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争奇记》

第22回 绝壑耀奇辉 氛雾若云迷海色 腥香收毒物 兽虫如织赴鲸吞(3)

作者:还珠楼主

毕竟蜈蚣对蛇天性克制,尽管为首两条最大的遭了惨死,不特不稍畏惧,同仇敌忾之心反而更加炽烈,连后面随来那些只有七八寸、尺许不等的大群小蜈蚣也齐发动,为数何止千百!一条条和疯了一般,爬的爬,蹿的蹿,纷纷毒吻齐张,毒钳伸举,朝着怪蛇飞驰上去。这一展开阵势,越显众多,把当中一片土地全都布满。一时毒烟滚滚,腥风怒呜,蓝紫色的百脚环节映在阳光中,闪动起千层彩浪,其密如织。当头一排二三十条次大的,身子也有二三尺长短,已和飞蝗一般扑在怪蛇身上。有的张口紧咬,有的通体附紧在蛇身上,爪牙齐施,粘在上面。因数大多,蛇只一条,任多灵活凶猛,也是照顾不到,身又不甚长大,除却几条扑向头部的被蛇仍用前法喷出毒气打落出去,跌翻地上死掉以外,晃眼工夫,上半身全被蜈蚣布满,后面的仍在来之不已。由上下视,宛如一根蟠龙彩柱,映日生辉,甚是好看。

这些蜈蚣俱是立意拼命,上来咬钳极为猛烈,大有与蛇同归于尽之势。那蛇仍似不怎在意,只把一对凶睛注定后来那些飞蜈蚣,见一个喷一个,虽然一喷蜈蚣必死,始终全神贯注,不稍松懈。对于身上粘附、钳咬不放的,却如未觉一般,一直未加理会。蛇身渐渐越附越多,看去身上已无隙地。后来的无可咬附,便往后半断尾肉球一带咬扑上去。那蛇到此方似难耐,突然凶威暴发,两腮怒鼓,身子立即暴涨,粗出约有半倍以上。紧跟着通身颤动,微微一振,上半身粘附的许多大小蜈蚣立被振落,纷纷离体,倒翻着飞舞出去。蛇身附近两三丈方圆以内,纵横狼藉,遍地都是蜈蚣。这些被振落甩跌出去的,也和为首两条一样,落在地上稍微挣扎,迸了两迸,十九都是未曾落地先已毒发身死,只身上精血未被怪蛇吸去,不似头两条身子变成空壳罢了。蛇虽占了上风,身上被蜈蚣口咬钳夹之处,也立时肿起了许多大小长短不等的肉包肉岗,周身都是,体无完肤;有的还有紫黑色的血水涔涔外溢,通体花花绿绿,甚是难看。众人虽在高处,又是上风,兀自觉着腥秽之气刺鼻难闻。

那蛇身受鳞伤,反倒精神焕发,凶威较前愈盛。这时凡在二尺以上的蜈蚣已然死尽,剩下许多尺许内外的小蜈蚣,对同类纷纷惨死直如未见,依旧发威急进,争先扑噬,前仆后继,丝毫不见畏缩。怪蛇始终将头贴紧颈间要害,任其扑噬,只两腮不时怒鼓,上下身挨次频频振动。这些小蜈蚣气候自更有限,多半刚扑到蛇身上咬了一两口,两列短脚还未得抱紧,便被振跌出去,死于就地。甚而还未飞近蛇身,便吃由蛇身振落出来的那些同类迎头一撞,互相扭抱跌落,连带也中了蛇毒。而这些同类大都毒重昏迷,痛痒难禁,撞上便拼命抱紧,乱钳乱咬,更分不出是敌是我,想要挣脱直是万难,在地上翻腾滚转了一阵,便同归于尽。内有好些似乎比较狡猾,见同类争先挤撞,满空满地乱飞,挤不上前,便舍了正面,由两旁绕将过去,不往上蹿,却朝蛇的尾部咬去。哪知此蛇通身皆蕴奇毒,最毒之处就是蛇头肉冠毒吻,尤厉害是那尾梢上面的肉球,先又吃洞中怪物抓伤,伤口正流着奇毒无比的血水,不论虫兽,沾上就死。这些蜈蚣原也志在拼命,凡是往尾部进攻的,往肉球上扑噬的居多,于是上一条死一条,越附越多,渐成了蜈蚣包没的一个大彩球。

众人在山上见此凶毒残酷的景象,方在相顾惊奇。那洞中怪物生性多疑,尤恐洞外伏有克星,故放仇敌逃走,没有追赶,自在洞口潜伏窥伺。及见洞外无人出现,仇敌竟在时腋之下大肆凶威,吞食自送上门就要到口的美味,不禁暴怒起来。怪物刁狡异常,就这样仍不甚放心,先在洞中怪声怒啸了几声,意在试探洞外到底有人没有,然后突然追出,致敌于死。说时迟,那时快!那些先前排列最后、尚在途中、还未得扑近蛇身的小蜈蚣,尚有好儿百条残余未死,正在纷纷前驰之际,忽听怪物在洞中连声吼啸,由不得骨软筋酥,不能转动,全数停伏就地,又和先前一样,吓得索索乱抖。

蛇听怪物啸声,知道强仇大敌晃眼追出。先前逃走本非甘伏,这一饱餐之后,精力大加,心胆立壮,不特没有逃意,反倒激起复仇之念,当时暴怒起来。长尾甩处,尾稍上许多粘附着的蜈蚣,先似暴雨一般洒向前去。再一眼瞥见面前聚着许多蜈蚣,俱都僵伏地上,不禁又发凶残天性。鸡形蛇头倏地往起一昂,呱的一声怪叫,长信伸处,立由口里喷出一片毒气,直向蜈蚣群中射去。这些都是残余的小蜈蚣,最大的还没二尺长,气候有限,如何禁受得住?加之又受洞中怪物镇吓,胆落身僵,一条也未逃跑,全被喷中,当时中毒晕死。腥雾迷蒙中,怪蛇行动至快,长身一摆,便即驰近前去。蛇头往下一低,立似饿鸡啄米一般,往众蜈蚣头腹等处一阵乱啄乱咬,专吃蜈蚣的脑子和腹中膏血,都是咬啄上一口随即弃去,那蜈蚣便只剩了一个空壳。只见蛇头乱点,不住起落,死蜈蚣的躯壳随同四外飞掷,遍地狼藉;凶蓉已极,晃眼工夫,二三百条蜈蚣便去了一半。

此时洞中怪啸之声忽然停止,怪蛇啄咬愈急。童兴悄告清缘道:“怪物还不出来。这等腥秽之气,久了实是难耐。”玄玉方在摇手示意,不令出声,以防怪物警觉。忽听谷尽头危崖之下呼的一声,同时下面一亮,由那石土杂乱的暗洞之中,飞也似蹿出一个怪物。众人中清缘与黑摩勒因来得晚,尚是初见。

那怪物远看形如一条海产星鱼,行动矫捷,其疾如风,身上发着好几处绿黝黝的亮光,互相明灭闪变,看不甚真。及至临近,才看出怪物身作五角星形,只前面凹里突出一个半边扁馒头形的怪头,上生血盆也似的阔口、一排茶杯大小的怪眼和一个凸出如坟的三孔大鼻。周身漆黑,上面密压压叠满宽约尺许、长还不足一寸的坚鳞,每片俱能翁张自如,每一走动,闪起千万片水也似的波纹。中间体盘约有七八尺方圆,那五条星角分向五方突出,由身到角尖约长一丈三四;前面两角因夹着一颗怪头,看去仿佛稍短。每条近身之处宽约二三尺,往前渐渐缩细,上下两面各生着许多大小吸口;近尖一段稍微展开,宽约尺许,边上生着五根钩爪,甚是坚利;当中并有一个星形口眼,发出绿色暗光;互相挥舞,起落不停。没有腿足,走起路来便用这五条上附钩爪、长鞭也似的星角挨次着地,此起彼落,在地上翻滚过去,又似能飞,看去灵活已极。未出现前,那等小心迟疑;等一出动,那来势之猛恶迅速,真是少有!在地上滚转起来,也辨不清头尾脚爪,只是亮光闪闪一大圈墨绿色的影子,电驰星飞,往蛇前照直飞去。

那蛇也似早有准备,未等怪物出现,先就停了啄食,把上下身盘作了一堆,只怪头露出二尺。头上肉冠高昂,两腮越发怒鼓,凸出老大两半团。那条长着肉球断了后梢的秃尾,却伸出身盘以外约有三尺,将肉球拄向地上,通身皮鳞一齐颤动,起伏不停。一对凶睛光如电射,远远注定怪物所居洞口,作出以静御动、蓄势待发之状。

它这里刚摆好阵势,怪物也突由洞中蹿出,泼风也似急滚而来。因是一动一静,两下相去颇远,蛇始终目注仇敌来势,毫未动转,身子却是缩得紧紧。眼看怪物驰临切近,两下相去只得两丈,转瞬就要扑上蛇身之际,怪物突把来势一收,看那意思,仿佛也另具有制敌之策。怪物刚将势停住,五条星形肉角同时向外舒展之际,说时迟,那时快!蛇先在洞中想是吃过怪物苦头,这次已换了方法。不等仇敌停住,断尾肉球猛就地上一拄的劲,全身立似一条长鞭,斜着向上往前暴伸出去,紧跟着尾梢也自离地蹿起,朝那怪物蹿将过去。两下本是迎头相对,蛇蹿却高,蛇头离地竟达四五丈,到了空中,忽把身子一弯,改作头下尾上,往下射来,意思似要越过怪物前面扁头,去咬身后那条似尾非尾的星形肉角。其势迅速绝伦,疾如电掣!

哪知它快,对方也自不弱,前面两条肉角尖梢微微往地上一沾,立即腾身而起。两下势子都极猛快,谁也不及收势。蛇见弄巧成拙,知道不妙,呱的一声怒啸,迎头一口毒气喷下,同时蛇头往上一抬,慾要避过,已自无及。就这全身凌空、略一蜿蜒腾挪之际,怪物已自仰面朝天猛迎上来,恰好接个正着,两边四条星形肉角合抱拢来,将蛇身上半段抱住,上面大小吸口立生威力,吸紧蛇身,同时身后一角也搭向蛇的下半段,同样由角上肉盘吸紧。那么力大无比、厉害猛恶的毒蛇,竟被这五条星形肉角扯了一个挺直,只剩蛇的一头一尾,前后左右乱摇乱摆,挣扎不脱,吧哒一声,一同落向地上。

蛇力原大,无如怪物更猛,蛇身偶然挣弯了些,晃眼又被怪物挺直。最怪是蛇自喷过一口毒气之后,竟不敢和怪物的头相对,却把蛇头抵向怪物颚下,芒形肉冠搭向怪物口边,一面伸出长信,往怪物颈间乱点,双方抵得紧紧。怪物落势大急,身已翻转,也不作理会,两下几乎合为一体,就地相持。双方好似各有短处,全都不敢放松,急切间也看不出是什用意,都是在使足全力,拼命相持。约有半盏茶光景,那蛇看去渐渐势萎,暗中却潜运气力,倏地身子一弯,猛又一挺。怪物骤不及防,虽未被它挣脱,竟吃带着连身腾起,翻转过来,由此便满地滚转起来。似这样苦斗了一会,那蛇终敌不过怪物的神力,一下吃怪物翻在上面,经此一来,益发失势,休说腾起,再想翻转都难,只急得呱呱乱哼。

众人见怪物将蛇吸紧,制伏在地,一声未出,通身皮肉不住鼓动起伏,知是时候。玄玉便令众人按照预计行事,由自己去断怪物归路,清缘、黑摩勒、江明、童兴四人,仍守崖上。各人先认好了下手方向,以便到时一齐发动。玄玉分配停当,刚刚飞走。忽听下面怪物一声怒吼,五条星形肉角立即鼓胀,比前大了半倍,一齐作势,用力往外一分。

那蛇被怪物肉角上面吸盘将身吸紧,压在底下,暗中原在打算脱身之策。一听怪物发威怒吼,自知无幸,正用力猛抵怪物颈颚,一面暗中运力想要脱卸时,只听嚓的一声厉响,怪物五条肉角扬处,蛇皮立被分裂,全数分为好几片,连那半段带有肉球的尾梢也揭将起来,甩向四面。同时那蛇只剩了火也似红、鲜血淋淋一条血身,带着近颈二三尺长、两三片未断的残皮,一声惨叫,乘隙往前面仰着身子,斜行向上猛蹿出去。那蛇也真猛恶性长,身上皮鳞除头部外,全被怪物撕揭了去,势子依然未衰,迅急异常。这一蹿约有五六丈高,凌空一挺,身子先自翻转,就势箭一般又猛蹿出十来丈远近,正往下落。

怪物原意一举将蛇扯裂数段,不料蛇会脱壳,而那五条星形肉角俱正用力外甩,胸前门户大开,竟被蛇乘隙遁走。怪物也真矫捷,一见蛇逃,一声怒吼,就着五角外甩之势,往下一搭,略微沾地,立即腾空而起,追上前去。众人见怪物五条肉角一齐展开,飞在空中宛如一只怪鸟振翼急飞,蛇身还未着地便被追上,当头罩下,前面两条肉角往下一抄,便将蛇的尾部捞住。那蛇头下尾上正往下落,见落敌手,自是情急,前半身立即避开怪物后面三角,就势昂头反卷而上,一面猛喷着毒气,照准那怪物口内蹿去。哪知怪物对于自送入口之食竟不领情,后两条肉角往外一招展,突然高起数丈,同时前两角紧持蛇身,凌空一抖一甩。蛇当重创之余,尾部被仇敌擒住,早落下风,又是往上仰翻,自然种种吃亏。并且怪物吸口紧附擒处,还在猛吸它的精血,哪禁得住这一抖一甩!当时前半身往下一垂,怪物后面一条肉角跟着捞将过来,一下捞住蛇颈,挽了个结实。这次更不往下坠落,就用前后三角吸紧蛇身,在谷中心那大片盆地上面,招展着另两条肉角,飞翔起来,吓得下面群伏待命的各类毒虫猛兽,全都战栗瑟缩,不敢仰视。

那蛇皮鳞己去,仅剩肉身,吃怪物肉角吸口一阵猛吸、便把精血吸尽。初被擒时还在不住惨哼,奋力打挺挣扎,不消片刻,身便酥融无力,渐渐绵软,腹部下垂。怪物见蛇已死,把后角往前一递,一颗蛇头便到口边,好似忌那蛇头上面芒形肉冠,凶睛略微注视,忽把后角一松,只剩前两角抓紧蛇尾,蛇头带前半身便直垂下。这一来,下面虫兽却遭了殃。怪物也不知是何心意,一面仍就飞翔,一面把那蛇身长鞭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绝壑耀奇辉 氛雾若云迷海色 腥香收毒物 兽虫如织赴鲸吞(3)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争奇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