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争奇记》

第13回 志苦情真 长路遄征急友难 言甘币重 假名拜寿肆凶谋

作者:还珠楼主

  一会陈业赶到,祝三立怪他不该在崖下唤人,给自己惹事,虽说不怕,到底花家知

道以后,要多费好些心思对付,又想将一娘母女拉在一起,敌忾同仇,所以见时故作不

理,吃完自去。

  后来阿婷冒雨往追陈业,三立由别处走回,和一娘商议前事。说起广帮丐头金龟神

蔡海金爱徒越境欺人,在西湖灵隐扰闹,犯了帮规,打伤当地丐头,吃上天竺侠丐邢飞

鼠赶往擒去,当众拷打,背上刺字钉封送回。蔡海金当时暴怒,便要亲身率众报仇。恰

值义子天台恶丐火赤练杨开泰拜寿新来,闻说此事,给出主意,说:“丐仙吕瑄现在湖

亭卖卜,邢飞鼠与他门下颇多交往,此去恐难占得上风。女铁丐花四姑现居金华北山,

不如给她一个全面,借他讲理。丐仙和她相识,有老面子,必不好意思上门欺人。就被

邢飞鼠苦求了去,花四姑只肯受我们这份重礼,就不得敌,也必想法袒护,有胜无败,

还显我们知礼能让,并联上一个好帮手,岂非绝妙?”蔡海金立赞好计,依言行事。

  花四姑人极好胜,先颇高兴,继而想到邢飞鼠颇有义名,不是蔡敌。丐仙定被请来,

不允借地,面上无光。如允,丐仙无人能敌,一遭挫败,盛名全失。想了想,只有老友

金眼神猖查洪是个高手,以前为防祝三立近居时腋,万一生事扫脸,想约他来。无如此

人是年轻时情侣,脾气古怪,为娶自己未成,独身到老。每见时,仍和少年一样,喜欢

风言风语,当着外人,不好看相,因此搁下。如今寻他,正好两便,随令苗成。苗秀带

了重礼将查洪请来,静待时至应付。三立却知丐仙吕瑄自从二次出山以后,日以积修外

功为务,不再过问闲事。邢飞鼠前往相求,至多派两门下能手出场,不会亲到,未必能

制得住查洪。自己和查洪也是半斤八两,何况蔡海金、杨开泰都是徒党甚众,定有能手

同来。查洪为人只是刚愎古怪,不似花家姑侄为恶多端。趁着还有半年工夫,最好先把

此人去掉。知道查洪一生受有两人大恩,立誓生前必报。无如这两人本领高强,一个还

远在他以上,又都富裕安乐,苦无报恩之机,至今耿耿,引为恨事。无论天大的事,有

此二人一纸一言无不立解。内中一个,便是隐居四明山的南明老人。惜乎此老丧子以后

久不问事,去了白去。还有一个,远居湖北黄冈,姓莫名全,水功最好,外号老龙神,

最喜救人之急,不问生熟,只求到他,无不勉为其难,彼此还有交情,求他比较容易,

不过行踪无定,难于定准,便令一娘告知陈业,先往湖北黄冈。如寻不到莫全,最后再

想法子,或是明见南明老人借他竹牌一用。查洪对南明老人又是感恩又是佩服,竹牌一

到,无不惟命是从。

  陈业一听求人相助还须前往黄冈,都是远水不救近火。惟恐钱复失陷日久,夜长梦

多,甚是忧虑。一娘母女却说此中别有原因,非此不可。至于钱复,因花家老丐婆生平

说一句算一句,她既答应不伤他命,任怎忤逆也不妨事,至多受点闲气,无什关碍,否

则,除非等他父亲回来,登门负荆,别无法想。钱应泰也是成名多年人物,怎能在老丐

婆前丢此大人?彼时事情闹大,反多不妙。仍照前议,方为上策,陈业只得允了。商定

以后,阿婷便在中间备好竹床被褥,令其安歇。

  次日一早,雨又下大了。阿婷先起,去备点心。陈业想了一夜心事,入梦不久便听

脚步声惊醒,见阿婷忙着和面,正待爬起。阿婷笑道:“你忙什么?阿娘和我谈了一夜,

刚睡不多会。你要起来扒东弄西,把娘吵醒么?我知你昨夜也未睡好,反正你总要寻着

那姓马的小鬼,到天目山钱家走一趟。现正下雨,午后或能起身,怎么晏起也来得及。

好好再睡上两个时辰,点心做好,阿娘起来,我自会喊你。我这人最是强横,说怎么办

就怎么办,不听我话,比什么都难过。”陈业虽然心正无邪,不敢稍涉遐想,已早为她

柔情所醉,闻言方答:“阿姊一人受累,这样怎么对得过?”阿婷把脸一板,径持面盆

往里便走。陈业忙即卧倒,连喊:“阿姊少停,我不起来,再睡一歇就是。”阿婷回眸

微嗔道:“不听好话,什人理你?”说罢自去。陈业仍盼她回,等了片刻,也自迷糊入

睡。嗣听耳旁一娘说话之声,二次惊醒一看,桌上冷盘杯著已然摆好,地下湿阴阴的,

阿婷正就烘炉上将新烤干的湿衣取下折叠,窗外春雨依然未住,看神气似在等他起来吃

饭,知时不早,赶即起身。阿婷打来面汤漱口水,笑道:“你还睡不睡呢?可知现在什

辰光么?天都近午,把两顿并一顿吃了上路吧。”一娘见陈业面有愧色,笑道:“你们

年轻人都是这样,也能熬也能睡。阿婷做好点心,见你未醒,也是倒床便着。我见你两

个都睡得香,也没有喊。今日下雨,路不好走,阿婷快去端饭,陈贤侄还要回天目山去

呢。”当下由阿婷取下热饭点心,三人一同吃完。

  陈业要将借衣换下,一娘母女俱说:“无须,我家也无人穿。将来由你代衣主人办

他未完之事,这兆头很好,就送你穿吧。”陈业看出一娘母女语重心长,不便推辞,只

得称谢领受。一娘料他盘川不多,又取出一百两银子与他作路费。陈业已知一娘母女与

花家世仇大恨,以卖点心隐迹,暗中伺机复仇。虽然日浅,双方情如一家,成了一条跳

板上人,便不再推谢,径直收下。阿婷方说:“你放大方些多好!老是这样,我就不会

再怪你了。”一娘又命二人叙过年庚。陈业幼遭孤露,颠沛流浪,备受世人白眼欺凌,

几时受过这等真诚关爱?心感一娘母女高义深情,慾拜一娘为义母。一娘等他叩完了头

起立,才笑说道:“你的人品性情俱是上选,只是本领差点,日后还要深造。我幼得师

门心法,论起功力,虽比不上祝三叔,比你义父似胜一筹。阿婷原是我世侄女,因认义

母,便不大爱用功。与其拜我为母,不如拜我为师还实惠得多。不过学艺须待一年以后,

你算是我的徒弟吧。”陈业不肯,仍随阿婷口称“阿娘”,一娘只得罢了。这一来双方

情分更深。阿婷说:“阿哥本领平常,此去黄冈长途千里,不大放心。”要一娘取出本

门信旗带在身旁,以防万一。一娘笑看了阿婷一眼,随上竹楼,取了一面上刻双龙首、

三寸大小的三角铜旗交与陈业,正色叮咛:“因为日浅事逼,我母女身世来历你还一点

不知。此我先师遗留下的双龙铜旗,当年威镇湘、川一带,几乎无人不知。至今人虽死

去,老交情尚在,此去途中万一有人为难,你先照本门暗号报一‘关’字。对方如知底

细,索取此旗观看,方可取出,立有照应。否则便是新出道的无知一辈,凭你也可应付

了。长江路上,是成名的人物,敢说没有不另眼相看的。先师本领虽高,总以恩义服人,

仇敌只有花家。但她党羽都在江浙一带。尤其我师弟父子被害以后,动了长江路上公愤,

花家徒党益发绝迹。即或就有因事去的,也装作常人往来,不敢稍微滋事。对方如问你

来历,你答以‘龙祖徒孙,现奉大师伯之命,有事川、鄂,来时奉命谨秘,余者不能奉

告’,便可过去。千万随身密藏,不可遗失。将来见你义父陈松,不奉我命,也不可告

以昨晚今朝之事。”母女二人亲送出门。

  一娘所居僻在村后,午后恰是清静。陈业行至拐角,回顾阿婷尚在眺望,追忆一日

夜间遭遇,宛如梦境,尤其阿婷款款深情,令人没齿难忘,方觉心神慾飞,又想起身世

孤寒,自惭形秽,不禁爽然若失,一路胡思乱想,不觉走出村外。继想救人要紧,况还

关着一娘母女,且先办正事要紧,忙把杂念屏除,飞步往金华江边跑去。到了原住客店

一间,说马琨昨日并未回转。陈业知他所寻的人姓章名文豹,乃钱应泰生平好友,现在

府衙后街。忙即渡江赶往一问,才知章文豹山东访友未归,己有三月;马琨昨晚先来未

遇,今早又来留话,说自己昨晚住店,无人肯留,现已回家,陈业如若寻到,烦其告知。

陈业知马琨为人刁狡,惯于卸责委过,必是昨日在村中吃了祝三立的亏,又见自己夜雨

未归,疑心失陷花家;客店又不容他居住,知道花家势力厉害,不敢再在金华停留。如

其先回天目,保不向母姨设辞乱说,一听才走两个时辰,估量或可追上,重又渡江往回

飞跑,行近天目山口居然赶上。

  马琨原料他十九失陷,恐再留下去也被波及,意慾到家向母说明,打听世交前辈还

有什别的能人可求,再打主意;忽见陈业追来,仗着老脸,又在章家留话,反怪陈业何

事昨晚不归,害他担惊一夜。陈业知道问他也是支吾,假说:“我昨晚夜雨探敌,见花

家防范周密,狗又乱咬,恐被觉察,未敢久停,归途大雨,勉强出山,冻饿交加,不能

再走,只得向一富绅家中投宿,因谈投机,还承借了一身衣服。今早去至章家,听你寻

人未遇,忽想起义父有一至好可以求助。虽然离此甚远,但我昨晚已探出花家相待还不

甚坏,日久决可无事。为此追来与你商量,最好仍照前议,以在西湖从师为由,先把二

位伯母稳住。到家取了行李衣物,各自分途寻人相救,你看如何?”

  马琨因陈业所寻父执从未听说,又不肯说出姓名去向,心中生疑,便说:“章伯父

出游未归,无人可寻。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最好不要分开,我跟你同行好了。”陈业

不善诳语,只得说:“所寻老前辈性情怪僻,不见生人。我去还可得见,有你同行,必

致连我同拒。况且所居远隔千里,事又难定,有你在此,就便探查对方踪迹,异日下手

也方便些。”马琨料他有诈,执意不允。力说:“我别无法想,我同去,不过暗中给你

划策,并不露面,有何妨碍?”陈业只得瞒起祝三立和一娘母女一节,把遇见异人指点,

吩咐一人前往湖北武昌约人之事说出。马琨重又百计探询异人姓名,陈业矢口不吐。马

琨料定陈业藏私,也不再问,仍要同行。陈业无奈允了。二人同返天目,由马琨向母姨

编了些假话,推说同在西湖深山之中从师习武,讨些银两上路,加急前赶。途中并未生

事,那三角铜旗也未用过,便到了湖北黄冈。陈业路上听人谈起老龙神莫全本月七旬整

寿,正在家中。寿期恰是后日,再妙不过。只照一娘所教的话见面一求,必能应允。心

中自是高兴,便和马琨先寻了一个住所,备下一份礼物,准备明早前往求见。

  马琨沿途暗查陈业说话神情,仿佛胸有成竹,随身银钱也颇富足,知他素来钱紧,

那晚必有奇遇,好生嫉妒,暗忖:自己和钱复世交至戚,又同拜盟结义,卖艺也是自己

发动,生出事来却是他一人承当。照理应由己手救出才有光辉,显得义气,如由陈业营

救出险,异日相见岂不难堪?可恨这厮全无义气,一味藏私,不特人名不肯明说,已然

同来,所求的人仍不令见,总想抛却自己,由他一人居功。越想越恨,表面不说,心中

暗打主意。陈业仍自未觉。

  到了次日,陈业备礼去后,马琨因已答应陈业不一同去,独坐店房,正打不起主意,

忽见外面进来一伙人,后面搭进不少礼物。为首一个生得猿臂鸢肩,貌相英俊,一望而

知是个来与莫全拜寿的江湖健者。马琨闲立房前,正与来人对面,互相对看了一眼,来

人便往里院走进。隔不多时,店伙来说:“后进客人请往一谈。”马琨知是适才到的那

人,心中奇怪,便问店伙:“那客人素昧平生,何事相请?”店伙答说:“那客人也是

千里赶来向莫家拜寿的。因听我说起马客人是莫家好友,因朋带友,都不是外人,故此

请往见面。”马琨闻言,私心大动,也没仔细思索,立即允诺,随了店伙去到后院,果

是适见那人,已在门前迎候。二人见面叙礼,进房落座。那人自称姓邱名义,人甚豪快。

两下谈得甚是投机,渐渐谈到莫家拜寿之事。马琨毕竟初涉江湖,又好虚面,竟说:

“先辈和莫全事世交至好,只在小时见过。今奉师父神拳祖师钱应泰之命,同了师弟陈

业前来拜寿。因为途中耽搁,恐误了日期,连走了两天一夜不曾歇息,疲困已极。适才

已令陈业先往送礼,稍微歇息,明早再当亲往。”

  邱义随说:“莫老人这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志苦情真 长路遄征急友难 言甘币重 假名拜寿肆凶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争奇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