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争奇记》

第05回 古树斜阳 踏浪行波逢异士 幽崖密莽 飞虹掣电败凶僧

作者:还珠楼主

周鼎在旁侍立,跟着补述前事。略说他自五岁上随了长兄周铭闲行村外,周铭忽然腹痛,往草里无人之处登野坑,将周鼎放在附近大石上坐定。起初两下都望得见,周鼎从小淘气,结实多力,才满一岁便能满处乱跑,生具异相,面和手足其黑如漆,自颈以下,全身细白如王,父兄都极喜爱。这日本嬲着乃兄同出扑蝶,一见久蹲不起,便不耐烦,适有一蝶飞过,知乃兄怕他性野,不令远离,假说次兄周彝走过,要跟了去。说也真巧,周铭因他常自独出将村中童伴抓伤,本来不许,一抬头正赶周彝扛了锄头走过,相隔只在十来丈远近,又当便急之时,只点了一下头,没打招呼。周鼎知已答应,慌不迭欢蹦跑去。春夏之交,草深树密,周彝并没看见他兄弟两人。等周铭解罢起身,才想起周彝是往田里,相隔尚远。连日农事正忙,田中尽是水泥,周鼎赶去,必要下田胡闹。自己专心读书,不理田业,虽说父命,坐享已是不安,如何能任他跟去,分心作梗?连忙赶去一间,哪有他的影子,周氏全家老少天性纯厚,这一急非同小可,连同田里的老三周肇,一齐丢下锄头,分头寻找一会。父母乡邻也得了信,搜遍全村,哪有半点踪迹、寻到第三天,全家正在惶急悔恨之际,早起开门忽接一信,大意说周鼎已被一异人路过,爱他天资带去,他年学成即归,不必妄找。并未署名。周家先还当是有人存心安慰,来此一封无名信,嗣一推详,周鼎既非夭折之相,时又承平,山中连个野兽部无有,便被蛇咬死,多少总有点遗迹可寻,再者正当农忙之际,地虽荒僻,人影相望,小孩子不会走远,或许是真被异人携去。于渭又恶见官,跟着寻几日,吩咐不要声张,只说被人拐去,也就罢了。周氏弟兄为寻幼弟,暗中不知费了多少心力,终无下落。

一晃十多年,兰溪山中,不知从何处跑来四只野猪,出没无常。乡人个个谈虎色变,惟恐遇上。当年又是春夏之交,周铭在邻村富人家教馆,因祝父寿回家,行至中途,忽遇两只野猪。周铭亡命奔逃,两猪紧随身后,相隔丈许,所经又是两边高崖大树,无可绕避。方自危急万分,猛觉腰间微痛,身子被什么东西抓住,凌空而起。惊乱慌骇中,瞥见那两只牛般大的野猪,獠牙上耸,低了个头,身于起伏乱拱,疾逾奔马,由脚底下直窜过去。身落崖上,耳听人声相唤,回头一看,身后站定一个黑面少年,正与幼弟一般模样,方知脱险,一问果是,惊喜交集,大出望外。周鼎也是路行经此,上崖摘果,看见恶兽追人,无意中救了乃兄一条性命,甚是高兴。二猪跑完势子不见人影,又怒吼狂奔而回。正赶另一野猪从斜刺里崖坡上追下一匹叫驴来,当先一猪窜迎上去,獠牙挑处,豁刺一声,驴便腹破肠流,血如泉涌,连身飞舞而起,甩出老远,死于就地,三猪想已饿极,争抢上落,爪牙齐施,轧轧有声,连肉带骨一齐嚼入肚内。各瞪着血红凶睛四外一望,抖一抖身上乌光黑亮的长毛,又飞也似朝东路山沟里跑去。依了周鼎,当时就要下崖除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争奇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