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人影无双》

十三 前路惊心 深宵飞铁羽 村家投宿 沉睡失英娃

作者:还珠楼主

  前文铁笛子祖旺和女侠南曼化名翼人影无双在山东济南省城办完救灾之事,又与由

间中新桃源赶来的女侠晏文婴相见,在大王坟树林中将群贼打败,连夜上路。铁、南二

侠途中看出文婴心有顾虑,话也不曾说完,先恐被人发现,准备赶过三阳岗和孙庄方始

放心,仿佛有什难言之隐。同时想起三阳圄以前虽有一伙贼党,早在去年业已走去,连

贼巢俱都毁掉。山沟尽头浅坡竹林之中虽有一座古庙竹林庵,内里只有两个老尼,一个

业已残废,另一个也是聋子。孙庄主人孙尚友之父年已八十,人都称他大公,是个名武

师,族人甚多,人颇安分,财产也不甚多,上次往探,归途回忆这两处地方虽有可疑之

点,俱都无关宏旨,也就不在心上。文婴下山不满一年,来到山东往返才只半月,怎会

与这两处的人相识?心方不解,忽然发现侧面旷野中有一点火星驰过,晃眼绕往前途,

另有一点火星与之会合。刚看出那是一条道路,忽听身后有人发话,文婴想起昨夜前辈

异人所说双地煞、小流星男女二贼,立同追去,不料中了敌人疑兵之计,只在侧面崖沟

树上挂了一盏特制的灯,人早逃远。三人准备投宿的乡村偏在西南,相隔已不甚远,火

星突然又在西北方天边出现,又是两下会合,一闪即隐,知道追赶不上。

  铁、南二侠先觉大盗佟金海似被文婴有心放走,已是奇怪,这时见她忽然辞色激昂,

神情悲愤,与初上路时防人窥破,仿佛前途有人相待,惟恐撞上,恨不能乘着风雪深夜

冷不防将这一处难关猛冲过去神气迥不相同,越发奇怪。南曼在旁略一探询,才知那是

文婴杀母之仇,也许早在大王坟起身时狗男女业已发现文婴,暗中尾随,赶将下来,不

知何故,双方快要对面,忽又不战而退,逃得这快。先疑是方才发话的异人将其惊走。

铁笛子仔细一想文婴口气,仿佛奉有师父遗命,非要手刃亲仇不可,树后异人又有快追

之言,又觉不像。见前途小村业已快到,便将文婴劝住,一面取出灯筒,朝西南方天空

中发出信号,将金眼黑雕喊来,喂了一些食物,令往查探狗男女的去向。

  文婴本心绪烦乱,见那黑雕立在南曼时弯上,足有半人多高,顾盼威猛,性又灵巧,

初涉世的少女虽然聪明机智,到底有些天真,心中爱极,由不得凑近前去。后见那么凶

猛的大雕任凭抚弄,驯善非常,丝毫不曾反抗,反倒格外亲热,心更惊喜,赞不绝口,

和南曼谈了几句。南曼将左膀微微一抬,那雕立时就势朝空射去,突将两翼展开,冲霄

直上,到了高空方始睁开两只火眼金睛,只见绿豆大小两点星光在暗影中连闪两闪,便

不知去向。文婴见它来时宛如墨云飞坠,其急如电,去势又是这样神速,两只鸟爪钢钩

也似,起落之间并恐伤痛主人,轻微已极,高出人头一两丈方将两翼展开,道旁一株大

树竟被扇得上下一齐震撼,冰雪纷飞如雨,声如鸣玉,喜得不住赞好,称奇不绝。

  铁、南二人见她那高本领的人依然少女天真,越发对她喜爱,笑说:“侧面不远便

是黄茅村,那里虽只八九户人家,居民十分寒苦,前两月曾得到我的周济,为了地势荒

凉,所得银米俱都埋藏地下,他们又都刻苦耐劳,有了好的粮食也舍不得吃,表面看去

还是穷苦不堪。仗着近来这一片偏僻之区都已经我托人照料,相隔两处大村镇又近,有

本领的贼党看它不上,寻常坏人不知底细,山东民风本好,这八九家人又都一条心,能

知互助,休看人家残破,但都和我二人亲热,前往投宿真比那些大镇店里稳妥得多,稍

微有事他们都是我的耳目,你一到就知道了。”文婴笑答:“我一路来冒充师兄、南姊,

人家当我是你二人之一,业已受到许多照应了,不是这样,未到济南以前也许被人留住,

今天尚难见到,来去都要错过呢。”

  南曼想起前情,又要探询,猛瞥见前途树林中又有火星一闪,但不甚亮。三人都有

一身惊人本领,人又机警,瞥见那火星在左侧林中晃动,相隔只两三丈,立时住口,不

约而同各自把手一挥,便拿了兵器悄没声分三面掩将过去,还未赶到树下业已看出真相。

南曼方要笑骂,铁笛子在前先到,忽然低喝:“南妹禁声,这里还有东西,此非敌人所

留,等我看来。”二女也自赶到,原来那火星乃是一条细才如指的小火绳,一头挂在树

枝上,随风闪动,上面附着一个小布包,忙取灯筒背向西北用灯光一照,约有两寸来长,

一寸方圆。上写:“谨言慎行,连夜起身。山中强敌将临,不可在外多事。”底下画着

一个缺了一只角的月影。铁、南二人料有原因,再打开布包一看,内里装着两个小锡瓶,

外贴有纸,注明用法。红色葯粉专解百毒和各种毒葯迷香,哪怕人已昏迷,鼻孔里稍微

吹进一点,一个喷涕打过,当时醒转。黄色葯丸专能安心定神,止渴生津,并治内伤。

瓶的制法也极灵巧,红的一瓶形似葫芦,中心前后两个圆圈,手指一按葯粉便可喷出。

黄的一瓶形如爆竹,也有机簧,取葯多少可以随意,都是清香扑鼻。

  铁、南二人见纸条上不曾留名,正在低声谈论,文婴忽然惊喜道:“我明白了。”

说得一句,底下忽又停住。二人忙问:“此是何人?”文婴四面看了一看,先把二人拉

到路上空旷之处,悄声说道:“此是一位比我们高出两辈的女剑侠,师兄、南姊想听齐

伯父和大姨说过,她老人家的名字未一字与我同音,总该知道了吧。”二人闻言,惊喜

道:“六月里的梅花,我们真个意想不到她老人家竟在暗中照护我们,不曾当面拜见太

可惜了。”

  文婴悄答:“我近来不知何故这样颠三倒四。昨夜那位异人明有许多与人不同,说

话又是女音,看她神气对我十分怜爱。因她男装,拉我手时竟与相抗,心还气愤,只当

对方是个男子,小妹踪迹已被看破,不是觉着无力抗拒,心中有些惊奇,对方看似一个

少年,二目有光,所说又不像怀有恶意,几乎动起手来。为了误会,一时气愤,明已听

出所说有因,竟未赴约。照她所说绕路往见,后见她说的事全都应验,人已分身不开,

事完方始醒悟,连忙赶去人已不在,只听旁人说方才有一少年客人在他家中等了片刻,

走时留话,令转告我。这才悟出前面还有仇敌,想是这位太师叔恐我年轻气盛,为防狭

路逢凶,虽加警告,并未说出仇人姓名,直到方才途中瞥见火星闪动,回忆前情与所说

相合,才知那两点火星中人竟是合谋害我母亲的狗男女。小妹悲愤多年,好容易在此遇

上,孤身一人仇报不成,也许还有危险,难得师兄、南姊同路,多了两个好帮手,这位

太师叔恰又暗中跟来。听她第一次发话口气,分明此时追上狗男女报仇泄恨并非无望,

不知怎的仇敌逃远,她并不曾露面,也未出手,先叫我们快追,现在又叫我们谨言慎行,

及早回山,不可多事,实在令人难解。千载一时的良机竟被小妹一时疏忽,无心错过,

多么叫人痛心呢!”

  南曼一路行来,看出文婴虽是智勇双全,对人却极天真,温和而又爽快,老是带着

一脸笑容,忽然这样悲愤,知其回忆母仇,伤心悔恨,便笑劝道:“以六月梅的威力,

杀这两贼易如反掌。我想她前后意思不同,必是内中还有原因,既想你手刃亲仇,完成

母亲、师长遗命,后来又因此时还有顾忌,或者过了方才那一带便有顾忌,已不是动手

地方,所以留书劝止。你有许多话还不曾说,先说那两处地方就在前面,相隔不过三四

十里,不知有关没有。如今敌我双方俱都警觉,我不寻他,他也寻我,凑巧这两个狗男

女还要寻到我们新桃源,自投罗网都在意中,至多还隔半年我们便同出山,多么厉害的

恶贼,连你一起八个弟兄姊妹和布满各地的耳目,怎么也能找到,决不怕他飞上天去,

这样悲苦作什?”

  文婴一寻思,悄声答道:“南姊说得极是,师父因狗男女不算,连他师父俱早销声

匿迹,久不出来走动。天下之大,这等行踪诡秘的恶贼,我一孤身女子,又未见过,大

姨还不肯说他形貌,只说事隔多年,形貌已变,姓名外号常时更换,也难作准,命我先

见诸位兄姊自能访出,分明是见你们行道多年,到处都有穷苦人们做你耳目,这比一个

人的本领大得不可数计,无论何事均可办到之故。小妹急也无用,只请师兄、南姊和诸

位兄姊随时相助吧。”铁笛子沿途留意,见未一段是片空旷的雪地,二女所说不会被人

听去,语声又低,也就没有过问。

  眼看再走一两丈便要转上黄茅村的小路,猛瞥见由斜刺里飞也似驰来一条黑影,身

量不高,同时又听空中传来极轻微的雕鸣,听出那雕飞得甚急,三人忙即戒备。方想这

厮孤身一人,就说受雕所逼,如何反向我们面前自行投到?耳听前面低喝:“你们三人

如何这蠢!黑更半夜,只顾卖弄你养的扁毛畜生,差一点没有害它送了性命!你知这一

带有多危险?实对你说,你们这两个影无双以前所做的事,虽然极好,但是树敌太多,

你们平日只要访出对方拥有不义之财,便决不肯放手,也不仔细查探他们来历,终于惹

出事来。如非山中有事将你二人追回,人家业已发动,不出三日便有能人去往济南寻你,

一个不巧自身受害,还要连累受过你们帮助的穷苦百姓,不知连累多少好人,不是糟么?

  “如非我师父受过亡人之托,想使他的女儿手刃亲仇,见狗男女十分机警,业已滑

脱,再往前去便难下手,将你止住,今夜就许惹出事来了。我奉师命愚弄二贼,就便尾

随窥探,暗中引逗,不令强敌,发现你们走过,乘着深夜,骤出不意冲将过去,只要再

走数十里,便出险地。就老怪物知道,他日前曾夸海口,决不容你二人入境一步。如今

他的对头从容走过,他还在睡里梦里,这样丢人的事也必不好意思发作。何况这厮昔年

隐退时又曾立誓,除大明湖边住有两家老年渔民是他亲族,每一二年必须看望一次外,

决不离开所居方圆五十里内。你们来路那面也只到大明湖边为止,别的地方他都不去,

只要走过这一带便可无事。而你三人到了前村易容改装之后,就是日里通行他也看不出

来。夜间行路走得这等快法,稍微疏忽反易警觉,只一狭路相逢便是讨厌。我师父又不

愿和他破脸。昨夜忘了招呼你们休将起身时日对人说出,虽然打完贼党说走就走,那些

贼党又都不知此事,到底不可不防。

  “那两狗男女狡猾已极,我正跟在他的后面,谁知你们偏不知利害,以为黑雕能够

对敌,令其暗中窥探,不知这扁毛畜生性太刚猛,见此深夜无人,就许故态复萌,只要

凌空下击,稍有动静,立时惹出事来。幸而那两个狗男女它还不曾寻到,我已看出它在

空中,恰巧师父也赶了来,这才假装敌人将它引你来此。旺子,你从小便在外面奔走,

你的师长全都夸你机警,如何这等疏忽,累我大雪地里多费许多手脚,伤它我又不好意

思,总算性还灵巧,看出我非敌人,我又加以警告,方始给你引回。我说的话它未必全

听,可速将它喊下,令其飞往九十里外相待,明日再与你们会合。省得中途多生枝节,

惹出乱子,贻误全局。稍微失计,你们山中连朋友十多个人或许能够保住,新桃源还有

那多开荒的苦人,如何能够抵敌?等到有了伤亡,就是将来能将这班恶贼除去,死的人

也太冤枉了。”

  三人见那来人年纪甚轻,穿着一身夜行衣,头上也戴有面具,只是形式不同,身材

矮小,像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不知明月光双剑夏南莺,又叫六月梅的前辈女侠怎会收一

未成年的幼童做她弟子?均觉奇怪。因对方虽然年轻,但比三人要高一辈,来势既急,

话又直率,一口气说了一大套,简直不容还口,估计不是常人,只得恭恭敬敬听他说完,

谢了指教,一同行礼拜见,请问姓名,就便探询是否六月梅的徒弟。来人已急道:“你

们还不将那扁毛畜生打发先走,闹这些虚礼虚言作什?你当此雕飞得甚高,又在深夜之

中,便不会被人看破么?”铁笛子诺诺连声,忙令南曼将雕喊下,指点前途去向,匆匆

说完,二次又向少年请教。少年笑道:“你真叫鬼,见我年小,还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三 前路惊心 深宵飞铁羽 村家投宿 沉睡失英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翼人影无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