招纳一些散兵溃卒,声势越大,到处剽掠县镇,杀人放火。官军屡次向他所占山寨

进攻,均被打败。刘韬恐他们与金人勾结,成为心腹之患,众人入伍第三天,便召岳飞

商议,问他有无破敌之法。

  岳飞一听,正是徐庆所说的两个恶霸,想了想答道:“此贼声势虽然猖狂,但他们

生性残暴,远近百姓俱都痛恨,此已必败。近因屡胜官军,越发心骄气浮,自命无敌。

休看人多,破他容易。只是目前各地叛乱四起,好些善良百姓饥寒交迫,铤而走险,并

非得已。今当国家用人之际,小校是否可以相机而行,对那些无知胁从的贼党加以招抚,

对于那些结寨自保、杀敌有心、进身无路的忠义之士,引使来归,练成劲旅,以为防边

御敌之用,还望宣抚示下。”

  刘韬笑道:“你真个有胆有识,无奈此事还有好些难处。听说朝廷听信姦臣之言,

连这次招募边防敢战之士,恐怕都要变卦。再要招纳各地山寇,恐更艰难。你先把陶贾

二贼平了再说吧。二贼所据十八里岗,地方甚大,形势险峻,手下人马甚多。你用多少

人呢?”

  岳飞答道:“兵贵精而不贵多,只要事前想好破敌之策,就以小校所部百余轻骑突

出不意,将为首二贼除去,众贼立可瓦解。倘若多派兵将,容易走漏风声,被贼党得知,

一有防备,便难取胜了。”

  刘韬见他词色既壮,所说也极有理,笑说:“你能以少胜多,再好没有!但你部下

只有百多人,实在太少,把本府亲兵挑上一些去吧。”岳飞不便坚持,只得应诺。并请

一月期限,准备停当再去,事前不可张扬。当下只挑了八十多名亲兵,先和本队的兵一

同演习;一面命人探敌,查看地理形势。

  正准备暗中分出一些弟兄往投陶、贾二贼,以为内应,等众弟兄演习熟练,再以轻

骑进攻。徐庆忽然赶到,说岳飞前写的信,业已面交吉青、霍锐。那为首占山的名叫牛

皋,人称公道大王。他和周恩师。黄机密相识,彼此谈得十分投机,允照岳飞所说行事。

只恨姦贼当道,不到时机,不肯降顺官军,将来和敌人交战,却是百死不辞。岳飞听了,

自然高兴,便令徐庆带了三十名弟兄,先扮作散兵溃卒,往投贼巢,以为内应。早晚还

是操演人马、讲解兵法,声色不动。

  这日接到徐庆密函,说陶、贾二贼因见他和去的人都有本领,业已全数收容,甚是

信任。岳飞知道时机成熟,暗中禀明刘韬,带了那二百多名弟兄,往贼巢掩去。到时,

天已夜半,先命汤怀、张显带了一半弟兄埋伏山下树林之中,自带七八十名轻骑,直扑

陶、贾二贼的山寨。因是骤出不意,把守山口的贼党,都没有想到每次被打散的官兵,

竟会突如其来。岳飞所领这一伙壮士,又似生龙活虎一般,所到之处,势如破竹,锐不

可当。

  陶、贾二贼正在寨中饮酒作乐,等接到信息,五层口子已被冲破了三层。始而又惊

又怒,等率群贼蜂拥而出,发现来的官兵不满百人,越发胆大气粗,喊杀上前,声势十

分猛恶。岳飞知道山路狭险,贼党虽众,有力难施。一味诱敌,且战且退,不时把师传

连珠箭朝那些贼头射去,都是应弦而倒。群贼越被激怒,同声咒骂,紧迫不已。

  岳飞等群贼追到山下,一声信号,汤怀、张显立时率领伏兵,两路杀来。这时正是

月终,天色昏黑,陶、贾二贼见伏兵突起,不知官军来了多少,本就心疑中计,又见远

近树林之中,隐隐有灯火闪动,越发气馁。正下令暂退回山,明天再和官军决一死战。

话未说完,岳飞已单人独骑回马冲来。

  贾进想起方才有两个亲信头目被他射死,自己不是前面有同党挡住,也几乎送命,

不禁大怒。刚一晃手中刀,忽听“哎呀”一声,百忙中瞥见徐庆等由贼党中突然暴起,

将大寨主陶和由马上擒去,另外好些同党,也在倒戈相向,以为敌人的内应不知还有多

少!不由得心里一慌,待要回马逃走,已自无及,吃岳飞一枪杆打落马下,张显连忙上

前绑起。

  为首二贼一被擒,凶悍一点的头目又被众人枪挑箭射,生擒打倒,去了好些,吓得

余贼四散奔逃,走投无路。岳飞等忙率众人飞马赶上,喝令投降,放下兵器免死。众人

也照岳飞所说,骑着快马往来飞驰,连声喝喊。自来兵败如山倒,何况这些乌合之众,

一听投降免死,全都放下兵器,照着众人所说,聚在一处,听候发落。

  岳飞再把附近有家的贼党和一些散兵溃卒,分列开来,一点人数,除逃贼外,共有

九百多名,便向那些被迫从贼和被陶、贾二贼掳去的贼党告诫了一阵,命其少时随到山

寨,有亲属的带亲属,没有亲属的也各人取了自己的衣服财物自寻生理,下余数百名残

兵溃卒等候少时遣散;然后直扑山寨。一些留守的贼党已然得信,打算抢了财物逃走,

岳飞等正好赶到,除把内中几个极恶穷凶的头目绑上而外,均按方才所说办理。

  陶、贾二贼本来就是当地恶霸,庄中粮食器械堆积如山,还有两座银库。岳飞略一

巡视,命人将先前那些降贼押来,分别问明来历去向,给了些银米,令各还乡,另谋生

业;只将数十名凶恶之徒,暂禁庄中。

  忙到第二日夜里,见一切都有了头绪;因恐散贼又去为害民间,都是零散遣走,有

的并还分人押送出境,庄中财物粮械也都记上了赃物簿,便向徐庆、张显、汤怀嘱咐了

几句,然后骑上快马,连夜赶回。见了刘韬,说明平贼经过。再说所带人少,因见贼党

势众,既恐照顾不过来,又知内中多是穷苦无告的老百姓,因此擅作主张,给资遣散,

特来请罪。

  刘韬事前虽和岳飞商量过,但对岳飞这样专断,先还是有些不快。后一想,陶、贾

二贼乃是相州一个大害,官军屡次劳师动众,均为所败,岳飞只带二百名骑兵就将二贼

生擒,又杀了那么多的贼党,还得了大量财物粮械。这样智勇双全的人才,实在难得!

连忙笑说:“你刚入伍不久,便立此奇功,事又非此不可,哪有怪罪之理!”跟着,便

发动一千人马,随同岳飞相助善后,搬运赃物。

  岳飞原因得胜之后,想起近年官军最喜贪功冒赏,刘韬虽还不是这样人,若将降贼

全数押回,仍难免于多杀。还不如豁出自己一人受点处分,先把这些被胁从的老百姓放

走,立功不立功放在其次,先落它一个心安理得。不料刘韬居然答应,好生欢喜。

  同去的刘韬的将官,见岳飞只带二百人马,竟将这么厉害的一伙贼党除去,所获的

财物都有记载,分人看守,丝毫不取,不由得心中佩服,一切都和岳飞商议行事。

  事后,刘韬对这些剿贼有功的将士犒赏一番,并和知相州王靖联名向朝廷保奏,请

补岳飞等四人为承信郎。余人也各有升赏。

  众人初次出兵便获全胜,正在高兴头上,忽然接到岳和病故的信息。岳飞自是悲痛

已极,正向刘韬禀告,要回籍奔丧。同时接到朝命,因恐金人多心,命速将各路招募的

敢战之士遣散归田,不得迟延;对于岳飞等平贼立功之事一字不提。

  刘韬读完诏旨,好生愤慨,无奈朝命难违,只得答应岳飞回家葬父,借奠仪为名,

送了二百两银子;一面把徐庆、汤怀、张显和一百二十名壮士补作亲兵;一面把先招募

的壮士招集了来,当众读完诏旨,给了一些川资,听其自去。

  徐庆等觉朝廷无道,害怕敌人,使志士心灰,好生忿忿不平;又知岳飞这一回家,

定要终丧守制,短时期内不会再来,故均不愿再待下去,全都要走。

  岳飞见众心离散,只得强忍悲怀,再三劝勉,力言:“此时六贼专权,姦臣当道,

虽然倒行逆施,但是国势危急,已在朝夕。不管朝廷多么无道,国家人民总是我们的。

自来多难兴邦,遭逢乱世,更显英才。这里相隔敌人最近,一旦用兵,还是要人,何愁

英雄没有用武之地?就此一走,非但有背周恩师的遗命,也对不起刘宣抚一番盛意,你

们还是忍耐一时,一旦边境有事,我必前来投效,大家千万分散不得。”

  众人平日全都信服岳飞,见他说时声泪俱下,不由心中感动,慨然答应。跟着禀明

刘韬,送出十里之外,方始挥泪而别。

  岳飞因自己丝毫功业不曾建立,父亲便自去世;想起父亲平日慈爱和期望,真个抱

恨终身,伤心已极,到家之后,又见篷门不掩,一棺在室,慈母爱妻各穿一身缟素,泪

眼相迎!由不得“哇”的一声,扑倒灵前,几乎闭过气去。等到李淑把马抢拉到手,系

向树上,赶回劝解,岳飞才把一口气缓过,嚎啕大哭起来。

  岳母见儿子哭得力竭声嘶,劝他不止,只得强忍痛泪,颤声说道:“五郎!你就不

顾你的母亲妻子了么?”

  岳飞忽然想起父亲死后,母亲本就心情悲苦,我再这样,岂不使她老人家更加伤心?

心中一惊,忙将悲痛心情强行抑制,拭泪道:“娘莫伤心,儿子不哭了。”

  岳母见爱子两眼布满红丝,泪痕狼藉,口说着话,还在抽泣不止,不禁又是伤感,

又是心痛,忙把他拉到房内,再三劝慰,说:“我儿读书明理,当知人死不能复生,应

该节哀顺变,建功立业,以继承先人遗志为重,才能使你父亲含笑九泉之下。你若因此

毁伤身体,非但对不起你爹和你的岳父。恩师,也对不起你娘和你媳妇,怎么会不明白

呢?”

  岳飞只得强忍痛泪,连声应“是”,等岳母坐定,然后和声询问:“父亲病了多少

天?是什么病死的?”话未说完,两行痛泪又挂了下来。

  岳母凄然答道:“你爹头天得病,第二天午后去世,始终神志如常。连着好几次对

我说:五郎年轻,刚一从军就当了小队长,不是容易。他天性至厚,我若有个长短,最

好暂时莫让他知道……”

  岳飞听到未两句,实忍不住伤心,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岳母恐爱子憋出病来,便不再劝止。等岳飞又大哭了一场,才用温言开导,并谈安

葬之事。岳飞这才渐渐上住悲哭。因为星夜急驰,悲恸过甚,当夜人便病倒。先恐母亲

担心,再三嘱咐李淑,不令禀告。一面还要勉强挣扎,打起精神,安排丧葬之事。李淑

劝他不听,空自愁急,无计可施。

  英雄只怕病来磨,再加上病中的悲苦劳瘁,岳飞便是铁人,也禁不住。才两三天,

人便不支。岳母看出他病势不轻,强令卧倒。这一病就病了一个多月。总算本来体质强

健,又擅武功,暂时银米无缺,岳家人缘又好,延医购葯,都有人来帮忙。汤、张二老

得信均来慰唁,各送奠仪之外,还派来两名庄丁,每日去往岳家相助料理,免却许多烦

劳。岳飞的病才渐渐好转。

  岳飞病愈之后,岳母恐下葬时爱子又是哀恸过度,屡以温言劝告说:“你病这一个

多月,如今瘦成什么样儿了?你媳妇更是急得日夜不安,食难下咽。她自你投军的前一

月,信水就没有来。万一惊动胎气怎好?我也是越来越老的人了,能奈得住几回的愁急

呢?你就不为了你的母亲媳妇着想,也应想到目前国家多难,千万百姓正遭爱那流离死

亡的惨祸。你既是一个有血性的男儿,便应该为国尽忠,为民除害,才不在你岳父和周

老恩师对你的栽培,也不负你父亲和我对你多少年来的盼望。你只能够慎终追远,把人

子之心尽到,也就是了。像你那样悲苦成病,只叫当娘的担心和你媳妇终日忧急,你自

己还受了伤,有什么用呢?”

  岳飞极少见到母亲这样正式说话,再想起母氏劬劳,每日心忧子病、夜不成眠的情

景,忙即跪倒认错,连说:“儿子糊涂,娘莫生气!”

  岳母唤起说道:“为人行事,应从远大处着想。我儿既然知错认错,就不用再说

了。”

  岳飞经岳母屡次劝告,虽不再过于哀恸,想起父亲早死,未得终养,仍是难过。安

葬以后,本就打算庐墓三年。后见岳母逐渐衰老,再想起朝命遣散新军之事,觉着姦臣

当道,有功不赏,只把万民血汗所积的金帛拿出献媚敌人,全不以国家安危为念,徐庆

等小兄弟至今还在真定军中苦熬,有力难施,倒是王贵仗着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播迁凭社鼠 相州开府起孱王 制胜是奇兵 贼寨攻坚擒巨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