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争奇记》

作者:还珠楼主
《云海争奇记》第01回 烟水苍茫 双桨凌波人似玉 风尘奔荡 扁舟剪烛夜如年
正文预览:

仆自客岁,以病家居,杜门却扫,经卷葯炉,自安禅悦。匪惟无心世事,即笔墨生涯亦拟抛弃。顾以《新北京》、《天风》两报主者,均为多年朋友。拙著《蜀山》、《青城》两小说,同未完卷,慾罢不能,延至今迩。仆既病且懒,初意此二报而外,不复肆为笔孽,再有写作矣。上月《实报》主人以某君之介,嘱撰小说,以疥栏尾。辞不获允,迄未报命。顷又一再敦迫,词意殷勤,若慾必得。勉草斯篇,用图塞责。窃思武侠小说久成滥筋,仆更伦荒,何……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02回 佳丽关心 亭中卜卦 鸽原在念 湖上回航
正文预览:

那亲戚家姓陈,字苇村,也是一个乡宦。家住杭州城内碗儿巷,西湖边上建有一所花园,背山滨湖,取名适园,颇具亭榭花木之胜。本地人因园主人姓陈,都叫它做陈庄。苇村科甲显宦,告老才只两年,与舜民既是通家世交,又是至戚厚谊。因舜民家居无事,屡次写信邀他游杭小住,均未前来。头一晚接到舜民由航船上寄来的信,说舜民夫妻日内来杭相晤,以为总还有两天才到,没有就派人接,不料舜民船快,路上毫无耽搁,已自到来。闻报忙同内眷出……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03回 骇浪挽危舟 江女酬恩施绝技 粗心惊失错 苏翁临难托遗孤
正文预览:

船行了两日,将近桐庐,天色尚早,方要叮嘱舜民到时停舟赴约,耽搁半日,江上忽然起了风暴。船人一见天色不好,加急摇驶,纤夫也一齐努力。刚刚船到金沙埠,离泊处还有半里来地,天色已愈变愈恶。岸上是飞沙走石,大风扬尘,屋瓦惊飞,树折木断。人家屋外晒着的衣被,多被旋风卷起,在暗云低迷的天空中,恍如白鸟翱翔,上下翻飞。到处抢着关门闭户,拿进东西。箩圈斗笠兜篮之类,被风吹得在田岸街路上乱滚。江面上是惊涛壁立,骇浪掀……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04回 闻变哭良朋 山馆伤心风定后 践言携淑女 马蹄乱踏月明归
正文预览:

舜民、苇村听了经过,俱都拍案惊奇,又喜又惊。苇村自免不了连向舜民道喜。宾主三人正谈得高兴,忽从窗隙中望见外面银鳞闪闪,其白如霜。推篷一看,风定月出,云净天空。头上是星月交辉,碧空若拭;下面是天水相涵,静影浮光,江波浩浩,渺无际涯。两岸渔村蟹舍,历历若现,万籁俱寂,惟有江声,端的是夜景清幽,别有佳趣,把适才阴霆危疑之境,扫荡了一个干干净净。正凝望间,忽听蹄声得得,由远而近。静夜听去,人耳分外清脆。料是……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05回 古树斜阳 踏浪行波逢异士 幽崖密莽 飞虹掣电败凶僧
正文预览:

周鼎在旁侍立,跟着补述前事。略说他自五岁上随了长兄周铭闲行村外,周铭忽然腹痛,往草里无人之处登野坑,将周鼎放在附近大石上坐定。起初两下都望得见,周鼎从小淘气,结实多力,才满一岁便能满处乱跑,生具异相,面和手足其黑如漆,自颈以下,全身细白如王,父兄都极喜爱。这日本嬲着乃兄同出扑蝶,一见久蹲不起,便不耐烦,适有一蝶飞过,知乃兄怕他性野,不令远离,假说次兄周彝走过,要跟了去。说也真巧,周铭因他常自独出将村中童伴抓伤,本来不许,一抬头正赶周彝扛了锄头走过,相隔只在十来丈远近,又当便急……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06回 闻钟惊绝艳 月明林野斗婵娟 返里省慈亲 谷暗峡荒诛恶兽
正文预览:

黄山博大雄浑,苍茫深秀,后有松涛云海之奇,景物佳妙甲于褒中。周鼎年龄虽幼,也觉触目新奇,观赏不尽。三人不消多时,到了始信峰下。峰居山中绝顶最高之处,隐君在上面辟了一个洞府,石室之间,修然绝尘。洞外山巅平旷,专供朝夕吐纳练剑之用。另外就峰腰岩洞向阳之处,建了两间茅棚,由一苍猿看守。茅棚以上,形势越发峻险峭拔,人不能上。因周鼎年幼乍来,顶上高寒,晨夜山风凛冽,难于禁受,只带到上面看了一看,仍带下来,命住……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07回 深机密阱 伏莽刺清官 除暴安良 中途惊丑类
正文预览:

舜民等下人走出,悄问这次弃官经过,才知尧民因公开罪督抚,以前京中朝贵,得罪的又多,内外排挤,几乎受人中伤。虽经幕中好友设法弥缝,免去陷害,旋即急流勇退,告老休致,可是对头气仍不出,暗命随伺护院的武师勾结绿林中入埋伏中途,意慾连尧民全家老小一齐杀害,事情真个险到极处。也全仗着一位异人暗中保护,方得化险为夷,安抵故乡。因路上那异人曾杀死两个对头派来的盗党,虽然杀得巧妙,好似与尧民无关,终恐事泄余党上门寻仇,所以赶回,与舜民共商预防之策。舜民也把自己所遇大略说了,因闻知魏良夫。钱新……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08回 行波踏竹 一神童大雨戏镖师 掣电飞芒 诸剑客荒山歼巨寇
正文预览:

密云半散,小雨如丝。大雨之后,路上水深尺许。漫山遍野尽是急流奔泉,似千百道银蛇出没闪烁于疏林浅草之间。山头崖畔,平添了无数飞泉,被风一吹,夭矫翔舞,飞起一片水雾,宛如白龙倒挂,蒙以轻纱。山花着雨,多半压倒,树头柔枝嫩干,也都倾斜,甚或整株横倒。残英落蕊,逐水争流,才离本根,依然肥艳。俄顷小雨也住,全山如洗,满目清新。松风吹兴,泉响自天,好鸟噪晴之声,如啭笙簧,相与汇为天籁,自成音节。佳景当前,顿忘泞……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09回 破金钹 凶僧授首 伏白刃 巨盗轻生
正文预览:

伊商老远望见,大吃一惊,飞步追来。还未赶到,迎着一个逃回的盗党,递过一件暗器,说:“敌人崖上还有埋伏,只用暗器伤人,也看不见藏处,众人便为此物所伤。”伊商接过一看,乃是一寸二三分长、纸煤粗细的一根钢钉,上面刻有一个篆书“风”字,识得来历,这一惊更非同小可。事已至此,不能不硬一硬头皮。回顾岗前,还有许多同党也正要赶来。知道敌人对手没有几个,上前无异白送。刚把手一摇……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10回 活火烹茗 深山来旧雨 只鸡斗酒 古庙戏神偷
正文预览:

当晚住店无话,早起又赶了两站。良夫因明日便须分路,老早到店,将脚轿夫重赏开发回去,次日过午,方始另雇轿马起身。早上黄、李二人辞行,送了好些贵重礼物。尧民等三人执意不收,各定后会而别。单走了几天,行抵杨墅关镇上,相隔永康只有二百余里。尧民算计离家已近,此去沿途青山绿水,人家繁庶,便走过了镇集,也不愁没有食宿之处,这还是自己在外年久,又不愿露出行藏。如再提名道姓,休说附近各县远亲近戚甚多,到处逢迎,便那些村民,听说永康虞家,也无不延纳之理。见天色不过将近黄昏,急于还乡,意慾多赶两……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11回 舐犊情深 空山强侠女 原鸽念切 暗语托神童
正文预览:

小妹上马,绕出前街,仍择山僻小路,往白雁峰驰去。快马熟路,无什耽搁,自然更快,不消多时,到了白雁峰前。眼看溪桥在望,正要放马赶去,忽见路侧树林内闪出二人,拦住马问道:“尊客可是江少爷么家主人命我在此迎接,说少爷到时休走前门,请由后园门进去。家小主人和少奶奶在那里相候,有话说哩。”小妹一听,知有原故,下马答道:“既然这样,好在不远,那我这马也不必骑,就烦引路,走了去吧。”二人答道:“这样更好。”便分……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12回 胜地挥金 黑摩勒初逢异丐 开门揖盗 小铁猴再戏好人
正文预览:

原来永康山水最为幽秀,山名方岩,计有五峰并峙:一名固厚,一名瀑布,一名鸡鸣,一名桃花,一名发釜,峻险高耸,大似桂林山水。更有历代先贤遗迹,名胜甚多。上有胡公庙,胡公名则,字于正,永康县人,宋端拱二年进士,历典藩郡,累官兵部尚书,为宋名臣。因他奏免衙、永丁钱,屡平冤狱,功德在民,殁后又屡着灵异,捍卫乡邑。据县志上说:宋徽宗时,方腊作乱,乡民登山避难,贼众缘大藤,将由绝涧攀升。突一大赤蛇出现,啮藤立断,援藤贼皆坠涧死。贼又将援问道攀登,夜梦神人骑白马饮涧中泉,次日水涸。贼知公显灵……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13回 志苦情真 长路遄征急友难 言甘币重 假名拜寿肆凶谋
正文预览:

一会陈业赶到,祝三立怪他不该在崖下唤人,给自己惹事,虽说不怕,到底花家知道以后,要多费好些心思对付,又想将一娘母女拉在一起,敌忾同仇,所以见时故作不理,吃完自去。后来阿婷冒雨往追陈业,三立由别处走回,和一娘商议前事。说起广帮丐头金龟神蔡海金爱徒越境欺人,在西湖灵隐扰闹,犯了帮规,打伤当地丐头,吃上天竺侠丐邢飞鼠赶往擒去,当众拷打,背上刺字钉封送回。蔡海金当时暴怒……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14回 危崖夜灯红 失路无心遭巨寇 荒山凉月白 穷途遇救见高人
正文预览:

二人白跑了一趟,惟恐夜长梦多,归心似箭,不分昼夜加急前行,走了些日,算计再有两天便可到达。这日行经浙皖交界,误走歧路,错了宿头。好在二人野宿已惯,也未在意,仍往前行。走到天黑,忽见山麓深林内有灯光透出。依了陈业,过了前面九盘岭便人浙境,道路已然打听明白,带有干粮,索性乘着月夜,不必再绕上大路,径由九盘岭山径小路穿越过去,到了浙境,再行觅地打尖歇息。马琨见月旁有晕,加以从早上路,除了两次打尖,脚不停步,觉着饥疲交加,便说:“少时恐有风雨,日里已因心忙将路走岔,徒劳跋涉。九盘岭山……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15回 黑摩勒三探女丐村 老少年两试劈空掌
正文预览:

陈业由章家走出,便跑向北山口外溪头去见一娘母女,到时蔡家馄饨刚卖完。陈业四顾无人,飞奔入内。阿婷正在堂屋擀面,见陈业满面风尘的跑回,起身笑迎道:“你从哪里来晒得这等红脸,吃饭没有”陈业笑道:“前在蒲老世伯家养病,每日总晒两次太阳。这回又和马兄在南明山做散工,每日田里晒秋阳,晒成这张丑脸。连自照镜子都认不得了。”阿婷叹道:“你为朋友真叫义气看神气,那东西想必到手。南明老人不是好惹,必是你诚心感动,假做不知,借你一用,未必是真能愉到手的吧”陈业道:“偷哪有如此容易这只能……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16回 闲窥秘隐 无意得仙兵 假作痴呆 有心擒巨寇
正文预览:

且说黑摩勒伏身暗处窥伺,见祖存周已被马玄子喊走,敌人退去,也栽了跟斗回来。知道花家来了能手,查洪与来客相识,尚须陪侍,此时不宜往见。正慾择一隐秘之地稍歇一会,候到查洪回屋再往相见。忽听苗氏弟兄命人传知,近崖守望速传信号,吩咐沿途卡子防守人等,如见敌人走过,只用号灯报信,不可拦阻,由他自去;并说敌人已然全走,今晚大约无事。除前后庭各处仍照前例轮值外,另派两拨巡逻已定。所有新派出的埋伏人等一齐撤退,各归……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17回 石洞获藏珍 夜月荒村寻侠女 酒楼逢刺客 平林古渡戮神姦
正文预览:

一娘已将阿婷蒸好的点心家肴取到房中,唤上黑摩勒、祖存周,蒲红三人同吃,床铺收拾还原,见阿婷回来,便命陪客,自去收拾应带衣物,一会停当,取了两大包袱细软出来,还有两个剑匣、一个铜套。阿婷正拿了黑摩勒那口宝剑,和蒲红相互传观,听他说那得剑经过来历。一娘见状大惊,忙令还匣道:“二位贤侄来时,我已觉出此剑不是常物,不料如此好法。这类希世奇珍,所在之地保不有金精之气上腾,内行眼里,一望而知。仇敌那里不少能手,……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18回 啸侣命俦 众佳侠山中赴会 奇能绝技 诸异丐台上施威
正文预览:

花家赴会原定次日午后。次早,众人分途起身,往金华北山进发。邢飞鼠本名邢福,原是嘉兴富农,因自幼爱武,生性好施,最喜周济乞丐。到了十四岁上忽得奇疾,骨瘦如柴,不食不饮。邢家两房只此独子,自是愁急。百计求医,全查不出病源来,眼看快死。正在举室号哭,呼天求神之际,忽一老年化子登门自荐,说:“小孩前生孽重,不合投到你们这等富家。幸他还有善根,才得遇我。命虽可以救活,但须随我云游,当上十年乞丐才可减消前孽。”邢家人先当化子胡说,嗣见人将断气,束手无策,化子又只在门外高声絮……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19回 会花村 群英打擂 诛恶党 异丐施威
正文预览:

蔡乌龟见那两人,正是生平好友,当年山东路上绿林中有名的飞贼,一名张胜,一名张康。因他家居闽、浙交界大厦岭深山之中,弟兄二人,从十余岁起便练就一身惊人本领,远离家乡,专在北五省常做独脚强盗。二十以后,虽在山东路上各设了一处小寨子,平日仍在老家,各拥爱妾度日享受,并不常去。每年往山东一次,做上两三水大买卖便即收手。每次总是二人前往时候居多,寨中徒党,无事时种些山田,只作为他弟兄二人北方落脚之所,极少带出作案,谁也看不出那是大盗窟宅。行动隐秘,来去飘倏,又是同胞弟兄,俱都手辣,行止……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20回 正胜邪消 天外来佳侠 虹飞电舞 场中见异人
正文预览:

当金家五虎纷起逃遁之时,花、蔡两党见这一场又败,忿怒难遏,已有七八人争先走出,待要上场,又见死了一个,越发恨极,多半隔老远便厉声喝骂,如飞赶来。这时,双方都有人陆续到达,花、蔡两党到的更多。这七八人多是新到不久,席还未暖便自出场,火气也特旺。最前三人是由东台蔡党席上赶出,年纪最大的约有四五十岁,先时一到便听蔡乌龟说起连连挫败之事,蓄怒待发。一见金家六虎败逃,又看出台上敌人年纪都小,武功却是高强,怒火头上,未暇思索,长衣一甩,一紧腰间七八寸宽的板带,跟手拔出随带宽锋厚背、精光耀……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21回 明月照禅关 千尺高林腾蛇影 遥空驰雪羽 一声长啸落胎仙
正文预览:

且说司空晓星带了黑摩勒、江明、童兴、蒲青、蒲红等五人往南高峰后去,走到路上,晓星笑间:“你们可知我带你五人同行的心意么”黑摩勒道:“以前我听先恩师说,木尊者性情孤僻,独对小孩怜爱,弟子等五人年都不大,也许得他老人家一点指教,师叔可是此意”晓星道:“你料得倒差不多。木尊者本是个有至性的豪杰,生平连我共只四五个知己之交。他那性情孤僻,落落寡合,原是有激而然,并非本来面目。未出家前,也曾致身富贵,负有盛名。只为一桩大拂逆的事,又值先朝历数将终,人力难挽天心,举目尽是令人愤慨之事……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22回 绝壑耀奇辉 氛雾若云迷海色 腥香收毒物 兽虫如织赴鲸吞(1)
正文预览:

童兴忍不住问道:“二位师姊争论这一路,到底是为了什么”玄玉道:“你们适才庙中所遇雷姑婆,原是旁门散仙中有名人物,人却正派。只为性情孤僻,恩怨过于分明,早年造了好些无心之孽。这些年忽然悔悟,因和家师、师叔俱是;日交,又帮过她一次大忙,她这人向例有德必报,觉着受了家师的恩,偏又无从报答,为此发愿,焚香扫地,为我师徒做些杂事,以示报答之意,并借以隐居避仇,忏悔前孽,在我庙中隐迹已有好几年了。平日做完应做……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22回 绝壑耀奇辉 氛雾若云迷海色 腥香收毒物 兽虫如织赴鲸吞(2)
正文预览:

那怪物虽极机灵凶恶,目力敏锐,但自出生以来,从未见过人类,身又夹在泉眼之下,目光不能看到龙口前半。那内丹刚刚吐出,猛闻到生人气味,只当是那放毒香的怪物自行上门送死,暗喜得计,自恃内丹与本身气机相连,再放出远些,也能随意收回,对头只一挨近,便可乘机吸住,供它嚼吃,因此并未收转。却不料黑摩勒来势绝快,人又异常灵警机智,知道凡是深山之中埋藏的异宝灵葯,多有毒蛇猛兽怪物之类在旁守护,先虽误认宝物,身一飞近崖口,便看出那黄光只是寸许大小,质类鱼睛,并非宝珠一类,外面却围着一层凝聚不散的……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22回 绝壑耀奇辉 氛雾若云迷海色 腥香收毒物 兽虫如织赴鲸吞(3)
正文预览:

毕竟蜈蚣对蛇天性克制,尽管为首两条最大的遭了惨死,不特不稍畏惧,同仇敌忾之心反而更加炽烈,连后面随来那些只有七八寸、尺许不等的大群小蜈蚣也齐发动,为数何止千百一条条和疯了一般,爬的爬,蹿的蹿,纷纷毒吻齐张,毒钳伸举,朝着怪蛇飞驰上去。这一展开阵势,越显众多,把当中一片土地全都布满。一时毒烟滚滚,腥风怒呜,蓝紫色的百脚环节映在阳光中,闪动起千层彩浪,其密如织。当头一排二三十条次大的,身子也有二三尺长短,已和飞蝗一般扑在怪蛇身上。有的张口紧咬,有的通体附紧在蛇身上,爪牙齐施,粘……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22回 绝壑耀奇辉 氛雾若云迷海色 腥香收毒物 兽虫如织赴鲸吞(4)
正文预览:

众人又飞出了好几里,玄玉随按遁光落下。清缘笑问:“师姊,三位师弟俱是极好根骨,带了同飞并不费事,况又脱险不远,为何降落”玄玉低声笑道:“你知什么难关只在当地。只能冲出谷口,休说主人平生言出必行,永无更改。就她先说的话活动,已然放行,为门人所惑生了疑心,忽又中变反覆,那也只在她的境内方肯下手。照她近十余年的惯例,人一离境,多大的事也只留俟异日,当时决不再有阻难。何况我们本是实话实说,毫无虚假。日前路遇的两位女仙,想必是她旧友,迟早相见,自会说出就里。我们问心无愧,所防的就是……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第22回 绝壑耀奇辉 氛雾若云迷海色 腥香收毒物 兽虫如织赴鲸吞(5)
正文预览:

法镜最伤心是牛清虚惨死,不特同道至交,并还去了一条膀臂。当时恨如切骨,怒火难消,一面发动阴雷攻山,与众同党一齐厉声喝骂;一面发挥威力。因天都峰一面为防敌人诡谋,不能移动,便把前左右三面旗门移动,齐往始信峰紧逼上去。这一来,变作四面阴雷齐注一处。始信峰上半齐被猛烈雷火包围,远望活似一座碧绿火山。空中妖烟邪雾跟着压下,眼看相去峰顶不过丈许,忽见洞又出现,一片烟光明灭闪变,飞出一个身材瘦小的道装老者。法镜定睛一看,正是秦岭三老中的娄公明,只把手掌往上一扬,口中骂了句:“老秃驴我看……

在线阅读
云海争奇记电子书下载

《云海争奇记》电子书全集提供TXT及EPUB格式下载,适合运行于PC、IPHONE/IPAD、安卓手机、Kindle等终端上阅读;TXT版本可以先免费下载到电脑再通过数据线传到支持TXT格式的终端上离线阅读;EPUB版本可以在手机上直接下载阅读喔(手机站m.txtgogo.com)!TXT下载 | EPUB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