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争奇记》

第22回 绝壑耀奇辉 氛雾若云迷海色 腥香收毒物 兽虫如织赴鲸吞(1)

作者:还珠楼主

  童兴忍不住问道:“二位师姊争论这一路,到底是为了什么?”玄玉道:“你们适

才庙中所遇雷姑婆,原是旁门散仙中有名人物,人却正派。只为性情孤僻,恩怨过于分

明,早年造了好些无心之孽。这些年忽然悔悟,因和家师、师叔俱是;日交,又帮过她

一次大忙,她这人向例有德必报,觉着受了家师的恩,偏又无从报答,为此发愿,焚香

扫地,为我师徒做些杂事,以示报答之意,并借以隐居避仇,忏悔前孽,在我庙中隐迹

已有好几年了。平日做完应做的事,时常独自神游在外修积功德,本身却从未离庙一步。

她虽自居香火婆子,师父。师叔任她怎么自卑,始终以至交道友相待,我们这些后辈更

无庸说。她却老是装聋装哑,疯疯癫癫。不理她没事,一向她恭敬求教,表面必要受她

嘲骂几句,可是所求的事,以后多半如愿,偏又与她无什关联,语言行事,处处叫人难

测。也曾背地偷问家师两次,老是笑而不答,仅知她法力甚高,这几年在我庙中清修,

神通好似更大。只观查不出所以然来。还有她平日行事照例独断独行,不容第二人开口,

明明可行的好事,只朝她一说,便决不管。我深知她的习性,恰巧这次黄山之行,有两

件难事非她相助不可。我听师叔口气,内中一件,与她还没关联。她未始不愿我们成功,

为她减消未来孽累。但是不能明说,最好由我设词引逗,才能如愿。我由前殿来,已然

领有机宜。我知她性拗,惯和家师相左,喜与数争,又最看重清缘师妹。算计她将回来,

故意假托师命,要等天明再走,果然被她回来听去。她匆匆回庙,不及细想,闻言误以

为家师非令我姊妹天明客去才许起身,是因算出途遇妖物将要难满脱禁,恐我们中道惹

事树敌之故。于是想起昔年与人订约打赌之事,正好假手我们前往,将怪除去,以应前

言;又恰巧是五人同往,人数正够。这才作主令我们起身,并借法宝应用,指示机宜应

付之法。那意思是家师、师叔二人所虑,有她到时出来承当,不必挂念。但是她生平行

事,向不喜落人算计之中,虽然是她心愿、彼此有益的事,就明知中了我们算计,不揭

穿总好得多。适才不肯泄露,便由于此。”

  江明道:“二位师姊俱有法力。我弟兄三人只会一点武功。照此形势,那妖物想必

厉害。我三人随去能有用么?莫要妖物除不成,反给二位师姊添一累赘,那才糟呢!”

  玄玉道:“师弟不必太谦。一则各有一柄制妖物的飞叉;二则那东西刚刚难满回醒,

元气未复。尤其黑师弟这口灵辰剑,乃昔年古仙人炼魔奇珍,不畏邪污,有此一剑,我

们力量更大。雷姑婆要三位师弟同去,未始不是想用此剑为助呢。”江明道:“那铁船

头地名颇生,我生长黄山,怎未听人说起?”

  玄玉道:“那地方就在文殊院西面深谷之中,地绝凶险,常人足迹轻易不能走到。

便在黄山住上一两代的山民,知道此地的,也不见得有几个。陶师伯又恐你年轻惹事,

自来未曾提过,你怎知悉?本来谷中有两条捷径,一通后山鳌鱼口,一通天都、始信二

峰。只为尽头处住有一位怪人,隐居在内近百年了,不到谷外走动也有二三十年。一师

一徒,与雷姑婆原是同门之交,渊源甚深。如是别人,照她老人家的脾气,早就下手,

无须许多用心了。这师徒二人法力甚高,虽非玄门正宗,只是性情乖僻,从未做什恶事,

辈份也尊。我们此去,如若应付得好,对方也许拿我们当客看待,不特此时无事,将来

遇上事,还可得到她一点照应;如是应付不好,这人比雷姑婆脾气还怪,一成仇,必令

门人寻仇报复,只管纠缠不休。她那里收伏驯养的奇禽异兽虫蛇之类又多,近年闻说她

因这些东西常被门人偷偷放出,在外生事,已然封闭洞内。不知确否?虽然那除怪物的

地方离她本洞还远,到底不可不防。我们到了那里,无论见到什么,除那怪物以外,都

须小心。如遇见人,那是她门下弟子,也许她元神便附在那人身上。见时尤应有礼貌,

不间她辞色如何强横,均须忍受,不可得罪。最好能在她每日炼形入定,一干门人照例

守护在侧不能离开之际,我们急上加快,除了怪物就走,不和那班人照面。事后自有雷

姑婆和她解说,暂时不去和她对面,就省事了。”

  江明道:“照此说来,那怪人可是昔年在西崆峒破百兽窟的那位丑仙人鲁瑾么?”

清缘笑答:“正是此人。她虽移居在你邻近,踪迹甚为隐秘。尤其她遭劫坐僵多年,旧

名早已无人提起,你怎知道?”

  江明道:“我是听家师说的。因为上年随侍家师始信峰顶观玩云海,到了半夜,云

涛被天风吹散,月华清美,碧空澄弄。忽见东南方远处山谷之中,接连起了五六道青红

黑各色的烟子,都是匹练也似笔直朝天斜射,那大山风,全摇不动。烟中有的涌起一团

火球,有的喷起大小青银二色的星火,对着月光一面,上下跳踯不停。最后又由下面放

出大片光华。似这样的有个把时辰,方始相继敛去。这时月光忽被云遮,本来四山阴暗。

我想下去,家师吩咐暂停,还有奇景可看。果然隔不一会,后现那片白光忽又大放光明,

照得整座黄山明如白昼,约有刻许光景,直到月出才又退去,不再出现。近年黄山,每

当有星无月之夜,山中常时夜明。屡问家师,俱都含笑不答。我初见黑气升起,疑是妖

物,曾向家师询问。先不肯说,只令静看。后来回到洞中,家师才说,本山附近有一邻

居,已然隐此多年,是位老*女,名叫鲁瑾。头有肉角,生相奇丑。当初原是前辈散仙

百禽道人公冶黄的师侄,睡尼潘度之徒。为了性情乖僻,私习旁门法术,行事刚愎,屡

犯教规,被乃师逐出门墙。过不几年,乃师尸解仙去,因她生具异禀,睡尼平生只此一

个门徒,虽以犯规被逐,未得承袭衣钵,法力仍甚高强。但有一桩怪痹,最喜收伏驯养

各种奇禽怪兽以及通灵的虫蛇之类。这类恶毒之品,俱秉两间戾气而生,如何能使长久

驯善安分?她又曾习左道法术,门下几个弟子俱非善良之辈,生相更是个个丑怪异常,

每带了这些恶毒之物,在外惹事伤人。后被百禽道长知悉,大加斥责。一则自觉无颜;

二则师父、师伯均不满意她为人,也生了好些愧悔。表面只管倔强,心实内怯。一意想

照以前师传虔修仙业,便舍了西崆峒故居,辗转迁移,来到这黄山附近幽谷之中隐居修

炼。那几个丑怪门徒和所驯养的一些禽兽怪物仍然随着。总算受了百禽道长一次惩罚,

不再似前纵容门徒,本身既不走开一步,门人也不许擅自行动,规法又严,所以近二三

十年来未怎生事,难得有人提她师徒姓名。可是这些恶徒虽然无故不许出外,以前也有

人行经当地,不招惹她没事,至多放些禽兽怪物出来吓人,不致吃什大亏。要是来人无

知,见她长得丑怪,或是话不留神冒犯了他们,或是一见惊奇,多看她几眼,立是一个

乱子。常人还好,就吃点苦头,不致丧命。如是有法力的人走过,犯了她恶,再要不是

敌手,一败休想活命。她平时法严,出了事却极护短。总说她避地荒山,所居之处,仙

凡足迹均所难到。对方如非有意生事,上门欺人,怎会争斗起来?即或无心相值,也必

见她们人长丑陋,横加嘲笑,因而触怒。不问事后如何,当时必定袒护恶徒,还不得甘

休。自从初来,连发生了两次恶斗之后,真辈份高有法力的人,犯不上去惹她,法力差

的,大都互相告诫,视为畏途。地本幽僻,极少有人走到,先后己住数十年了。那晚所

见各种颜色的斜直妖气和那光华,俱是所豢蛇兽怪物的内丹,由那几个丑怪女徒率领出

来,乘着星月之夜,吸收天宇清灵之气。命我以后见到,只是静观,不许多说,更决不

许往那一方山谷之中走动,地名却是未知。所以二位师姊所说铁船头,我不知道。如是

这位老前辈,我们去了,真须小心哩。”

  众人脚程俱炔,边说边走,已走了不少的路。玄玉道:“我们走黄山,本可不由那

里经过,而行前雷姑婆却说我们要走那里。不是她有心示意我们替她行事,便是别有深

意。我们自己该走原路。那地方虽是隐秘险阻,人迹不到,相隔我们应走的路,只有一

片广长危崖。空山传音,大概隔山唤人都可听见,何况主人师徒又具神通。她们比谁都

难惹,专说她一面的理。现在还有三数十里之遥,便到主人所居危崖背后。依我之见,

暂时仍照我们应走的路走,看看有无什事发生。等到崖下,如无什事,再照雷姑婆所说

行事。好在那地方我知道,往侧一绕,由乱树丛中越过一片断壁便可到达,也不多费什

事。如能作出无心撞上,并非有意入她禁地,见面责难起来,岂不更有理些?”

  清缘笑道:“师姊真有心计,一点亏也不吃。这么一来,中途如无事故,便算是代

雷姑婆行事,回来又可卖一人情,对不对?”玄玉道:“那倒不然,对雷姑婆也不应如

此私心。不过未曾行兵,先防败路,当地主人太难说话,自己多留一点地步总好。我们

越走越近,已快到达,她们精灵已极,前面不要再提此事吧。”

  众人闻言,各自振起精神,暗中戒备,一味哑走,更不再加谈论,都想早了此事。

语声一住,脚底益发加快。三数十里的途程,众人走起来自是迅速,因行处还有一道山

岭挡住,虽然隔近,那崖仍看不见。玄玉、江明先后一说,众人存了戒心,脚底走路,

逐处都在留神。

  玄玉正以手指示意,告知众人:转过前面岭角,越过一个山坡,再行三四里,便到

铁船头的危崖后面。忽听远远传来各种野兽的啸声,甚是凄凉繁杂。江明听出,内中杂

有虎豹豺狼之类猛兽,不禁诧道:“黄山虽大,这类猛兽并不怎多,出来也是日落黄昏

前后,多在丛莽偏僻之处出没。现在大白日里,时候还早,怎会成群吼叫?”说时,众

人也刚由岭角转过。天色本来晴朗,来路一带并无什风,这一拐过岭那面去,忽听前面

山风大作,呼呼怒吼,势甚猛恶。可是附近一带仍是好好的,连树枝和草都未怎吹动。

  黑摩勒。江明俱是久惯山行,情知有异,往前一看,隔坡那一面尘雾飞扬,滚滚高

起,上空天色依然晴弄未变,下面被那山坡挡住,除尘头高涨而外,均看不见。互打一

个手势,飞也似往坡上驰去。晃眼相继赶到坡顶之上,见面前地势甚广,像似一大片盆

地,中间肢陀甚多。坡下横着一条去始信峰的山径,坡对面斜横着一片绵亘不断的危峰

峭壁,势险高陡,雄险异常。循径右去,到了前面,便与那崖成了平行,山势也渐收束,

只对坡一面离崖最远,约有半里之遥,崖势到此,渐失高整,有如几处裂缝和缺口。那

尘头起处,便在对崖里面。

  众人看时,一阵阵的旋风卷起十多丈的尘雾,正和走马灯一般,由右而左,在缺口

里面驰过,怒涛也似,一浪赶一浪,已然过去了好几阵,后面尘头兀自追逐不已,势甚

迅疾。因这两处崖口裂缝最低,崖内地势比外面还要平衍,立处坡顶颇高,正可看到对

崖里面景物。当头两阵风头过去,众人只当山中怪风,未怎往下注视,先没看真。及见

风头一阵接一阵逐队直驰,与寻常旋风有异,定睛一看,原来尘沙滚滚中,竟有不少生

物在内,以先过的不曾看到,后看这几阵,似是鹿和山羊之类,百十为群,箭也似急,

朝前蹿去。那旋风尘雾。便是这些野兽飞驰激起,尘头却比前几阵低些。下余俱是大小

蛇蟒,风沙之势最猛,行驰也最迅急,一条条似匹练一般往前抛起,有的五色斑斓,有

的银光闪闪,由三二尺起到十余丈长短,为数之多,不可数计,越往后越长大,五光十

色,奇形怪状,不一其类。所过之处,激得地上尘雾浮空,蜿蜒宛如一道灰色长虹横亘

山半,比起前头一阵逐一阵的又自不同。

  众人本都是嫉恶的天性,尤其黑摩勒自从得了灵辰仙剑,听秦岭三老等一班前辈剑

仙纷谈此剑妙用,并还专戮妖物,便喜在心里,屡慾大展身手,一试此剑威力。哪知在

花家打完擂出来,在荒山古庙之中遇到清缘,激他和庙中二灵蛇相斗,出手便碰了钉子。

如非救星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绝壑耀奇辉 氛雾若云迷海色 腥香收毒物 兽虫如织赴鲸吞(1)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争奇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