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人影无双》

十二 深宵翔铁羽 雪夜见飞星

作者:还珠楼主

三人二次上路,低声畅谈经过,才知少年女侠名叫晏文婴,竟是乃师天山鹰的姨侄女,从小便被天山鹰一位好友抱去抚养,也是一位前辈高人,因有一事与天山鹰争执,一怒而去,性又偏激,已有多年不曾来往,晏文婴也不知道这位成名多年的前辈女侠天山鹰是她大姨。直到去年冬天,乃师病重将死,奉了遗命前往投奔,方始得知底细。天山鹰见她美慧胆勇,年才二十来岁,业已尽得师传,练就过人神力,又带来昔年乃师取走的一对大仙人掌,老年人本就怜爱徒辈,何况这等美质,越看越爱,便将她留在山中住了半年多,指点武功之外,并告以阎中七弟兄的名姓住处、年貌本领,又将所剩海蛟皮做了一身衣服面具,令往会合。

文婴年轻好胜,先在西北诸省业已访问出老、小铁笛子的英名,心生羡慕。先听说人在山东救灾,便寻了来。中途忽又听说两次灾荒均已平息,那假装富商的七位大侠业已回转甘肃,天山鹰原令去往间中相待,见面之后再同出外行道,一则急于相见,又想先立一点善功再去,以免因人成事,显不出她的长处,听说人在山东便赶了去,不料绕了一大圈仍要回转,仗着服装面具均与铁。南二人相同,下山以前早得天山鹰指教,尽知七侠弟兄的隐语信号,还得了一面竹牌信符,所以探询踪迹以及途中扶危济困、应敌除害到处都有帮助。

初意铁、南二人是齐全、玄英门下,最想见面的也是这两兄妹,谁知赶到间中新桃源一看,七侠连所交几个好发,除铁、南二人外都在那里,互一请问,才知二人还在山东未回,业已命人前往送信,尚无回音。总算南曼的师姊崔真和另一女侠也在那里,说明来历,自然亲如一家。初去时众人不知她的深浅,平日又未听说,人更长得秀美温柔,相聚虽欢,有许多事均未告知。直到第三日,文婴看出众人面上时现愁容,想起来时山口外面的防守人戒备森严,盘问仔细,如临大敌情景,与大姨所说不符。山里的人偏又如此安乐,好生不解,忍不住取出竹牌信符暗向崔真探询,才知自从小铁笛子接了第一个师父的英名,七小兄妹结盟订约之后,往来江湖,到处除暴安良,救济贫苦,虽只十来年光阴,救人固是不计其数,强仇大敌也有不少。

七侠因新桃源是所救苦人的桃源乐土,近年为喜当地山清水秀,土地肥美,可开垦之处甚多,也搬了来。后见山口一带掩饰防御虽然极好,事情到底难料,自己在家还好,偏要常时出外救人,万一适逢其会,为首诸侠全部因事离开,强敌恰巧乘虚而入,只管山中的人武勇多力,遇到真正凶险的人物仍是可虑,为此行踪十分隐秘,一连好几年过去,休说敌人不知底细,因近山一带的土人全都受过周济,里外一体,外来的人不等入境便被设词想法引走挡退,新桃源山口从无外人足迹。本来相安无事,到了当年,不知怎的竟被几个最凶恶的对头探明虚实,并还把所有强敌结成一体,准备明年新春人山洗劫,不问七侠是否在家,见人就杀,鸡犬不留,打算先出一口恶气再说。这班强敌十九败军之将,本来不在山中诸侠心上,只为群贼自知难于取胜,到处约人相助,竟将天山鹰昔年的几个大对头、业已知难而退洗手多年的凶人激将出来。山中诸侠得信以后,想起昔年下山时师长警告之言,以及众敌的厉害,铁、南二侠偏又不在山中,心生愁虑。又不愿去约外人相助,再说真要胜过那几个凶人的也是极少,事情只隔一个多月便要应验,山中人民难免伤亡,仇敌再如提前发动更是讨厌,因此十分愁虑。文婴一则急于要与铁、南二侠相见,与之合力完成师命,又听众人口气,铁、南二位行踪无定,分手时曾有明春三月回山之言,山东的事已完,恐其他往,为日无多,去的人不知能否寻到,意慾分人往寻,又恐山中人力更单,甚是为难,自己又听众人谈论,想起一事正在山东济南境内,恰巧一举三便,便向众人请命,孤身一人连夜赶来。

文婴仗着一身轻功,虽然晚走了几天,反抢在先去那人的前面,只是人未寻到,后才探出铁、南二人虽在济南,住处无定,好容易发现踪迹,待要现身相见,忽然发现二人也得了信息,已定三日之后回转,并在无意之中看破贼党阴谋,于是想好主意,日常尾随在南曼身后。本准备三日之后贼党如不发难,再与二人相见,第三夜南曼便中暗算。将人救出之后,因在事前早有打算,非但看破阴谋,并还遇到一位异人暗中相助,解下好些难题,等到把人引往大王坟,立照预计行事,并将沿途窥探的村童遣散,以免贼党归途看破,将来受他的害。

一切停当,最厉害的一个敌人佟金海也自赶到。因在昨夜连受文婴愚弄,两次扑空,走了不少冤枉路,次日一早刚和同党分手,想回千佛山看望,便遇姚、白二贼派人求援,说影无双共是两个,现已对面,约在大王坟决一胜负,才知白忙了一夜。先想赶回,二次约那新来能手相助,一则相隔已远,又听来人说敌人早已前往相待,事情紧急,再拿话一激,佟贼年还不到五十,力大无穷,洗手之时只有二十多岁,每一想起昔年丢人之事便切齿痛恨,素性刚暴,哪经得起去的人一激,好在所用铁板铡虽然重大,外有两层皮布套,谁也看不出那是兵器,人又生得高大,不用时又可折叠,围在胸前,外罩一件宽大皮袍,可以遮掩,近三数日从未离身。听完大怒,便令那人代请所约帮手匆匆赶来。刚到林内,甩脱长衣,将铁板铡抖直,一声怒吼,纵往场内,一条黑影已和箭一般凌空飞坠,如非天生神力,眼急手快,敌人上来这一击便禁不住。

先虽觉着来敌不是寻常,仍未放在心上,刚将手中兵器朝那两团银光、一条黑影猛力挡将上去,方想这厮找死,我这一下少说也有七成力,无论扫中哪里,都是筋断骨折,否则也非连人打飞不可。哪知心念微动,只一眨眼之间,玱玱两声连响过处,火星如雨,四下激射,敌人受这一挡之势虽连身也未落地便倒纵出去,轻轻落在地上,真力却不在他以下,又是凌空下击,加了斤两,双方势子都是又猛又急,当时觉着两膀发酸,连虎口也被震痛。再看敌人手持一双形如人手的奇怪兵器,打扮和影无双一般无二,起初当他至多两人,不料又多出了一个,看对方双掌交叉,轻盈盈立在对面,神态安详,若无其事光景,自己两柄铁铡乃纯钢打就的兵器,又厚又重,一柄已被敌人兵器打碎了拇指大小两块,左手一柄竟连铡刀锋口也被打缺了半寸来深一小条,才知遇见劲敌,果非易与,不禁大惊,急怒交加中一声厉吼,二次杀上前去。

文婴来时早有主意,知道昨日新来的那个贼党尤为厉害,另外还有一种原因,不愿将其杀死。一看天已不早,群贼均被制服,佟贼更是情急拼命,死不肯退,正在为难,忽然想起一计,一面止住铁笛子不令相助,一面把佟贼引往远处。佟贼自知不能取胜,反倒激发凶野之性,打算拼命。文婴百忙中看出后面无人跟来,心想这厮真个不知进退,好歹也要给你吃点苦头才罢,一面施展轻功,故意引逗,一面看准形势,乘着佟贼疯一般横转铡刀拦腰斫来,身往树后一闪,扬手就是一枝小钢梭,正打在佟贼手背之上,然后低声喝令逃走,并还说了几句。佟贼先还不服,无奈一手已伤,又听对方这等说法,不禁怒火尽消,反以好言求告,请为隐瞒。文婴又说了两句,佟贼立即狂奔而去,临行回顾说:“昨日所约能手就要寻来。”话未说完,文婴笑答:“我都知道,此贼让他自投罗网,你如再与相见,你那件事我便不管了,还不快走!”佟贼只得把脚一顿,如飞驰去。

文婴看他走远,看了看地下脚印和往来道路,先往林内穿上外衣,摘下面具,遥闻二人呼喊,恐被另一强敌掩来听去,此时还不到除他的时候,许多顾虑,再说事情也非容易,胜败难料,忙即赶回原处,将铁、南二人喊住,一同上路。二人听完大意,佟金海竟似文婴故意放走,好生奇怪。天已黑了下来,南曼口快心直,向其探询,文婴答了两句,笑道:“此贼虽极凶暴,但有许多长处,方才所说还有许多要紧的话,和我路上所遇那位异人所说尚未谈到。敌人实在厉害,我们虽已改装,不会被人看出,到底小心为上,最好回山再说。否则,也等到了前途山野之中,寻好住处,仔细商谈。我有一件为难之事也想请教呢。”

铁、南二人见晏文婴现出本来面目之后,比起前两次相遇还要显得亲热,暗影中虽看不清她面貌,但那谈吐丰神无不好到极点,一口川音更如娇乌鸣春,好听已极,与寻常川中土音迥乎不同,处处显得温柔爽朗,由不得使人生出亲切之感。加上师门渊源,都当她同胞小妹一样看待。铁笛子更是心细,早就听出还有难言之隐,不便出口,否则佟金海本领虽高,动手时曾经眼见,以文婴的功力,纵不手到成功,至多费上点事也必将其打倒。何况初上场时突然飞坠,凌空一击,两下用力均猛,就这一个照面强弱已分,可是双方拼斗了一阵,乒乒乓乓打得虽极猛烈热闹,始终旗鼓相当,也未见她用什杀手,对方却是情急拼命,暴跳如雷,她只从容应付,极少回攻,仿佛开头一击使对方知道厉害便罢,更不赶尽杀绝。姚、白二老贼一败,立将敌人引开,并还不让别人上前相助,越打越远,终于声影皆无。后来往寻,又在林中发现血迹,便她自己也说打伤敌手,将其放走。这类强仇大敌照例不能并立,业已稳占上风,怎又将其放走,实出情理之外,断定其中必有原因。所说途遇异人也不知是谁,只管一见投机,又是自己人,到底初次相遇,恐内有文章。贼党人多势盛,还有两个能手不曾出面,须防无意之中露了形迹。现当山中多事之秋,全都忙着回去,果然不应多生枝节,闻言点头笑诺,并将南曼止住,不令多问。

文婴本意身边带有干粮,最好照着日前来路由山野雪地之中连夜赶走,踪迹越隐秘越好。铁笛子听她口气甚是谨秘,惟恐被人看出。本领这高的人如此顾虑,越料不是寻常,或是有什事情恐被贼党看破,笑说:“这倒无须。文妹每次出手均和我们一样装束,戴有面具,人又生得如此秀气,加以初来济南才只数日,便我二人在山东一两年,从未露出本相,贼党便是和你对面也看不出。文妹再不放心,我们身边带有易容丸,形貌当时可以改变。至于今夜食宿之处更不相干,因我二人来此日久,为了救灾,多么荒僻之处也都走遍,地理最熟,而这沿途村民非但穷苦百姓均是我们好友,便那明白一点的富户,也有不少感化过来,无论何处均可投宿,只把事前约定的暗号和这一身里衣稍微露出,非但当我亲人看待,真要有什急事,并出全力相助,多么凶险他们也都不怕。这样寒天,就是我们不怕路险,宿在山洞野地里面终有许多不便。黑雕己往前途六十里外相候,当地是一小乡村,今夜就在那里住下,谈上一阵,各自安眠,反正要睡,由此去往间中相隔又远,前途难免有事,早晚一样是走,劳苦我们不怕,何必无故自找苦吃呢?”

南曼也接口道:“此言有理,近来实在天冷,途中再要遇见大风,走起路来更是吃力。我们因要起身,有许多事想要赶完,已忙了四五天,就这样到处托人还不十分放心,打算山中事完再来查看一次。文妹下山不久,不知明日那条山路如何难走,不养好精神,就有一身功夫也是讨厌。以我之见,这等冰天雪地深夜飞驰遇上人反易使其惊疑,这类事我们常时遇见,不足为奇。此时归心如箭,无事最好,真有强敌为难,索性顺手除去,反倒省事。我们还是大大方方照常上路,谁还怕他不成?”文婴一直都似寻思静听,一言不发,听完二人的话,又走了一段,方始从容笑道:“小妹真个糊涂,忘了二位兄姊在此时久,到处都有朋友,又只想到自身的事,不愿被人认出,忘了铁师兄身边带有齐伯父的易容丸,老少美丑均可由心改变,也许二位兄姊此时均非本来面目都不一定,一心老想赶出离此百余里的三阳岗,过了孙庄再作打算,非但忘了这条路冰雪太深,险滑难行,连二位兄姊这几日来日夜奔驰、难得休息均都不曾想到,这样再好没有。小妹这里路径不熟,原是一路探询而来,为防人知,本就绕了不少的路,此时回去当然越快越好,底下听铁师兄作主,只将先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二 深宵翔铁羽 雪夜见飞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翼人影无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