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争奇记》

第10回 活火烹茗 深山来旧雨 只鸡斗酒 古庙戏神偷

作者:还珠楼主

当晚住店无话,早起又赶了两站。良夫因明日便须分路,老早到店,将脚轿夫重赏开发回去,次日过午,方始另雇轿马起身。早上黄、李二人辞行,送了好些贵重礼物。尧民等三人执意不收,各定后会而别。单走了几天,行抵杨墅关镇上,相隔永康只有二百余里。尧民算计离家已近,此去沿途青山绿水,人家繁庶,便走过了镇集,也不愁没有食宿之处,这还是自己在外年久,又不愿露出行藏。如再提名道姓,休说附近各县远亲近戚甚多,到处逢迎,便那些村民,听说永康虞家,也无不延纳之理。见天色不过将近黄昏,急于还乡,意慾多赶两程。良夫、新民征尘仆仆,也愿早到,吩咐张福给了轿马加班的钱,主仆四人当即起身前往。

尧民久未还乡,地理不熟,只知这一路民殷物阜,鸡犬相闻,却忘了中间还要穿三十来里山路,虽有山民,人家都在山谷里面,不当大路,生人不易寻到,时又下旬,没有月亮。走了一段,眼看山色迷蒙,瞑烟慾收,夕阳西逝,天已入晚。良夫看沿途村舍逐渐稀少,此时已入山径,不见一处人家,繁星渐晦,仿佛云生,野风吹凉,似有雨意,方想起适才因听尧民之言,只顾乘兴忙着赶行,忘命张福打听途程歇处,自觉疏忽,路已赶走大段,势无退理。心还以为轿马虽然雇自邻县,此间地理不会不知,看他们踊跃争先神气,料不致无可投止。哪知轿夫们因客人厚道,路上又吃饱了酒肉,只知赶路得赏,别的通没理会,见天一黑,各将灯笼点起,一味抬着轿子,前呼后喝,朝前急跑。后来还是张福见黄昏以后,路绝人踪,恐怕迷路,回马到良夫轿前请示。良夫先问轿夫,俱说以前走过几次,都是白天沿山常看见种山田果园的山民,因非落脚之所,何处有人家村舍,不曾留意。良夫问不得要领,黑夜看不清切,只得命众留心查看,见有人家,速即打听借宿,一面仍就赶行,准备将这一段小路赶过。

正走之间,张福在前,瞥见前面山凹树林之内灯光掩映,忙向三人禀报。尧民方命张福前往借宿,忽听前面兵刃相触之声,揭开轿帘一看,只见两条黑影,各带着一道白光,此蹿彼跃,上下翻飞,除了兵刃相触,叮当乱响,听不见一点步履声息,黑夜之间也看不清二人面目。良夫阅历较深,又和钟、卢二人相聚些日,得知江湖上许多过节。适见林内灯光,因当地民风勤俭,黑夜张灯料有原故,听要借宿,本想拦阻,再见道旁有人苦斗,更生疑虑。无奈一行俱都持有火把,踪迹已被发现,无可隐藏,故作不知,就此过去。对方如怀恶念,几个文人和轿夫也抵挡他不住。如若故示大方,朝他间路,人家正在拼命争杀之际,上前打岔,又觉不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争奇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