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人影无双》

十九 窥古洞 铁笛子陷身

作者:还珠楼主

铁笛子见为首诸侠的席位都在广场中心,共是三桌,因有几位新来良友正由诸人陪客往附近游玩还未全回,只坐了两桌不到,还空着十多个座位。全村老少没一个不是喜容满面,心想:“这里真是人间乐土,大家欢欢喜喜度那和平安乐的岁月,阴谋侵害的人真个作孽,这些外来的仇敌偏要作对到底,实在可恨,反正水火不能并容,如不就此一举将其全数除去,早晚是个大害。西北高崖上的火光必有原因,昨夜狗吠可疑,弟兄姊妹们人数太多,事前一与明言,至少也有一半跟去,非但容易打草惊蛇,万一崖那面另有原因,昨日所见奇僧苦沙弥说在附近山中居住,他就不是孤身一人,同伴也必不多。听他口气,洞中业已关有两个本领甚高的凶人,昨日又被押去两个仇敌,如非人迹不到之区,山洞还要深大,决办不到。前山几处小洞如何隐藏禁闭,何况这几个凶人无一弱者,心凶计毒,什么事都做得出,稍一不慎必受其害呢。

“可是这里全山我俱踏遍,不止一次,算来只西北崖后那两座大洞最是合宜,也许人藏崖后比较合宜,也最近情,可是它那去路就避开新桃源这一面,由南转往西北,也要经过许多峰崖涧壑,这比由村中峭壁施展内家轻功踏壁直上还要难于飞渡,况又带着两个受伤不轻的仇敌,孤身一人如何一同越过,莫非另外还有一条秘径,连我们在此多年均未发现不成?昨夜人影火光实在可疑,狗叫和由崖顶跌死的毒蛇决非偶然之事。如其众人同去,内有几位外客,不便拘束,如今真相难知,不能预料,莫如借一题目;连对南曼俱都不说,独自前往窥探。就是昨夜看错地方,或是别处峰崖上偶然发生的野火,至少也可照着劳行健留书所说的后崖一带形势查看明白。

“自从以前在此隐居的晏、秦、赫连三位女侠移居蛮荒,由我弟兄七人接替主持之后,更多收容穷苦人民来此耕种的第二年起,西北方这片峰崖森林我便无暇由此来往,乘此一举索性越过那两处绝壑高崖横穿森林而出,再由另一条山洞秘径人口走将回来,就便查看洞中那些埋伏阻隔,在近年常时在外奔走、无暇内顾之时是否防御周密,中间两处可以封闭的洞中险地是否合用,岂非一举三得?”主意打定,连昨夜到前村后犬吠、毒蛇下坠之事均未提起。王安虽然同坐在旁,平日谨细,知道铁笛子是七侠中的军师诸葛亮,算无遗策,言不轻发,见他不说,也未再提。跟着人都到齐,全村欢宴,为防万一有事,把人分成前后两起,随到随吃,轮流入座。

因铁笛子等三人一回,村后一带加了防备,已有专人防守。照着预计,休说村人个个胆勇机警,除却有限几个老弱妇女,谁都会点武功,来了敌人当时警觉。便是两处人口要道以外,只在五六里内有了可疑形迹也必发现,稍现敌意,还未容他走近人口,村中的人已先得到信息,当时迎出。由山洞通行的那条秘径中间层层阻隔,并有两处奇险,仇敌深入窥探更是送死,并还无须多大本领的人防守便可随意制敌死命。山中诸侠自从上月得到信息,便召集村众分班去往山外演习了好几次,一面乘着农隙无事和平日出猎之便,按照兵法隔上三五日必有一次操演。村人平日均受过训练,就是武功差的,因得高明传授,有的虽然限于天资年岁,多半不弱,运用起来指挥如意,并能三两为群各自迎敌,人人胆勇,灵活已极。铁笛子问知前情稍微放心,决计饭后一人往探。可是昨日刚回,大家情义深厚,加上许多外来的男女英侠都是久别重逢的良友至交,相对叙阔,谈笑风生,这顿酒饭不知不觉竟由午前吃到午后未申之交,大家都有七八成醉意方始终了。

铁笛子早在席上宣说,附近山口外还有几家山民,都是远方救来的灾民苦人,上次出山,曾托我往他家乡探询他的亲族,方才席上因他们均在山口外饮食,要过两天才到轮值之期,意慾前往一访,就便察看附近形势。南曼、文婴也要跟去,还想拉了崔真同行,后因两位新来的女侠取笑了两句,铁笛子又力说:“我今此去就便还要去往江对岸访看两位苦朋友,也许明早才回。我是答应人家,不便失约,如今来了许多位至交,你姊妹应在家中陪客,这又不是对敌,或是有什事情发生,何必多此跋涉?”南曼负气,打消前念,笑说:“你们不知,铁师兄是个孤鬼脾气,最喜独往独来,鬼头鬼脑,立不安坐不稳的,走在路上恨不能当时飞到,及见山中并无变故便不耐安静了,刚到家住了不满一日夜又要出去游荡,最可气是样样自命不凡,非要做出才说,不愿人知。我料定他所说都是鬼话,我们且不跟去,看他一个人能闹出什么花样来吧。”

众人知这一双未婚小夫妻虽然情深爱重,但是二人都有童心,均喜引逗取笑。南曼因铁笛子机警心细,动作神速,往往事前不轻泄露,行踪莫测,事后得知,自己却做了被动,当时为此拌嘴,照例说过就完,照常亲热,知是关心埋怨,并非真个负气。又见铁笛子故意低声下气,当众赔话,口里认错,人却非走不可,也不要旁人跟去,经此一来,连别人也被拦住。

铁笛子早将应用兵器带好,并将三侠童忙子由雁山六友那里得来的灵蛇丝所制飞索七十二天梯、连绞环暗中背人要去,连那枝铁笛紧藏腰问,辞别众人,独自起身。为防被人看破,特意绕远,故意走向出口一面,到一偏僻之处,回顾无人跟来,再朝附近两个守望的壮士悄悄嘱咐了几句,令其有人来问如何回答,少时来人接替,并往山口那面送上一信,然后施展轻功,由左近踏着危崖峭壁上到崖顶,再往里走一段,估计不会被下面的人看见,一路飞驰纵跃,觅路往村后通往东南方森林的危崖下面走去。村中地广,上来所行相反,中间险阻又多,相隔虽远,仗着武功精纯,身轻如燕,许多难行之处均可飞越过去,就这样也走了小半个时辰,方始到达昨夜落蛇的崖坡顶上。那一片崖顶甚是宽大,只是山石崎岖,高低不平,人在上面仗着突出崖顶的怪石甚多,却易隐藏。还未到达,细看前面崖顶形势业已心动,觉着自己和山中诸侠以前真个粗心,这等地势如何为了崖壁险峭如削、上下大高便不留意?及至走到再看,不禁大惊。

原来崖顶上面也有里许来宽一片肢陀,由此往后成一斜坡,地势逐渐高起。因其又宽又长,上下又高,人立下面至多只能看出前面崖口有限所在,再往里去下面便看不出,又有别的峰崖隔断,常人不能上去,无法远望。靠近村口一面又是大片平畴沃野,村人按时耕作,都认为这环抱全村的大片峰崖无异铜墙铁壁,谁也不曾朝上留意。崖顶斜坡随同肢陀起伏,波浪一般逐渐高起,再往前溜,上面直无一块平地,石齿尖锐,也颇难走。到了尽头却和刀切一般一落数十丈。那两座崖洞便在后壁腰上,内中一座由近顶三四丈突出一片宽厌不等丈许来长的平崖,下面便是那条大壑,同在平崖右侧古松之下,松生石缝之中,夭矫如龙,苍鳞铁干,甚是刚劲,枝干粗壮,上面松梢似在昔年折断。旁枝虽颇繁茂,顶却是个秃干,又是弯曲向上,内一秃干离开崖顶才六七尺,飞舞生动,形态甚奇。隔着那条大壑,休说飞越崖顶,便落在近顶平崖之上也非容易。对崖地势较低,灌木丛生,春夏之交毒虫蛇蟒到处伏窜,又有许多污泥湿地最是难行,另一崖洞离顶约十多丈,相隔尚远,洞也最大,内有好几间天然石室,离开对岸非但较近,洞下相隔三丈之处并有一片浅坡,壁间还横着一条天然栈道,虽有几处中断,轻功真好的人仍可随意往来,铁笛子以前便是由此上下。

初意先到崖顶昨夜坠蛇之处的上面查看一阵,再去下面两洞窥探,然后由那一片森林绕出山去。还未走下,先就发现崖顶上散着一些烧焦的树枝,知道当地乃全崖最厌的一段,另一大洞非但崖顶还要宽出两三倍,再往前走形势更险,不会轻功的人休说上下艰难,简直无法立足。如其所料不错,无论是否仇敌必在前面大洞之内,也许火光便山那面崖顶发出。暗忖:“侧面崖顶都是山石,草木不生,怎有烧焦的树枝灰烬遗留在此?”同时又见崖上有一三尺来高、尺许粗细突出崖顶的山石折断在旁,仿佛被人新近扳倒,痕迹犹新。下面现一洞穴,并有一条死蛇被石压断,地上碎着两粒土块,约有酒杯大小,想起昨夜死蛇,忽然醒悟,知道这类号称十步灰的毒蛇具有特性,又最凶猛,虽然一样冬眠,最喜藏伏高亢干净之处,遇到冬阳暖时偶然还要出穴,吐去所含土块,向太阳嘘气,只不再吃东西,行动迟缓。到了惊蛰以后走起来便其行如风,尤其饿极求食追逐生物简直比箭还快,人还不曾看清,蛇己一瞥而过。所到之处野草转眼枯死,人被咬中决走不出十步之外。但这东西最是灵警,每晒冬阳都在中午阳光当顶无人之际,蛇穴照例又在高而向阳又最隐僻的石缝之中,照此形势,分明上面石笋被人折断,内中所藏两条毒蛇一被石块打死,另一条窜将出来,也被那人随手一抛,或是受惊急窜,窜过了头,落向崖下跌死。因其冬眠无力,所有奇毒都在口里,蛇口土块业已吐出,那人由火光中认出毒蛇,不等反噬便自下手,才未受伤。来人隐伏在此,踪迹自然隐秘,何以登高发火,不怕被人看见,岂非怪事?难道此人只到这里为止,或是无心寻来,先不知崖那面藏有大片乐土,彼时天气又太昏黑,用火照亮,等到发现下面有人,才将火灭去不成?但他折断石笋作什,连想不解。断定人在下面洞中,便看准形势觅路掩将过去。

因事太奇突,敌友难分,不知对方为何隐藏在此,如是苦沙弥还好,万一异派仇敌隐伏洞中,专为窥探村中虚实,来者决非庸手,虽只崖顶里许之隔,身边带有旗花信号,稍有动静下面援兵立时相继赶到,到底打草惊蛇。就算下面住的是苦沙弥,这类行踪诡秘的异人虽非旁门之比,连山教家规又严,终非纯正一流,对外决不肯说底细,正好作为事出无心窥探他的动静,怎么能够长点见识,即使相遇也有话说。艺高人胆大,自恃一身本领,便遇强敌,至多不能取胜,也不至于大败。上来料定无人便罢,如其寻到决非易与,为防万一,连那轻易不用的一枝铁笛也暗藏袖内,轻悄悄掩将过去。

崖洞离顶不高,由上纵落易被里面的人发现,上来提气轻身落在松树顶上,仗着轻功高强,又是一株秃干,真如落叶飘坠,未露丝毫声息,动作又极灵巧迅速,轻轻一翻,便就势一个转侧,到了弯向崖缺外的老干之侧。先将身子隐住,准备稍有动静便可缩往缺口之下,随意起落探看。等了一会不见动静,忽听头上仿佛蝙蝠振翅之声,方想白天哪有蝙蝠飞出,无奈崖顶来路均经细看不见人影,先未留意上面,又被松荫遮住,看不出是什么东西。正疑望间,叭的一声,目光到处,乃是一只生梨由上坠落,业已跌得粉碎,知道洞中如其有人,闻声定必惊出,此时此地怎会有梨坠落,心更奇怪,当是洞中同党的暗号,忙将头往下一缩,手抓下面崖石,悬身往上窥探,等了一阵并无回音,洞中老是静悄悄的。借着崖缺怪石掩蔽,两面探看,也无影迹,实在不解,忍不住纵将上来,试探着往洞中掩进。

那洞并不甚深,但是两旁宽长,右面更有两问天然石室,并有一个深穴,绝好藏人之所。透光的石缝有好几处,目力稍强便可看清。起初断定昨夜火光既在此洞之上,人也多半在此,谁知一路戒备,寻遍左右各地,休说是人,后来发光照看,连人到过的痕迹俱都没有,灰尘中均是自己的脚印,暗道一声晦气,忙又赶出,见那碎梨却是肥大新鲜。山中果树虽多,这样半斤多重的大梨却未见过,决非小鸟所能衔来,可是方才又听振翅之声,除鸟衔坠以外,又想不起别的原故。仔细再看,忽然发现碎梨上面并无鸟嘴衔过痕迹,越想越奇怪,重又纵到上面,细看无踪,因已认定决非偶然,说不定便是对方警告,于是格外加了小心。同时发现另一大洞相隔既远,离顶又深,如往前面降落,难免惊动洞中的人,如用灵蛇丝套索下到壑底,借着下面怪石和半枯的灌木之类掩蔽,缘壁而驰,掩将过去,到了前面再看形势上升,比较隐秘。主意打定,便将那特制灵蛇丝绞盘取出,用索头鸟金钩搭在松根之上,看准脚底形势直泻下去,下降一二十丈,再将套索抖落,重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九 窥古洞 铁笛子陷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翼人影无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