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争奇记》

第22回 绝壑耀奇辉 氛雾若云迷海色 腥香收毒物 兽虫如织赴鲸吞(2)

作者:还珠楼主

那怪物虽极机灵凶恶,目力敏锐,但自出生以来,从未见过人类,身又夹在泉眼之下,目光不能看到龙口前半。那内丹刚刚吐出,猛闻到生人气味,只当是那放毒香的怪物自行上门送死,暗喜得计,自恃内丹与本身气机相连,再放出远些,也能随意收回,对头只一挨近,便可乘机吸住,供它嚼吃,因此并未收转。却不料黑摩勒来势绝快,人又异常灵警机智,知道凡是深山之中埋藏的异宝灵葯,多有毒蛇猛兽怪物之类在旁守护,先虽误认宝物,身一飞近崖口,便看出那黄光只是寸许大小,质类鱼睛,并非宝珠一类,外面却围着一层凝聚不散的黄色烟光,通体大约三寸,外围烟光也是晶辉流射,常人目力决难看出。最可怪是,黄光是在危崖龙口边上徐徐流转跳动,后面却拖有一条极淡薄的灰色烟气,与光相连,直达泉眼之下;前半也随着黄光起落不停,好似一根轻纱套索将那黄光兜住。

黑摩勒立时警觉,已料出黄光必是怪物的内丹,怪物定在下面藏伏。那泉眼上半洞口极大,看去黑洞洞,冷气森森,阴森之气逼人,甚是可怕。由不得生出戒心,想起头一次纵上时被瀑布寒气大力冲回,情知不是善地,无如这次来势更猛,身已将到,收退不住。仗着艺高人胆大,心思又来得极快,一见情势不佳,随着下落之势,早打好了主意。因见黄光是怪物内丹,不知有毒与否,不敢遽伸手拾取。心想:无论是什精灵怪物,内丹一去,便要减少一半凶威。此时身入虎口,已与对面,不容回避,且先将它内丹去掉再说。本意想将黄光劈碎,不料灵辰剑神物奇珍,每遇妖邪便能自生威力,剑尖上发出来的芒毫甚长,黑摩勒骤出不意发现怪物,未免有些心慌,又自左侧飞来,剑未下落,芒尾先自扫向地上,恰巧将黄光后面拖着的烟气一下扫中,无意中断了怪物与内丹的联系。那内丹立顺崖口下滚,同时怪物发觉口中真气斩断,一时情急暴怒,猛运真力往里一吸,想将内丹吸回。一面,黑摩勒剑已砍向地上,黄光正似脱了线的绒球,顺坡外滚,没有砍中。剑光落处,龙口以内山石立被砍裂了一大片。

碎石纷飞中,黑摩勒见自己一剑砍空,黄光外滚,心疑怪物就要追出,慌不迭刚把剑扬起,待要二次朝那黄光砍去,猛觉泉眼内有一股极大力量吸来,不禁大惊。一眼瞥见上侧悬有几块怪石,本心是想纵起用脚抵住,以免被那吸力吸向前去,不料纵时力猛,龙口崖洞宽而不高,他手中又握着一口芒尾极长的宝剑,怪物吸力又大,纵时身于失了平衡,人虽勉力跃起,贴在一块怪石之上,剑光扫处,却将孤悬当顶、类似石钟rǔ的一根倒生石笋斩断了二尺来长一段,往下坠去。那危崖龙口,前半形势往外倾斜,怪物内丹质体甚轻,真气联系一断,再被黑摩勒剑风一逼,顺坡溜去,到了坡下,中部口内地势高突,怪物身在泉眼之下,适被突石阻住,不能随势弯下。

就这样,黄光仍被吸动。无巧不巧,崖口边上偏又有一处突起,形成下凹之势。黄光猛被真气吸了上升,恰被嵌在石凹以内,于是怪物吸力越大,嵌得愈紧,再也不能动转。怪物未将内丹吸回,怒发如狂,吸力愈猛。黑摩勒无心中斩断的这根石笋,正好也是尺许粗细,落时怪物正张大口朝上猛吸,石笋还未着地,刚落到中间,倏地往里一歪,立似箭一般往泉眼黑洞中投下。黑摩勒附身在顶侧所悬怪石之上,看得逼真,见怪物吸力如此猛烈,知道厉害,如非见机纵身得快,自己也难保不被其吸入肚内,好生骇异。乍着胆子探头石后一看,刚瞥见泉眼黑洞下面有两三点蓝光一闪,忽听克叹乱响,跟着一声怒吼,那石笋已断作大小两截,弹九一般激射上来,正撞在那对泉眼的崖顶,撞得碎石星飞,火光四溅。

原来那怪物正在张口狂吸,不料误将断石笋吸落,势猛且急。那洞穴除近上面处泉眼之外,下面俱是直桶,本就无从闪避。怪物百忙中又误认为对头被它吸落,张口便嚼,石笋虽被嚼成两截,门牙也自断折。怪物多么凶猛,这等硬伤也是不堪承受,何况牙和上颚又吃断石打了一下重的。出生以来,几曾吃过这大苦头?又是情急,又是愤怒,不由凶野之性大发,怪吼一声,将两截断石笋喷将上来。无奈这是直上直下之势,上势越猛,下击之力越大,连着崖顶撞落的碎石一齐下击,怪物满头满脸都是零伤。一任多么皮厚鳞坚,似此猛击,躲又无处去躲,到底难于禁受。接连四五次过去,石笋已被撞裂,成了碎块。怪物久了也似知道太不合算,必须改变方法。无如那粒内丹是它性命相连之物,不舍丢弃,只得一面狂喷落口乱石,一面还须用力猛吸那粒内丹。大约那小一点的碎石,被它吸吞入腹的已有不少,正在有力难使、郁怒莫宣之际。

黑摩勒渐渐看出怪物困身泉眼之下,慾出不能,无什伎俩,胆子愈大。又见怪物狂喷乱石,自找挨打,虽然隔远看不真切,狼狈情形可想而知,不禁失声哈哈一笑。怪物本是怒极,一闻笑声,猛想起上面还有对头,自己身受一切均由对头而起,不禁怒火中烧,凶威大发,宛如疯狂,仗着石笋已然碎裂,有的被它随口吞下,有的激射向外,不似先前吃苦,心恨对头切骨,竟想不顾性命,硬冲出来拼个死活,因而不住在下面用力猛挣。

黑摩勒并不知道危机已迫,还当怪物势衰力弱。因料怪物长大力猛,口中吸力尤为厉害,方慾试探着近前往下刺它一剑,忽然想起那黄光不知何往。暗忖:那黄光虽是怪物内丹,看那光华晶莹,想必有用。怪物既未将它收回,何不趁此时机试取到手?等见了清缘,请她查看是否有用,再定去留。念头一转,觉出吸力已住,怪物却在下面闷声怒吼,全崖都似受了震撼,也未在意,便轻轻纵将下来,照着适才黄光滚落之处一看,龙口中部崖石已被剑光砍裂了丈许方圆一道,四边也有好些震裂之处,靠外斜坡上有一处石已震裂散落,陷下二尺大小一道裂缝,黄光已无踪影。心疑黄光滚落下去,又见裂缝甚深,慾以剑光照看,便把剑伸下去。剑光照处,下面好似又深又多曲折,估量自己落下,不知滚落何处。

哪知这片地方受怪物以前性发慾出时长年激撞震撼和怒瀑激荡,只外层石皮看去坚滑,内里石质已酥,再经宝剑用力一砍,外层破裂,内里大半碎散。这时黑摩勒寻那黄光不见,却觉着宝剑神奇,触石如腐,随手粉碎,一时兴起,便用剑在裂缝中一阵乱搅。不多一会,那裂缝便越搅越大,成了一个五六尺大的深坑,剑光到处又砍裂了一大片,所有下面曲折隔断之处全被打通,仍未发现黄光影子。这时怪物在泉眼内吼声越厉,四壁摇摇,地底也在震动。黑摩勒仍以为是应有之状,不加理睬。又想怪物困在下面,不能为害,姑且由上面给它一剑试试。忽听清缘大喝道:“黑师弟,你还不快走,崖要倒了!”

黑摩勒闻声,猛觉地底震动有异,知道不好,不及细看,好在人离崖口不远,连忙应声跃起,往右侧涧崖上纵去,身未落地,又听清缘急喊:“那地方不好,快往我这里来!”黑摩勒也真机警,不等说完,就空中“鹞子翻身”,一个大翻转,紧接着提气运力,身才侧平,就着斜行向上之势,双足一蹬,一个“鱼游顺水”之势,平空又多蹿出去五六丈,落到涧崖上面。脚才沾地,又是一个“蜻蜓点水”的身法,朝清缘发话的一方纵去。

说时迟,那时快!当他头次飞纵还未凌空翻转时,已闻来路危崖之上有了山石崩落之声,与怪物怒啸相应。等第二次方由涧岸上纵起,脚才着地,刚看到清缘手握一团黄光迎将上来,未及开口,猛听身后吧叹巨响中,轰隆一声大震。忙回头一看,那危崖上半的崖壁已然崩裂了三丈大小一片,往涧中倒落下来。下面涧水被无数大小碎石一压,激得涧水四下飞溅,骇浪惊涛,高涌如山。同时上半近崖口一带,平添了数十百道瀑布,银箭玉帘一般,纷纷由石裂缝中激射出来。那凹陷之处,里面已成龟裂,外面崖壁虽然崩塌,内里碎裂之声反倒密如贯珠,有的地方还附着好些碎石灰砾,飞泉乱射中,隐隐似在波动。晃眼之间,龙口里面未倒完的崖石又崩坠了一大块。这次是两大块整石,下面涧底又有先坠落的崖石占据,两下一压一撞,震得山摇地动,山风陡起,涧水横飞,声势越发惊人。因为震势猛恶,怪物吼声已为所掩,口内泉眼虽已现出,又被数十百道飞瀑水光遮住,看不真切,形势更是匆遽非常。

黑摩勒目光刚看到龙口内崖石二次大片崩落,猛瞥见水雾迷蒙中,忽隆克叹一阵乱响,突然冒起一大片无数碎石残砾,雪崩也似,随着大小瀑布顺流飞舞而下。随有一个形如怪蟒的怪物,由瀑布下面碎石堆中冒将出来。那怪物生得头圆如球,粗约一尺以上,五只龙眼般大的怪眼凸出在头顶当中,发出暗蓝色的凶光,闪闭不停。口长尺许,横生在五只怪眼之上,每一开张,直似一个撑圆了的口袋。嘴皮甚厚,不住颤动,好似大小伸缩皆可如意。身子只现出七八尺长一段,底下尚隐在瀑布乱石之中,看不出是什形相。通体一色暗蓝,紧皮细鳞,前半除头稍大外,自头以下圆如木柱。目光极敏,才一现身便似发见两个敌人,怪口连连张闭,凶睛遥注二人,怒吼不休。看去又似负嵎发威,又似被什东西阻住、挣扎不脱光景。

黑摩勒对清缘道:“你看这东西多么凶恶,我们还不把它除了去!”清缘道:“你说得倒容易,可知这东西力气有多大么?前面危崖已被它年久撞酥,我们如若近前,崖石再要崩塌下一大片,就许防备不及,受到误伤。我用飞剑由上面去杀它,未始不能,但是这类东西多半机警,我们不知它那巢穴有多么深,并加上那么大的瀑布,若一下杀不死,将它惊走,逃退回洞,便难搜杀。我们立时要起来,不能在此久候。此怪平日封闭泉眼之下,本难出来,今日被你激怒,又将崖石用剑斩裂,加上它一阵发威猛撞,崖石崩裂,门户已开,出入任便。我们走后,无人能制。这等凶恶的怪物留在这里,势必出来害人。照此时情势,不似崖内有什法力封禁。怪物后半身于必定肥大,急切间钻不出来。我们为防崖塌,又不宜过去,所幸它那内丹被你无意中斩断它的真气联系,如在别人手内,必被它吸收回去。现在我手拿住,便可无虑。凑巧去年冬天,又听师叔说过此怪来历,适才被我忽然想起。此怪刚刚猛撞裂石而出,且容它缓一缓气。我拿这粒内丹一激,它必拼命想夺回去。等它全身出现,再下手去除它。一则免却此时邻近崖石骤然崩裂,受了误伤;二则这东西我虽听说名叫芋蜓,还未见过,可借此看它是何形相,开开眼界。省得全身未出就一剑杀死,下半身烂在里面,使泉水中永远流毒害人,不是更好么?”

黑摩勒一面把干衣穿上,一面答道:“那么坚厚的崖石,虽然崩裂了一些,只是外面皮层,内里想必更厚。此时上半身已出,再如是悬空在内,用不得力,如何能够出来?铁船头那边的怪物想已出来,听雷姑婆口气,我们五人五方,缺一不可。我们已然耽延了这一会,去迟保不误事,哪有闲空在此久候呢?”清缘答道:“无妨。我适在空中遥望,那怪物也许是因洞外还有强敌,或是本来就未到它全数脱困之期,只管放出毒香,引来无数猛兽蛇虫,本身并未钻出,此时师姊和江、童二人似在洞侧高崖之上守候,先前奔集的那许多猛兽蛇虫,各和同类整整齐齐分聚在洞外林野之间,恶斗吞食均还未开头。我们乐得以毒攻毒,等它自相残杀,再行除它。反正此怪跑不脱,忙什么呢?”

说时,对壁怪物已然发党内丹在敌人手上拿着,越发急怒暴躁,头和长身不住摇晃,怪口如囊,翁翁开张,口中毒牙峻巉,长舌吞吐,腥涎四流,看去暴躁已极。崖石也随着怪身晃动,叹叹作响,碎石纷纷碎裂,崩雪也似往涧中堕落下去。只是崖壁太厚,龙口崩裂之处相隔怪物现身的泉眼厚达一丈以外,大体尚是完整,不似就要破崖而出光景。黑摩勒道:“师姊你看,怪物这样哪能出来?你把飞剑放出,代它裂石开路,不是可以快些么?”

清缘道:“呆子!我们原料它里面巢穴太深,另有道路,恐防滑脱了难于搜索。此时放出飞剑,不怕惊走了么?这东西上身笔直,头和口都向着天,它高我低,气吸不到这里。你如嫌缓,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绝壑耀奇辉 氛雾若云迷海色 腥香收毒物 兽虫如织赴鲸吞(2)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争奇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